🏡
PTT小說網
x
    紅塵海市位於空來島的西海岸,奇石林立,海風徐徐,往來的修士繁多,其中有不少都是大聖級的人物,來自各大世界。

    真理天域的天都聖市也算一等一的大型互市,可是,因爲在真理天域修煉的修士修爲都不算太高,出現在市面上的寶物品級,反而是不如紅塵海市。

    舒庸倒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真就在紅塵海市的一塊空地上,立起一張長幡,上面龍飛鳳舞的書寫:“行走天下需自保,一張戰貼天下行。”

    長幡旁邊,搭起一張桌案。

    取出神狐紫毫筆、神木白雲紙、神晶龍紋硯、麒麟黑血墨。

    張若塵站在旁邊,看他拿出的一樣一樣好東西,以質疑的眼神,道:“你這幾樣東西,可都不是聖石買得到。”

    “所有家底都在這裏了!”

    舒庸笑了笑,提起神狐紫毫筆,霎時間,整個人的氣質大變,猶如儒祖附體,筆尖與天地規則契合,手指間聖光流動。

    筆尖觸及紙張的一瞬間,四周的規則,皆是匯聚而來。

    “唰唰。”

    頃刻間,第一幅戰貼,已是書寫完成。

    張若塵伸出雙手托起紙張,發現這張紙,竟是變得足有八千斤重。投目望去,一股浩然正氣撲面而來,蘊含滂湃戰意。

    “天地有正氣。”張若塵念道。

    五個字。

    每一個字,重一千六百斤。

    舒庸頗爲自得的道:“書兄看我這字如何?”

    “字,是好字。戰貼的威力,也是不凡,一旦激活,打出去,爆發出來的浩然正氣,對不朽境大聖都能造成不小的威脅。如此戰貼,若能有個幾萬貼,如同千軍萬馬在手。”張若塵不停的點頭。

    舒庸見對方只是一個勁的稱讚戰貼的威力,卻像渾然看不見書法的美感,文字的造詣,字形蘊含的神韻。

    他暗暗猜測,或許是書兄書法造詣太高,遠勝於他,才忽略了這一點,心中不禁有些失落。

    難道他天下第一書法大家的稱號,竟是徒有其名,只是別人的擡舉?

    舒庸道:“哪裏能書寫幾萬貼?首先,每一貼,所用的材料都十分珍貴,價值高昂。其次,書寫一貼,也是要將自己的精神力和浩然正氣都凝聚到文字裏面。別說幾萬貼,一天寫個幾十上百貼,都能累得夠嗆。”

    “可惜啊,純粹的書法,沒有幾個修士購買。只有這種戰貼,買的修士纔多。”

    “書兄,你覺得這一貼,定價一枚神石如何?會不會太高了?”

    “一枚神石?你堂堂書界第一強者,寫的戰貼,就賣一枚神石,太掉身價了!”張若塵連連搖頭。

    舒庸一驚,一枚神石還低啊?

    一枚神石,可是相當於十億枚聖石,可以用來購買一顆一級生命行星了。

    張若塵再次看向戰貼,搖了搖頭,道:“正氣十足,可惜戰意不足,賣一枚神石,倒也合理。不如,我在上面,再寫一句?”

    舒庸聽完後,大喜:“太好了,終於可以見識書兄的書法造詣。”

    聽到他這話,張若塵略顯尷尬,有些後悔說出剛纔的話。

    萬一暴露了身份怎麼辦?

    以張若塵的精神力,即便沒有勤練書法,寫出來的文字,也肯定是大師級別。

    可是,經歷過納蘭丹青對他琴道造詣的打擊後,張若塵已是明白,在真正的大師面前,自己的水平還遠遠不夠。

    在舒庸面前寫字,肯定是將所有破綻,都會暴露出來。

    看了看舒庸期待的眼神,張若塵倒是不好改口,只得硬着頭皮道:“我得用另一種墨。”

    張若塵的手指,探向空間戒指。

    在戒指中,將跗骨的大聖血液分離出來一部分,凝練成精血墨塊,取出放到桌案上。

    “好強的殺氣,這是什麼墨?”

    舒庸伸手要去取,張若塵連忙制止了他,道:“別動,這東西邪氣和殺氣都是極濃,小心侵污了你的浩然正氣。”

    張若塵研墨之後,提起神狐紫毫筆,懸在白紙上方,停頓了半晌。

    舒庸剛纔寫下“天地有正氣”的時候,引動天地規則,自然是讓不少修士都感應到,隨之聚集了過來。

    有大聖認出舒庸的身份,低聲告訴了身邊的修士。

    庸書聖的墨寶,還是有不少大聖感興趣。更何況,還是一張戰貼,買回去,送給後生晚輩,也是不錯的禮物。

    “與庸書聖站在一起的那位儒修是誰?”

    “能與庸書聖站在一起,必然不是凡俗。”

    “怎麼遲遲不下筆?”

    “庸書聖號稱天下第一書法大家,想要在他的戰貼上再寫一句,談何容易?首先得破掉戰貼上已有的勢,然後融入自己的勢,書寫完後,還得讓兩股勢融爲一體。難!難啊!”

    ……

    舒庸當然也知道這很難,可是他相信書千癡的修爲造詣,心中無比期待,屏息的,盯着筆尖。

    《正氣歌》,在“天地有正氣”之後,乃是“雜然賦流形”。

    他在心中反覆琢磨,書千癡會如何寫這五個字?會是什麼字體?每一筆,每一劃,又能表達出何等神韻?

    終於,張若塵動筆了!

    張若塵筆鋒一點,將無極聖意融入其中,瞬間整個人都與天道相契合,天地規則、天地聖氣瘋狂向筆尖涌去。

    所有圍觀的修士,包括舒庸,皆是感覺斗轉星移,眼前景象大變,如同站在星空中,而張若塵正站在星空中心。

    羣星圍繞他而轉動,星光灑落在紙張上。

    下一瞬,張若塵將本源奧義也調動起來,手腕一轉,一橫拖了出去。

    頓時,星空中響起刺耳的廝殺聲,又有劍鳴破空,刀光斬月。

    有修爲較低的修士,被殺聲驚懾了靈魂,暈倒在地,雙耳淌血。

    一連寫出四個字,一氣呵成。

    所有異象消失,全部藏入文字之中。

    舒庸看着帖子上的四個字,目瞪口呆,久久失神。

    那些圍觀的修士,全部都衝了上來,仔細觀看這張戰貼。

    “我有殺氣。”

    四個血淋淋的字。

    只是看一眼,都像是被拉扯進了鮮血染紅的戰場,令人背脊生寒,聖魂顫慄。但,很快旁邊的“天地有正氣”,爆發出來的氣息,又衝散了這股殺氣,使人心神寧靜,靈魂歸位。

    “怎麼會是這四個字?怎麼會……嘖嘖,我有殺氣……”舒庸嘴裏不停念着。

    張若塵雖然不是精研書法的大家,可是,這四個字,乃是調動了無極聖意和本源奧義書寫而成,契合天道,溝通本源,自然是不差。

    “這張殺氣貼,三枚神石賣給我吧!”一位萬死一生境的大聖,主動開價。

    舒庸心中雜念盡去,露出喜色,盯向張若塵。

    居然有人開價三枚神石,怎能不喜?

    張若塵搖頭,道:“低於一百枚神石不賣。”

    那位萬死一生境大聖怔住,以爲他是瘋了!

    一張戰貼,能夠賣到一枚神石,已經是因爲庸書聖的名氣。

    之所以,花費三枚神石購買,乃是因爲這張戰貼實在太特別,正氣和殺氣並存,有很高的觀悟價值。

    張若塵想的卻是,在地獄界賣大聖的聖血,都能賣十枚神石。三枚神石就想買他人生的第一份墨寶,在想什麼?

    “一百枚神石,我買。”一道清朗的聲音,響起。

    在衆人驚訝的目光中,一道站在五彩聖光中的身影走了過來,沒有人看得清他的容貌,只能看見他身穿道袍。

    舒庸看清了那人的容貌,神色爲凝,自言自語的道:“是他。”

    張若塵自然也認出走上來的這位道袍男子,卻臉色不變。

    道袍男子捻起戰貼,仔細凝看,不停點頭,道:“好字,真的是好字,庸書聖的字,比千年前更加神妙,怕是今後要以書法進入神境。”

    “這個殺字,也很妙,是真的能殺人。”

    道袍男子的目光投向張若塵,眼神似具有穿透力,道:“閣下來紅塵大會,目的是殺人?”

    張若塵笑着點了點頭,不否認,道:“對啊!是想殺幾個。”

    “殺人,終究是不好的,或許還有別的方式解決。”

    “殺人終究是最直接的方式。”

    道袍男子不再多言,直道:“這張戰貼本是不值一百枚神石,可是,由你們二位聯手寫出,就不一樣了,怕是再難有第二張。如此絕貼,誰知以後能賣出什麼價格?”

    他捲起戰貼,放下一百枚神石,便是灑脫的離開。

    圍觀者皆是感覺到不真實,如在夢中,隨後轟然散去,將這一奇聞,傳遍紅塵海市。

    “誰說難有第二張?我們現在就寫第二張。”舒庸道。

    張若塵盯着鎮元離開的方向,不太確定他是否從字中看出了什麼門道,總不會認出了他的身份吧?

    鎮元乃是道家一脈的不世奇才,千年後再見,並沒有泯然衆人,反而更顯非凡,有一種“潛龍出海,飛龍在天”的感覺。

    這匆匆一面,張若塵在不調動真理之心的力量的情況下,竟是很難將他看透。

    非常了不得。

    “書兄,你先寫,還是我先寫?”舒庸問道。

    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道:“不寫了!”

    “爲何?”舒庸不解。

    鎮元剛纔的話,似有提醒的意味,讓張若塵心生警惕,不敢再輕易動筆,更不敢讓字流傳了出去。

    張若塵道:“賣字,賺得太慢了!”

    “可是,我們已經賺了一百枚神石,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舒庸道。

    張若塵道:“的確是個小數目。”

    舒庸糾正道:“我說的是,不是一個小數目。”

    “我有更好的東西賣,或許可以賣出天價。”張若塵道。

    “怎麼不早說?早說呢!你怎麼不早說?”

    舒庸連忙收起筆墨紙硯,若是有更好的門路賺取神石,誰願意賣書法?

    書法可不能被神石這種俗物玷污了!

    ……

    晚上還有一章,繼續求月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