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舒庸後悔了!

    早知道書千癡所說的好東西,如此了得,如此有辱斯文,就該繼續賣書法。

    賣書法,總比賣屍體要強。

    沒錯,先前的書法攤子,變成了屍攤。

    一共兩具屍體。

    一具,據說是一位半神,背上長有十二隻天使羽翼,身上皮膚晶瑩剔透,即便已經死去,依舊散發出明亮的聖光。爆發出來的殺氣,可以驚懾大聖之下的修士。

    聖王之下的修士,怕是靠近不了他的屍身,一旦靠近有隕落的危險。

    天使族在天堂界是大族,族人數之不盡,可是,能夠修煉出十二隻天使羽翼的大聖屈指可數,舒庸沒能認出躺在地上的這是誰。

    另一具,渾身漆黑,皮膚表面刻滿高深的幻道銘紋。

    即便沒有催動,可是,一般的大聖,靠近到十丈之內,瞬間就會陷入幻境,變得渾渾噩噩。

    此刻,陷入幻境,如同行屍走肉一般走在屍攤附近的大聖,已經有七位之多。可想而知,屍身上的幻道銘紋是何等可怕,尋常大聖根本駕馭不了,稱得上是無價之寶。

    書千癡正在分屍。

    天使族半神的屍體,已經分好,堆成了十多個部分。

    十二隻天使羽翼放在一堆,前方立了一個牌子,上面寫道:“半神羽翼,可煉製飛行類的秘寶。一對,兩百枚神石,單隻不賣,概不講價。”

    字,是舒庸寫的。

    舒庸發誓,寫這些噁心的字,絕不是爲了從書千癡那裡分取神石,他是一個有原則而品行端正的人。

    但是,書界和天堂界派系的仇恨甚深。

    天堂界派系高手如雲,更大力扶持儒界,處處針對書界。書界修士不知吃了多少大虧,卻難以報復回去。

    寫這些字,參與進販賣天使族半神屍體,他心中暢快,有一種大仇得報的感覺。但,表面上,不能顯露出來。

    想到此處,舒庸在牌子上,又加了一行字:“天堂界修士,九折。”

    “書兄,你看我這麼寫好不好?”舒庸問道。

    張若塵看愣了一瞬,點了點頭,道:“行,沒問題。繼續吧,聖源我已經挖出來了!”

    “會不會定價太高了?”

    舒庸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擔心賣不出去。

    張若塵道:“半神天使的羽翼,內部已經孕育出了神韻,珍奇無比。兩百枚神石,我還嫌低了!但是,最近很缺神石,當做是賤賣吧!”

    張若塵需要神石,不僅僅只是爲了催動日晷,還要購買別的修煉資源,花費甚大。

    至於鎮元那邊,張若塵細想之後,覺得被認出的概率很低。多半是鎮元見過他的這副面孔,猜出他是崑崙界某位修士變化而成,說不一定還以爲他是文帝。

    反正太師父都已經放話,讓他不必束手束腳,他自然也就無所畏懼。

    不過,寫字,還是免了!

    太容易出破綻,也太容易暴露。

    這位長着十二隻羽翼的天使族半神,自然就是天殺組織排名第二的殺死帝皇,跗骨。

    片刻後,張若塵將墨洋身上的皮,剝了下來。

    除了這皮,墨洋一個精神力大聖的肉身,實在是值不了太多錢。

    屍攤邊,圍觀的修士越來越多。

    沒辦法,太震撼了!

    兩個衣冠楚楚的儒道書生,當街賣屍,還分得七零八落,他們的三觀被震碎一地。更震撼的是,賣的其中一具屍,還是十二翼天使族半神。

    並不是任何一位天使族半神都能修煉出十二翼,十翼纔是常態。

    “舒庸?天吶,居然真的是你,我還以爲認錯了人。”

    一位風度翩翩的白衣男子,手持摺扇,頭插青筆,跨過幻境,來到屍攤邊上,震撼的道:“這兩具屍體,哪裡來的?你堂堂庸書聖,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舒庸露出尷尬的神色,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我從未見過如此景象,不行,必須得畫下來。”

    白衣男子看了半晌,取下頭上的筆,直接便是在虛空勾畫。

    剛一落筆,筆下便是天地規則匯聚,凝成一卷丈餘長的畫卷。

    張若塵問道:“這人誰啊?”

    “華春秋。”舒庸低聲道。

    張若塵略感耳熟,仔細想了想,想了起來,道:“畫《九仙美人圖》的那人?”

    舒庸點了點頭。

    “華兄,你怎麼又畫了起來?”

    又一人穿過圍觀的人羣,走上前來,直向華春秋走過去。這人,身披大紅袍衫,身形魁梧,皮膚黝黑,似一頭公牛一般。

    看到這人,張若塵露出一道訝色,不自覺的笑了笑。

    舒庸臉色微變,道:“這人來頭可不小,乃是真理殿主的女婿,是從封神營走出的頂尖人物,別看他像個黑愣子一般,天資卻是了不得。”

    項楚南的修煉天資,張若塵還是認可的,輕輕點頭。

    不過,項楚南這個黑愣子,怎麼和會風流倜儻的華春秋稱兄道弟?

    他們兩位,似乎不像一路人。

    “嘭!”

    華春秋身前的畫卷爆碎而開,是被項楚南撞碎。

    墨灑一地。

    華春秋頭疼至極,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對不起,對不起,不是故意了,下一次一定不會了!”項楚南急切的道,很是自責。

    華春秋忍了又忍,咬着牙,道:“能不能別跟着我?我就想好好畫一幅畫而已。”

    “我發誓,下一次真的不會了!我一定會很小心。”項楚南道。

    華春秋失去再畫一幅的興趣,能怎麼辦,只能長嘆一聲。怎麼就招惹到了這個黑愣子?

    非說與他有緣,一直跟着他,甩都甩不掉。

    這時,項楚南纔看見張若塵和舒庸的屍攤,驚訝的走了過去,道:“二位先生,你們儒道修士,怎麼幹起這種買賣來了?”

    舒庸再次尷尬,掩面迴避。

    張若塵卻是坦蕩無比,道:“就當做是聖獸的肉賣吧,多少能夠賣點神石。”

    “有性格,我喜歡。兄弟,貴姓啊?”項楚南問道。

    “書!”

    “書兄!我乃是真理神殿的弟子,項楚南,叫我一聲楚南就行了!”

    ……

    張若塵和項楚南寒暄了一陣,很快熟絡,開始稱兄道弟,相談甚歡。

    張若塵瞭解到,項楚南和真理神殿殿主的女兒青絲雪已經完婚,頓時感到遺憾,聲稱,相見恨晚,沒能喝到喜酒。

    項楚南卻是豪爽,告訴張若塵,今晚就可以補上,他請客。

    華春秋和舒庸的關係不錯,交情頗深,坐到他的身旁,神情嚴肅的道:“你們用這一招來噁心天堂界派系,倒是妙得很。不過,這兩具屍體,是從哪裡來的?”

    “書兄,這兩具屍體,哪裡來的?”舒庸轉而詢問張若塵。

    張若塵道:“撿的。”

    “撿的。”

    舒庸轉述給華春秋。

    華春秋慎重的點頭,道:“撿的,就好了,可以避免很多麻煩,就算天堂界派系的修士找上門來,我們也不用怕,反正人不是我們殺的。”

    “爲什麼是我們呢?跟你有什麼關係?”舒庸道。

    華春秋冷哼一聲:“你們鬧得這麼大,天堂界派系的修士豈會不怒?就憑你舒庸一人扛得住?”

    “譁!”

    摺扇一展。

    華春秋搖扇,道:“我華春秋又豈是怕事之人?我畫界與天堂界派系仇深似海,不共戴天。對了,這些東西賣了出去,可否分我一份神石?”

    舒庸愣了半晌,道:“這……我做不了主。”

    張若塵倒也豪爽,將墨洋的屍體一腳踢了過去,道:“華兄倒是鐵骨錚錚的男兒,是患難與共的豪傑。這具屍體歸你了,賣出去的神石,我一枚不要。”

    華春秋檢查了一番墨洋的屍身,看出此人身前精神力極高,使用精神力,在肉身上淬鍊出了一些特殊的紋理。

    價值雖然遠遠比不上那具天使族半神的屍身,可是,依舊渾身是寶。

    “書兄,爽快,華某交你這個朋友了!”

    華春秋坐到墨洋屍身後方,不顧自身英俊的形象,叫賣了起來。

    圍觀者衆,卻無一人敢來購買。

    畢竟,敢得罪天堂界派系的修士,還是少之又少。

    “嘩啦啦。”

    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一羣身穿光明聖鎧的修士,將屍攤包圍,個個都修爲強大,散發大聖氣息,一共足有二十多位。

    圍觀者盡數退到遠處。

    “庸書聖和華春秋膽子太大了,敢直接和天堂界叫板,看吧,將光明神殿審判宮的宮主都驚動了出來。”

    “也不知那位死去的十二翼天使族半神是誰,太慘了!”

    “這位審判宮的宮主,可是一位狠絕的人物,庸書聖和華春秋今天必定要倒大黴,說不定會血濺於此。”

    舒庸和華春秋沒有懼色,可是,卻緊張了起來。

    光明神殿的審判宮,與命運神殿的裁決司都是有得一拼,兇名赫赫,殺伐果斷。審判宮的宮主,更是一等一的狠辣人物。

    昔日在聖王境界,號稱天堂界派系領袖的宙宇,從一衆審判宮大聖中走了出來。

    看到宙宇,張若塵輕輕搖頭,低聲道:“泯然衆人矣。”

    如今的宙宇,只有百枷境的修爲,已經變得平庸。

    卻也不能說平庸,能夠達到大聖境界,都是一等一的天資,只不過,配不上他昔日的風采。

    宙宇與鎮元相比,簡直就是兩個極端。一個越來越驚豔,一個卻越來越平庸,潛力已經耗盡,最終化爲百枷境大聖中的一員。

    像宙宇這種例子太多太多,能夠一直強大,一直風華絕代,並且破境成神的修士,終究是極少數。

    更多的,那些在聖境、聖王境呼風喚雨的人物,都會漸漸變得平庸,最後消失在這個世界上,死在無名的地方。

    現在的驚豔,不代表今後也一定能驚豔。

    驚豔者,畢竟是少數。

    宙宇退到一旁,給審判宮宮主瀲曦,讓出了位置。

    一代新人換舊人。

    有人魚躍九天變化龍,有人石沉大海化塵泥。

    ……

    今天更新還算早吧,嘿嘿,繼續求月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