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風雲霸望向晴空劍王和軒轅青,道:“你們二位是什麼意見?”

    晴空劍王眼神鋒銳,道:“無論風族做出什麼選擇,本座是一定要留在黑暗大三角星域,與黑暗神殿鬥一鬥,哪怕因此喪命。現在這般回去,實在是沒有臉啊!”

    軒轅青站在一團光霧之中,身形模糊,聲音清朗道:“如果劍界真的存在,還被黑暗神殿找到,地獄界的實力,必然會因此而暴增。這對本就不利於天庭的戰爭,將會造成巨大影響。總之,光明神殿絕不會被黑暗神殿嚇退!”

    “二位既然這麼說,本座心中就有數了!”

    風雲霸的目光從始至終都很堅定,道:“神艦沿夜叉族探查出來的路線繼續前行。”

    做爲神靈和風族的貴客,張若塵在神艦上的居住之地,位於第三層,空間很大,環境雅緻,種植有一株赤血麒麟果元會聖樹。

    吞服此果,能夠迅速彌補修士的血氣。

    晴空劍王的院落,位於張若塵的旁邊,中間隔着陣法禁制。

    但這些禁制,擋不住張若塵的感知。

    一連七天,張若塵都有留意晴空劍王的一舉一動,發現這位活了兩個元會的劍道大神很少閉關修煉,極有閒情雅緻,每天都在照料花草。

    “或許真的是我多慮了!”

    在旭風神艦上,張若塵十分忌憚風雲霸,即便在院中佈置了掩人耳目的陣法,也不敢開啓日晷。沒有日晷的輔助,想要短時間內,將精神力提升到七十七階,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這些天,倒是有不少神靈前來拜訪。

    第二天,風虛就來道歉。

    商弘和伽臨南曾來切磋劍道,倒不是挑釁,更像是一種試探。

    顯然天堂界對崑崙界的神靈,多少是有一些防範。

    當然,來得最多的修士,還是風兮。她時常都會過來,與張若塵一起談論道法,正好張若塵對風族的道家經典十分感興趣,二人倒是聊得十分投機。

    常常徹夜長談,秉燭論道。

    這一切,落入了風巖的眼裡。

    終於,風巖親自前來拜訪,走進院中,看着那株巨大的赤血麒麟果元會聖樹,手掌在樹幹上撫摸,道:“道長可知,這赤血麒麟果聖樹,最多隻能渡過一次元會劫難?第二次元會劫降下,便會被雷電劈成焦木?”

    張若塵感嘆一聲:“是嗎?這麼說來,這棵赤血麒麟果聖樹已經活不了多久?”

    風巖點了點頭,道:“道長有二十萬歲了吧?”

    “不止!”張若塵道。

    風巖假意想起了什麼,道:“對啊!崑崙界曾開啓日晷,道長在日晷下肯定修煉了幾萬年吧?”

    “差不多。”

    張若塵已知道他的來意。

    風巖道:“豈不是說,道長很快就要渡第二次元會劫難?”

    “快了!”張若塵道。

    風巖面露遺憾的神情,道:“據說,修士只有修爲達到太真境,才能渡過第二次元會劫難。道長有把握在元會劫難到來之前,踏入太真嗎?”

    “天下衆神林立,可是大神卻少之又少,無一不是一界霸主。”張若塵道。

    風巖躬身向張若塵行了一禮,道:“還請道長莫怪,晚輩有一句話在心中已經許久。道長既然壽元無多,但我姐姐卻纔剛剛成神,未來前途無量,你們真的不合適。”

    張若塵笑道:“巖小兄弟你多想了,貧道與兮道友只是道法上的交流,絕不可能有任何別的關係摻雜進去。”

    風巖露出喜色,道:“有道長這話,晚輩就放心了!還請道長莫要怪罪晚輩的放肆。”

    “貧道豈會?去吧!”

    張若塵揮了揮手。

    風巖剛剛走出大門,仰面便是看見風兮,臉上的笑容隨之僵住。

    “跟我來吧!”

    風兮神色冷靜,但風巖卻嗅到危險的氣息。

    遠離張若塵居住的院落,來到一片散發星光的奇石園林,風兮停下腳步,道:“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已經有膽子管我的事?”

    風巖道:“姐!青萍子修煉了快兩個元會,依舊還是上位神,他的潛力已經到頂,沒有大神之資。很快他就會隕落在元會劫難中,化爲一具神骨,甚至連神骨都不會留下。到那時,你怎麼辦?現實就是這般殘酷,神靈也會隕落。”

    “我反對你們,真不是因爲年齡上的差距,而是不希望你今後一直都活在遺憾之中。這麼多年了,當初你說,不談感情,只因神境之下的感情,就如火燭一般,短暫得無法持續到天明。現在踏入了神境,爲何卻要選擇一個註定不可能相守的人?”

    風巖知曉風兮做出了的決定,誰都改變不了,自己說的這些話,根本毫無作用,說不定還會將她激怒。

    但,等待中的暴風驟雨沒有到來。

    風兮陷入了某種特殊的情緒之中,沉默許久,道:“你去吧,我想單獨在這裡冥思一會兒。”

    ……

    風巖的話,張若塵自然是一笑置之,但,破境之心,卻變得更加急切。

    此次黑暗大三角星域之行,出現的變數太多,簡直高手如雲。

    暗處有無月、霜城魔、雨師、千橫一豎等等一衆強者,明處有商弘這樣的視崑崙界神靈對敵人的對手。

    甚至,現在還是友人的風族諸神,等他身份暴露,也會羣起而攻之。

    太危險了!

    雖說張若塵還有暗棋,但,真正危險來臨,毫無疑問自身的修爲才最重要。

    張若塵前去拜會風懸,請教更多的道門疑難。

    風懸是風族中精修道法的神靈,與風雲霸那種主修劍道和真理之道的神靈,略有一些不同。

    聽聞張若塵的來意,風懸便是笑道:“是因爲巖兒的那番話,道友才這般急切想要突破到太真境?”

    張若塵一怔,這事風懸怎麼都知道了?

    難道自己在院落中佈置的陣法,連風懸的神念都擋不住?

    風懸道:“剛纔四哥找我過去,親自與我談過這事。”

    張若塵恍然大悟,原來是風雲霸。

    原來風雲霸也在暗暗關注此事,倒也不奇怪,畢竟風兮是她的女兒。

    鬱悶啊,完全莫須有的事,居然鬧得人盡皆知了!

    風懸臉上始終掛着笑容,道:“我是一點都不反對,我們修道之人,講究情投意合,絕不勉強,也絕不湊合。一切隨心!”

    張若塵連忙道:“都誤會了,沒有的事。貧道是真想與懸道友探討道法,共謀破太真之法。”

    風懸慎重起來,畢竟他現在也是上位神大圓滿的境界,距離太真只差一步。

    張若塵的年齡和見識,雖然差了風懸很多,但在道法上,卻積《先天道法》和《洛書》兩家之長,兩人所站的高度差距不大,比與風兮交談上,更加深入。

    “所謂太真,乃是神靈整理歸納修煉的所有各道,最終匯聚到主修的道之中。是如,在百枷境,修煉出來的聖意,是用劍道聖意和火之道聖意融合出的天火劍道聖意。”

    “那麼,踏入神境後,神靈就該主修天火劍神道,修煉出來的規則神紋,也是天地間獨一無二的天火劍道神紋。”

    “只有天火劍道神紋積累得足夠多,佔據絕對主導,才能量變到質變,一舉破境到太真。”

    “到了無量境,會變得更純粹。據說,絕大多數無量境的神靈,體內都只有一種規則神紋,但只要心念一動,卻能衍化出萬千種規則神紋,也能輕鬆操控世間萬道。一就是一萬,一萬就是一。”

    風懸繼續道:“做爲純粹的道法修士,我們卻和他們有些不一樣。道門講究陰陽調和,道法自然。”

    “所謂道法自然,就是自然而然,順其自然。越是去強求,往往越是不可得。”

    “想要陰陽調和卻有些難,畢竟做爲男人,我們本身的屬性就是陽。想要不陰不陽,不偏不倚,調和自然,非一時之功。但,黑暗大三角星域對我們而言,卻是一處破境的妙地。這裡是世間少有的極陰之地,可以壓制我們體內陽的屬性。”

    正在張若塵和風懸閉門長談之時,外面一道悅耳的聲音傳來,道:“軒轅青拜見七公子!”

    二人停下來。

    風懸暗暗向張若塵傳音,道:“此女非同小可,乃天尊之女,得罪不得。”

    “昊天之女?”

    張若塵訝然,道:“與軒轅漣什麼關係?”

    “乃是其妹。”

    風懸已是起身,前去開門迎接。

    張若塵更加驚訝,在這位軒轅青的身上,可是沒有感應到與軒轅漣有什麼相近的氣息波動。兩人竟是兄妹?

    畢竟是天尊之女,他青萍子不過一個上位神,自然也得起身前去迎接。

    軒轅青身上光明力量強大,白色神光刺目,只能看見一道美得令人窒息的虛影輪廓,纖長凹凸的曲線,任何神筆都無法勾勒出來。

    “見過大神。”

    張若塵和風懸齊齊行禮。

    “二位無須多禮。”

    軒轅青徑直走了過去,天上灑落光雨,地上開出光明神花。

    張若塵沒有擡頭看她,盯着地面晶瑩剔透的光明神花,不想與這種級別的人物目光對碰,以免露出破綻,道:“既然大神是來拜會懸道友,貧道就先告辭!”

    “青萍子道長莫要急着離開,其實我主要是想見你。”

    軒轅青腳踩光明神花,已是走到張若塵面前,馨香撲鼻,白紗垂地,身上白色神光逐漸散去,顯露出真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