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瀲曦大宮主坐在一頭獨角獸背上,身穿白色聖甲,腰懸審判之劍,長髮如瀑布般垂下,傲人的身材顯得極爲曼妙,渾身每一寸肌膚都散發瑩瑩白光,如美脂璞玉。

    獨角獸不是凡種,而是光明神獸,長有一對雪白羽翼。

    它雙瞳中蘊藏雷電,吐氣如龍,氣勢之強給在場所有大聖都造成壓迫感,如同一隻萬丈高的獸族神靈立在身前。

    但,獨角獸還沒有達到神境,尚差了一籌。

    千年修煉,昔日的無影仙子更顯驚豔,身上的陰氣、煞氣淡了不少,光明的力量卻強盛炙熱,宛如聖潔美好的化身。

    她從獨角獸的背上跳落下來,腳震大地,隨後,走向屍攤。腳下密密麻麻的白色紋路,如同潮水,向張若塵、項楚南、舒庸、華春秋涌動而去。

    舒庸擡頭一看,只見滿天雲霞皆變成暗紅色,震懾聖魂的殺意撲面而來。

    即便舒庸和華春秋都是一界至強,卻還是心神震動,陷入瀲曦大宮主的氣場,有一種聖魂被鎮壓,無法反抗的感覺。

    這位審判宮的大宮主,比他們想象中更可怕。

    Wωω● TTkan● C○

    瀲曦大宮主的目光,投落在兩具殘屍身上,點了點頭,道:“價格賣得太低了!”

    舒庸嘴脣動了動,卻張不開嘴。

    嘴脣所在位置的空間,似被凍結。

    “最近缺神石,想盡快出手,所以,價格定得低一些。大宮主若是有興趣,九折賣給你。如何?”張若塵將牌子提了出來,指向上面的字“天堂界修士,九折”。

    四周的圍觀者中,響起一道道驚聲,都覺得張若塵是在作死。

    這是在挑釁審判宮的大宮主?

    瀲曦的出現,如一石激起千層浪,驚動整個紅塵海市,所有修士皆不平靜。

    “審判宮的大宮主,這可是真正的巨頭級人物。”

    “百年前,無影仙子便是進入《紅塵絕世榜》,百年後的現在,怕是已經跳出紅塵,列入絕世。”

    “絕世級強者出手,必定驚天動地。也不知,紅塵羣島的道鎖,抗不扛得住?”

    ……

    距離屍攤不遠的一座樓閣上,魚晨靜揹負雙手,眺望過去。

    她身後,一位千星文明的老嫗,道:“審判宮大宮主親自出面,他們恐怕會吃大虧,我們要不要出面,幫忙化解矛盾,趁機結交一番。”

    魚晨靜搖了搖頭,道:“他們本就是想要挑事,我們若是出面,豈不是壞了他們的好事?”

    “可是,他們應該沒有料到,會驚動光明神殿。那位審判宮大宮主,最近百年,可是殺人無數,屠族滅界都不會眨一下眼睛,就連《紅塵絕世榜》上的強者都斬過兩位。誰知道,她腰間的審判之劍,進入會不會揮落下去?”老嫗道。

    審判之劍,無人不懼。

    特別是在西方宇宙,這柄劍,堪稱是最可怕的殺人利器。任何光明神殿的叛徒,聞之喪膽。任何邪惡生靈,都會嚇得魂飛魄散。

    魚晨靜的目光,落在張若塵身上,道:“跗骨和墨洋,都是天殺組織一等一的殺手帝皇。能夠殺死他們二人的人物,又豈會是泛泛之輩?再看看。或許,又是一個絕世級人物。”

    ……

    瀲曦大宮主一雙美麗動人卻又冷冽的目光,投向張若塵,一股森然的殺氣,凝化成數之不盡的光劍飛出去。

    劍風呼嘯,斬斷一根根道鎖。

    張若塵原地不動,飛來的殺氣光劍自動消散而開,化爲一粒粒光點。

    “有點本事。”

    瀲曦大宮主的目光猛然一凝,體內的聖氣急速涌動。

    宙宇並不知曉剛纔瀲曦和張若塵已經交手了一次,帶着四位審判宮大聖,走了上來,道:“將這兩具遺骸收起來,妥善存放,帶回天堂界安葬。”

    “想要拿這些屍骨,你們得照價支付神石才行。”

    華春秋如此說道,隨後,畫出一筆,形成一條墨河,將宙宇和四位審判宮大聖擋在了墨河對岸。筆鋒中,涌動出去的聖氣,將他們如同雜草一般震飛。

    華春秋是畫界至強,修爲達到無上境,接近半神,豈是宙宇他們這些低境界的大聖可以抗衡?

    瀲曦大宮主眼神凜然,揮手一斬。

    她舉手之間,風起雲涌,島上的密密麻麻道鎖盡數被引動,顯現出來,如同億萬光符懸在半空。

    “轟隆!”

    墨河斷碎。

    五指形成的劍光,飛過斷成兩截的魔河,落在華春秋身上。

    “嘭”的一聲爆響。

    華春秋揮筆抵擋,可是,手中君王聖器級別的筆,卻被劈的爆碎而開,劍氣衝擊在他身上。

    華春秋的道域被撕碎,護身聖衣破裂,拋飛了出去,嘴鼻皆爆噴出鮮血。腹腔位置撕裂開一道尺長的血口,臟腑嚴重創傷。

    兩人同樣是無上境的修爲,可是差距太大。

    “怕是真的步入了……絕世……絕世級。”有修士,如此顫聲說道。

    太強了,道鎖都禁不住她。

    “華兄!”

    項楚南快步衝了過去,攙扶起華春秋,怒目登上瀲曦大宮主,道:“你怎麼出手傷人?”

    瀲曦邁步向前,身上氣勢不斷上升,踩得道鎖不斷碎裂,道:“殺天使族半神,便是光明神殿的敵人,更是整個天庭的敵人。我豈止要傷他,更要斬他。”

    “唰!”

    她身形閃移,剎那間已至華春秋身前。

    一雙雪白玉手之間,密密麻麻的光明規則扭纏,凝成一柄長達一丈的光明巨劍。

    雙手前推,直刺出去。

    這一劍,爆發出來的光明,照亮整個紅塵海市。形成的力量波動,使得附近海域,掀起十多丈高的水浪。

    “太過分了!”

    項楚南身上釋放出密密麻麻的星辰光點,衍化出“宇宙無邊”的真理界形,一拳擊中瀲曦施展出來的大光明劍。

    拳頭與劍尖相撞。

    “轟隆。”

    大光明劍碎裂,瀲曦和項楚南皆是向後倒退出去,形成兩股強勁無比的風浪。

    瀲曦身後的審判宮數十位大聖,即便結成了光明聖牆,依舊被衝飛出去數十丈。有人口吐聖血,受了創傷。

    瀲曦和項楚南之間的位置,出現一道兩丈寬的裂痕,向左右延伸了百丈。

    須知,紅塵羣島所在的海域,道鎖密佈,就是防備大聖爭鬥,毀掉了島嶼。能夠造成如此破壞力,已是非常了不得。

    “項楚南居然如此強大,能與審判宮的大宮主硬碰硬。”

    “他修煉出來的真理界形,似乎達到了宇宙無邊,太不可思議,大聖境界居然就能修煉到這個層次。”

    “畢竟是真理神殿殿主的女婿。”

    ……

    瀲曦身上殺氣更盛,十魂十魄盡數衝出身體,在身後,形成二十道與她一模一樣的光明影子,如二十輪烈日照耀天穹。

    與此同時,她抓出審判之劍的劍柄。

    只是將這柄至尊聖器級別的劍,拔出了一寸,滔天劍氣便是爆發出來,形成劍氣風暴。

    “譁!”

    劍身散發出來的白色光明力量,使得近處的一些修士,雙目淌出鮮血,立即遠退。

    審判之劍尚未拔出,已有驚天殺威。

    項楚南絲毫不懼,哼聲道:“你們審判宮也太無法無天,想殺人就殺人嗎?你這位大宮主,當年不過只是我大哥的一個侍婢而已。我大哥若是未死,你現在還在地獄界給他暖牀呢?”

    “嘩啦!”

    審判之劍徹底拔出,舉過頭頂。

    瀲曦身體明亮得迷糊,化爲光明形態,十魂十魄盡數融入劍體,揮劍直劈下去。

    “戰便戰,怕你不成?”項楚南大吼道。

    一道神影,出現在天空,伸出一雙巨大的神手,各結出一團神雲,化解了二人的攻擊力量。

    混亂的力量波動,逐漸消散。

    那道神影臨空站立,道:“兩位可否給紅塵絕世樓一個面子,暫止干戈?”

    瀲曦認出這道神影的身份,乃是鎮守紅塵海市的僞神“天濱神將”,於是,收劍回鞘,卻也沒有給這位神靈行禮,傲然的道:“紅塵絕世樓的面子,自然是要給。但是,天使族半神慘死,總得有一個交代吧?”

    “撿的!”

    項楚南收起界形,道:“那兩具屍體,是書兄弟撿的。人,不是我們殺的。你誤會了!”

    “沒錯,撿的。”舒庸和華春秋齊聲道。

    宙宇冷哼道:“撿的!能撿到十二翼天使族半神的屍體,你們還真是運氣好。真當光明神殿,有那麼好糊弄?”

    瀲曦的目光,投向一直一言不發的張若塵,道:“天使族半神慘死,一句撿的,洗脫不了你們的罪名。四位就不要給紅塵絕世樓添麻煩,隨本宮主光明神殿走一趟吧?”

    張若塵輕笑一聲,盯向地上的殘屍,道:“天使族半神慘死,需要有人償命。可是,慘死在他們手中的修士,命就輕賤嗎?”

    瀲曦雙眸一眯,長髮在風中搖曳。

    張若塵又道:“地上這二人,乃是天殺組織的帝皇級殺手,跗骨和墨洋。死在他們手中的無辜修士,何止千百?審判宮爲兩個臭名昭著的殺手報仇,莫非天殺組織就是光明神殿扶持起來的?”

    瀲曦一言不發,瞳中殺氣外放。

    宙宇道:“大膽,你怎敢如此污名光明神殿?大宮主根本不知曉他們是天殺組織的殺手。”

    “滾開,這裏有你說話的地方嗎?”

    張若塵衣袖一揮,浩然正氣飛了出去,將宙宇掀得猶如人偶一般飛出去,撞塌一棟建築,掩埋在了廢墟里面。

    舒庸和華春秋皆是露出恍然的神色,同時心中更驚。

    他們雖然沒有見過跗骨和墨洋,但是這兩位殺手的名字,卻是如雷灌額。能夠殺死他們,書千癡的修爲,得是高到了什麼地步?

    他們從一開始就不信,這兩具屍體,是書千癡撿的。

    瀲曦和張若塵對視了很久,才道:“原來是兩個殺手,倒是死有餘辜。”

    “那麼,我可以繼續做生意嗎?”張若塵道。

    瀲曦道:“不行!即便跗骨是殺手,可是畢竟是天使族,你們如此做法,與羞辱天使族沒有區別。今日可以放過你們,可是,他們的屍骨,我得取走。”

    張若塵坐回椅子上,道:“我也把話放在這裏,若是不給神石,今天,誰都取不走這些屍骨。對了,瀲曦……瀲曦大宮主對吧,你傷了我兄弟,是不是也該賠償神石?”

    華春秋腹部的傷口,本是已經癒合,聽到這話,又暗暗將其震裂了一些,滿身鮮血的走了過去,道:“賠償,必須得賠償。”

    “這位審判宮大宮主太不講道理了,虧我當年還給她畫過畫,將她列入九仙美人之一。”

    “書兄,你得好好跟她談一談,告訴她,天庭萬界是一家,不能因爲她這一劍,鬧得兩界離心離德。天庭和地獄大戰在即,萬萬不能有內部矛盾。當然,如果賠償神石,我可以既往不咎。”

    瀲曦大宮主的修爲太高,華春秋不是對手,萬一把她激怒,再來一劍,怕是人就沒了!因此,他自然是希望,書千癡去和她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