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殤圖神符罕見至極,勾畫的符紋數量,不知多少萬億道,便是符道神師也需要尋覓天材地寶煉製符紙。

    又花費數百年,甚至數千年,才能煉製出完整的符籙。

    而且,煉製失敗的概率極高。

    無月將殤圖神符用出,可想而知,今日殺風雲霸、軒轅青、商弘之心是何等強烈。

    無月和殤圖神符的壓制,逼得默先生根本無法繼續去催動攻擊神陣,無瑕再顧大頭布娃娃,只得全力以赴控制護艦神陣。

    無論是無月,還是大頭布娃娃都很清楚,憑殤圖神符是破不了旭風神艦的護艦神陣。

    但卻可以牽制住默先生,爲大頭布娃娃破陣塔外圍的陣法和神紋爭取到時間。

    “分光冥影!”

    大頭布娃娃笑聲不絕,響徹天地。

    它頭頂上方,出現滿天冥影,全部身穿黑色鎧甲,有的駕戰車,有的舉戰旗,有的騎冥獸,爆發出絕世無匹的戰威。

    這支冥影軍隊,鋪天蓋地的攻伐過去,衝向陣塔。

    “嘭嘭!”

    古老的天紋被觸動,一時間電閃雷鳴,神力洶涌,將衝過去的冥影撕裂成碎片,化爲一縷縷黑煙。

    大頭布娃娃手指在身前一劃,念道:“天地相隔!”

    只是劃出一條線,卻形成萬里寬的空間屏障。

    很顯然,它不敢輕易觸碰天紋爆發出來的毀滅性力量,只能操控冥影大軍,前赴後繼的開路,消磨天紋。

    這個時候大頭布娃娃終於騰出手來,準備徹底磨滅風懸的精神意志和神魂,低頭一看,卻猛然大驚。

    風懸的頭顱和身軀居然不見了!

    “這怎麼可能?”

    大頭布娃娃驚到無以復加,居然有人可以無聲無息,從它面前,將一個半死的神靈救走。就算剛纔它的注意力不在此處,也不至於毫無察覺纔對。

    “好一個青萍子,有意思,當真是有意思得很。”

    大頭布娃娃看到遁至遠處的道士,心中憤怒至極,但,嘴裡卻笑聲響亮。

    也不知到底在笑,還是在怒。

    張若塵一隻手抓着風兮,一隻手抓着沒有頭顱的風懸,快步狂奔,只想離那個大頭布娃娃越遠越好。

    修爲差距太大,生不出任何對抗和偷襲之心。

    風懸將自己的頭,提在手上,焦急的道:“青萍子道友,我們怎麼能逃呢?怎麼逃依舊在旭風神艦上,一旦護界神陣被攻破,現在做的一切都失去意義。不如回去,與噬地拼了,或能有些轉機。”

    張若塵道:“怎麼拼?在那種層次的精神力強者面前,道友你連自爆神源都做不到。既然留在旭風神艦上是死路一條,我們衝出去。”

    風兮凝看向站在遠處黑暗虛空中的霜城魔,道:“沒用的,衝出去也是死。不如留在神艦上,與大家共存亡。”

    “沒錯,即便是死,也要死得有氣節。”風懸道。

    護艦神陣是阻擋外界的力量進入神艦,不會阻擋神艦中的修士衝出去。

    黑暗神殿顯然是想斬盡殺絕。

    霜城魔顯化出巨身神軀,如同蓋世魔頭一般站在虛空,任何逃出去的修士,都會被他的劍氣擊殺,化爲黑暗中的血霧雲團。

    “轟隆!”

    遠處,在大頭布娃娃的攻伐之下,默先生終究沒能擋住,七十二層陣塔垮塌,化爲一片廢墟。

    “怎麼會這麼快?”

    張若塵、風兮、風懸皆心臟猛跳,齊齊回頭看去。

    陣法中樞被毀,護艦神陣的光芒快速消散,無法抵擋從上空壓下來的殤圖神符。

    一股滅世氣息,籠罩在神艦中每一位修士的身上。

    “完了!一切都完了!”

    一位風族大聖,被神符的力量,壓得趴到了地上。

    瀲曦是半神巔峰,在神符的壓制下,依舊還能保持站立,但,雙瞳中毫無光亮,只剩無邊的蕭索。

    連神靈都一位位隕落,做爲聖境修士,豈能倖免?

    在這種層次的毀滅力量面前,任何掙扎,都顯得可笑,沒有任何意義。

    軒轅青目光向天外看了一眼,像是在等待什麼,自言自語:“終究還是來不及嗎?一場浩劫,真的是一場浩劫!”

    繼而,她那美麗絕倫的聲音,變得悽然而冰冷,揚聲道:“黑暗神殿的諸神,我軒轅青今日立誓,必然斬盡在場所有。”

    “你都要死了,怎麼還能如此狂妄?不對,你是昊天之女,無月大人是捨不得殺你的。嘿嘿!”

    人皮燈籠將戰斧舉過頭頂,凝聚黑暗之力。

    軒轅青氣息衰弱,黃泉花的毒素已是浸入神源,凝固血液,身上的白色神光變得暗淡,盯向人皮燈籠,眼神視死如歸,沒有任何懼色。

    “無月!”

    一道震耳欲聾的神音怒吼,在神艦最頂端的地方響起,形成的音波,將趙無延和晴空劍王掀飛出去。

    趙無延的坐騎赤犼鬼獸慘叫一聲,化爲鬼霧,魂飛魄散,掀起一片濃烈的沙塵。

    “噗!”

    晴空劍王口吐鮮血,飛出去數十里遠,觸動十七座陣法,身體被神火燒得焦黑。

    便是修爲強大的人皮燈籠,也倒退出去,人皮上出現七道劍痕。

    三大高手的目光,匯聚到風雲霸身上。

    此刻的風雲霸,一丈丈升高,渾身神焰燃燒,宛若一根通天火炬,擡頭看向從上方落下來的骷髏形態的殤圖神符。

    他氣勢渾厚,凌亂的頭髮變成赤紅色,沒有絲毫中毒的跡象,道:“無月,本座今日帶你一起離開這個世界。”

    風雲霸的身形外圍,出現一柄萬丈火焰巨劍的光影,沖天而起,與急速落下來的殤圖神符對碰在一起。

    萬丈火焰巨劍似有斬天之威,將殤圖神符都一分爲二。

    神符碎片化爲無數火球,飛入虛空。

    “純陽焚身術!好!好你一個風雲霸!”

    便是以無月之能,面對施展純陽焚身術的風雲霸,也要避其鋒芒,立即遠遁。

    萬丈火焰巨劍緊追而上,一劍從後方劈出,頓時將半個黑暗虛空都照得明亮至極,打穿無月的所有防禦手段。

    遠遠望去,像是肉身都爆開了!

    但,很快又重新凝聚,繼續遁逃。

    張若塵驚詫無比,道:“四爺這本事了不得啊,爲何不早些用出來?”

    風兮臉色前所未有的痛苦,眼眸中,淚水如珠簾一般落下,完全收不住。

    風懸這位活了多年的神靈,也聲音發乾,道:“一旦施展純陽焚身術,一刻鐘後,身體包括神源和神魂,都將焚燃殆盡。我想,四哥應該是纔剛剛將體內的黃泉花毒素壓制下去,然後便以求死之心,欲要斬無月,爲我們爭一條生路。”

    張若塵心情一下子變得沉甸甸的,雖說此前自己差點死在風雲霸的劍下,可是,對風雲霸此人,卻是佩服至極。

    因爲他所行之事,是張若塵很多時候都做不到的。

    是張若塵很少見到的那種剛正不阿的人物,將正邪擰得極清。

    張若塵自認爲,自己不算什麼絕對正直的人,手中沾有無辜者的血,也有不擇手段之時。但卻希望這世間,多一些像風雲霸這種能夠堅守正道,能夠與陰邪堅定不移劃清界限的人。

    張若塵相信,風雲霸若是要獨自逃走,是有脫身的概率。

    他沒有退,沒有逃,依舊是勇往直前的揮劍,哪怕燃燒了自己,卻也要爲神艦上的修士,爭一線生機。

    “父親!”

    風巖嘶聲大吼,身上爆發出五彩色的光華,時而是肉身,時而是泥身。

    無盡的黑暗虛空中,出現一片劫雲。

    天地規則急速向劫雲匯聚,使得劫雲覆蓋的範圍越來越大,內部蘊含的能量,急速增長。

    風巖衝出旭風神艦,與神艦上的修士拉開距離。

    “這個時候渡神劫,有意義嗎?就算渡劫成功,也只是一個下位神。”趙無延長笑一聲。

    人皮燈籠身上神光閃爍,黑色長髮下兩顆明亮的眼球變得炙熱無比,興奮的道:“傳說居然是真的,傳說是真的……哈哈,傳說媧皇生前使用五彩泥捏出一個泥人,存放在風族的五彩石谷,泥人在多年後,自行誕生出了靈智,擁有蓋絕天下的戰力,修煉達至天尊境界,封號純陽。”

    “純陽天尊晚年回到了五彩石谷,身體重新化爲一堆五彩泥。風族使用這些五彩泥,捏出泥人十二個,希望在多年之後,再有泥人誕生靈智。”

    “本以爲是傳說,沒想到今日見到了真正的泥人。這可是媧皇留下來的五彩泥,是純陽天尊的一部分,堪稱純陽天尊的第二世,得之必有無窮妙用。”

    風懸緊盯遠處站在劫雲下的風巖,激動的道:“還有機會,我們還有機會,原來四哥是將希望寄託在了巖兒身上。只要巖兒渡過神劫,必能喚醒純陽神劍的器靈。”

    “純陽神劍的器靈,是從純陽天尊時期活下來,一直處於假死沉睡的狀態,躲避元會劫。器靈若是甦醒,霜城魔根本不可能壓制得住,一劍可焚大神。”

    站在黑暗神殿頂端的這些強者,顯然對純陽神劍是有一些瞭解。

    正在追殺默先生的大頭布娃娃,以精神力傳音:“擊殺那個五彩泥人,莫要讓他渡過了神劫。”

    趙無延從神艦上騰飛而起,身後出現千億只厲鬼,化爲一片遼闊的鬼雲,殺氣騰騰的,衝向劫雲下方的風巖。

    風懸急切,道:“我們得去助……巖兒……”

    話還沒說完,黃泉花的毒素爆發,他渾身僵硬,連自己的頭顱都提不住,如同西瓜一般掉在地上,滴溜溜的轉動。

    張若塵按住欲要衝過去的風兮,道:“我去吧!你去,一拼之力都沒有,純粹送死,我至少還能拼一拼。”

    腳踩神靈步,張若塵手持青萍劍,眼神絕然而凌厲。

    此刻他爆發出來的速度,竟比太乙大神趙無延還要略快一分。

    風兮怔怔失神的看着張若塵的背影,並不是驚奇於他會衝出去迎戰趙無延,畢竟在她心中,青萍子道友和她父親是同一類人,是能夠毫無私心的救人,能夠爲了心中情感在火種大會上拔劍,能夠爲了拯救一界生靈而搏命的頂天立地的男子。

    讓她失神的原因,乃是,青萍子道友一直都是以“貧道”自稱,以“道友”相稱,剛纔稱的卻是“你”和“我”。

    趙無延看見從另一方向追來的張若塵,眼中浮現出一道陰冷的笑意:“先前沒有殺死你,你倒是主動送死來了!”

    “譁!”

    月牙形的戰刀,揮斬出去,將空間撕裂出一條破碎的路。

    張若塵只感覺整個宇宙都向內坍塌,壓迫力量從四面八方而來,身體甚至都無法移動,顯然是被趙無延的戰意鎖定,無法躲避。

    這一刀,可比先前那隨手的一擊強大太多。

    趙無延比張若塵交手過的任何一個太乙大神都要強,而且強大得多。

    在這生死危急的關頭,張若塵的心,突然變得平靜下來,沉浸到一種天下僅我的奇妙境地,頓時明悟。

    風懸曾說,做爲男子,本質屬陽,想要陰陽平衡難如登天。

    但,人的心,卻有求生和求死兩種選擇。

    求生是陽,求死是陰。

    在張若塵決定留下,在看見風雲霸施展純陽焚身術一心求死,在決定要迎戰趙無延,助風巖渡神劫……,這每一刻,張若塵的心境都在從求生,向求死轉變。

    而且是自然而然的轉變。

    決定迎戰趙無延,救風巖的那一刻,他是真的絲毫都沒有猶豫,完全是發自內心的,明知可能會隕落,也要衝上去硬撼一場。

    體內一陰一陽兩股力量,便在這一瞬間達到微妙的平衡。

    張若塵緩緩擡起手中的青萍劍,身後一道太極兩儀圖印自動顯化出來,似半徑只有十八丈,但,又像是一百八十丈,一萬八千丈……,甚至無邊無際。

    “譁!”

    一劍揮出,將趙無延劈來的月牙形刀光擊碎。

    這一劍,顯得輕描淡寫,絲毫力量都沒有用一般。

    看了看手中之劍,又摸了摸空無一物的虛空,張若塵眼神含笑,繼而又變得冷銳鋒寒,大步向前。

    每走一步,他身上氣勢都倍增,迎向趙無延,道:“今日風巖渡劫,我來護道!”

    不僅是他背後出現太極兩儀圖,腳下、頭頂、四方,陰陽二氣無處不在,圖印遍佈虛空的每一個角落。

    在場修士,無人不驚。

    ……

    這章四千字,算大章了,又有底氣求月票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