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地有陰陽,混沌有清濁。破境了!青萍子道友破境到了太真,天庭又多一位大神。”風懸的頭顱被風兮捧在手中,顫抖而興奮的高呼。

    只有風懸這種苦修了十數萬年的上位神大圓滿才明白破境太真,是一件何等興奮之事,怕只有渡過元會劫難之時的心情,能與之相比。

    世間名利,皆是雲煙。

    洞房花燭,皆是幻火。

    凡人仰望聖者。

    聖者渴望成神。

    神靈對太真的追逐,更是瘋狂無比,需要十萬年、二十萬年的努力,爲此可以拋舍親情,可以拼死去爭取一絲精進的機會,可以將自己變得人不人鬼不鬼。

    對神靈而言,“破境到太真”就是最大的慾望。

    一旦成功,在天地間的身份地位可謂是天壤之別,可以獨自撐起一座強界,可以活數十萬年,可以俯視諸神。

    風兮凝看那道青衣道袍的高瘦身影,孤身走向黑壓壓的鬼雲,明明單薄的身姿,此刻也變得高大無比,令人神往。

    似絕世劍神,能於天塌地陷之時,爲衆生撐起一方生存之地。

    人皮燈籠看着黑暗虛空中的太極兩儀圖印,自言自語道:“這是道門修士破太真引起的異象?”

    當初他破太真,可沒這樣的威勢。

    不知道的,還以爲是有人破境到了太虛境。

    軒轅青見青萍子舉劍迎向趙無延,心中已是震動不輕。再聽他那句“今日風巖渡劫,我來護道”,雙眼中連放異彩。

    她自然是知道青萍子的真實身份。

    見他做出這樣的選擇,顯然並非世人傳言中那麼不堪,當真是敢作敢爲之人,是能堅守心中原則的赤子,軒轅青自然也就更加堅定了心中的念頭。

    神艦上的修士,神靈也好,聖境也罷,見己方有大神出世,皆是精神大振。

    如在無盡黑暗中,看到了一道希望之光。

    趙無延站在漆黑如墨海的鬼雲下方,眼中先是露出一抹驚色,繼而,陰沉大笑:“破了太真又如何?不過是太乙境初期,尚且境界不穩。若是現在立即遁逃,或許還有一線生機,敢迎戰本座,無疑是送死。”

    趙無延是黑暗神殿渡過了兩次元會劫難的存在,修煉近三十萬年,底蘊之厚,積累之深,遠不是離逍大神、二甲血祖可以相提並論,修爲天差地別。

    已是接近太乙巔峰的強者。

    一位剛剛達到太乙境初期的大神,如果要逃,他的確是很難將其殺死。

    但,如果是迎戰他,那麼真的就是在自尋死路。

    張若塵身後的太極兩儀圖印始終在衍化,出現陰陽魚的輪廓,陽中有陰,陰中有陽,周而復始的旋轉,將天地間的靈氣和聖氣源源不斷吸收。

    陽中之陰,宛如黑暗之淵。

    陰中之陽,如恆陽臨空。

    到達距離趙無延還有千里之時,張若塵身上氣勢攀至頂點,胡發飛揚,道:“貧道今日也想斬一位黑暗神殿的大神,趙無延,受死!”

    趙無延感受到對方身上的強大氣勢,倒也不敢小覷對手。

    直接硬拼,雖取勝輕鬆,但未免顯得莽夫了一些。

    “你不是要爲他護道嗎?本座偏要當着你的面,將他擊殺。”

    趙無延沉笑一聲,神念一動。

    頭頂的濃密鬼雲中,飛出上億隻陰鬼,帶着一片刺耳的嘶吼,撲涌向劫雲下方的風巖。

    風巖頭頂的劫雲,已是有十萬裡寬廣,無數雷火在雲中穿梭。

    張若塵一指點出去,指尖飛出一條萬丈寬的青色河流。

    不是真正的河流,是由數之不盡的劍氣匯聚成的青河。

    青河涌出,與那上億隻陰鬼,在數萬裡之外對衝在一起。頓時,鬼哭之聲響徹天際,所有陰鬼盡數被斬滅,化爲煙縷。

    “譁!”

    電光火石之間,趙無延已是跨越千里,出現到張若塵身前上方,手中玄月冥刀,引動陰寒至極的黑暗之力,破空而來。

    這是蓄謀一擊!

    顯然趙無延是想以最快速度,將張若塵擊殺,或者是重創至失去戰力。

    而想要殺神,近身出手才最容易。

    但他自認爲萬無一失的一刀,卻早被張若塵看透,等得就是他近身來攻。

    張若塵一劍由下而上揮出,滿天時間印記光點顯現出來,後發而先至,將趙無延的鬼體神軀斜分爲二。

    強橫的黑暗力量和刀光,盡被破去。

    “小心!”

    風兮驚呼提醒的聲音喊出之時,發現趙無延身周的黑暗之氣已被分開,兩截被分開的鬼體倒飛出去。

    在場但凡是能夠看清二人交鋒的修士,無不錯愕和震驚。

    “好!”風懸道。

    張若塵根本不給趙無延重凝鬼體神軀的機會,劍如流水,劍光比閃電還快,瞬間劈出上百劍,將其打得化爲滿天鬼霧,哀嚎連連。

    滿天鬼霧分身一萬道,想要遠離張若塵,向各個方位遁逃。

    但,卻被張若塵的神氣鎖定,重新拉扯了回去。

    “哪裡走?”

    ……

    神艦上,絕大多數修士,只能看見那個方位黑漆漆的一片,鬼哭狼嚎,劍光密集,時而還能聽見趙無延怒罵和慘叫的聲音。

    不用看清交鋒也知,青萍子道長佔了絕對上風,簡直大快人心,直想跪地叩拜。

    “是時間劍法,他居然精通時間劍法。”人皮燈籠察覺到不對勁,身上神光如恆星一般灼熱,將戰斧舉起,欲要隔空劈殺青萍子。

    “做爲崑崙界的劍道神靈,精通時間劍法有什麼好奇怪?”

    軒轅青眉心的青蓮印記活了過來,青色霞光和光明之力融合到一起,窈窕清麗的身姿重新恢復行動能力。

    一張圖卷,從眉心飛出,激射向人皮燈籠。

    人皮燈籠本是劈向張若塵的一斧,立即落下,斬向圖卷。

    “轟隆!

    斧和圖相撞。

    圖卷碎裂而開,化爲一片九光十色的神霞,將人皮燈籠拉扯進一座陌生世界。

    神霞中,站着二十尊光耀天地的身影,有的金剛怒目,有的霸臨天下,有的宛若龍祖在世……,只是身影在此,便讓人皮燈籠感到心悸而膽顫。

    “《二十諸天圖》……不,這不是第四儒祖所繪的《二十諸天圖》,是一幅新圖!”人皮燈籠攻向那位金剛怒目的佛者,揮斧劈出。

    二十諸天又如何,不過是一道圖影,堂堂大神,豈會被驚懾得不敢攻伐?

    但,人皮燈籠劈出的戰斧,卻被佛者一掌擊退。

    大神之力無法撼動諸神圖影。

    三十萬年前,第四儒祖曾受逆神天尊之邀,畫《二十諸天圖》。傳聞,畫此圖,討用了二十諸天的血,耗時六百年才大功告成。

    圖成之時,整個聖界的顏料都飛走,爲其潑墨,使得天空都化爲彩色。

    不過此圖早已跟隨第四儒祖一起失蹤。

    軒轅青打出的《二十諸天圖》,也不知是天庭何方神聖畫出,畫的是當代天庭的二十諸天,雖遠不能與第四儒祖的那幅相提並論,但卻也非同小可,令得人皮燈籠短時間內無法破之。

    “唰!”

    一道照亮黑暗的明耀劍光,從軒轅青頭頂上方飛過,直向趙無延和張若塵所在的神靈戰場而去。

    是晴空劍王!

    商弘的黃泉花毒已是發作,三具神軀被晴空劍王劈成血霧,此刻在艱難的重凝,顯然已是失去戰力。

    軒轅青對青萍子頗有信心,沒有立即去攔截晴空劍王,而是全力以赴鎮壓體內的黃泉花毒。不將毒素壓下去,根本無法全力出手,會落得商弘一樣的下場。

    “嘭!”

    剎那間,張若塵與晴空劍王衝撞在一起。

    兩劍相擊。

    青萍劍使黑暗化青天,晴空劍王手中之劍亦非凡品,熾熱如火,神境之下的修士見劍光而盲目。

    晴空劍王的修爲,更在趙無延之上,已是太乙境巔峰。

    但這一擊對碰,卻是分庭抗禮,他沒能佔到任何便宜。

    “怎麼可能會這麼強?他怎麼可能做得到?”剛剛重新凝聚出神軀的商弘,虛弱得不能動彈,眼中滿是懷疑之色。

    須知,他在大聖期間和上位神之時,都可謂是天下無敵,根基和手段,放眼整個宇宙的同境界修士,也沒有幾個可以相比。

    但他都已經三尸分離,尚且不敵晴空劍王。

    就算沒有黃泉花的影響,商弘自認爲,對上晴空劍王這種積累雄厚的大神,依舊沒有太大勝算。

    元會級代表,每千年總能誕生那麼一個,或者幾個。

    可以說,不少大神,在聖境之時都是元會級代表,至少也是《紅塵絕世榜》上攪動俗世風雲的存在。也只有這樣的根基,才更容易修煉至大神層次。

    既然根基差距不大,那麼修爲境界、神氣積累、規則神紋數量、奧義神道、神通高低,戰兵品級……,也就顯得格外重要。

    聖境數千年修煉出來的根基,可以很大程度上決定未來的潛力,和提升在同境界的優勢。

    但,對神靈而言,成神後的數十萬年修煉,更是決定戰力高低的關鍵。

    可以說,沒有強大的底牌,在大神層次,想要跨越一個小境界擊敗對手,都是難如登天的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