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若塵兄,我追得你好苦。」

    宮南風的聲音,從遠處星空中傳來。

    片刻后,他氣喘吁吁的飛到張若塵身旁,累得不行的樣子,道:「有吃的沒有,快餓死了!太累了,你怎麼跑這麼遠啊……」

    張若塵愣神的看着宮南風,又向殞神島主看了看,抿了抿嘴唇,遲疑很久才是恢復心緒,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株聖葯,遞給他。

    宮南風看着芬香撲鼻的聖葯,直皺眉頭,道:「這東西,也不好吃啊。」

    「明白。」

    張若塵收回聖葯,拿出一袋青色靈果,與一壺酒香醇厚的神釀,還有一塊風乾的蠻獸肉乾。

    宮南風大喜,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一邊嚼著,一邊含混的說道:「還是若塵兄懂我。」

    張若塵眼中依舊充滿疑惑,道:「你不是被白卿兒抓走了嗎?」

    宮南風一隻手啃著拳頭大小的酈玉聖果,一隻手提着酒壺,臉撐得變形,道:「她說,天樞針在你這裏,留我沒用,所以把我放了!你真的從她手中,奪回了天樞針?怎麼奪回的?」

    龍主的確已經把天樞針還給了張若塵,當然也將神龍日月混沌塔收了回去。

    張若塵沉吟了半晌,道:「是的。」

    張若塵突然想到,天樞針和宮南風或許會是他返回地獄界,並且獲取命運神殿信任的關鍵。

    天樞針雖是神器,可是,卻見不得光。

    一旦見光,必會遭到地獄界和命運神殿的討伐。

    既然如此,不如將之送回命運神殿。

    神器再好,在張若塵心中的分量,也遠不及明帝。

    宮南風以佩服的眼神,盯着張若塵,道:「若塵兄不愧是地獄界的絕代天驕,那白卿兒可是已經成神,你居然還能從她手中奪回神器。這簡直就是奇迹,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張若塵知曉,宮南風必然會有所懷疑。

    畢竟,一個大聖,從神靈手中奪回神器,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就連宮南風都不信,命運神殿的神靈,怎麼可能相信?

    張若塵長嘆一聲:「那妖女的確厲害,所以我只能用計,哎,總之犧牲很大。」

    「什麼犧牲?」

    宮南風凝神盯着張若塵,興趣被提了起來。

    張若塵搖頭,道:「有失體面,一言難盡。或許不久之後,我得去神女十二坊娶她才行。」

    宮南風渾身一震,放下手中食物,對着張若塵躬身一拜,道:「若塵兄為了奪回神器,竟然以身飼妖女,這一招美男計的確有失體面,可是,卻讓風感動無比。我代表命運神殿,代表天運司,表示由衷的感激。」

    張若塵擺了擺手,道:「還請替我保密,此事可謂我人生最大的污點。」

    「明白。」

    宮南風眼睛泛紅,情緒久久難平。

    宮南風雖是命運神殿的修士,殞神島主卻並沒有要出手將他殺死的意思。站在一位太上的高度,還不至於,將自己的情緒,發泄到一個小輩的身上。

    殞神島主從始至終都平靜的站在一旁,而宮南風號稱無所不知,無所不能推算,可是卻像根本看不見他的樣子,這讓張若塵更加驚嘆這位太師父的恐怖精神力強度。

    宮南風吃飽后,終於注意到眼前那座古廟,頓時,眼中迸發出明亮的光華,震驚道:「須彌廟,這……這裏難道是?」

    古廟的牌匾上,的確是「須彌廟」三個佛文,充滿滄桑的韻味。

    張若塵沒有瞞他,道:「沒錯,須彌聖僧曾經講經坐禪的地方。」

    宮南風知曉張若塵是須彌聖僧的傳人,能夠找到須彌廟,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對須彌聖僧這位曾經的絕世大能,他自然也充滿敬畏,連忙雙手合十,拜了拜。

    天庭的修士也好,地獄的修士也罷,來到須彌聖僧這種級彆強者的故地,都是值得一拜。

    當強大到一定程度,只要雙方沒有直接的仇恨,後輩對其肯定會生出尊敬之心。

    宮南風低聲,道:「塵,我能和你一起進去嗎?」

    或許是,張若塵不惜施展美人計,也替他奪回神器,讓宮南風感動無比,連稱呼都變得更加親切。

    「你不回命運神殿?」張若塵將天樞針取出,遞給了他。

    宮南風接過天樞針,苦着臉道:「我太弱了,萬一路上被人奪走了神器怎麼辦?塵,你不能丟在我不管。」

    張若塵感覺到肉麻,卻又無可奈何,道:「也罷!但是,我也是第一次來到須彌廟,不知道裏面有沒有什麼危險。」

    「有你在,我覺得很安全。」宮南風道。

    殞神島主看出張若塵,有意借宮南風返回地獄界的意圖,道:「沒事,讓他跟上吧!」

    殞神島主走在最前方,腳踩一塊塊空間碎片,來到古廟外的廢土。

    張若塵和宮南風穿過重重破碎的空間,雙腳落到廢土上,才真切感受到那股無邊的佛蘊,即便眼前殘破不堪,卻也讓人生出跪地叩拜的念頭。

    耳邊,似有遠古的佛音,穿過時間長河傳到今世。

    張若塵掀起長袍,跪到地上,深深叩首。

    當年,若不是須彌聖僧,他張若塵很有可能已經被崑崙界的蘇醒者殺死,哪裏會有第二次生命?

    若不是須彌聖僧的傳道,張若塵不可能有今時今日的成就。

    這一跪,這一拜。

    不僅代表張若塵對須彌聖僧的尊敬,更代表心中的感恩。

    殞神島主眼神迷離,思緒萬千,道:「若塵,從須彌聖僧選中你的那一刻,其實已經為你定下了凝聚一品聖意這條路,他將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你身上。希望你能成為第二個不動明王大尊,甚至比大尊更強。」

    「有可能嗎?」張若塵道。

    殞神島主道:「只要你凝聚出一品聖意,就有一線機會。」

    不動明王大尊被每一位崑崙界修士視為驕傲,即便十個元會過去,可是,在殞神島主和須彌聖僧這一輩修士心中,依舊無可替代,是永恆的豐碑。

    殞神島主道:「八百年前,崑崙界修士選中的人是池瑤。可是,聖僧選中的,卻是你。他對你的期待,不僅僅只局限於重振崑崙界,還抱有更大的希望。」

    「你能走到現在這一步,相信他應該非常欣慰才對。」

    「你凝聚一品聖意的契機,就在裏面。誰都無法預料結果,可是這一路走來,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很多別的修士不具備的潛質,太師父對你有信心。」

    一品聖意太虛無縹緲,殞神島主其實心中沒有抱太大的希望,但他卻得給張若塵信心,不能從一開始就將結果否定。

    張若塵走在廢土上,踏入須彌廟的門,目光前所未有的堅定。

    宮南風想要跟進去,卻被門上的一篇經文擋住,退了回來,道:「塵,我在外面等你,小心一些啊!」

    踏入廟門,張若塵眼前的景象大變。

    「嘩啦啦。」

    耳邊響起湍急的水流聲,放眼望去,整座殘破的古廟,竟然位於一條長河中。

    古廟如舟,逆流而上,不知去往何方。

    頭頂上方,星辰幻滅,空間不斷破裂又重新凝聚。

    前方的廟中,有佛光散發出來。

    張若塵讓心境恢復平靜,向佛光散發出來的位置走去,來到一座古色古香的大殿。

    殿中,立有六尊佛像,其中一尊長有千丈千眼,面如慈祥。另一尊卻身形魁梧,目光如炬,身騎白象……

    ……

    六尊佛像各有不同,卻都神聖無比,猶如真佛在世,讓人心中不敢生出一絲惡念。

    「你終於來了!」

    一道幽幽的聲音,在殿中響起。

    聲音不像是在今世,像是從遠古傳來。

    張若塵的目光,定格在六座佛台下方。

    只見,一位身體殘破的僧人盤坐在地,身上有一道道傷口,胸口的位置,不知被什麼東西打穿,可以看到金色的骨頭。

    他像是還活着,身上散發柔和的佛光。

    以盤坐之地為中心,地上流動一個個玄妙的金色經文,每一個經文都有鎮殺大聖的恐怖力量。

    不用猜也知道,這具殘軀是誰。

    張若塵熱淚盈眶,心中激動滂湃,躬身行禮,道:「拜見聖僧。」

    聲音再次響起:「你的路,得你自己去走,我只是給了你一個開始,從未想過在你的路上干涉得太多。未來,掌握在你自己手中。」

    張若塵知曉,聖僧早已逝去,就連神力都已耗盡。

    這些言語,很有可能是他還活着的時候,去往未來的時候留下。真是難以想像,聖僧看見自己的未來是這麼一具殘破的屍骸時,是什麼樣的感受。

    會不會絕望呢?

    但,未來充滿變數,或許這只是其中的一個方向。

    按理說,聖僧聲音出現在這裏,肯定在過去來到過這個時間點。

    聖僧沒有出現在這裏,只留下了一些聲音,是不是說明,現在這個未來,與聖僧去的那個未來,已經出現了一些偏差?

    聖僧的聲音,再次響起:「你要凝聚一品聖意,關鍵在於時間和空間。現在,我們便是行在時間長河之上,回到過去,回到時間起源之初,回到空間還是奇點之時。」

    「但,你得小心,在這座古廟消亡之時,你必須立即返回。回來的路,以我的屍身為舟,才能準確的回到現在的時間點。無論能不能凝聚出一品聖意,你得謹記這一點。」

    張若塵立即衝出大殿,看着古廟外的滾滾長河,眼神獃滯,心驚到極點。

    這便是在時間長河之上了?

    回到過去?

    ……

    晚上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