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拿出逆神碑?

    軒轅青還真是用心良苦,想要借黑暗神殿之手,將張若塵逼回天庭。

    ……

    隨着霜城魔和大頭布娃娃的注意力集中過來,張若塵身上壓力大增。這二人,任何一個都有撩翻在場天庭諸神的實力。

    只需一人,就能鎖定黑暗神殿不敗之定局。

    但,也只能保證不敗!

    按理說,在旭風神艦的護艦神陣被破之後,以大頭布娃娃的實力,可以輕鬆殺了張若塵,包括中了黃泉花毒的軒轅青、商弘……

    在場所有神靈,就算分頭突圍,還得面對霜城魔的截殺。

    最後,必是一個諸神黃昏的慘淡結局。

    但,爲何大頭布娃娃沒有那麼做,卻將所有精力都花費在追殺默先生身上?

    原因有兩個:

    其一,真要將天庭一方逼入毫無希望的絕境,一旦默先生自爆神心,精神力大爆發,黑暗神殿的諸神怕是隻能與天庭的修士同歸於盡。

    別以爲默先生做不出來這種事,沒看見風雲霸都已經施展純陽焚身術。

    只有大頭布娃娃可以壓制精神力七十九階巔峰的默先生,而且必須將精神力完全集中在他身上才行。所以,它才緊追默先生不捨,不給他任何自爆神心的機會。

    第二個原因,當然是因爲,黑暗神殿的實力太強了,強到根本不需要大頭布娃娃出手,甚至都不需要霜城魔出手,也佔據絕對優勢。

    只需要溫水煮青蛙一般戰鬥,引得天庭諸神體內的黃泉花毒素髮作,到時候,殺他們,簡直不能太輕鬆。

    可以說,風雲霸離開後,默先生是大頭布娃娃唯一忌憚之人。青萍子一個初入太乙的大神,還遠遠入不了它的眼。

    霜城魔爲什麼一直沒有加入到進攻之中?

    其實也是如此想法,不想將天庭諸神逼得太緊,得給他們留一絲希望。

    有一絲希望,自然就不會拼死。

    否則,別說軒轅青和商弘這樣的大神,就是風懸這樣的上位神大圓滿一旦自爆神源,也夠黑暗神殿的諸神喝一壺。

    任何修士,站在他們的位置,都會使用如此戰法。

    但,偏偏出現了張若塵這個變數,在頃刻之間,先廢了趙無延,又鎮壓了晴空劍王,在大頭布娃娃和霜城魔還沒完全反應過來的時候,使得局勢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黑暗神殿的絕對優勢,依舊還在。

    但,想要滅盡在場諸神,已不是易事。

    張若塵感受到了來自大頭布娃娃的精神力威壓,縱然他的精神力,已是達至七十六階巔峰,也感覺到頭痛欲裂。

    更可怕的是,有一根根精神力絲線,從遠處虛空蔓延過來。

    張若塵可是見識過這些精神力絲線的威力,只是一根,便能讓風懸失去反抗之力,被絞斷脖子。

    神艦上那些修士,差了張若塵不知多遠,即便藏身神紋秘境中,依舊一片片倒下,全部都是神魂爆碎,化爲冰冷的死屍。

    幸好默先生在第一時間返回,撐起精神力場域,纔將倖存者護住。

    大頭布娃娃的精神力,必然達到八十階以上,足以和太虛大神一較高下。

    霜城魔的戰力,在風雲霸的面前不夠看,但在大神中絕對是一等一的存在。

    都很強。

    張若塵敢放狠話,自然是有所持。

    因爲,玉靈神和狼祖之子阿木爾,已經來到附近虛空,隨時可以現身。

    坑殺黑暗神殿大神這樣重要的事,玉靈神怎麼可能不親自前來?

    再被風雲霸追殺之時,張若塵就想捏碎狼頭符印,將自己的位置告訴他們。

    但當時張若塵有神王符在手,頗有依仗。

    其次是因爲,風雲霸太強了,旭風神艦的攻擊神陣更是不知強到何等地步,玉靈神和阿木爾就算一起駕臨,也不可能救得了他。

    當然玉靈神和阿木爾也不敢現身。

    他們或許不怕風雲霸,但卻怕坑死黑暗神殿大神的事敗露出去。至少目前,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夜叉族有故意坑殺黑暗神殿的大神,明明是黑暗神殿的神靈自己追上去,落入了夜叉族對付張若塵的陷阱中。

    當然要這麼解釋,夜叉族必須要先殺了雨師。

    正是有着種種考慮,直到先前已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張若塵才捏碎狼頭符印。

    因爲,玉靈神和阿木爾有了出手的理由。

    救夜叉族祖界的界尊。

    面對大頭布娃娃飛來的一根根精神力絲線,張若塵站在原地不動,甚至連青萍劍都懶得催動。因爲,他已收到阿木爾的傳音,得知到一道重要的信息。

    軒轅青比他還要鎮定,漣灩的杏眸中,浮現出一道笑意,顯然她也收到傳訊。

    眼看精神力絲線,就要落到張若塵、軒轅青、風巖的身上,突然,原本是懸浮在軒轅青頭頂的光明神劍,爆發出震耳劍鳴,光華照亮寰宇,劍氣如萬箭齊發。

    “唰唰!”

    所有精神力絲線盡被斬斷。

    “噬地,霜城魔,你們好大的膽子,敢動我妹妹!”霸道絕倫的聲音,如九霄神雷從天外傳來。

    “轟隆隆!”

    一輛黃金戰車碾碎虛空,金色光芒照亮半個宇宙,頃刻間,已是跨越數十萬裡降臨而至。

    黃金戰車釋放出的金光之濃密,如同化爲液態,形成一片無盡金海。

    車中爆發出來的神威,更是攝人心魄。

    旭風神艦上的倖存者欣喜欲狂。

    “是漣公子,漣公子到了!”

    “終於撐過黑暗迎來光明。”

    “漣公子既然到了,黑暗神殿的諸神,必將敗亡。”

    ……

    軒轅漣這位天尊之子的威名,在天庭,可比軒轅青這個天尊之女強盛太多。

    對於天庭絕大多數修士而言,只是聽說天尊有這麼一位女兒,在光明神殿修行,但真正見過的卻是少之又少。

    見到黃金車架,霜城魔雖然依舊氣勢渾厚,不動如山,但眼神卻變得凝重無比。

    大頭布娃娃在虛空跳躍,一連三次閃爍,便是跨越虛空,來到黃金車架的對面,笑道:“太好了!天尊之女和天尊之子今日算是到齊了,若是將你們擒拿到黑暗神殿,也不知昊天會不會跪求我們異天皇大人放人?哈哈!”

    “你這是在羞辱天尊,今日本公子必讓你神形俱滅。”

    軒轅漣顯然動怒,黃金車架中飛出滿天神紋,浩浩蕩蕩向大頭布娃娃碾壓而去,一時間,整個天地都晃動起來。

    大頭布娃娃見成功激怒軒轅漣,立即收住笑容,撕裂空間,遁入虛無世界。

    軒轅漣可以惹,但不可力戰。

    詭異笑聲,從虛無世界傳出,繼續挑釁軒轅漣:“想殺我,你軒轅漣還做不到。”

    “那邊試試。”

    黃金車架追入虛無世界,那架勢,像是不殺噬地誓不休。

    張若塵暗暗皺眉,軒轅漣可不像是那麼容易被激怒的人,怎麼會看不出大頭布娃娃是故意引開他?

    霜城魔當然知道噬地以極端的挑釁方式引走軒轅漣,是給他爭取時間,也是在等待無月大人和風雲霸的生死之戰分出結果。

    畢竟純陽焚身術,只能支撐一刻鐘。

    說到底,這天底下的事,都是最強者說了算。他們現在無論誰佔優勢,誰又殺了誰,最終還是得看無月和風雲霸的戰鬥結果。

    若是風雲霸能夠半刻鐘殺死無月,留下一半時間,料理他們。他們就算望風而逃,也未必逃得掉。

    但若是無月耗死了風雲霸……

    不過,現在情況有些不同。

    就算風雲霸死了,還有軒轅漣。

    “軒轅青,只要擒拿了你,縱然軒轅漣再強,也得投鼠忌器。”

    霜城魔的身體忽的爆開,化爲一片黑色雲霧,如章魚觸鬚一半蔓延,覆蓋到張若塵和軒轅青的頭頂上方。

    一隻黑暗大手,從雲霧中探出,直向軒轅青壓去。

    站在神艦上的默先生深知霜城魔的厲害,軒轅青全盛狀態還能鬥一鬥,此刻嘛,怕是凶多吉少。

    萬急之下,默先生只得分出精神力,打出風雷天雲神術。

    風雷之力擊向厚厚黑色雲霧,攻向黑暗大手。

    “譁!”

    驀地,霜城魔的真身,從黑色雲霧中衝出,居然出現在旭風神艦的上空,揮動黑暗神劍劈開默先生的精神力場域。

    精神力場域被破開後,劍氣斬在神艦上,留下一道數十丈深,一百多里長的劍痕。

    當然這麼一道劍痕,還重創不了旭風神艦。

    “不好,中計了!”默先生臉色漲紅,再次凝聚精神力。

    “譁!”

    降臨到旭風神艦上的霜城魔,果斷至極,劈出第二劍,與人皮燈籠裡應外合破開了《二十諸天圖》。

    顯然,霜城魔十分清楚,想要在青萍子和默先生的幫扶之下,獨自一人短時間內擒拿軒轅青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選擇聲東擊西,先救出人皮燈籠。

    “默老頭就交給你了!”

    丟下這話,霜城魔眼神冷沉,身形一動,剎那間跨越無盡虛空,出現到軒轅青面前。在他揮劍斬向軒轅青之前,先是一指,點向劫雲下方的風巖。

    張若塵看出霜城魔的心思,就是要憑這一指牽制自己,從而讓他無法與軒轅青聯手。

    明知是霜城魔分而擊破的計,張若塵也只能出劍,攔截他打向風巖的指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