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傳訊給了阿樂,因爲他知曉阿樂與桃花之間,有一些關係,想要借他確認一些事。

    可是,傳訊出去後,卻沒能收到迴應。

    這讓張若塵心生不安,因爲,出現這樣的情況,只有兩個原因。

    第一,阿樂不在天庭。

    第二,他的傳訊光符,被攔截了下來。

    在傳訊光符達到光速之後,一般的神靈,是無法攔截的。而實力強大的神靈,則是不會有閒情,做這種無聊的事。

    但,終究是一個破綻,張若塵不敢再傳訊。

    畢竟天庭諸神林立,禁區無數,傳訊光符在飛行途中,墜入禁區的可能性不小。

    張若塵向青梨園趕去,打算將書界的修士,接去天龍界的別院,不想因爲自己和天堂界派系的這場鬥戰,再死傷無辜。

    一輛烏木車,在後方緩緩行來。

    拉車的,是一頭灰驢。

    駕車的,是一個道袍童子,看上去七八歲的模樣,渾身聖光盈盈,眉心的紅痣彷彿是先天長在那裏,散發火焰一般的熱量。

    烏木車架停在張若塵面前,裏面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書先生可否上車一敘?”

    聽到這道聲音,張若塵沒有顧忌,跨步登上去。

    進入車門的時候,張若塵察覺到空間中懸浮有神紋。

    跨過神紋,如同進入另一片時空。

    鎮元坐在車中,身前放有一張烏木矮案,案上平整的放着一張白紙。紙上寫有兩行字,正是張若塵和舒庸一起寫的殺氣貼。

    “沒想到昨日竟一語成箴,如今這戰貼,真就成了絕響。”他嘆道。

    張若塵坐下,道:“世事難料,誰都難以預測成神路上,什麼時候就會遭遇不測。閣下特地來見我,不知是爲何事?”

    鎮元神情一正,道:“儒界的公羊牧死了!”

    張若塵故作驚異之色,道:“這紅塵羣島怎麼突然一下,變得如此兇險,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敢殺半神。”

    “是書界的僞神雅神出的手。”鎮元道。

    這一次,張若塵是真的驚了,道:“雅神爲何出手殺公羊牧?”

    “不清楚,應該是因爲,他懷疑公羊牧殺了舒庸,是爲了報仇。”鎮元緊緊盯着張若塵的雙眼。

    張若塵道:“會不會有什麼誤會,一位神靈,怎麼可能插手俗世?”

    “絕無誤會,因爲雅神是使用他獨有的神文,殺死了公羊牧。一共四個神文,兇手當誅。”鎮元道。

    張若塵十分肯定,公羊牧是被他咒殺,才半個時辰過去,爲何就變成是雅神殺死的了呢?

    顛倒黑白,扭曲是非,竟如此明目張膽?

    忽的,張若塵擡頭盯向鎮元,意識到鎮元應該也根本不信,是雅神殺死了公羊牧,所以,纔會在第一時間趕來找他。

    鎮元又道:“雅神的這種做法,太過偏激。而神靈插手俗世,更是犯了大忌。儒界的修士,找上了天宮的使者,也找上了紅塵絕世樓,已經放話,雅神若是不現身認罪,今夜子時便要踏平青梨園,殺盡書界的修士,爲公羊牧報仇。”

    張若塵臉上露出冷笑。

    天堂界派系能夠使用雅神的神文,僞造公羊牧的屍體,也就代表雅神很有可能已經隕落,或者是被鎮壓。

    這一招,必然又是商子烆的手筆。

    表面上看,是爲對付書界,實際上,是想借此方式引出殺公羊牧的真兇。因爲,公羊牧死的時間太蹊蹺,很難讓人不和舒庸之死聯繫到一起。

    鎮元在第一時間找上他,顯然是懷疑,是他殺死了公羊牧。

    鎮元能夠懷疑,商子烆自然也能懷疑。

    張若塵道:“在紅塵羣島放話殺人,儒界好大的口氣。紅塵絕世樓不管嗎?”

    “雅神殺死公羊牧,是詭案神將親自確認的事,也就定性此事是私人恩怨。誰都無法阻止私人恩怨,就像誰都沒有理由阻止爲父報仇的哀子。誰叫這次的確是書界的神靈犯了錯,紅塵絕世樓能做的,也有從中調解。”鎮元道。

    張若塵道:“天龍界呢?書界是依附於天龍界,天龍界總不至於,置他們於不顧吧?”

    “今夜,妖神界第一強者,諸犍,要在神月灘挑戰敖乙,敖乙已經應戰。沒有敖乙,天龍界別的修士,未必保得住書界的那些修士。”鎮元道。

    張若塵皺眉,道:“妖神界爲何趟這一趟渾水?”

    “倒也不算故意插手進來,因爲諸犍和敖乙,昨日就已經約戰,意在爭南方宇宙第一人的位置。今夜這一戰至關重要,誰若取勝,就能直接獲得十界之戰的一個名額。”鎮元道。

    張若塵笑了笑,道:“紅塵大會還沒有開始呢,他們現在就迫不及待要戰了嗎?”

    鎮元意味深長的道:“從我們踏入紅塵羣島的那一刻,紅塵大會就已經開始。”

    張若塵一震。

    鎮元手指上空,道:“那位樓主,站在紅塵絕世樓中,俯看整個紅塵羣島,恐怕正手持紅塵筆,勾選着一個個名字。至於紅塵大會當天,只不過是大家坐在一起,喝幾杯酒而已。贏家喝得是慶祝的酒,輸家喝的是怨酒。”

    鎮元瞭解的東西,肯定是遠遠超過張若塵。

    忽的,張若塵心中暗暗一跳,一直以來,自己還是低估了紅塵絕世樓的樓主。

    此人,可不是一般的神靈,他既然能夠撰寫《紅塵絕世榜》,天下又有什麼事瞞得過他?

    剛纔咒殺公羊牧,雖然做的隱祕,可是瞞得過他嗎?

    很快張若塵心緒又恢復過來,太師父曾放話,讓他放手去做,無須束手束腳,想來必然是將紅塵絕世樓的樓主計算了進去。

    有太師父在背後撐腰,張若塵心中底氣恢復過來。

    “在想什麼?”鎮元問道。

    張若塵道:“我在思考,既然紅塵絕世樓的樓主知盡天下事,爲何沒有阻止桃花刺殺舒庸?難道他不知,這會引發紅塵羣島的動盪?”

    “這動盪,對書界來說,是天崩地裂。對你而言,或許是痛失一位好友,而心生憤怒。對我而言,不過是一件有些可惜的小事。你覺得,對紅塵絕世樓的樓主而言,分量又有多重呢?或許,就算是我被桃花殺死,對他來說,也如清風吹過,任之由之。”

    鎮元語氣頗爲無奈,眼神卻凌厲而堅定,道:“人生天地間,命,終究還是得靠自己去爭。”

    “此人將來必成大器。”

    張若塵心中暗道,目光不自覺盯向桌案上的殺氣貼,不確定鎮元有沒有從字中看出些什麼。

    “今天早上,你從青梨園出來後,失蹤了半個時辰,公羊牧便是死在這段時間。”

    張若塵走出烏木車之前,鎮元說出了這麼一句。

    沒有點明,卻已經說透。

    張若塵加快速度,趕去青梨園,從鎮元處瞭解到的情況,讓他意識到商子烆又出招了。而且,這一招,比上一招更狠。

    看似對付書界,實際上是對付他。

    如今,張若塵的優勢在於,沒有人知曉他的身份。可是同時,這也是他的弱點,因爲他不能暴露身份。

    在不暴露身份的情況下,想不束手束腳都難。

    而商子烆的優勢在於,他可以調動整個天堂界派系的力量,和各種資源,以大勢碾壓對手。

    更要命的是,在暗處還藏有一位頂級的殺手。無論這個殺手是不是桃花,都非常危險,稍有不慎,恐怕他會死在這紅塵羣島。

    張若塵腦中急速轉動,又想到另一件事。商子烆肯定不會認爲是冥族的強者,咒殺了公羊牧,畢竟,紅塵絕世樓的樓主就算再怎麼放任他們爭鬥,卻絕對容不下地獄界的修士在紅塵羣島興風作浪。

    所以,商子烆應該已經認定他就是兇手。

    商子烆使用出如此緊逼的招式,莫非是已經在懷疑了嗎?想要逼他顯露出真身?

    張若塵感應到一路上,有四道氣息一直跟着他,實力都很強大,是無上境,心中暗道:“天初文明的別院暫時不能去了,與崑崙界的修士也最好保持距離,商子烆似乎比一千年前更厲害了,不能小看他。”

    到達青梨園,還在外面,張若塵便是臉色一變。因爲發現,裏面書界修士的氣息,全部都消失了!

    他向左右看了看,別的大世界的修士,似乎也知道青梨園即將有鉅變,所以,全部都已經離開,顯得冷冷清清,帶有幾分肅殺的意味。

    張若塵緩步走了進去。

    “唰!”

    一道強烈的危機感,伴隨幾乎無形的劍光,迎面直刺而來。

    劍速,似能快到光都追不上,剎那便至。

    同時一絲絲黑暗力量,猶如細網,遍佈青梨園,又匯聚於一點。那一點,正是劍尖的位置。

    張若塵移步,側身。

    無形的劍,刺空,卻如跗骨之蛆,向右橫掃。

    霎時間,劍道規則化爲黑色浪潮,浩浩蕩蕩的涌動而來。原本靈巧精妙的一劍,瞬間變得氣勢兇猛。

    張若塵後退一步,再次避開。

    與此同時,一指點出,恰好擊中劍尖。

    “嘣!”

    驚雷般的爆響傳出,一道道漣漪,從他在指尖爆發出來,如同喇叭一樣一層層向前推進,將隱藏在空間中的無形之劍逼了出來。

    持劍的殺手,渾身黑衣,臉上戴着特製的黑紗面巾。

    面巾上,繡有“日”、“月”二字。

    她長髮如瀑,身材高挑柔美,黑紗下的雙眼格外明亮,卻帶有一絲驚色。

    對方的修爲,超出她預估太多。

    看到對方那雙眼睛,張若塵心中微微異樣,正欲開口。

    那殺手,卻是揮劍畫圓,密密麻麻的黑暗劍氣向前飛去。同時,她身後出現一個直徑丈長的黑洞,後退一步,消失在了黑洞中。

    “怎麼會是她?她爲何要刺殺我?”

    張若塵沒有去追,因爲感應到青梨園中,還有別的氣息,可是,心中卻生出深深的疑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