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梨園。

    三具屍體散亂的倒在地上,個個都是一等一的大聖強者,被張若塵從隱藏中揪出,全部擊殺。整個過程,在一個閃身之間完成。

    張若塵認不出他們來自哪一界,可是,卻知曉他們都是殺手。

    殺手身上的氣息,是獨特的。

    遙遠處,商子烆站在一座燈樓的頂部,目睹了這一切。

    燈樓高達百丈,掛滿一千三百一十三個燈籠。燈籠中蘊含光明物質,在夜裏,光芒可以照亮整座島嶼,映照數百里的海水。在白天,燈樓散發出來的盈盈白光,可以形成獨特的場域。

    整座燈樓,就是一件光明類的強大聖器。

    儒界六教教主站在商子烆的身後,個個蒼老而神聖,臉上皆露出異樣的神情,有人驚異,有人沉默,有人駭然。

    天禮教教主雲中生,道:“這幾個殺手,無一不是頂尖級別的殺手帝皇,可是,卻被書千癡一指一個點殺。他的修爲,怕是已經達到半神巔峯。”

    “怎麼,怕了?”商子烆道。

    須知,一千年前號稱命運神殿第一強者的卓雨農,也只是半神巔峯的修爲。

    可想而知半神巔峯強者的威懾力。

    雲中生冷哼一聲:“當然不怕,商公子將儒祖昔日遺留的《六藝戰圖》都賜給了我們,憑此圖,合我們六大教主之力,就算是半神巔峯,也能對抗一二。”

    這話雖說得硬氣,可是,眼中的忌憚始終沒有消失。

    商子烆笑了笑,道:“我們的目的,是爲公羊牧報仇。而儒界是天堂界最好的盟友,天堂界豈會袖手旁觀?書界的修士必須付出代價,書千癡若敢插手,今夜便是他的死期。”

    六大教主相互對視,向商子烆一拜,齊聲道:“多謝商公子爲我們儒界主持公道。”

    “誒!”

    商子烆再次盯向青梨園,卻發現原本站在院中的書千癡,已然消失不見,無論使用出什麼手段,都無法再將他找出來。

    ……

    韓湫原本是奉了張若塵的命令,坐鎮東域,守護明宗。

    隨着殞神島主被救出,功德戰結束,崑崙界迎來前所未有的一段和平繁盛時期。可是,修煉黑暗之道的修士,更喜歡的是亂世和殺戮,只有在不斷挑戰自我的過程中,才能更快提升修爲。

    所以,韓湫離開了明宗,返回死神殿。

    死神殿,並非地獄界死族的神殿,而是天庭三大殺手組織之一,與天殺組織齊名。

    千年修煉,她不知殺死了多少比自己更厲害的敵人,並且吞噬對方的修爲,因此,境界迅速提升。如今,她在殺手的世界中,已闖出“日月暗妃”的名號。

    日月者,明也。

    最近百年,她殺人更是無往不利,從未失手過,從未犯過錯,甚至在精心算計下,以萬死一生境的修爲,殺死過一位無上境的大聖。

    可是今日,她知自己犯了大錯,差一點丟掉性命。

    殺手,除了殺人,最重要的應該是情報,必須詳細掌握要殺的人的所有信息。

    但是今天爲了高額的懸賞,她冒然出手刺殺書千癡,在她出劍的瞬間,便是後悔。因爲她發現,對方毫無懼色,像是能夠看穿她這一劍,也早就料到她這一劍。

    如此強者,絕不是半神那麼簡單。

    很有可能,已經達到半神巔峯,站在俗世之巔,步入絕世之列。

    要殺這種級別的強者,整個殺手世界,敢接單,並且有一定把握能夠成功的殺手,絕不超過十個。

    她還不行,她太年輕了,無法躋身前十殺手之列。

    此刻,她被對方一指震傷,體內經脈和聖脈爆碎了一大半,藏身在一座無人小島的地底療傷。

    忽的,韓湫聽到數十丈厚泥土的上方,傳來腳步聲。紅塵羣島聚集了太多強者,她不敢釋放出精神力探查,立即收斂身上氣息,與周圍泥石相融。

    即便如此,她依舊被發現。

    “譁!”

    一隻虛空大手,從泥土深處將她擒住,拖回了地面。

    韓湫墜落在地上,駭然無比的望向,站在礁石上揹負雙手的那個儒袍男子。對方只是靜靜立在那裏,卻給她一種掌控了這片天地的感覺。

    想要在這種級別的強者手中逃走,無疑是癡人說夢。

    韓湫傷得很重,難有出手之力,閉上雙目道:“動手吧!”

    “你不怕死?”張若塵道。

    韓湫道:“天下誰人不怕死?只不過,從成爲殺手那天起,我已經做好被殺死的心理準備。你很強,我殺不了你。你能追到這裏,說明我逃不掉。”

    張若塵向她走去,道:“我知道你,你是崑崙界的修士。”

    韓湫見對方沒有出手,略感意外,重新睜開雙眼,看着近在遲尺的書千癡,心中生出一道恍然之色,道:“你是崑崙界的甦醒者?”

    “你對我一無所知,就敢來殺我?”張若塵身上的儒袍,在風中飄搖。

    在他印象中,韓湫可不是如此衝動的人。

    韓湫道:“因爲,你的頭顱,懸賞價格太高了!凡是來到紅塵羣島的殺手,沒有一個不心動。更有傳言,你的身上至少有十萬枚神石。”

    “這不是傳言。”張若塵道。

    韓湫露出一道驚訝之色,隨即恢復平靜,道:“十萬枚神石可購買無數修煉資源,足以讓我在萬死一生境的修煉時間節約四百年。十萬枚神石,都可以請動僞神出手一次,對殺手的吸引力是致命的。”

    “你很缺神石?”張若塵道。

    韓湫道:“任何一個修士,只要想變強,就肯定會缺神石。你到底殺不殺我?若是不出手,我就走了!”

    她可不認爲,大家來自同一座大世界,對方就會對她網開一面。實際上,在天庭,很多時候來自同一座大世界的修士之間,反而鬥得很厲害。

    “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可以放你離開。”張若塵道。

    韓湫冷笑一聲:“殺手的命,不值錢。可是,要殺手做事,卻必須支付神石,包括讓殺手回答問題。”

    張若塵盯了她一眼,道:“好,有原則。”

    “一個問題,最低十枚神石。”

    “你收的價格,真不低。”

    “誰叫你足夠的富有,十枚神石對你而言,應該算不得什麼。”韓湫道。

    張若塵故意威脅,冷聲道:“難道你就不怕我問完問題後,殺了你,你一枚神石都帶不走?”

    對方能夠追蹤到這裏,並且將她從地底抓住,的確讓韓湫驚駭無比。

    此刻,韓湫已是從先前的驚駭中恢復過來,道:“閣下既然是崑崙界的甦醒者,又穿着儒袍,還修爲高深到如此地步,必然是中古時期的儒家聖賢。豈會是一個心口不一,說話不算數的人?”

    張若塵取出十枚神石,丟給了她,道:“你爲何要殺我?”

    “因爲儒界六大古教的教主一起在紅塵海市發佈了懸賞。這不算什麼祕密,十枚神石,我先收下了!”韓湫道。

    “難怪突然一下,冒出了這麼多想要殺我的殺手。”

    張若塵又丟出十枚神石,道:“阿樂在什麼地方?”

    韓湫眼神微微一凝,仔細凝看對面的儒袍男子,道:“你問這個問題幹什麼?”

    “僱主要你殺人,你會問爲什麼嗎?”

    張若塵又道:“莫非,這個問題,你回答不了?”

    “不!可以回答,但是價格不對。這個問題,我要一百枚神石。”韓湫道。

    張若塵補了九十枚神石給她。

    韓湫收到神石,露出笑意,道:“阿樂早在一千年前,便是消失無蹤。”

    “爲什麼會消失?”張若塵眼神肅然。

    韓湫道:“這是下一個問題了!”

    張若塵正要取十枚神石給她。

    她卻笑了笑,道:“這個問題很複雜,甚至還牽扯到殺手世界中的一件大祕。你既然來自崑崙界,應該知道,阿樂和我的底細。所以,除了我之外,知道其中原因的修士,少之又少。”

    “開個價。”

    “兩百枚神石。”

    “不算貴。”

    張若塵丟給她兩百枚神石。

    “賺神石,原來可以這麼容易。”

    韓湫將所有神石,都存放到空間儲物器皿中,道:“一千年前,阿樂是和天殺組織的第一殺手桃花一起消失。有傳說,他和桃花成爲了戀人,隱居了起來。又有傳說,桃花因爲違抗了天殺組織的命令,已被神靈處決,阿樂也死在其中。”

    “那麼,他到底是生,還是死?”張若塵問道。

    韓湫道:“這就不知道了!”

    張若塵看得出,韓湫沒有說實話,必有隱瞞。顯然,關於阿樂的事,她沒打算全部都賣給一個陌生人。

    說的東西,都避重就輕。

    張若塵道:“既然桃花已經消失,爲何昨夜又出現了?”

    “桃花年年有,難道每一次都開得一樣?”

    “什麼意思?”

    “一千年前的桃花,和現在的桃花,已經不是同一個人。你的神石呢?”韓湫道。

    張若塵取出二十枚神石,遞給她,問出下一個問題,道:“我想知道,現在這個桃花的信息。”

    韓湫道:“現在這個桃花,是最近數十年纔出現,一共只接了七次單。但,在殺手世界,造成了驚天的轟動,實力之強,絕不在千年前那個桃花之下。”

    “這七次,都殺了些什麼人?”張若塵問道。

    韓湫道:“最弱的一個,乃是《紅塵絕世榜》上的姚冰。”

    “最強的一個呢?”張若塵問道。

    韓湫道:“僞神。”

    “桃花能殺死僞神?”張若塵的心,終於震動了一下。

    韓湫道:“沒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做到,但是,他的的確確成功了!須知,千年前的那個桃花,都沒能做到弒神的壯舉。”

    張若塵是真正見過僞神爆發出來的戰力,強如白卿兒,也只能在短暫時間內與僞神正面對抗。

    一個殺手,想要暗殺僞神,就算天時地利佔盡,就算攜帶了殺神的特殊至寶,比如神符、古神殺紋……等等,修爲至少也得達到當初聖境之時巫馬九行的水平,纔有機會成功。而且,失敗慘死在僞神手中的概率更大。

    “難道桃花本身就是一尊僞神?”張若塵道。

    韓湫道:“我只知道,這個桃花,很有可能是一個男子。別的,一無所知。”

    張若塵沉思了許久,忽的,盯向她,道:“如果僱你殺人,需要多少神石?”

    “我現在,殺不了人,傷得太重,沒有數年時間療養,很難恢復到巔峯狀態。”她道。

    “誰說需要數年時間療養?”

    張若塵探出右手,向虛空一抓,天地間的聖氣和小島上的草木精氣,源源不斷向他匯聚而來,形成一個巨大的風暴。

    張若塵一掌拍出,風暴中蘊含的力量,化爲一道道溪流,涌入韓湫的體內。

    頃刻間,韓湫體內受創的經脈和聖脈恢復過來,傷勢盡數痊癒。

    張若塵露的這一手,將她心中暗驚,感到難以置信。

    世間竟有如此神奇的手段?

    韓湫倒也是一個非常之人,快速平靜下來,問道:“你想殺誰?”

    “你剛纔不是說儒界的六大教主,在懸賞我的人頭?你便先去殺了他們。價格,好說。”張若塵道。

    韓湫黑紗面巾下的雙眼,露出一道異色,坦然道:“六大教主,乃是儒界公羊牧之下最強大的六尊巨頭,個個都活了萬年以上。以我現在的修爲,殺不了他們。閣下的修爲深不可測,爲何不親自出手?”

    “他們不配做我的對手,我更不想因他們而分心。”

    張若塵想到了什麼,道:“以你現在的修爲,要殺六大教主,的確太勉強。這樣吧,都是崑崙界的修士,我送你一場機緣。”

    張若塵暫時不想讓韓湫知曉身份,但是,卻又想栽培她一二,因爲她有成長的潛力。將來,或許可以爲他培養出一股暗勢力。

    於是,張若塵將她接入進了乾坤界,扔到劍山中。

    有張若塵掩蓋,以韓湫的精神力,自然不可能發現,自己在乾坤界裏面。

    劍界三千劍神留下的傳承無數,劍山中蘊含的劍道奧義數量也是未知,若是韓湫能夠得到其中一二,張若塵既是在兌現自己弘揚劍道的承諾,也在增強自己的勢力。

    ……

    今天一章,4000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