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瀲曦跟在伽臨南身後,身穿光明鎧甲,身上氣質早已不像曾經的“無影仙子”那麼陰冷,多了幾分聖潔、英氣、幹練的韻味。

    可惜她身上揹負有無法洗清的污點,就算成爲了審判宮的大宮主,卻也沒有幾個光明神殿的修士真正瞧得起她。

    她很清楚,自己永遠都不可能進入光明神殿的核心。

    審判宮只是光明神殿的一把刀,殺人的刀,做的都是得罪人的事。

    伽臨南是光明神殿秩序宮的真神,在瀲曦眼中,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但,更讓瀲曦震動的是,伽臨南告訴她,真正要見她的人乃是天孫,是那位已經踏入太真境的大神。

    “審判宮瀲曦,拜見天孫。”

    伽臨南退下去後,瀲曦躬身,向商弘行禮。

    商弘仔細看着瀲曦的絕色容顏,即便是以他的閱歷,看慣了世間美人,眼中也有一道驚豔之色一閃而過,但很平靜,道:“瀲曦宮主是魂界世界之靈認可的未來主宰,擁十魂十魄,又得審判宮堯神尊的賞識,未來前途無量,無需如此多禮。”

    瀲曦道:“天孫太過擡舉了,瀲曦不過只是一個墜入塵淵污垢中的該死之人,幸好堯神尊可憐,提點了一二,但依舊洗不清身上曾經的罪孽。”

    商弘道:“你的事,本座知道一些。怪不得你,都是張若塵那個元會鉅奸太過放肆,你能攜帶審判之劍逃回天庭,便是心向光明。心若光明,曾經種種又有什麼重要的呢?”

    瀲曦不言,等商弘繼續說下去。

    像商弘這樣雲天之上的人物,怎麼可能輕易見她一個聖境修士?哪怕她是審判宮的大宮主!

    雖然她背後站着堯神尊,但堯神尊當初也只是以分身出現,說了一句“讓她留下”,僅此而已。

    只不過,一位神尊的分量太重,一句話便改變了她的處境,使得她扶搖直上,一步步登上大宮主之位。

    但這些,別說在商弘的面前,便是在伽臨南這位中位神的面前,都微不足道。

    商弘見她如此鎮定,不禁暗暗點頭,切入正題,道:“如果有一個殺死張若塵的機會,你可否助本座一臂之力?”

    瀲曦單膝下跪,道:“恨不得食其肉,飲其血。”

    商弘道:“但這個概率只有萬分之一,甚至都不到。快快起身,你是審判宮的大宮主,而本座卻不是光明神殿的神靈,你無須行如此大禮。”

    “我只想知,如何才能殺了那元會鉅奸?”

    瀲曦起身,語氣中充滿冷意和殺氣。

    商弘凝看她的雙目,道:“你對張若塵應該十分了解吧?你覺得……青萍子有沒有可能就是他?”

    瀲曦那雙冷寒刺骨的眼睛中,浮現出震驚之色,修長挺翹的嬌軀,不自禁的顫抖了一下。

    商弘很滿意她在不設防線的情況下表露出來的神情,說明張若塵和她沒有勾連。

    或者說,如果青萍子就是張若塵,但並沒有與她接觸過。

    這一點,對商弘很重要。

    “青萍子怎麼可能是他?”

    瀲曦搖頭,又道:“絕無可能。”

    但她心中,卻是將見過青萍子的畫面,瞬間回憶了千百遍,尋找破綻,尋找張若塵習慣性的語氣、動作、眼神,甚至是握劍的手勢,神通道法的相似之處……

    竟被她真的找到了一些痕跡。

    當然,這是因爲她跟隨張若塵的時間很長,熟悉張若塵的坐臥起居,在喜怒哀樂時的微妙神態。旁人哪有她那麼熟悉?

    商弘道:“其實本座也沒有把握,但巧合太多了!”

    “可是張若塵的武道修爲已經被廢,就算沒有被廢,他也絕對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變得青萍子這麼強大?天孫已是蓋世英傑,卻也都修煉了近十萬年,纔有如今的修爲。張若塵的修煉速度,能勝過天孫十倍?”瀲曦道。

    商弘是有些喜歡眼前這個女子了,但想到張若塵,眼神隨之一沉,看着瀲曦搖頭嘆道:“可惜了!”

    伽臨南再次走進商弘的神境世界,臉上帶有喜色,道:“青萍子去了神獄。”

    “哦!”

    商弘眼中浮現出一道亮光,笑道:“本來只有萬分之一不到的可能性,一下子漲了五六成。”

    “要不要現在就去通知風族和天尊之女?”伽臨南道。

    商弘搖頭,慎重的道:“青萍子進神獄,會讓你看見?”

    伽臨南笑道:“他應該是懼怕默先生的感知,所以不敢使用任何隱身道法,也不敢使用精神力,只是收斂了身上的氣息。他想進神獄救人,必然束手束腳,出現破綻,被本神發現,算他倒黴。”

    商弘還是不放心,但向瀲曦看了一眼後,道:“我們一起去神獄看看,如果能夠抓到現行,便是最好的證據。”

    ……

    神獄中,獄室一座座,皆佈滿神紋。

    軒轅青雖救走小黑和祖界界尊,卻也只是破了那兩座獄室的神紋。

    關押血屠的獄室,高達八百丈,中心位置立有一座石質陣塔,所有鎖鏈都是固定在陣塔的飛檐處,一共七十二根,穿透血屠的神軀,將他鎖在陣塔後方的神鐵獄壁上。

    地下廊道距離陣法石塔足有三四百丈,頗爲昏暗,又有鐵壁阻隔,血屠看不見風巖在喝斥什麼人,只是聽對方說什麼“貧道”,根本沒有往張若塵身上想。

    畢竟他之前是親眼看見張若塵被風雲霸追殺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心想那位師兄,多半已經灰飛煙滅,先他一步而去。

    血屠看了一眼懸在脖子上的純陽神劍,劍體上散發的神焰,將他神軀燒得焦黑,疼痛欲裂。

    感受到死亡威脅,血屠心急如焚,卻毫無對策,大吼道:“風巖,有本事放了本皇,我們公平一戰。本皇可以讓你一隻手!”

    “閉嘴。”

    風巖從黑暗陰影中走出,顯露出英氣逼人的身影,雖三頭六臂,卻並不古怪,反而更增一股霸道氣勢。

    張若塵終是停下腳步,很清楚自己肯定是暴露出了破綻。

    實際上,破綻本來就很大。

    張若塵在逃亡時會遭遇青萍子,本就太巧。

    而且,青萍子出現後,張若塵突破就消失了!

    因爲風族欠了青萍子的恩情,有風懸和風兮視青萍子爲道友,加上青萍子在天初文明是真的幹下了幾件了不得的大事。

    元會鉅奸張若塵怎能可能做那些事?

    這纔是風雲霸和風族諸神沒有去懷疑他身份的原因!

    張若塵向風巖走了過去,道:“你是什麼時候猜到的?”

    這聲音……

    血屠耳朵像兔子一般的豎了起來。

    風巖雙眼緊盯着他,眼眶發紅,沉聲道:“你身上破綻太多了,騙騙其他沒有見過你的還好,可我是誰?我早就懷疑過你,但七叔和姐姐都很信任你,我只得相信他們。”

    “可是,天下哪有那麼多蠢人,爲了護一個不相干的人渡劫,甚至可以犧牲自己?”

    張若塵走到他面前,取下“青萍子”的面孔,道:“我是被逼無奈,沒想過要騙你們。”

    血屠狂喜,大喊:“師兄,救我!”

    七十二根鐵鏈搖晃。

    風巖與張若塵對視,緊咬牙齒。

    張若塵微微笑道:“你和以前真的不一樣了,成熟了太多。換做以前,你肯定會第一時間找我對質,而不是在這裡堵我,使我不得不自己顯露出真容。”

    “師兄,救我,別與他廢話,他只是一個下位神……啊……”

    血屠吼出聲了一半,純陽神劍便切下去,脖子被切斷一半,喊不出話來,痛得渾身抽搐。熟肉的焦味,瀰漫整個獄室。

    張若塵道:“我得帶他離開。”

    “憑什麼?”風巖道。

    張若塵道:“就憑你不會與我爲敵。”

    “你憑什麼覺得我不會與你爲敵?就憑你助我渡過了神劫?就憑風族欠了你天大的人情?”風巖沉聲道。

    張若塵搖頭,道:“不!不是因爲這些,而是因爲我一直視你爲兄弟,可以付出性命的那種。你風巖或許不會爲了我付出性命,或許已經不視我爲大哥,但,必不會將我當成敵人。”

    “嘭!”

    風巖一拳打出去,狠狠擊在張若塵胸口,將他打得連退三步,吼聲道:“張若塵,從沒有像你這樣羞辱人這麼狠的,當初結拜,雖然是楚南一時興起所爲,看上去很兒戲,但,卻也是相互說過,刀山火海,兩肋插刀。”

    “我不能爲你付出性命?”

    “我爲了你,都下跪了,當着所有人的面下跪。風巖的臉,不是臉對吧?你本該知道,我寧願死,都不會向任何人下跪。更何況,跪的還是……”

    張若塵知道他想到了誰,心中感動。

    風雲霸那樣剛烈的人,對張若塵這個叛徒的恨意,絕不低於荒天對奪天神皇的恨意。

    換做張若塵與奪天神皇交好,而且爲了救奪天神皇,下跪求荒天放他一條生路,不被一掌擊斃纔怪。

    “唰!”

    風巖虛手探出,將純陽神劍收回,道:“你要救他,我不攔你。但,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