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桃花花瓣緋紅如血,成千上萬片,急速涌動,映入玲瓏仙子的雙瞳,如密密麻麻的刀刃飛來。

    “好猖狂,接我一擊。”

    項楚南手持一隻金屬魔冠,催動其內部的至尊之力,頓時,數之不盡的至尊銘紋在魔冠上顯現出來,爆發出驚濤駭浪一般的神魔氣息。

    “轟隆。”

    金屬魔冠與桃花花瓣長龍碰撞在一起,將前端的花瓣,打得爆碎而開。

    與此同時,風巖的六隻手臂,各持一件神遺古器,腳踩混沌霧,衝向桃花花瓣長龍。六隻手臂霸氣揮舞,打出一道又一道絕世戰法。

    或有劍光化瀑布,或有戰戟舞飛鳳,或有寶鏡放神光。

    “譁!”

    桃花花瓣長龍重新凝聚成一團黑色影子,單手一揮,劃出一道長痕。長痕化爲古巫神河,落在風巖身上,將風巖手中的其中兩件神遺古器都打得爆裂,化爲碎塊。

    風巖倒飛出去,胸口出現一道長長的血痕,深可見骨,有古巫之力侵蝕他的肉身,疼痛難忍。

    “竟如此可怕……”

    風巖嘴裡吐出一口黑色血液,精神狀態大跌。

    另一頭,項楚南打出的金屬魔冠,被古巫神河捲了進去,似要被強行收走。項楚南漲紅着臉,界形中星辰跳動,拼盡全力與對方對抗,奪取金屬魔冠的掌控權。

    敖虛空、玲瓏仙子,天龍界剩下的幾位強者,紛紛打出聖術,攻向桃花。

    可是,他們打出的攻擊,卻無法鎖定桃花,全部都被桃花以無與倫比的速度避開,這讓衆人驚駭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如此戰力,如神靈出世。

    “助我一臂之力,激活神符的全部力量。”玲瓏仙子眼神冷然,盯向敖虛空。

    敖虛空嘴裡吐出金色龍氣,涌向神符。

    玲瓏仙子雙手合十,神符位於雙手之間,逸散出一圈圈神光,神光如同天河水浪一般,震得虛空顫動。

    此刻的玲瓏仙子神聖無比,身上金光四射,嬌軀如玉雕,氣力滂湃直衝九天。

    “噗嗤!”

    兩朵巴掌大小的桃花,分別飛向敖虛空和玲瓏仙子,下一瞬,二人身上鮮血飛濺,所有護身秘寶都被打穿,無法擋住桃花片刻。

    敖虛空身上聖鎧破碎,胸口出現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跪倒在地上。

    玲瓏仙子慘呼一聲,右臂被斬落,捏在右手中的神符,隨雪白的手臂一起飛了起來。

    桃花化爲一道黑光,騰飛而起,向神符抓了過去。

    “攔住他。”

    地面上,天龍界的大聖,項楚南、風巖皆是發出爆吼之聲,緊追上去。

    若是讓桃花奪取了神符,必是如虎添翼,誰人還能敵?

    眼看黑影和神符已是近在遲只,忽的,一道卓然而儒雅的身影,出現到神符的上方,揮劍斬了下去。

    這一劍,劍光絢爛奪目,驚豔無比,如星落橫空過。

    劍意鎖定了黑影,與天地規則相合,與自然大道共鳴。

    即便是黑影速度奇快,依舊無法避開,嘴裡發出一道輕咦聲。

    “譁!”

    青色劍光斬在黑影身上,將其一分爲二。

    黑影散去。

    一支尺長的桃花,從半空落下。

    桃花枝,從中間斷開。

    所有殺機盡數消散而去,張若塵持着玲瓏仙子的右臂,飛落到地面,走到她的面前,將手臂爲她續接回去。

    玲瓏仙子倒在地上,臉色慘白,虛弱得無法站起身,漣漣雙眸緊盯張若塵,咬着脣齒,說道:“謝謝。”

    項楚南將金屬魔冠的至尊銘紋盡數催動,懸在衆人上空,形成一個至尊之力光罩,護住所有修士,雙眼凝望四方,嚴肅的警惕。

    風巖拭去嘴角的血痕,渾身血淋淋的,走到那枝斷掉的桃花旁邊,將其撿起,臉色變了又變,無比艱難的說道:“不是桃花的真身,只是一枝桃花凝練出來的假身。桃花內部,融有一道戰魂,不過,戰魂已被書兄剛纔絕世一劍斬滅。”

    天龍界倖存下來的幾位修士,無不驚懼萬分,顫聲道:“桃花只是一個殺手而已,爲何能夠強大到如此地步?只是一具假身,就如此強大,若非書先生在,我們恐怕已經全軍覆沒。”

    “桃花若是真身來襲,天下誰人能擋?”

    “幸好有書先生在,不然我們恐怕根本發現不了桃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

    衆人看向張若塵的目光,皆是充滿敬重和欽佩。

    剛纔,在桃花的威脅之下,所有人聯手都沒有反擊之力,唯有書千癡一人撐住了大局,斬桃花的假身於劍下。

    如此實力,如此修爲,堪稱蓋世絕倫,怎能不讓人崇敬?

    “桃花的真身,必在附近。”

    張若塵如此說了一句,使得衆人剛剛緩過的一口氣,再次陷入窒息狀態,緊張起來。

    張若塵以無極聖意感應四方,尋找桃花真身的位置,輕輕搖了搖頭,道:“已經退走。”

    “轟隆。”

    一道神霧,由遠而近,降落到青梨園中。

    神霧凝聚成一尊穿着黑鎧,身軀高大的身影。

    他如一座巍峨神山般屹立,氣勢雄渾,虎目睥睨四方。

    衆人紛紛躬身行禮,齊聲道:“拜見神將。”

    此人,正是紅塵絕世樓的僞神之一,詭案神將。

    詭案神將瞥向滿地桃花和一具具大聖乾屍,目中涌出熊熊怒火,神威震四方,道:“又是桃花,可惜,本神來遲了一步。”

    敖虛空傷得嚴重,支撐着殘破的身體,目露寒光的道:“紅塵絕世樓號稱知盡天下事,難道在你們的地盤上,還找不出一個殺手?”

    詭案神將道:“桃花的潛行之術太過厲害,而且出手和退走,皆在一瞬間,想要將他抓住,實在太難。”

    “可否請樓主出手?”敖虛空道。

    詭案神將露出不悅之色,道:“樓主何等身份,多少大事等他獨斷,怎麼可能在這種小事上消耗精力?三太子放心,此事本神必定全權負責。若是桃花再次現身,擾亂紅塵羣島,本神必定將其擊斃。”

    留下這話,詭案神將化爲神霧,飛離而去。

    敖虛空看着地上的一具具聖屍,牙齒一咬,狠狠一拳擊在牆上,將牆體中的神紋,打得盡數顯現出來,心中的怒火卻難以宣泄。

    一位天龍界的老輩無上境大聖,道:“三太子,要不要傳訊迴天龍界,讓五龍神皇調遣龍族僞神過來?”

    “遠水救不了近火,等龍族僞神趕到,我們全部都已經死在了桃花手中。”敖虛空道。

    另一位龍族大聖,道:“二太子若是出手,可否能斬殺桃花?”

    敖虛空眼神凝重,道:“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二哥,今夜,他和褚犍決戰神月灘,若是桃花出手刺殺,後果不堪設想。”

    顯然,敖虛空並不認爲,敖乙有擋住桃花刺殺的能力。

    剛纔的驚魂一刻,在敖虛空的中心,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陰影。除了神靈之外,他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人物。

    但,神靈不會對他出手,桃花卻會。

    風巖道:“三太子不必那麼擔心,桃花未必會刺殺二太子,也沒有必要刺殺二太子。他之所以出現到這裡,並且殺死了天龍界的諸多大聖強者,其實,更多的是在逼天龍界退出,警告你們不要插手書界的事。”

    敖虛空冷哼道:“天龍族的修士,即便是死,也絕不畏懼。從現在開始,桃花便是我天龍界龍族的敵人。”

    玲瓏仙子凝望靜立沉思的書千癡,美眸中,閃過一道異色,問道:“書先生在想什麼?”

    衆人皆向他望去。

    這位書先生,實在太神秘,修爲更是深不可測。

    剛纔那一劍,在玲瓏仙子心中留下深刻印象,根本不像是聖境修士可以施展出來的劍法,如同天外飛仙,劍神臨空,絕世而無雙。

    雖然他號稱是崑崙界的修士,可是,到目前爲止,尚無人證實這一點。

    張若塵目光沉凝,道:“我或許,已經知道桃花是誰。”

    “什麼人?”項楚南問道。

    張若塵道:“只是一個猜測而已,無法真正定論,除非,我能與他的真身交手,逼他施展出真正的力量,才能確定。”

    玲瓏仙子道:“書先生的意思是,桃花並非只是一個殺手那麼簡單,還有第二個身份。這個身份,乃是天下皆知的大人物?”

    張若塵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依舊在思考什麼。

    風巖道:“毫無疑問,桃花和天堂界派系關係極爲親密,他的刺殺行動,都是在輔助天堂界派系謀事。現在,三太子還認爲桃花不會出手嗎?”

    敖虛空露出歉意的神色,向衆人躬身行了一禮,道:“是我錯估了敵人,抱歉。”

    “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要弄明白,天堂界派系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真的只是爲公羊牧報仇那麼簡單?還是說,是想幫助儒界吞併書界?”玲瓏仙子道。

    張若塵道:“他們最大的目標,是我。”

    衆人訝然,有些不明白,書千癡一個局外人,爲何變成了對方最大的目標?

    風巖想通了什麼,露出恍然之色,道:“書兄乃是崑崙界的蓋世人物,的確是天堂界派系最想剷除的強敵。”

    “不只如此。”

    張若塵目望長空,道:“我暴露了一個破綻,這個破綻,讓他們對我產生了濃厚興趣。一是想除掉我,一是想要弄清楚我的身份。桃花假身的出現,就是在試探我。”

    “什麼破綻?”項楚南問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