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道:“舒庸不是公羊牧的對手。”

    “可是,昨天他明明擊敗了公羊牧,紅塵海市中無數修士都親眼見證。”項楚南道。

    張若塵道:“是我暗助了他。”

    “這……這不可能吧……”

    項楚南難以置信,昨天他也在場,可是卻毫無察覺。

    以他今時今日的修爲,書千癡可以在他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助舒庸擊敗公羊牧,這簡直就像天方夜譚一般的難以置信。

    敖虛空和玲瓏仙子瞭解舒庸的實力,知曉他的確敵不過半神層次的公羊牧。

    其實昨天,收到消息,他們也很震驚,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玲瓏仙子問道:“這件事,與書先生所說的破綻,有什麼聯繫?”

    “昨天,是我支持舒庸去和公羊牧交手,如果天堂界派系知曉了舒庸真實實力,怎麼可能不懷疑到我的身上?”

    張若塵繼續道:“以桃花的身份和修爲,怎麼可能只是爲天殺組織泄恨,便是親自出手殺死舒庸?昨夜,他的真實目的,是爲了試探舒庸的真實實力。”

    項楚南更加不解,道:“書兄到底是怎麼做到,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幫助舒庸擊敗公羊牧?”

    “這就是天堂界派系想要弄清楚的疑問?他們也想知道我身上的秘密。”張若塵道。

    張若塵還有一點沒有說,他的最大破綻,其實是在石皇、劍皇、大司空、二司空、商月、商夏的身上。

    崑崙界和廣寒界,突然一下冒出六位半神,別說是在俗世會造成震動,甚至是一些神靈,都會爲之震驚。

    只要細細查他們六人,查到千年前,矛頭就會指向張若塵。

    可以說,張若塵距離身份暴露,已經不遠,必須儘快離開天庭。

    但,不斬商子烆就離開,張若塵怎麼都不甘心。

    今晚是危機,同時也是最好的機會。

    書界的修士,聽完張若塵的一席話,都陷入沉默。

    碧海四秀之一的溫清秀道:“書先生不要自責和愧疚,真正害死庸書聖的,其實是我們。昨日,若非書先生出手相救,我們四人怕是會被公羊牧羞辱,然後含恨而死。”

    “沒錯,要怪就怪我們。”

    “若不是我們修爲太弱,被公羊牧擒住,書先生和庸書聖昨日根本不用出手。”

    ……

    風巖安慰她們,道:“誰都沒有錯,大家不必過於苛責自己。現在,我們應該想的是,如何渡過今晚這一關?”

    敖虛空和玲瓏仙子不再提將書界修士接走的話,因爲他們明白,桃花是絕對不可能允許他們活着走出青梨園。

    “把天龍界的高手,全部調遣過來,我就不信,天堂界派系還真敢與天龍界開戰不成。”敖虛空道。

    項楚南眼神沉冷,轉身向大門走去。

    “你去哪裡?”風巖問道。

    項楚南道:“今晚不是要戰嗎?我去將真理神殿的高手,調遣過來。”

    “弟妹會同意嗎?”風巖道。

    項楚南神情絕斷,捏着拳頭,道:“我纔是少殿主,她不同意,我便打到她同意。”

    風巖倒吸一口涼氣,連忙將他拉住,道:“別說氣話,你未必打得過她。再說,此事真理神殿插手名不正言不順,會遭天下修士非議。”

    張若塵望向天邊的斜陽,道:“其實現在的局勢,對我們未必完全無利。”

    “這話怎麼講?”玲瓏仙子道。

    張若塵道:“儒界六大古教的教主放話,今夜子時踏平青梨園。天堂界派系的一尊尊高手,更是站到了明面上,力挺他們。這不就意味着,他們斷了自己的退路,今晚子時無論發生了什麼事,都肯定要進攻青梨園?”

    風巖若有所思,眼睛一眯,道:“如果今夜,他們放出的狠話,沒能實現。對儒界,甚至對整個天堂界派系的威信,都是巨大的打擊。”

    “不止如此。”

    張若塵說完這話,便是提起舒庸的神狐紫毫筆,飛到青梨園的半空,揮筆畫出一個巨大的圓圈,將整座青梨園籠罩進了圓圈之中。

    雖是一道圓圈,卻蘊含張若塵的大聖銘紋。

    緊接着,張若塵又在地上書寫下一行文字——“入界者死。”

    收筆,飛落回地面,他道:“你們覺得儒界六大教主,敢不敢踏入這個圓圈?”

    “他們不敢踏入,也必須踏入,畢竟話已經說出。”風巖道。

    張若塵道:“他們踏入這條圓圈,我們斬了他們。紅塵絕世樓和天宮可會定我們的罪?”

    “我們都已經提前告訴了他們,他們卻依舊擅闖,簡直就是死有餘辜。這道理,走到哪裡,都說得通。”風巖笑道。

    玲瓏仙子明白了過來,俏臉上,露出動人心魄的笑容,道:“只要我們的實力足夠強大,進來一個殺一個,到時候,進退兩難的,便將是他們。”

    “這便是將計就計。”張若塵道。

    項楚南雙手一攤,道:“一句話,就是打唄!”

    “不是打,是殺。”敖虛空即便傷勢嚴重,卻戰意沸騰。

    七位天龍界絕頂大聖的死,讓敖虛空心中甚是憤怒。

    玲瓏仙子露出擔憂之色,道:“儒界或許好對付,可是,天堂界派系高手如雲,就憑我們的實力,真的守得住青梨園嗎?”

    “天堂界派系足有數百座大世界,哪怕一座大世界派遣出一位無上境大聖,也是數百位無上境大聖。真打紅了眼,數百位無上境大聖各自打出一件聖器,就能將青梨園夷爲平地。僞神坐鎮,都得死。”

    敖虛空沉聲道:“這又何妨,我這就將天龍界的高手,全部調遣到青梨園,大不了與他們決一死戰。我倒要看看,到時候,紅塵絕世樓是不是真的不管?”

    張若塵道:“真上升到天堂界派系和天龍界派系大戰的程度,紅塵絕世樓肯定會管。可是,這不是我們的目的。我們是要報仇,同時也是要爲書界的修士,徹底解決隱患。”

    項楚南着急,道:“書兄,你有什麼策略,趕快說吧!”

    衆人聚精會神,盯向他。

    張若塵道:“天堂界派系的確高手如雲,可是,我們並非是孤軍奮戰。天龍界的高手,不必調遣到青梨園,可是,卻可以單獨向天堂界派系的高手發起挑戰,從而將他們牽制。”

    “同理,真理神殿的確不能插手青梨園的戰鬥,可是真理神殿的高手,今晚子時卻可以向天堂界派系的修士發起挑戰,也能牽制一部分強者。”

    項楚南一拍腦袋,道:“好主意,我這就去和雪兒商量。這如果她還不答應,我真的要怒了!”

    “回來。”

    “幹嘛?”

    張若塵道:“從現在開始,不要輕易走出青梨園,誰都不知桃花藏在什麼地方。你覺得,他真的不會殺你嗎?就算不殺你,將你重創,失去戰力,對我們而言也是巨大損失。”

    項楚南露出難色,道:“好吧,我傳訊給雪兒。”

    張若塵再次搖頭。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真理神殿的修士,怎麼配合我們?這種事,總得商量一下吧?”項楚南道。

    張若塵道:“你太低估,你在她心中的重要性,也低估了她的才智。我想,就算不需要你的提醒,她現在已經開始在做了!你以爲,她是真的不想幫你嗎?”

    “真……真的嗎?”項楚南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

    項楚南欣喜若狂,哈哈大笑起來。

    ……

    青梨園畫圓爲界,並且留下“過界者死”的文字。

    這則消息,被守在青梨園附近打探消息的修士傳了出去,很快便是震動紅塵羣島。

    “好一個將計就計。”

    聽到消息的青絲雪,大笑一聲,隨即,道:“傳我命令,將真理神殿和與真理神殿交往密切的大世界的大聖,全部召集過來,我有重要的任務宣佈。”

    真理神殿的一位老者,問道:“小姐,什麼任務?我們可不能插手青梨園的事。”

    “誰說要去青梨園?大家來到紅塵羣島,難道不是來展現自己的實力?難道不是來爭參加十界之戰的名額?既然如此,今晚便都給我去挑戰一位對手。大家該活動起來了!”青絲雪道。

    ……

    鎮元與西天佛界的慈航仙子,站在一座金光燦燦的蓮花池塘的旁邊,看着水中游魚。

    他道:“風雨欲來,洶涌滂湃。派系之爭,徹底擺到了明面上。誰都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可是,誰都沒有想到,引動這一切的竟是一個昨天都還默默無聞的書千癡。現在,道家一脈和西天佛界,必須要做出決定了!”

    “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事!但是,要讓天堂界就此罷手,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慈航仙子身後懸浮有一道佛光,仙姿動人,且神聖無比。

    鎮元肅然道:“天堂界做爲西方宇宙的主宰,這些年,做了太多令人失望的事。十萬年來,爲了消除崑崙界昔日的影響力,讓西方宇宙各界內耗得太嚴重。若非如此,地獄界豈會做大到現在的地步?”

    “西方宇宙和地獄界直接接觸,天堂界做爲主宰世界,本該擔當起領袖的責任。他們既然沒有這樣的擔當,便不配做主宰世界。西天佛界雖然不爭,卻不能放任西方宇宙毀滅而不管,必須要做出改變。”慈航仙子道。

    鎮元道:“看來你也收到了上面的指示。”

    “天宮和主宰世界決定一切的宇宙格局,可能真的要變了,不久了將來,或許會迎來新任二十諸天。”

    ……

    天初仙子聽到了李妙含的稟告,眸光一亮,立即道:“給我向商子烆下戰書,今夜子時,化神島一決生死。他若不敢應戰,今後,再也別出現到我的面前。”

    李妙含愕然,露出極爲不解的神色,不明白天女殿下爲何突然做出這麼古怪的決定。

    挑戰商子烆,還是在今夜子時。

    “等一等。”

    天初仙子皺起黛眉,坐了回去,搖了搖頭,自言自語的道:“不行,不能這麼做,太刻意了,會暴露他的身份。走,隨我一起去彩霞別院。”

    她雖然很不想去彩霞別院見魚晨靜,可是,卻又很想助張若塵一臂之力。無論如何,她得拉下這個臉,請千星文明出手。

    天初文明前來參加紅塵大會的修士,還是太少了一些,力量有限。

    與此同時,天龍界、崑崙界、五行觀、西方佛界、廣寒界、盤古界……等等,包括收到神靈神諭的千蕊界修士,無論實力強弱,皆是行動了起來。

    紅塵羣島暗潮洶涌,一場罕見的驚世對決,正在醞釀。

    而這時,一位從地獄界趕來的黑袍人,纔剛剛從船上走下,登上空來島,走進紅塵海市,笑吟吟左右看着,自言自語的道:“還是天庭熱鬧,不像黑暗深淵那麼死氣沉沉。”

    ……

    今天更得還算早吧,求月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