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們之間爲何還要提條件?”張若塵道。

    風巖聲音一揚:“必須得提!在天庭,在地獄,你明明已經有很多紅顏知己,爲何還要招惹我姐姐?”

    張若塵微微一愣,一臉無奈,道:“我沒有招惹,我與兮姑娘只是道友。”

    風巖道:“只是道友?風族誰人不知你們的關係親密?若不是我姐姐完全信任你,懷疑你身份的,絕不止我一個。”

    血屠聽着他們的對話,眼皮低垂,心中默默思量起來。

    同樣被風族視爲必殺之敵,爲何自己這麼慘,師兄卻如魚得水?

    原來是因爲,師兄早已拿下風雲霸的女兒。

    又學到一招!

    “你想要我怎樣?”張若塵問道。

    風巖道:“你帶他離開後,世間再無青萍子。”

    “行!只要不是遭遇了生死危機,我絕不再使用青萍子這個身份,我答應你。不過我還是覺得,你真的想多了,我與兮姑娘是道友之交淡如水。”張若塵道。

    血屠恢復了一些,道:“請恕本皇說一句公道話,既然我師兄是你大哥,爲何做不得你姐夫?但凡我有一個這樣的姐姐……好,不說了……”

    風巖收起了純陽神劍。

    ……

    張若塵走出神獄,便是察覺到天地規則大變,竟是一步邁入了商弘的神境世界。

    神境世界與神獄大門,完全連接在一起。

    張若塵鎮定自若,看向火紅色的天空,道:“天孫這是什麼意思?”

    商弘從一片光霧中走出,施展出三尸分離。

    三個商弘同時溫潤笑道:“若塵道長真是情深義重,爲了救一個血屠,居然冒着這麼大的風險,佩服,真是佩服。”

    張若塵沉默不語,目光落到三個商弘身後的瀲曦身上。

    最中間那個商弘道:“瀲曦大宮主還不快上前跪拜你曾經的主人?”

    瀲曦看着商弘,他的眼神中,充滿不可違逆的意志。

    她走上前,直接雙膝跪下,向張若塵叩首行禮。

    在修士中,單膝下跪是禮節,雙膝下跪卻是奴僕。

    可以說,以瀲曦現在的身份,行雙膝跪禮,充滿羞辱性。

    逼迫她這麼做的不是張若塵,是商弘。

    這股恨她只能強壓在心中,不敢絲毫表露出來。

    商弘雖不是光明神殿的神靈,可是在天堂界影響力巨大,在光明神殿中交友無數,只需一句話,就能致她於死地,甚至讓她重新變成一個奴僕。

    張若塵道:“大宮主好歹是光明神殿俗世一等一的領袖人物,怎能如此輕賤自己?天孫,爲何貧道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商弘詫異,好奇的問道:“冰皇之子和夜叉族那位祖界界尊之前已是趁亂逃走,但,命運神殿鳳天的弟子血屠卻還被關押在裡面。若塵道長來神獄,難道不是爲了救他?”

    “當然不是!對了,貧道叫青萍子,天孫莫非智力有障記不清楚?”張若塵道。

    商弘眼神驟冷。

    張若塵繼續道:“貧道是發現神獄的神紋和陣法遭到破壞,才進去查看。血屠現在還被關在裡面呢!”

    “是嗎?真的還被關着,而不是藏到了道長的神境世界中?”

    商弘雖有六七成把握,但終究不是底氣十足,如果找不到確鑿的證據,旭風神艦上沒有人會信他的話,而去懷疑青萍子。

    反而旭風神艦上,將沒有他的容身之地。

    在無月未死,人皮燈籠逃走的情況下,離開了旭風神艦,他將非常危險。黑暗神殿會將所有怒火,發泄在他身上。

    張若塵道:“天孫要探查貧道的神境世界,爲了證明清白,貧道不在乎尊嚴受損,也不會反抗。但,得當着風族諸神的面探查,他們會不會同意天孫這樣的冒犯,貧道就不得而知了!冒犯之後,找不到血屠,天孫應該知道是什麼後果吧?天孫的戰力,不知勝得過晴空劍王嗎?”

    商弘的三雙眼睛,皆盯着張若塵,豈會被他這威脅之語嚇住。

    他之所以直接施展出三尸分離,就是知道張若塵的戰力強大,但,就算再強,也不可能一劍將三尸都斬殺。

    更何況,他和張若塵之間,還跪着一個瀲曦。

    大神一旦動手……

    雖說商弘並不認爲張若塵會在乎瀲曦的死活,但,多少有點用處。只要引得張若塵稍微遲疑那麼片刻,商弘就能搶得先手。

    “哈哈!本座哪裡敢探查道長的神境世界?其實,只要進入神獄一看,也能有答案。”商弘是有五成以上的把握,此刻張若塵已經救走血屠,藏在神境世界中。

    張若塵道:“好啊,天孫請。”

    見張若塵如此爽快,商弘猶豫了,有些擔心裡面是不是佈置了絕殺陷阱。

    張若塵道:“天孫若是不敢,可以讓大宮主進去查看。”

    “我願前往。”

    瀲曦正欲起身。

    “跪下!”

    商弘輕喝一聲,神威壓下去,壓得瀲曦重新重重跪下,那嬌美的臉蛋上露出一道痛苦之色。

    張若塵臉上沒有任何波動。

    站在中央的那位商弘,上前走去,笑道:“一個人就算再鎮定,真到最後時刻,也依舊會魚死網破。但,旭風神艦上比道長強大的人物,還是有那麼幾個。”

    商弘已是走到張若塵身旁,向他看了一眼,就要往神獄中行去。

    突然,張若塵以閃電般的速度,一掌擊在商弘胸前。

    兩人本來近在咫尺,商弘雖有提防,但,張若塵出手何等迅猛,手中如龍爪,攜帶排山倒海之力,只是一擊,便是將他的神軀打得凹陷下去,騰空飛了起來。

    “嘭!”

    張若塵手掌向下,將商弘飛出去的神軀拉扯回來,重重拍在地上。

    “轟隆!”

    商弘自己的神境世界的地面猛然向下沉去,四分五裂,規則神紋逆衝而上,神軀則是爆碎而開,化爲殘肉碎塊。

    站在遠處的兩個商弘不驚反喜,果真是他。

    他終於還是忍不住出手了!

    兩個商弘各自打出一種神通。

    一種爲印,一種爲指。

    印法打出,神霞萬里,火焰結成五指大手,半個神境世界中的力量都被調動。

    手指點出,萬千神獸的虛影顯現出來,金翅大鵬、九爪神龍、紫羽神鸞……,將剩下半個神境世界的力量也調動。

    商弘自然不可能與張若塵硬拼。

    因此,在施展神通的時候,散去了神境世界,要將風族諸神和軒轅青吸引過來,揭露張若塵的真面目。

    瀲曦跪在張若塵和兩個商弘之間的位置,本就是商弘用來牽制張若塵的棋子,此刻,商弘施展神通,哪會顧及她的性命?

    大神出手,一縷氣,就能將她碾殺。

    眼看她便要死在商弘的神通之下,心中一片哀悽,這就是她的命數,什麼審判宮的大宮主,在神靈面前,簡直與一粒沙塵沒有區別。

    要你死,你就得死。

    “貧道在此!”

    便是這時,她微微擡起眼簾,看見青萍子的身影站在了身旁,高達如山。他手持青萍劍,橫斬了出去,有氣吞山河之勢,一劍破了商弘的印法和指法。

    “商弘,你欺人太甚,貧道今日斬了你。”

    張若塵察覺到風族的諸神和軒轅青趕了過來,頃刻間便能至,但卻沒有逃走,而是凶神惡煞一般,一劍攻向商弘的其中一具神軀。

    “嘭嘭!”

    風馳電掣的攻出三劍,破了商弘的神海,將他神魂斬成碎片。

    最後一個商弘終於膽寒,哪裡想到張若塵厲害到如此地步?

    之前,一劍破了趙無延的神源,他只當是趙無延大意輕敵。

    即便張若塵斬了晴空劍王,挑出神源,也覺得那是因爲晴空劍王的精神意志被破,已是無月的傀儡,不能與真正的太乙巔峰大神相提並論。

    真正與張若塵交手起來,才發現此子的可怕。沒有施展神通,但每一劍的威力,都與神通沒有區別。

    已經被他廢了兩具神軀,如果第三具神軀也被廢掉,那麼,就算天庭諸神及時趕到,他也必然元氣大傷,不知多少年才能恢復過來。

    “住手!”嬌喝聲響起。

    軒轅青快要氣瘋了,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這兩人爭鬥起來。

    張若塵沒有停手,雙手舉劍劈出,一株由劍氣凝聚而成的青蓮沖天而起,將商弘的最後一具神軀打得飛了出去。

    “唰唰。”

    青蓮爆碎而開,化爲上千萬道劍氣,將商弘的神軀打穿,神血飛濺,化爲骨頭和肉泥。

    軒轅青揮出光明神劍,擋住張若塵劈向商弘神源的一劍,將他震退出去,道:“青萍子,你做得太過了!”

    她怎能不氣?

    張若塵給她挖坑,引得風族和光明神殿的神靈都將矛頭指向她。

    雖說這本就在她預料之中,可是張若塵的推波助瀾,卻讓雙方矛盾加劇到水火不容的地步。

    此刻,張若塵又出現神獄,她用頭髮絲思考都知道他在幹什麼。

    無法無天,無法無天。

    但即便如此,她依舊沒有喊出張若塵的本名。

    張若塵怒髮衝冠,道:“不是貧道過分,實在是商弘狼子野心,他放走了命運神殿那死亡神尊的弟子血屠。今天誰來都沒用,貧道非要殺了他這個叛逆不可。”

    “噗!”

    剛剛凝聚出神軀的商弘,聽到這話,直接一口神血吐出,氣得差點整個人又炸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