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崑崙界修士居住的別院。

    雖說,紅塵絕世樓只給了崑崙界二十份紅塵帖,可是崑崙界卻有不少大聖來到紅塵羣島,就算不參加大會,總要見一見世面,觀望天下強者的風采。

    劍皇、石皇、大司空、二司空、文帝、九天玄女、燕離人、歲寒、雪無夜……等等,一衆強者,聚在一起,商議今夜的挑戰事宜。

    他們將目標,鎖定在刀神界身上。

    刀神界來到紅塵羣島的大聖名單,在衆人手中流傳,尋找自己的挑戰對象。

    劍皇道:“刀神界的第一強者,玉擇,便交給本皇來應對吧!”

    “玉擇在《紅塵絕世榜》上位列紅塵第十三,距離半神巔峰只差一步,誰都不知他有沒有已經突破到那個層次。劍皇,乃是崑崙界俗世的擎天之柱,萬萬不能有任何閃失,挑戰玉擇,還是太冒險了一些。”歲寒道。

    石皇道:“既是如此,便由本皇出手。就算不敵那玉擇,憑藉本皇的防禦,想要全身而退還是有些把握。”

    他們都知,今夜不在於戰,也不在於勝,而是要儘可能多的牽制住天堂界派系的大聖強者。

    儘可能出一份力,青梨園那邊就能輕鬆一些。

    “轟隆。”

    一聲爆響,從別院大門處傳來。

    滿園的大聖銘紋顫動。

    堂中,崑崙界的大聖紛紛動容。立地和尚和蓋天嬌豁然起身,化爲兩道聖光,向外衝去。

    “嘭!”

    “嘭!”

    兩道人影,從外面倒飛進來,重重墜落在堂中,正是剛剛衝出去的立地和尚和蓋天嬌。

    他們都受了傷,嘴角帶有血跡。

    沉重的腳步聲,從外面傳進來,震得地面出現一道道漣漪,整座建築都在搖晃。一位身穿黑袍,頭戴連帽的男子,從外面走進來,站在大門處。

    他身上黑暗氣息流動,給人凌厲的殺伐之氣。

    在場衆人,無不生出巨大壓力,如同突然墜入水中,無法呼吸。

    “譁!”

    劍皇非常果斷,身體化爲一柄白色的七尺巨劍,如同一道流光,直刺向大門處的黑袍修士。

    這是最正確的選擇!

    因爲對方來者不善,先是強闖進來,又出手傷人,顯然是敵非友。

    這個時候,必須果斷出手。

    否則,萬一對方乃是敵對勢力派遣出的死士,或者大聖傀儡,在大堂中自爆聖源,崑崙界將損失慘重。

    歷史上,曾出現過類似的慘痛教訓。

    劍皇的修爲,不可謂不強,列入了《紅塵絕世榜》的紅塵卷,已是整個宇宙俗世中的頂尖強者。

    這一劍,帶出刺耳的破風聲,似將空間都撕裂。

    黑袍修士卻是靜立不動,直到七尺巨劍飛到身前,才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探出一隻手,屈指一彈。

    指尖有渾厚的黑暗力量涌出,與劍尖碰撞在一起。

    “嘭!”

    七尺巨劍倒飛回去,重新化爲劍皇的身形,跌坐回椅子上,將異種金屬材質的椅子坐得粉碎。

    如此強者,讓衆人驚駭,紛紛猜測或許是絕世捲上的人物駕臨。

    這樣的人物,自然不可能自爆聖源。

    文帝抱拳行禮,眼神幽冷,道:“不知閣下乃是何方神聖,爲何闖海林別院,還出手傷人?”

    崑崙界的一衆大聖,紛紛釋放出道域。

    大堂中,氣氛肅殺。

    黑袍修士將頭上的連帽揭開,露出一張英俊的臉,鼻峰挺拔,眉目清秀,長髮披散在身後,有一種說之不出的冷酷魅力。

    這張臉,與池瑤女皇有幾分相像。

    聖書才女頗爲疑惑,又有一些難以置信,道:“崑崙?”

    在場的修士,絕大多數都活了上千年,知曉池崑崙的身份,紛紛露出驚異的神色。

    黑袍修士目光投望劍皇、石皇、大司空、二司空,道:“我想知道張若塵在什麼地方,我是受他之邀前來?”

    在場無數大聖,都不知曉張若塵還活着的消息,更不知道書千癡就是張若塵,聽到池崑崙這話,一時之間,紛紛震驚失色。包括,被張若塵抹去了記憶的萬滄瀾和仙妃子亦是如此。

    “張若塵?什麼情況?”

    “張若塵不是在一千年前就已經死了嗎?”

    “他是受張若塵的邀請,纔來到天庭?豈不是說,張若塵還活着,而且就在紅塵羣島?”

    除了幾位知情者,別的崑崙界大聖皆是炸開了鍋,如聽到驚世秘聞。

    ……

    紅塵絕世樓懸浮在紅塵羣島的上空,如仙宮玉宇,聖玉鋪地,紅牆朱瓦,有靈山飛瀑,有聖獸雲中飛行,有一位位身穿儒袍的男女年輕弟子,手捧卷籍,快步疾行。

    他們將卷籍,不斷呈送到紅塵絕世樓樓主的面前。

    紅塵絕世樓的樓主,名叫莊太阿,坐在一株神光燦爛的紫櫻樹下,正提筆書寫着什麼。

    兩尊神將,站在下方的左右兩側,將紅塵羣島即將爆發的驚天動盪,詳細的稟告給了樓主。此事,涉及到天堂界派系、真理神殿、盤古界、天龍界,已不是他們可以定奪。

    紅塵絕世樓一共有十尊僞神,站在此處的,乃是詭案神將和天濱神將。

    無論是在天庭萬界,還是在地獄界,僞神的數量,都是超過真神。畢竟,從古至今,有無數神源遺存下來,即便其中一些已經毀掉,即便想要成爲僞神亦不是容易的事,但事實上,僞神依舊是神境世界的主流。

    真神畢竟是極少數。

    但凡是強大的真神,都會培養出一位或者幾位僞神,爲自己尋找修煉資源,看守領地,做一些真神不方便親自出手的事,或者是做一些找死的事,比如插手俗世。

    畢竟,真神不可能什麼事,都親自去做。

    莊太阿終於停筆,道:“你們說的這些,我早已知曉。”

    “要不要紅塵絕世樓出面調解?”詭案神將道。

    莊太阿站起身,俯看雲海下方若隱若現的海域,還有海上的一座座島嶼,道:“這是一座棋盤,想要動棋盤上的棋子,得需要足夠強大的修爲,纔有資格。”

    “樓主都沒有動棋子的資格?”天濱神將動容道。

    莊太阿沒有回答他的問題,道:“在棋盤上博弈的,個個都是恐怖絕倫的存在,他們要動天庭十萬年未變之格局。紅塵羣島這盤棋,只是棋局的一角。”

    詭案神將不敢再問下去了,因爲樓主所說的話,已經是禁忌。

    天濱神將卻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雖被震驚住,卻再次問出心中疑惑,道:“要動十萬年未變之格局談何容易?格局,是神靈定的。紅塵羣島上終究只是聖境修士,他們能有多大的作用?”

    莊太阿道:“在神靈不能插手俗世的規則下,紅塵羣島上的這些大聖,便是掌握了整片星空的話語權。論對俗世的影響力,神靈也比不過他們,或者說神靈也得依靠他們才能對俗世施加影響力。”

    “神境世界決定一切,但,神境世界太小了!俗世纔是宇宙,神境有神境的侷限。”

    “明白了!”天濱神將緊接着,又道:“天庭和地獄大戰在即,現在紅塵羣島的爭鬥,會不會太過了一些?”

    莊太阿道:“舉辦紅塵大會,不就是要他們爭鬥嗎?不爭鬥,哪來的強者?我一直堅信,一個殺萬人而崛起的強者,比那死去的一萬人,重要得多。但,我更希望他們殺的是地獄界的修士。放心吧,這不是生死存亡之戰,鬧不大的。唯一的變數……”

    他只說了一半,便不再言語,向天濱神境吩咐了一句:“紅塵海市,你就不要再管了,去萬卷閣讀書修心,爭取在精神力上有所突破。”

    天濱神將一怔,露出困惑的神色。

    ……

    天堂界派系各大世界的居住地,頗爲集中,位於同一座島嶼上。

    燈樓中,商子烆已是收到第五封戰書,戰書是真理神殿第一強者“堯廣”送來,言詞懇切,卻字字如刀,逼他應戰。

    堯廣是進入絕世卷的存在,亦進入命運神殿《神儲卷》的甲等,天庭萬界中真正的絕代人物。項楚南和青絲雪,與他比起來,就是小字輩。

    米迦勒也收到了四封戰書,笑了笑,道:“一座天龍界,一座真理神殿,便是敢挑戰天堂界派系,他們莫非根本不知曉一座主宰世界的能量有多大?”

    “他們是想爲青梨園分擔壓力。”瀲曦站在一處空曠處,絕美身姿散發瑩瑩聖光,目光卻很冷銳。

    米迦勒冷峭的道:“青梨園中的那幾個修士,若是真敢先出手殺人,那麼,不管他們是龍族貴胄,還是真理神殿的少殿主,都得付出慘痛代價。殺人者,得償命。”

    一道暗影,站在靠窗的位置,道:“你們若是低估書千癡,纔是真的會付出慘痛代價。”

    燈樓中,無一不是神境之下的頂尖強者,可是卻沒有人察覺到那道暗影,是什麼時候出現,自然是震驚無比,紛紛凝目望去。

    商子烆很平靜,道:“他有多強?”

    “尚未露出深淺,神秘至極。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是一位儒修,因爲他真正的實力在劍道上。”暗影道。

    暗影只有一個輪廓,很俊美的輪廓,長髮飄飄,引人生出無窮窺探他真容的慾望。

    宙宇手持一份戰書,臉色凝重,快步走了進來,道:“大事不妙……”

    米迦勒看他那副驚慌失措的神色,頗爲鄙視的道:“堂堂一尊大聖,遇事應該處變不驚。能有什麼大事,值得如此慌張?”

    “盤古界加入了進來,這是東華帝君送來的戰書。”宙宇將戰書,遞給米迦勒,示意這戰書是給他的。

    ……

    今天本來打算早點更新的,但是,被朋友臨時拉去做了一件二缺的事,花了四個多小時,圍繞成都三環騎行了一圈,沒辦法,累得不行,今天只能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