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即便軒轅青多年修煉,見過萬千陰險無恥之徒,聽到張若塵這話,也是怔在當場,充滿靈韻的眼眸變得直愣愣的。

    過分了啊!

    當着自己這個天尊之女,居然還能如此“坦蕩”的栽贓陷害。

    是不知道你的底細嗎?

    商弘若果真放了血屠,你會這般大動干戈,把一位潛力無窮的大神都要斬了的架勢?

    風懸、風兮、默先生這些風族神靈,卻又是另一番神情,震驚、深思、恐懼,當然更多的卻是憤怒。

    他們怎能不相信青萍子?

    不說青萍子在天初文明大世界的做爲,便是先前,若不是他拼死力戰,在場有幾人可活?

    但這又怎能不震驚和恐懼?

    商弘可不是嵐君,乃是商天的嫡孫,驚才絕豔的新生代大神,將來大概率是能夠進入無量的人物。

    如果他都背叛了天庭,簡直不敢想象背後會牽扯出多麼大的事。

    別說天堂界要大地震,便是天庭都將不穩。

    天庭一旦不穩……

    到時候地獄界大軍前驅直入,橫掃各界,覆巢之下無完卵。

    軒轅青盯着張若塵,心中是又好氣,又好笑,偏又氣不得,笑不得,得裝出冷靜和審視的模樣。

    早知道張若塵這麼能折騰,給她惹出這麼大的亂子,當初就該應了他,順手放了血屠。

    何至於此?

    區區一個血屠,無論是生是死,她都不會放在心上。

    但軒轅青偏偏就是想要與張若塵爭一爭,壓他一頭,免得他將所有便宜都佔了去,好不得意。

    壓到是壓了,沒想到張若塵翻了個身,折騰出這麼大的事。

    風兮剛剛沒了父親,正是心中難受之際,將晴空劍王之流的叛徒是恨之入骨,自然也就百無禁忌,道:“早就聽說,十萬年前,崑崙界諸神盡殞,衰敗沒落,乃是因爲與天堂界爭西方主宰世界之際,被天堂界出賣。本是不信天堂界的大人物們會如此不識大局,今日,算是見識到了!”

    風懸比風兮穩重,知曉此事非同一般,牽扯巨大,道:“還請軒轅大神查明此事,主持公道。”

    “軒轅大神”這個稱呼,已是十分正式。

    默先生眼神在張若塵和商弘的身上來回移動,精神力釋放出去,形成一座場域。

    既是防止神戰再次爆發,毀傷旭風神艦。

    也是防止有人逃走。

    軒轅青當然是不信張若塵的鬼話,但又不得不壓下情緒,問道:“青萍子道友聲稱商弘放走了血屠,可有證據?”

    眼神中,帶有一抹威脅。

    如果張若塵說沒有證據,她再說幾句公道話,大家各退一步,此事完全可以輕輕揭過。事後,便是讓他帶走血屠又如何?

    張若塵道:“神獄外的陣法和神紋,只有大神才能破開。先前風巖和默先生離開了神艦,神艦上,只有貧道、青道友、商弘乃是大神。”

    “但貧道和青道友一直在一起,那麼出手放走冰皇之子和夜叉族祖界界尊的,還能是何人?”

    軒轅青戴着面紗,暗暗深吸一口氣,本就飽滿的胸口猛烈起伏。

    好吧,夠狠。

    不僅不退,還把她拉出來做擋箭牌。

    張若塵似看不見軒轅青一雙已經變綠的眼眸,義正言辭,繼續道:“貧道最開始,當然不相信我們之中還有這樣的叛徒,只認爲,是之前的大神級交鋒,破壞了神獄中的神紋和陣法,才讓冰皇之子和夜叉族祖界界尊脫困逃走。”

    “但,細思之後,卻又覺得不對。”

    “冰皇之子都能逃走,血屠乃是鳳天的弟子,修爲達至上位神,爲何沒能脫身?”

    “可見,必然是某人故意破壞了神紋和陣法,放走了冰皇之子和夜叉族祖界界尊。那人,應該是感應到默先生回來,來不及釋放血屠,才立即收手。”

    “貧道抱着懷疑的心思,打算進入神獄,守株待兔,以防萬一。沒想到,來到神獄卻發現血屠已經被人放走,正要趕去追擊,卻被商弘攔住,這纔有你們看到的這一幕。此刻,血屠怕是已經逃遠了……哎!”

    商弘的三具神軀,都被張若塵以摧枯拉朽之勢打碎,不僅肉身創傷巨大,就連神魂都虛弱無比。

    但,終究保住了神源。

    傷了元氣,卻沒有傷到根基。

    商弘三尸合一,所有血氣和神魂碎片都融入身體,眼神沉冷,但卻又暢快的大笑了起來,迎向在場的一雙雙目光,道:“你們莫非以爲,站在面前的這個青萍子真是什麼道長?莫把鉅奸當成了良善。”

    風族諸神紛紛怒聲呼喝,祭出戰兵。

    縱然對方是大神,是天孫,也不能如此羞辱風族的恩人。

    便是光明神殿的兩位倖存真神,都連連皺眉,覺得商弘是已經沒招,準備魚死網破。

    風兮身上神光涌動,冷聲道:“天孫這是什麼意思?”

    商弘怒指過去,大神威勢爆發,道:“一羣無知之輩,睜大你們的眼睛看清楚,他是張若塵!是那個在星桓天讓天庭大軍一敗塗地的元會鉅奸!”

    張若塵搖頭大笑,繼而憤然至極,道:“原來天孫放走那些地獄界的神靈,竟是抱着一箭雙鵰的想法。”

    “你們天堂界爲了打壓崑崙界崛起,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貧道纔剛剛破境,你便要置於死地。但你這話漏洞百出,真當在場諸位,沒有一個明眼者?”

    風懸本來還覺得,此事可能是一個誤會,畢竟青萍子道友也拿不出實質性的證據。但是,聽到商弘的話後,卻是深深懷疑起來。

    他道:“天下皆知張若塵的武道已廢,天孫說出這種污衊的話,與不打自招有什麼區別?”

    風兮點頭,道:“就算張若塵的武道沒有被廢,天孫覺得,他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修煉到青萍子道友這麼強大的境界?”

    風懸和風兮自然不是短智之輩,只不過,青萍子的所作所爲,讓他們覺得自己哪怕是去懷疑,都是一種罪孽。

    更何況,天堂界對崑崙界的打壓,的確是無所不用其極。

    軒轅青心累,但又無法明言。

    現在只能希望商弘爭點氣,自己洗清身上的疑點,莫被張若塵這麼放倒。

    商弘早就料到,如果自己拿不出實質性的證據,就會是此刻這般的下場,無人會相信他。但畢竟是活了近十萬年的人物,很快冷靜下來。

    他笑道:“張若塵,縱然你巧舌如簧,顛倒黑白,但卻還是露出了破綻。”

    “你說,你是抱着懷疑的心思,才進入神獄,守株待兔。但這裡是旭風神艦,你有什麼資格進入神獄?既然是守株待兔,守在神獄外,不就夠了?”

    “那我有資格進入神獄嗎?”

    這道聲音響起之時,商弘臉色狂變。

    風巖從神獄中走出來,持着純陽神劍,道:“青萍子道長是與我一起來到神獄,發現外面的看守全部消失了,才立即趕進去查看。”

    軒轅青問道:“血屠真是商弘放走的?”

    “這就不得而知了!”風巖道。

    張若塵心中很感激風巖能夠站出來,雖說是自家兄弟,但此事關乎的又豈止他和風巖兩個人?

    整個風族都將牽扯進去。

    這是要得罪商族,甚至是天堂界派系的大事!

    是要血流成河的。

    即便風巖沒有針對商弘,但與針對又有什麼區別?

    “商弘,你可還有話說?”風懸沉聲問道。

    商弘眼神緊盯在風巖身上,道:“不愧是張若塵的結拜兄弟,你這麼做,風四爺怕是要死不瞑目。”

    風巖拔劍怒指,道:“你再說一句試試。”

    風族諸神皆露出冷然之色。

    軒轅青暗歎。

    她知道商弘肯定是已經快要氣炸了,否則怎會失智的扯出風雲霸?

    風雲霸在風族中威望極高,又剛剛隕落,說其死不瞑目,就算自己能夠保住他性命,但旭風神艦上哪裡還有他的容身之地?

    軒轅青知道商弘是被冤枉的,更知他天資極高,潛力無窮,自然是不能讓張若塵這般把他算計死了!

    況且,商弘真這般被處死,商族豈會善罷甘休?

    軒轅青道:“商弘,你口口聲聲說青萍子是張若塵,可有證據?”

    商弘道:“當然有!本座敢斷定,血屠此刻依舊還在他的神境世界中,只要一探便知。”

    “探查神境世界,誰有資格探查一位大神的神境世界?”張若塵震聲道。

    商弘笑道:“張若塵,你不必如此緊張,本座也可以展開自己的神境世界,接受探查。旁人或許沒有那個資格,但青姑娘乃是天尊之女,她可以。”

    探查一位大神的神境世界,絕對是羞辱性的事。

    遇到風雲霸這種性格剛烈的大神,是敢自爆神源,以死明志。

    風兮可是知道青萍子是什麼性格,道:“神靈的所有秘密都藏在神境世界,便是天尊之女,怕也沒有這個資格。”

    風族別的神靈,不好開口了!

    畢竟商弘也願意展開神境世界,接受探查。

    甚至其中有兩位真神,暗暗向張若塵看了一眼,生出一絲疑色。

    商弘若是沒有一點把握,怎會不惜展開自己的神境世界讓天尊之女探查,也要逼青萍子展開神境世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