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龍界派系和真理神殿派系都很強大,可是,與主宰世界派系比起來,卻有不小的差距,米迦勒自然是鎮定自若。

    但,盤古界卻是東方宇宙的主宰世界。

    一座主宰世界加入進來,意義完全不同,也難怪宙宇會稱大事不妙。

    米迦勒的臉色,終究是變得緊張了許多,一把接過戰書,打開後,細細查看,以防是天龍界造假。

    東華帝君的名字和精神烙印,皆印刻在上面。

    天堂界派系數百座大世界的強者,雖未全部聚集在燈樓中,可是,廣闊的空間裏面,依舊是有上百道氣息強橫的身影。

    此刻,響起嘈雜聲,他們皆議論紛紛。

    商子烆的目光雖然凝重了一些,卻已經沉穩,對米迦勒說道:“不必那麼緊張,東華帝君何等人物,《紅塵絕世榜》絕世捲上僅次於缺的強者,天庭的第一人,卻選擇挑戰你。顯然,盤古界並不想參與得太深,只是做出一個姿態。或者說,盤古界在控制,兩座主宰世界對抗造成的負面後果。”

    “盤古界和東華帝君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呢?我不信,風家那位巖帝,請得動他。”米迦勒臉色沉冷,如此說道。

    商子烆眼神深邃,細細思考,心中已意識到今夜之事非同小可,出現了他參不透的玄機。

    盤古界的態度,讓他捉摸不透。

    如今地獄界來襲,大戰在即,主宰世界之間,不應該鬧出矛盾纔對。

    不多時,又有天堂界的大聖,手持戰書,急匆匆的走進來,稟告道:“五行觀的鎮元,挑戰白天使皇。”

    下一道腳步聲響起,又有大聖衝進來,遞上戰書:“西天佛界慈航菩薩,挑戰赤天使皇。”

    “千星文明的魚非我,挑戰黑天使皇。”

    白、赤、黑天使皇,乃是天堂界老牌大聖中的三巨頭,個個修爲通天,屹立在俗世之巔,掌控整個天堂界派系的話語權。

    五行觀、西天佛界、千星文明的介入,使得燈樓中的一衆強者,終於意識到,真的是大事不妙。

    這些頂尖勢力,或者大界,背後都自成派系,突然間,齊齊發難,可不像是針對青梨園這件小事這麼簡單。

    青梨園中的那幾個修士,還引不起這麼大的震動。

    這是要動主宰世界的統治地位嗎?

    不對。

    盤古界也是主宰世界,天堂界的威信被打擊,對他們不會有好處。

    商子烆百思不得其解,自言自語的念道:“看來,今夜這件事,已不只是俗世之爭那麼簡單。宙宇,去幫我聯繫妖神界和萬墟界的修士,我要與他們談談。”

    ……

    青梨園冷清異常,就連周圍區域都變成死寂,所有修士紛紛繞路而行。

    園中,張若塵、風巖、項楚南,還有天龍界的大聖,有的佈置陣法,有的刻畫大聖銘紋,要將地利優勢完全發揮出來。

    玲瓏仙子手中的那張神符,至關重要,所以,由張若塵親自動手,將其定在了大聖銘紋的交匯之處。

    這是他們最重要的一張底牌!

    憑藉它,才能制衡桃花,對其造成一定程度的威脅。

    黃昏時分。

    在千星文明大批強者的護送下,星芒聖車從大道上緩緩行來,停在青梨園門口。

    張若塵早已等在外面,道:“天女殿下不知何故駕臨青梨園?”

    風巖、項楚南,還有天龍界的修士,皆是露出好奇之色。在如此敏感的時間,所有修士都遠遠避開,千星天女來到青梨園,到底是何目的?

    總不可能,也想趟這一趟渾水吧?

    就算他們有些交情,但還不至於,讓千星天女因此而得罪天堂界派系。千星文明來天庭,是尋找盟友,而不是樹敵。

    魚晨靜從聖車中走了下來,身穿淡藍色長裙,螓首蛾眉,朱釵雲鬢,巧笑倩兮的道:“還沒到子時呢,青梨園又不是什麼龍潭虎穴,本天女還來不得了?”

    她落到地上,看向“入界者死”,道:“這條線,本天女可以跨過去嗎?”

    “當然可以。”張若塵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等一等。”

    魚晨靜盯向星芒聖車。

    華春秋從車中走出,深吸一口氣,露出絕然赴死的神色,道:“今夜這一戰,怎能少了我。書兄,你讓我躲在彩霞別院,那我的《紅塵絕世圖》還怎麼畫?”

    項楚南哈哈大笑:“我就知道,華兄也是一個有種的男人。”

    衆人將魚晨靜和華春秋請進了青梨園。

    入園後,魚晨靜盯向張若塵,道:“書先生,今夜千星文明將全力助你們一臂之力,我叔父,已向黑天使皇發起了挑戰。別的無上境大聖,很快也會下戰書。”

    聽到這話,在場修士無不動容。

    項楚南怔了一下,便是以佩服的眼神盯過去,道:“夠義氣,就憑天女殿下今日的雪中送炭,他日千星文明若是遇險,真理神殿我不敢保證,但是我項楚南必定趕去相助。”

    別的修士,卻並不認爲,千星文明如此做法,乃是因爲魚晨靜的義氣。畢竟,魚晨靜雖是天女,但這樣的大事,還不是她可以拍板決定。

    背後的意義,非比尋常。

    當然,誰都不可否認,這個天女殿下,肯定是樂意幫助他們的,他們的確是欠了大恩情。

    衆人紛紛表示感激。

    魚晨靜離開前,與張若塵單獨談了一次,告訴他,天初天女曾去彩霞別院求她相助。

    送走了魚晨靜,張若塵陷入思考。

    他也被千星文明這一決定驚住,感覺到不可思議。

    憑昔日的交情,魚晨靜或許會以個人的名義,暗助他一臂之力,可是,怎麼都不可能帶領整個千星文明,挑戰天堂界派系。

    隨後,關於五行觀、西天佛界、盤古界,向天堂界派系的強者發起挑戰的消息,不斷傳來青梨園,讓本是心中忐忑不安的衆人,一個個都信心大增,士氣如虹。

    項楚南走到張若塵身旁,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今夜,天堂界派系當可深刻的認識到,就算是主宰世界,也不能一手遮天。當各大世界,羣起而攻伐,他們就算再強也擋不住。就是不知,有了這次教訓,今後他們會不會收斂一些?”

    張若塵神情凝重,一言不發。

    項楚南好奇的問道:“怎麼了?如此大好的局勢,開心一點,還有什麼好擔憂的?桃花嗎?桃花就算再強,我們現在有了準備,不再是被打得措手不及,足以對付他。”

    張若塵說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來,道:“看來我低估了這場紅塵大會,陰差陽錯的,進入了大人物博弈的棋局之中。”

    “什麼博弈?什麼棋局?”項楚南不解的問道。

    張若塵只是搖頭,卻沒答他,道:“桃花沒什麼好怕的,詭案神將不是說過了嗎,他若還敢現身,必定親手將其擊斃。我不信,桃花有正面對抗一尊僞神的實力。神靈說過的話,總不可能不算數吧?咦!”

    “怎麼了?”項楚南問道。

    張若塵快步向大門的方向走去,只見,大司空、二司空站在圓圈的外面,臉色頗爲異樣,有些便祕的樣子。

    張若塵問道:“這裏很不安全,你們怎麼來了?快進來。”

    進入青梨園後,張若塵便是放出精神力天地,與兩個和尚密談了起來。

    wωw●тTk ān●co

    書千癡本來就是崑崙界的修士,與崑崙界的半神密談,自然沒有修士生疑。

    項楚南用胳膊撞了撞風巖,道:“書兄的神情,時而憂慮,時而浮現笑容,你說,他到底是聽到了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你的好奇心太重了!”風巖道。

    項楚南瞪眼過去,道:“書兄的修爲那麼高,難道你心中就不好奇?”

    “他過來了,你親自問他吧!”風巖道。

    張若塵來到風巖和項楚南的身旁,以傳音的方式,道:“我有一件重要的事,必須離開一小段時間,子時之前,肯定趕回來。但,天堂界派系必定密切監視青梨園中的一舉一動,若是讓他們知曉我已經離開,說不一定會提前動手。你們得幫我掩蓋真相!”

    項楚南和風巖並不認爲,他是因爲懼怕,打算逃走。

    畢竟,真要逃走,沒必要用這些虛招。

    密談後,項楚南拍了拍張若塵的肩膀,道:“書兄,你先前刻畫大聖銘紋,精神力消耗巨大,先休息一會兒吧!”

    “也好。”

    張若塵在一棵聖樹下方,盤膝坐下。

    然而,只有項楚南和風巖知曉,盤坐在那裏的,只是一具泥土凝聚成的假身。書千癡的真身,已是在高絕的精神力掩蓋下,悄然離開了青梨園。

    大司空和二司空沒有離開,而是守在張若塵假身的身旁。

    大司空和二司空來到青梨園,自然是爲了給閻無神傳信。閻無神是張若塵親自邀請過來,自然是要親自去見。

    不過,張若塵從他們那裏,聽到的消息乃是:來到紅塵羣島的,乃是池崑崙。

    這讓張若塵生出種種猜測,包括閻無神能夠重新活過來,是不是奪舍了池崑崙?雖然他知曉,這種可能性很小。

    越想,他見閻無神之心,便越是急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