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從各界趕來紅塵羣島的修士越來越多,紅塵海市的街道上,人流穿梭,隨處可見大聖的身影,個個來歷不凡。置身在此,恍惚間,還以爲來到了傳說中的神界。

    張若塵走進歸海閣,便是有一位年輕侍從過來接待,態度極其恭敬。

    “不知前輩可有預約?”侍從問道。

    此刻,張若塵變化成一位老者,鬚髮雪白,精神抖擻,儼然一派絕代高人的模樣,道:“有,皇道大世界的虛晟訂的位置。”

    侍從聽到這話,頓時肅然起敬,對張若塵更加恭敬了起來,道:“原來虛皇叔的客人,前輩這邊請,虛皇叔定的四樓乾字廂房。”

    張若塵對虛晟沒有興趣,更不想知道他有多麼了不得,之所以報他的名字,乃是因爲,此前張若塵去了一趟崑崙界修士的居住地,從劍皇那裏得知,池崑崙已經離開。

    池崑崙走的時候,留下了話,“讓張若塵來歸海閣找我,報皇道大世界虛晟的名字”。

    於是,張若塵便是變化容貌,來了這裏。

    歸海閣,乃是紅塵海市中最頂級的一座食府雅閣,非強界的頂級人物,想要提前在這裏訂一間廂房,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更何況,今夜的歸海閣外,神月灘,將有絕世大戰爆發,前來觀戰者無數。

    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想提前預訂,佔據一處絕佳的觀戰位置,真的需要天大的臉面才行。這個虛晟,顯然大有來頭。

    歸海閣中人滿爲患,除了侍從,上下往來的修士,幾乎都是大聖,而且沒有一個是不朽境、百枷境。

    此刻,張若塵才真正感受到什麼是萬界強者聚集的紅塵大會。

    之前的什麼狩天大宴,不過只是一羣千歲以下的小輩的盛會而已。

    即便是極品本源神晶之爭,參與進去的頂尖大聖,也只是地獄界的冰山一小角,遠不如今日紅塵羣島這般氣勢磅礴、大聖如雲的氣象。

    正要登上第四層樓閣的時候,迎面一人,走了過來。

    張若塵看到這人,雖然處變不驚,可是,心中已是驚濤駭浪,感到無比意外。

    居然在這裏,見到了商子烆。

    今夜,各大派系齊齊討伐天堂界派系,商子烆竟然還有精力來到歸海閣?是來觀戰,還是來會客?

    看他似在等人的模樣,應該是會客。

    張若塵忽的走了過去,對着商子烆抱拳,笑道:“沒想到在這裏竟然遇到商公子,幸會幸會。”

    商子烆仔細打量了張若塵一眼,露出淺笑,跟着抱拳,道:“前輩好強的精神力,應該乃是赫赫威名的先賢,不知如何稱呼?”

    “老夫已經萬年沒有來到天庭走動,名字早已無人知曉。”張若塵故作謙虛的說道。

    那位侍從,道:“這位前輩,乃是虛皇叔的貴客。”

    商子烆露出恍然之色,再次向張若塵回了一禮,道:“原來是皇道大世界的前輩高人。”

    皇道大世界在北方宇宙排名第三,與天龍界、西天佛界一樣,乃是天庭的萬古不滅大世界之一。三十萬年前,曾有諸天級的人物誕生,傲視星海。

    皇道大世界由三大神朝掌控。

    虛晟,乃是三大神朝之一鉅鹿神朝的皇叔,更是號稱神朝第一強者,修爲高深莫測,是俗世戰神一般的存在。

    鉅鹿神朝雖然只是一個國家,可是實力比一些強界還要恐怖。更重要的是,他們的權利高度集中,不像別的大世界,是由成千上萬個宗門、古派組成。

    皇道大世界也好,鉅鹿神朝也罷,都傳承極其古老,底蘊深厚無比,冒出什麼樣的強者,商子烆都不覺得驚奇。

    張若塵問道:“商公子是在等人嗎?”

    “沒錯,請了尊貴的客人,自然是要親自出來迎接。”商子烆很有耐心,隨和的說道。

    “能被商公子稱爲尊貴的客人,定然非同一般。老夫先去會皇叔,免得他等急了!”

    張若塵告辭而去,跟着侍從,來到乾字廂房外面,推門進去了時候,向遠處的商子烆瞥了一眼,只見,他已經接到在等的客人。

    那兩位客人,是妖族。

    一位看上去二十出頭的妙齡,長髮烏黑,容顏美麗傾城,肌膚如神玉一般放光,有一條條白絨絨的狐尾從裙下露出,不知有多少條。

    另一位,身軀壯碩,高達兩米五六,皮膚赤紅,有一道道黑紋印在皮膚上,金色頭髮蓬鬆而虛張,如同獅子頭一般。

    張若塵不敢久看,只是裝着漫不經心一瞥,立即走進廂房中。

    乾字號廂房很大,擺十張桌子都不顯擁擠,但是現在,卻只在靠窗的位置,擺了一桌。

    桌案周圍,一共只坐着四人。

    左邊一人,四十來歲,身形挺拔,穿着金黃色的神衣,上面有七條龍魂在遊動。是真正的神衣,也是真正的大聖龍魂。

    之所以稱其爲神衣,乃是因爲,衣服上每一根絲線都蘊含神紋,防禦力不可想象。

    在他旁邊,坐有一位年輕女子,穿得極爲華貴,臉上戴有面紗,看不清真容。但,就憑身材和氣質,便可判斷,定然是一位出生高貴的絕世美人。

    第三人,則是靠牆而坐,身穿黑白玄甲,頭戴君王聖器級別的青玉冠,一杆長槍一分爲三,背在身上,看起來要年輕英朗許多,可是真實年齡卻不好說。

    張若塵的目光,落到靠窗而坐的那位黑袍男子身上,眼神複雜至極,有溫潤,也有寒意。

    黑袍男子的容貌,與千年前的池崑崙相比,顯得成熟了許多,真正脫變成了一位英姿俊逸的大聖級強者。

    肉身自然是池崑崙無疑。

    張若塵還未開口,池崑崙先一步笑道:“張兄,這裏都不是外人,可以恢復你的本來面目。”

    除了池崑崙,另外三人皆是起身相迎。

    張若塵目光更冷,與池崑崙對視。

    池崑崙雙手按在桌案上,盡顯英偉氣度,道:“怎麼了?是你邀請我來天庭參加紅塵大會,怎麼有些不歡迎的樣子?”

    張若塵已經看透是怎麼回事,情緒恢復平靜,走到桌案旁邊,道:“你閻無神居然是個無膽之輩,竟不敢以真身前來天庭,讓我頗爲失望。”

    “誒!張兄誤會了,我是剛剛破入無上境,必須閉關修煉,總不能因爲修爲的差距,被缺一直壓着吧?”池崑崙道。

    閻無神不會以真身前來天庭,是張若塵意料之中的事。

    任何修士,都不可能做出如此愚蠢的決定,將性命交託到自己的敵人手中。

    池崑崙道:“我以一魂前來,已經是相信張兄的人品,不會用卑劣的陷阱,借外人之力殺我。”

    “當然!要殺,我會親自出手,一對一的殺。”

    張若塵又道:“我要和崑崙對話。”

    池崑崙搖了搖頭,長嘆一聲:“張兄這是不信我。”

    他端起一杯酒,一飲而盡,道:“我的人品,就那麼卑劣嗎?崑崙說到底,乃是我唯一的弟子,若非他自願,我豈會借他的肉身?算了,一千年了,念你思子之情,我便不與你計較。”

    池崑崙不再言語,閉上雙眼。

    張若塵的容貌變化,由白髮老者的模樣,化爲本來面目。

    看見張若塵的真容,廂房中的另外三人,皆是露出驚異之色,沒想到,傳說中死去千年的張若塵,竟然真的還活着。

    池崑崙再次睜開眼睛。

    眼神,明顯發生了變化。

    雖然依舊寒光畢露,但,身上少了一分霸氣,多了一分深情。少了三分幽邃難測,多了三分七情六慾。

    “父親!”

    池崑崙站起身,眼中的寒光漸漸散去,被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情感填充。

    之所以陌生,乃是因爲,他和張若塵相處的時間太短,幾乎從未感受到過父愛帶來的溫馨。可是,他卻深知張若塵爲他和妹妹做的那些事,誤以爲張若塵死在本源神殿之後,更是時時回想。

    不說別的,至少在對待子女這一點上,張若塵絕對算得上頂天立地,讓池崑崙認可。

    他能喊出“父親”這兩個字,張若塵已是內心觸動,眼眶發紅。

    這種情感,與別的情感完全不同,直擊人的內心。

    兩人無言許久。

    池崑崙輕咬脣齒,道:“千年來,我和妹妹見過多次,她很想念你,她若知曉你還活着,肯定非常開心。”

    “嗯!知道了!”

    張若塵壓制自己的情緒,點了點頭。

    忽的,池崑崙坐回了椅子上,以調侃的語氣,笑道:“張若塵啊,張若塵,天下強者之中,還真是少有你這種將父子之情看得如此重的人。你難道不知,修行者要將親情和感情,都看得淡漠一些。否則,羈絆無數。”

    張若塵知曉現在的池崑崙,已是閻無神,情緒完成壓制下去,不苟同他的觀點,道:“但,我聽另一位長者說過,修行者必須要有感情,否則將會人性盡失。你讓崑崙回到天庭,太危險了!”

    “哪裏危險了?他的母親是神靈,他的爺爺爲了營救太上,陷落在命運神殿,如此身份,在崑崙界應該非常顯赫纔對。不需太上出面,只需他母親出面,天庭還能把他怎麼樣?”

    池崑崙氣質一變,身上佛光瑩瑩,顯得極爲神聖,道:“告訴你一個祕密,也讓你有些心理準備。在我來到天庭之前,已經爲崑崙的安危思考過。所以,調動了一些力量,給在西天佛界修行的池瑤女皇傳了一道口信。”

    “若是她還在乎自己兒子的性命,我想她現在已經在紅塵羣島了!老情人見面,你是不是很開心啊?別用那種眼神看着我,也不需要感謝我,快坐下吧,你和兒子敘舊了,可是我們還沒敘舊。我對你失蹤的這一千年,可是非常感興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