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難道他不該死?”風兮道。

    軒轅青道:“先不說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是商弘放走了地獄界的幾位神靈,就算真有證據,殺一位大神,也不是你們說了算,當然本座也不行。只有天宮可以!”

    商弘又不是聖王、大聖,乃是一位大神。

    已是商族屈指可數的大人物。

    別說軒轅青知道真相,就算真的是商弘放走了血屠,也只能先擒下,帶回天宮處置。否則,必會造成大動盪。

    商弘動容,看向軒轅青,深深向她一拜,道:“離開黑暗大三角星域,商弘必然親自前往天宮講明今日發生的事,若果真有罪,即便被處死,神形俱滅,也心服口服。”

    “怕離開黑暗大三角星域後,商弘大神就去投靠地獄界了吧?”

    “就算現在不殺,也要廢掉他的修爲,關進神獄。”

    ……

    “轟隆隆!”

    天地震動,金色神光從遠處滾滾而來。

    黃金車架飛至旭風神艦上空,速度放緩,攜帶浩蕩神威,停到諸神面前。

    “拜見漣公子!”

    在場諸神,包括默先生盡皆低頭。

    軒轅漣無論是修爲,還是影響力,勝過軒轅青何止十倍,這是今後要入無量境的存在。未來諸天可期!

    軒轅青入光明神殿修煉,執掌光明神劍,不到兩個元會,踏入太白境。

    看似天資絕代,貴不可言,但與軒轅漣一比,卻是暗淡失色。

    軒轅漣與軒轅青同歲,修爲卻已經達至太虛境,代表天尊行走天庭萬界,調度各方,與無量境那些封王稱尊的強者都是平起平坐。

    幹下了無數大事,留下了許多傳奇。

    風兮和風懸敢冒犯軒轅青,那是因爲軒轅青本就很少參與天下事,對天庭功勞很少。但要冒犯軒轅漣……

    便是風雲霸在世,都得掂量一二。

    軒轅漣的聲音,在黃金車架中傳出:“這裡的事,我都知道了!四爺隕落,本公子也十分難過,天庭痛失一位未來的神尊。各位風族的神靈,可否把商弘交給本公子來處置?”

    風巖知道真相,甚至猜測軒轅青也知道真相,再怎麼逼迫商弘也絕對不會死。

    反而,風族怕是要被這兄妹兩嘲笑。

    風巖站出來,沒有行禮,身形筆直的道:“漣公子素來公正,當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交代。”

    風巖感受到一道神念,從身上掃過。

    “不錯,不愧是覺醒了純陽天尊血脈的三頭六臂。”

    軒轅漣誇讚了這麼一句後,又道:“你打算接下來是離開黑暗大三角星域,還是繼續前行?”

    風巖雖然纔剛剛成神,但執掌着純陽神劍,自然是可以做風族的主。

    “父親說,純陽者,只能進,不能退。”風巖道。

    軒轅漣再次讚歎:“四爺隕落,固然令人惋惜。但,看來風族卻又是要出一位鬥戰天下的雄傑,卻是一件大喜之事!青兒,上車來。”

    軒轅青登上黃金車架。

    車中,自成一座小世界,瀰漫黃金神霧,生長各種金燦燦的植物,流淌紫泉。

    隱隱可見,黃金神霧中立有高山,建有宮樓。

    其中最爲引人矚目的一株植物,乃是一朵飄浮在紫泉中的青蓮,霞光氤氳,花瓣晶瑩,有着億萬道規則神紋圍繞流動。

    八座巍峨的神殿,懸浮在青蓮上方的八個方位,如同位於異時空,不斷沉浮着。

    青蓮中,有一道婉約至極的身影,長髮飄飄,兩隻纖細玉手結印,頓時,來到紫泉邊緣的軒轅青,體內飛出一魂一魄,和一座光明神殿虛影。

    一魂一魄,飛入青蓮,與那道看不清模樣的身影融爲一體。

    光明神殿虛影飛到青蓮上空,與另外八座神殿並列。

    而軒轅青,則是化爲一具人形蓮藕。

    若是張若塵站在此處,定會爲之震驚。因爲,以他的感知能力,居然從始至終沒有看穿軒轅青只是一具傀儡身。

    ……

    商弘跟在黃金車架的後方,來到旭風神艦的艦尾。

    三位光明神殿的真神,與瀲曦,只能站在遠處。

    “商弘,你可知錯?”

    黃金車架中,響起軒轅漣浩渺的聲音,也不知是男是女。

    商弘躬身,道:“商弘知錯。”

    “錯在哪裡?”軒轅漣道。

    商弘道:“錯在做事不夠謹慎,也低估了對手,更……應該第一時間稟告軒轅大神,與她商議。”

    商弘並非蠢類,仔細思考之後已是明白過來,軒轅青之所以那麼護着他,不惜得罪風族,並不是他自己真有那麼大的魅力。而是軒轅青知道放走血屠的,不是他。

    換言之,軒轅青從一開始,就知道張若塵的身份。

    “你能明白這一點是好事。”是一道極其動聽的女聲。

    隨即軒轅青走出黃金車架,身上白色神光絢爛,傷勢盡愈,黃泉花毒也絲毫不剩。

    她站在黃金車架旁邊,沒有離開,又道:“你也別不服氣!今日,若是你真能抓住張若塵的把柄,讓風族與你站到同一戰線,就算顧忌星桓天那邊,本座也會將他拿下。自己鬥輸了,就得認。”

    車中,軒轅漣開口:“星桓天關係重大,張若塵背後更是牽扯着多位諸天級強者,以你的才智,應該明白青兒這麼做的原因。”

    商弘眼神一沉,道:“但張若塵在星桓天可是讓天庭大軍損失慘重,血戰神殿的二甲血祖,被他擒拿,據說送給了血絕家族,做了大神血藥。陣滅宮的三長老,被他請動閻羅族的太上,煉成了一爐神丹。甚至,將天尊在星天崖的計劃都破壞。這種大敵,豈能容他?”

    軒轅青道:“今天呢?今天他可是一劍碎了趙無延的神源,若不是他改變了戰鬥局勢,你現在已經魂飛魄散。說到底,我們都欠了他一條命。”

    商弘正要開口,軒轅漣的聲音又響起:“星桓天的事,不是你可以點評,如果實在不懂,可以回去請教你祖父。在天初文明,本公子欠了張若塵一個大人情,甚至可以說是整個天庭欠他的。所以,在本公子這裡,只是將他當成一箇中立派,可以拉攏。”

    “當然你們商族與他有私仇,這是你們事,怎麼鬥都可以。若是你有本事,即便是殺了他,天庭這邊也沒有誰會說你做錯了,甚至星桓天那位也只能認了!”

    “但,你若是死在了他的手中,本公子即便知道是他所爲,也不會爲你報仇。你能理解嗎?”

    商弘眼神森寒,道:“那若是我離開黑暗大三角星域後,揭露青萍子就是張若塵,告訴天下人張若塵的武道沒有被廢呢?”

    “都說了,這是你們的私仇。”軒轅漣道。

    “明白了!”

    商弘遲疑了一下,道:“不知公子將如何處置商弘?”

    “你沒有放走地獄界的神靈,爲何要處置你?但,你不適合再留在旭風神艦上了,能不能逃出黑暗大三角星域,得看你自己的手段。有把握嗎?”軒轅漣道。

    商弘頗爲自信,笑道:“張若塵戰力強大,當得起元會級天才之名,我的確不是他的對手。但,在黑暗大三角星域這樣的地方,如果連從他手中逃走都做不到,與廢物有什麼區別?”

    “本公子說的是黑暗神殿那邊。”軒轅漣道。

    顯然軒轅漣也不相信張若塵殺得了商弘。

    商弘道:“黑暗神殿恨我,遠比不過恨張若塵。此刻,必然已是去對付他,現在正是我離開黑暗大三角星域的最佳時機。”

    “去吧!”軒轅漣道。

    商弘躬身一拜,這才隱去身形,悄然離開了旭風神艦。

    軒轅青冷哼一聲:“來黑暗大三角星域,易天君怎麼可能沒給你保命的底牌,一張神王符是絕對少不了!先前那麼危急,居然都沒有使用出來,倒是夠自私的。這一點,比張若塵差遠了!”

    繼而,她目光投望過去,神念傳出,將光明神殿的三位真神和瀲曦招了過來。

    “拜見漣公子,拜見軒轅大神。”

    四人同時行禮。

    伽臨南連忙站出來,神色緊張,道:“稟告二位大神,此事都是商弘一人所爲,連本神都差一點被他利用。”

    軒轅青露出失望之色,還沒有追究責任,便開始推卸責任。

    難怪張若塵那麼看不上眼光明神殿。

    “瀲曦!”軒轅漣的聲音,從黃金車架中傳出。

    “在!”

    瀲曦心中暗驚,以爲軒轅漣要追查今日之事,問她真相。

    豈不是最終還是逃不過被搜魂的下場?

    懷着巨大壓力,與一份不甘的怨恨,瀲曦單膝跪到黃金車架的面前。

    軒轅漣道:“你十魂十魄潛力無窮,又吃過大苦,磨鍊了心性,是一個好苗子!這樣吧,本公子做主,讓青兒收你爲弟子,你可願意?”

    瀲曦驚訝,視線從黃金車架,移到軒轅青的身上。

    站在一旁的三位光明神殿真神,無不羨慕嫉妒,簡直眼睛裡面都要噴出火焰來了!

    軒轅青可不只是一位太白大神那麼簡單,是天尊之女,在光明神殿中身份十分特殊,而且目前一個弟子都沒有。

    成爲軒轅青的弟子,便是見到天尊,都能稱一聲太師父。

    可想而知,今後瀲曦在光明神殿,乃至在整個天庭的身份地位,都會提升數個檔次。而且,沒有人再敢嘲笑她的過去,否則便是對軒轅青的不敬,對天尊的不敬。

    突然間,瀲曦明悟了今天的所有疑惑。

    看來是那人的手筆。

    否則她一個半神,怎麼可能入得了軒轅漣和軒轅青的眼?

    瀲曦感動落淚,深深叩拜,道:“多謝漣公子!瀲曦,拜見師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