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當然不會告訴閻無神這一千年去了什麼地方,更何況,在場還有另外三位修士。

    張若塵坐到池崑崙對面的椅子上,道:“不介紹一下,這三位的身份嗎?”

    閻無神指向身穿金黃神衣的那位四十來歲中年男子,道:“這位,乃是鉅鹿神朝的皇族成員,虛晟。按輩分算,他的輩分,甚至高於鉅鹿神君,因此乃是鉅鹿神朝唯一的一位皇叔。”

    張若塵客氣了一聲:“原來是虛皇叔。”

    在張若塵和閻無神這樣傳奇的人物面前,虛晟身份雖尊貴無比,卻不敢露出倨傲之色,拱手笑道:“若塵大聖乃是笑傲天地的絕代強者,叫我一聲虛晟便是。”

    閻無神示意了一眼,虛晟繼續介紹另外兩位修士,指向戴着面紗的絕世美人,道:“這位乃是神君之妃,燕神妃。”

    居然是鉅鹿神君的妃子,這倒是讓張若塵大爲意外,不禁認真的盯了一眼。

    “見過若塵大聖。”

    燕神妃聲音極爲動聽,而且十分年輕的樣子。

    虛晟指向那位揹着三節長槍的年輕男子,道:“燕小裡,乃是神妃的兄長。”

    燕小裡拱手,道:“千年前,若塵大聖便是英姿無雙,不知一千年過去,大聖實力增長了多少?大聖可否賜教兩招?”

    也不管張若塵同不同意,燕小裡已是釋放出道域,將張若塵拉扯進去。

    道域中,大地呈黑色金屬的形態,長滿一座座數千米高的玄鐵山峰,整個世界昏昏沉沉,空氣都像是固態。

    虛晟、閻無神、燕神妃,沒有要阻止他的意思,靜靜的看着。

    張若塵已是明白,這是他們提前便商量好的事,欲要試探張若塵的修爲高低。

    燕小裡已凝聚出無上法體,修爲高深,可稱半神。

    燕小裡知曉對手不是一般的修士,因此,一出手,便是施展出壓箱底的手段,一招無上級聖術槍法施展出來,引動道域中的聖道規則。

    一槍刺出,道域中的一座座金屬山峰,皆融入槍體。

    槍,已是變得比一顆星辰還要沉重,不知多少億斤。

    張若塵依舊坐在椅子上,輕描淡寫的兩指點出。

    一道刺目至極的劍波,從指尖涌出,與槍尖對碰在一起。

    空間震盪,出現密集漣漪。

    “嘭!”

    燕小裡的道域破碎,身形倒飛出去。

    虛晟露出駭然的神色,神境之下能擊退燕小裡這一槍的修士,還是有那麼一些,可是,能夠坐在位置上,以指劍破之,如此人物卻是屈指可數。

    他立即釋放出道域,將燕小裡破碎的道域籠罩進去,同時,也化解了張若塵這一指的餘波。

    虛晟再次起身,驚歎的道:“燕小裡乃是鉅鹿神朝一等一的強者,傲視羣雄,可惜遇到若塵大聖,卻如同一個小孩子一般,一指便是擊敗。佩服!佩服!”

    燕神妃親自爲張若塵斟酒,聲音柔美,道:“還請若塵大聖莫要與兄長一般見識,他也是慕名大聖威名,纔想挑戰。可惜,太不自量力。”

    “神妃千萬不要如此客氣,你何等身份,我可不敢喝你的這杯酒。”張若塵身體坐得筆直,將酒杯擋了回去。

    氣氛略顯尷尬。

    閻無神大笑一聲:“沒錯,燕小裡出手,是我的意思。我想看看,張兄是否已達到了神境。”

    “如果我已經達到了神境呢?”張若塵道。

    閻無神道:“對我而言,那將是巨大的壓力。不過,張兄這一千年,似乎遇到了大麻煩,修爲還沒有達到無上境吧?”

    “是遇到了一些麻煩,但是,都已經解決。”

    張若塵無疑是承認了自己沒有達到無上境的事實。

    鉅鹿神朝的三人,驚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他們並非是沒有見識的修士,可是,依舊難以想象,一個萬死一生境的大聖,可以強大到如此地步。若是張若塵突破到無上境,又得強到何等恐怖的程度?

    閻無神露出喜色,道:“沒到無上境,戰力便可達到如此程度,看來你是成功了!”

    閻無神指的,自然是陰陽五行聖意。

    張若塵瞥了虛晟、燕神妃、燕小裡一眼,不想談論這個話題,道:“我很好奇,一個地獄界的修士,爲何能與鉅鹿神朝的修士走得如此之近?”

    閻無神道:“就算是地獄界的修士,難道就不能在天庭,有一兩個值得信任的朋友?就像你張若塵,是地獄界的修士,在天庭依舊有可以完全交託性命的友人吧?”

    “我有,是因爲我曾經是天庭的修士。”張若塵道。

    閻無神道:“你這個天庭的修士,在地獄界,也有生死之交吧?實不相瞞,我和虛晟正是生死之交,可以完全信任他。”

    虛晟點了點頭,道:“閻公子乃是虛某的至交好友,今日之事,我們三人絕不對外吐露半個字。”

    張若塵相信,虛晟三人肯定能夠保守秘密,因爲閻無神絕不可能給自己留下這麼大的破綻。

    但,虛晟和閻無神是生死之交,張若塵卻是根本不信。

    就算他們二人是生死之交,爲何這麼重要的場合下,還敢將燕神妃和燕小裡帶來?

    顯然,今夜這場聚會,閻無神除了要見張若塵,同時也要見燕神妃和燕小裡。燕神妃和燕小裡與閻羅族,或者與閻無神的關係,必定非同一般。

    閻無神見張若塵沒有主動說這一千年去了何處,也就沒有繼續問,而是問道:“張兄邀我前來天庭,莫非只是想要見我一面那麼簡單?”

    張若塵開門見山,道:“我是有事相求,需要借無神兄一臂之力。”

    “借刀殺人?”

    閻無神雙眼一眯,顯然已瞭解過天庭現在的局勢。

    張若塵道:“有這個意思。”

    “張兄莫非忘了,我們是敵人?況且,借刀殺人這樣的事,怎麼能說得這麼明?你覺得,我像刀嗎?”閻無神道。

    張若塵道:“現在我已改變了主意,不想再用你這把刀。”

    “是因爲崑崙界有了五行觀、西天佛界、真理神殿這些盟友,還是因爲我現在的肉身是池崑崙?你不想讓他冒險?”閻無神直接挑明,如此問道。

    張若塵道:“都有。”

    閻無神胡爾一笑,端起酒杯來,道:“先飲一杯。”

    張若塵舉杯。

    兩人對飲。

    閻無神道:“張兄,是要回地獄界的,對吧?”

    “你看得很準。”張若塵道。

    閻無神道:“你若不回地獄界,根本不用隱藏身份,怕是已經在鬥戰整個天庭的強者,攪動無邊風雲,而不是像現在這麼沉寂,需要借我這把刀。”

    張若塵就算暴露身份,也不會死,太上必會保住他性命,但卻休想再回地獄界,也休想再有營救明帝的機會。

    閻無神道:“其實,我是很想會一會天庭的各方高手。若是張兄肯答應將來助我一臂之力,我倒是不介意,做一把鋒利的刀。”

    張若塵不懷疑閻無神是一把鋒利的刀,因爲他已達到無上境。

    須知,像閻無神這樣的人物,一旦達到無上境,哪怕只是初入無上境,神境之下,怕是已經沒有對手。就算是站在巔峰的缺,也未必敵得過他。

    如此人物,一道假身,都能爆發出無與倫比的戰力。

    更何況,此刻的閻無神,並不是一道假身,有一魂前來。

    閻無神解開黑色長袍,露出胸膛。

    只見,他的胸口處,密佈古老的秘紋。在秘紋的中心,有一顆散發着神芒的珠子,珠子中蘊含令人心悸的可怕力量。

    張若塵眼睛猛然一眯,道:“神源珠。”

    “沒錯,正是神源珠。我以秘法,可以調動神源珠的力量,不說爆發出本尊十成的戰力,五六成的戰力,還是能夠做到。怎麼樣,這把刀,還算鋒利吧?”閻無神道。

    張若塵道:“這是崑崙的決定吧,是他想要替崑崙界出戰?”

    “但他卻不是你想要的刀。”閻無神的眼神,始終充滿自信。

    神源珠,乃是用神源煉製而成,是無上境大聖用來對抗僞神的戰寶,價值更在神源之上。

    池崑崙現在的身體,修爲顯然還遠遠沒有達到無上境,因此,就算有神源珠,也無法抗衡僞神。神源珠這樣的寶物,是絕代神靈用來打破俗世平衡的東西,煉製不易,數量少之又少。

    更重要的是,神源珠是消耗品,一旦內部的神力耗盡,珠子也就毀了!

    煉製神源珠,遠不如用神源來培養僞神。

    張若塵問道:“你想讓我,幫你做一件什麼事?”

    “我想讓你,跟我去一趟黑暗深淵,此事亦有極大危險。”閻無神絲毫都不隱瞞,直截了當的說道。

    張若塵陷入沉思。

    閻無神繼續道:“張兄若答應我這件事,你回地獄界,黑暗深淵閻氏必定全力助你。你想去命運神殿救人,我們也是能夠出上力的。”

    燕神妃道:“若塵大聖千萬不要認爲,天堂界派系好對付。實際上,就算天龍界派系、真理神殿派系、千星文明派系加起來,與天堂界派系的實力,尚且還存在一些差距。主宰世界與數百座強界組成的力量,乃是整個宇宙最強大的勢力。”

    “更何況,天堂界派系並非沒有行動。剛纔若塵大聖也看見了,商子烆正在宴請盟友。大聖可知他宴請的是誰?”

    張若塵沒有料到,竟是燕神妃開口,幫閻無神做說客,心中更加驚奇。

    燕神妃繼續道:“最近千年,南方宇宙的主宰世界妖神界,啓動了妖祖的祖血,培養出了十大強者。剛纔,若塵大聖在外面見到的兩位,就是十大強者中的九尾心狐和太古銅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