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歸海閣中,響起陣陣驚呼聲。

    是妖神界第一強者褚犍到了!

    妖神界十大強者,都吸收過妖祖的祖血,個個修爲蓋世。放在別的時代,十大強者中,任何一個單拎出來就能代表妖神界最強。

    而褚犍,則是十大強者中的第一。

    今夜,褚犍和敖乙決戰神月灘,爭南方宇宙第一強者的名號。

    褚犍先到一步,被商子烆邀請進四樓的離字廂房。

    張若塵臉上的神情,終於有了變化,道:“黑暗深淵可是赫赫有名的禁區,神靈進去都有隕落的危險。我想知道,無神兄進去是爲何事?”

    “明人面前不說暗話,進黑暗深淵,與昔日閻羅族的老族長有關。希望張兄可以助我一臂之力,無論結果如何,都感激不盡。”閻無神深刻的眼神,掛在池崑崙的眼中。

    閻羅族老族長的事,張若塵曾聽羅乷提到過,所知甚少。

    但卻知曉,老族長當年是地獄界爲數不多主張與天庭萬界和平共處的神境強者,可是,卻因未知的原因,陷落在黑暗深淵。

    如果閻羅族老族長當年真的是“主和派”,張若塵只要能夠出一份力,哪怕不要任何好處,都願意去一趟黑暗深淵。

    但,張若塵心中還有疑惑,道:“閻羅族諸神林立,何必要找上我呢?”

    閻無神似乎早就料到他會問出這個問題,道:“黑暗深淵並非善地,詭異絕倫,神靈進去未必有我們進去更輕鬆。其中種種兇惡,進入之前,我自然會詳細說與你聽。”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好!既然無神兄敢以一魂前來赴約,我又何嘗不敢去一趟黑暗深淵?但,無神兄應該知道,我一旦回到了地獄界,未必還能自己給自己拿主意。若是家中的長輩不同意,我恐怕是去不了!”

    張若塵不敢把話說滿,畢竟他對黑暗深淵瞭解甚少,對閻羅族老族長的事也只是道聽途說,打算回地獄界,請教母后和戰神之後,再做決定。

    閻無神自然聽出張若塵話中的意思,道:“以張兄如今的修爲,哪裏還需要聽從神靈的意思?若是張兄到時候畏懼黑暗深淵的兇險,選擇退卻,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今夜,我就當張兄已經答應。來,飲下這杯。”

    張若塵端起酒杯,先飲下去。

    就像閻無神不敢真身前來天庭一樣,張若塵又何嘗敢在什麼都不清楚的情況下,答應進黑暗深淵?

    這一點,閻無神早有預料。

    但他相信,張若塵最終肯定會與他一起前去,因爲張若塵在地獄界需要閻羅族的幫助。

    張若塵打算就此告辭而去,但,商子烆就在隔壁,現在或許是殺他的一個時機。

    不過,離字廂房中,至少已有妖神界的三大強者,想要在這樣的情況下殺死商子烆,神境之下怕是沒有任何修士做得到。

    更何況,商子烆現在的修爲高低,張若塵是一無所知,冒然出手,絕不明智。

    閻無神看見張若塵沉思的模樣,似能心靈相通,笑道:“張兄,你身上有殺意泄露出來了!”

    “有嗎?”張若塵道。

    閻無神道:“有。”

    虛晟、燕神妃、燕小裏皆是面面相覷,感到不可思議,因爲他們根本沒有感應到什麼殺意。修爲差距真有這麼大?

    張若塵道:“無神兄應該知道我想殺誰吧?”

    “大概能猜到。”

    閻無神又道:“不過,這裏卻不是出手的好地方。”

    “所有修士都認爲,不會有人出手的地方,何嘗不是最好的地方?”張若塵如此說了一句,目光投向虛晟,道:“不知虛皇叔可能幫我一個忙?”

    “若塵大聖但講無妨。”虛晟道。

    張若塵道:“虛皇叔和商子烆可有什麼矛盾,或者仇恨?”

    虛晟是個心思通透的人,明白張若塵的意圖,道:“我和商子烆幾乎沒有任何交集,但,若是存心要找矛盾,也是可以找出來一些。”

    “聽聞虛皇叔乃是鉅鹿神朝的第一強者,可否出手,試一試商子烆的修爲高低?”張若塵道。

    虛晟爽快的大笑一聲:“我和閻公子是生死之交,若塵大聖和閻公子又是至交好友。這點小忙,自然是要幫。”

    虛晟提起桌上的一個祕銀製酒壺,仰頭往嘴裏灌酒。

    一壺盡,虛晟身上金光大盛。

    “嘭!”

    他向虛空一探,抓出一柄水缸大小的紫金錘,猛然推門而出,大喝一聲:“商子烆你這個狗孃養的,給本座滾出來,今日我們決一死戰。”

    聲音如驚雷,令整個歸海閣的修士都是安靜下來。

    “嘭,嘭,嘭……”

    虛晟的腳步聲,踩得第四層樓閣不停晃動,密密麻麻的神紋和陣法銘紋顯現出來。

    無人知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普天之下還有修士敢如此喝罵商子烆,倒是一件驚奇的事。

    “是鉅鹿神朝的虛皇叔。”有些修士認出了虛晟,低聲說道。

    “虛皇叔可是一位高雅之人,能讓他怒得罵娘,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等着看好戲吧!”

    ……

    “滾開!”虛晟爆吼一聲。

    守在離字廂房在的四位天堂界大聖,想要阻攔虛晟,卻被一錘揮飛出去,個個聖軀都變成爛泥,不知是生是死。

    紫金錘威力絕倫,哪怕是揮出來的風,都不是普通大聖沾得。

    離字廂房的門被推開。

    商子烆一頭銀白長髮,頭戴硃色發冠,氣質縹緲出塵,向墜落到了一樓的四位天堂界大聖盯了一眼,那雙古井無波的眼睛,露出一絲冷意。

    他道:“皇叔雖地位尊貴,可是無故出手傷人,未免太過霸道了吧?”

    “無故出手傷人?哼,你這位功德神殿的少殿主,做了虧心事,卻是一點愧疚之心都沒有。本座且問你,五百年前的西伽界功德戰場上,我兒虛彩鱗是不是被功德神殿害死的?當時,你也在西伽界,敢說與此事無關?”虛晟眼神冷狠,怒氣沖天的模樣。

    商子烆皺眉,道:“五百年前的事,誰還記得?再說,每年死在功德戰場上的修士何其之多,他們是自願上戰場,與功德神殿有什麼關係?”

    “可是,本座卻聽說,他死得很冤,不是死在地獄界修士的手中,而不是被你害死。”

    不再多言,虛晟已是釋放出道域,將商子烆拉扯進去。

    張若塵、燕神妃、燕小裏走出乾字廂房的時候,虛晟已是和商子烆在道域中戰了起來。

    所謂道域,就是達到千問境的大聖,利用自己的聖道規則,改變周圍的天地規則,強行開闢出來的一座領域空間。與聖王的道域,有天壤之別。

    一般的大聖,是看不見虛晟道域中發生的戰鬥,需要修爲高到一定程度才行。

    虛晟不愧是一等一的人物,組成道域的聖道規則數量,達到十八萬億道,在《紅塵絕世榜》上,位列紅塵第五百七十四位。

    須知,命運神殿天命司的第一命皇吾悅,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也只有二十萬道出頭而已。

    雖說,對無上境大聖而言,聖道規則更多未必就一定更強。但是,聖道規則數量終究是實力的象徵,是無上境大聖的底蘊。

    吾悅命皇是使用十二萬億道聖道規則凝聚出無上法體,戰力自然是無與倫比,將來甚至有一絲渺茫的機會,衝擊三十萬億道聖道規則,達到元會級代表人物的層次。

    正是如此,吾悅命皇在施展出禁術,玉石俱焚的情況下,甚至可以爆發出對抗元會級天才白卿兒的戰力。雖然剎那光輝,卻依舊無與倫比。

    虛晟與吾悅命皇差距不小,可是,憑十八萬億道聖道規則的底蘊,卻也是一等一的強者。

    但,在他猛烈的攻勢之下,商子烆在道域中急速閃爍身形,依舊能夠輕鬆應對。

    紫金錘爆發出來的力量雖強,卻根本傷不到商子烆。

    兩人,高下立判。

    “商子烆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至少達到了二十五萬億道,甚至有可能,已經接近三十萬億道。”商子烆沒有釋放道域,沒有全力以赴施展身法聖術,張若塵只能猜測。

    同時半神巔峯的修士,也有巨大差距。

    修煉出二十萬億道聖道規則的半神巔峯,與修煉出二十九萬億道聖道規則的半神巔峯,戰力是天差地別。

    修煉二十萬億道聖道規則破入神境,與修煉二十九萬億道聖道規則破入神境,凝聚出來的神座星球數量,自然也不同。

    當然,越往後,每提升一萬億道聖道規則,難度都是呈倍的增加。

    當年命運神殿裁決司的第一強者卓雨農,聖道規則數量便是超過了二十五萬億道。

    “還不勸勸你們家皇叔,若是他再不收手,待會兒恐怕是要吃大虧。”

    一道嬌滴滴的美妙聲音,在張若塵的身旁響起。

    聲音如春日溪水,夏日涼風,給人無窮享受,但又蘊含一股媚惑的韻味,能夠穿透修士的心境。很平淡的一句話,卻像是在下命令。

    沒錯,就是命令。

    張若塵嗅到迷人至極的幽香,淡淡的道:“皇叔痛失愛子,心中悲痛壓抑了五百年,豈是我們勸得動?”

    站在張若塵三人身後的,正是九尾心狐和太古銅獅。

    燕神妃和燕小裏都受九尾心狐的聲音影響,眼神迷離,幾欲開口勸阻虛晟。可是,卻被張若塵使用精神力,壓了回去。

    九尾心狐何等強者,哪裏料到區區一個鉅鹿神朝的老者,居然可以從容化解她的惑術。

    她頗爲不甘心,走到張若塵的身旁,美眸漣漣望去,又道:“老先生的精神力達到六十九階巔峯了嗎?以前怎沒聽說,鉅鹿神朝有你這麼一位高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