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繼續道:“如此大好時機,正是給黑暗神殿迎頭痛擊之時,你卻選擇認輸?都說活得越久,越是怕死,越是失了精神銳氣,現在我是信了!”

    玉靈神那雙眼眸,早已是圓睜如珠。

    實在太放肆了,對太虛大神,一點敬畏之心都沒有。

    若非張若塵已經踏入大神層次,即便阿木爾在場,她也要出手教訓一番。

    站在一旁的阿木爾,眼神卻出現了一些變化,在細細推算和斟酌,顯然有些動心。

    張若塵絲毫不讓,與玉靈神對視,身上大神神威也爆發出來,道:“我這麼做,都是爲了夜叉族。我自己怕什麼?大不了回星桓天,做我的第一神女城城主,溫柔鄉里佳人多,難道黑暗神殿敢滅星桓天?”

    玉靈神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緒,盯着張若塵,道:“爲了夜叉族?你以爲本神看不穿你的目的?你是想本神去和黑暗神殿鬥得兩敗俱傷,然後自己漁翁得利,將我們都收拾掉。畢竟,本神可是知道,你是青萍子!這個秘密,對你是致命的。”

    張若塵笑了笑,道:“原來玉姑娘是在顧忌這個,哈哈,玉姑娘未免也太看得起我了,以我現在的修爲,太虛境大神哪怕只剩一口氣在,也不是我可以冒犯。再說,你信不過我,難道信不過狼叔?夜叉族和魔狼族同氣連枝,榮辱與共,他絕不會對你動手的。”

    “再說,我有把柄在你手中,你更應該放下戒心纔對。”

    緊接着,張若塵將祖界界尊放出來,道:“爲了救界尊,我可是冒了巨大凶險,這算不算是誠意?”

    祖界界尊一直被關在神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是誰救了自己,只以爲真的是張若塵出的手,於是,向張若塵行禮,連聲道謝。

    玉靈神眼中的寒意緩和了一些,但依舊冷冰冰的,道:“本神姓韓,不姓玉。”

    “抱歉,原來是韓姑娘。”張若塵笑道。

    祖界界尊的嘴角抽了抽,還從來沒有修士敢這麼稱呼玉靈神。

    這算是冒犯嗎?

    調戲?

    玉靈神那張萬年不化的冰山臉,露出一道靈動的笑意,彷彿回到了年輕之時玩弄天下英傑於股掌之間的年紀,看向白羽孔雀聖車,道:“不如請車中那位前輩出手?”

    張若塵看着玉靈神不懷好意的笑容,有些不敢確定她是不是已經知道了真相,也跟着笑了起來,道:“車中那位前輩,正處於一種特殊的狀態,未必喚得醒他。不如回夜叉族祖界,將夜叉族的兩位老祖請出來?”

    阿木爾搖頭,道:“若塵,你當這一策,我們先前沒有想過?夜叉族兩位老祖一旦甦醒,哪裡瞞得過命運神殿和黑暗神殿?他們進入黑暗大三角星域,只會讓局勢更加失控。”

    “你以爲每個人都與你一樣,有精神力天圓無缺的強者,爲你掩蓋天機?”玉靈神臉上笑容消失,又變得冰霜千里,像張若塵欠了她一大筆神石一般。

    張若塵道:“天下就沒有萬無一失的事,哪怕只有一成的勝算,我們也必須拼一拼。這股心氣,我不信韓姑娘會沒有?”

    年紀越大的女人,越希望別人將她喊得年輕一些,這個道理張若塵懂。

    當然,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這麼喊的資格。

    換作血屠,喊一聲“韓姑娘”,早就被一巴掌抽飛。

    張若塵是自身修爲達到了大神層次,背後又有諸天級強者撐腰。這種撐腰,可不是血屠那樣,只有一個掛名的師尊。

    星桓天一戰,足以讓天下修士明白,張若塵在天姥那裡的分量。

    天下修士自然更加明白,星桓天那位天圓無缺的精神力巨頭,欠了張若塵多大的人情。

    玉靈神顯然也有幾分意動,眼神時而冰冷,時而猶豫。

    此事關係太重大,繼續和黑暗神殿鬥下去,就真的是死仇了,一旦失敗,整個夜叉族將會有死劫。

    若只是她自己的生死,她早就做決定了!

    她很清楚,張若塵敢說出這麼一番慷慨激昂的話,是因爲不同揹負什麼,壓力比她小得多。

    張若塵道:“我聽說,韓姑娘這個元會很多時間都在沉睡,應該是自知渡不過下一次元會劫難,所以使用了某種秘法,躲避天地規則的感知,想延緩元會劫難到來的時間?”

    玉靈神凝視着他。

    ◆Tтkд n ◆C〇

    “看來被我說中了!”

    張若塵道:“一位太虛境大神,連第四次元會劫難都沒有把握渡過,看來曾經受過重傷,壽元流失嚴重。不如這樣,我用一株神藥,助你渡元會劫難,換我們這一次的精誠合作?”

    玉靈神斜眼過去,道:“你有神藥?”

    神藥世間罕見,可遇不可求,需要大氣運才能找到。

    當初,月神渡第四次元會劫難,能夠萬無一失,還得歸功於黑心魔主的神藥“渡劫神蓮”。

    張若塵道:“星桓天可是天尊故地,沒有一點把握,我敢這麼承諾你?”

    玉靈神終於做出決定,道:“你若敢欺騙本神,小心本神打上星桓天,到時候,理虧的可是你,相信九天前輩會主持公道。”

    шωш ⊙ttκǎ n ⊙¢ ○

    本來她想以暴露張若塵武道修爲相脅,但最終沒有那麼說。

    抓在她手中的這個把柄,只有出了黑暗大三角星域纔好用,方能價值最大化。

    “她會不會早就已經決定要殺盡黑暗神殿的神靈?剛纔是故意與我演戲,想要趁機佔據主動和謀取更多好處?”張若塵眼神狐疑的看着玉靈神,總覺得這次是被她給演進去了!

    不管了,反正夜叉族的把柄,也在他的手中。

    誰都別想出賣誰!

    張若塵看向阿木爾,問道:“狼叔怎麼說?”

    阿木爾看了玉靈神一眼,以傳音的方式,道:“龍主吩咐,讓我全力助你。”

    ……

    光明神殿、風族、黑暗神殿這三大勢力,之前乘坐神艦進入黑暗大三角星域,每隔一段距離,都會留下空間標記。

    憑藉這些空間標記,才能找到返回出去的路。

    張若塵憑藉感應,找到了光明神殿投放在虛空中的一塊山體大小的岩石,岩石上,標有密文和數字。

    一位聖者境的光明神殿修士,盤坐在岩石上,岩石外圍佈置有隱匿陣法。

    他負責看守萬步之內的十塊空間標記。

    正是因爲要留空間標記,所以,任何一個勢力想要探查黑暗大三角星域,都要調動大量人力和物力。

    雖說隱藏這些空間標記的陣法,對神靈而言,作用有限。但,在廣闊無邊的黑暗中,只要距離足夠遠,就能瞞過神靈的神念。

    況且留這些空間標記是有精密的考究,絕不是一條直線那麼簡單。

    張若塵擊殺了那位光明神殿的聖者,便是在岩石上等待起來。

    商弘想要離開黑暗大三角星域,必然要沿原路返回。

    小黑被放出來後,立即詢問張若塵旭風神艦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張若塵隻字不提,他便走向血屠,與血屠低聲嘀咕起來。

    然後,爭吵起來。

    “本皇不知道,本皇什麼都不知道,本皇都打算離開黑暗大三角星域了!”類似的話,血屠已經說了十多遍。

    張若塵心中有一些疑惑,至今沒有解開。

    之前,戰神爆發後,軒轅漣居然可以在一刻鐘之內到達,也太匪夷所思。他是不是一直跟在旭風神艦後方?

    爲什麼要這麼做?

    他又是如何跟上的?

    張若塵百思不得其解,忽的,察覺到玉靈神正在注視白羽孔雀聖車。見張若塵看向她,她才充滿古怪意味的一笑,不再觀望。

    看來玉靈神已經生疑。

    也對,像她那樣的古神,不生疑纔是怪事。

    張若塵心中還是有些擔憂,畢竟自己和夜叉族關係太薄弱了,根本不是可以相互信任的盟友。如果失去了白羽孔雀聖車這層威懾,難保不會被玉靈神賣掉。

    不知不覺,半日過去。

    張若塵站起身來,笑道:“看來我是小瞧了商弘,他根本沒有打算離開黑暗大三角星域,而是繼續前行去了!有點魄力啊!”

    “或許是知道師兄要堵他,正躲在某一處呢?”血屠道。

    張若塵搖頭,道:“我先一步離開旭風神艦,黑暗神殿的強者,必然會去對付我,這是他脫身離開黑暗大三角星域的最佳時間。但,已經半天過去,他都沒有來,那麼只能是繼續前行了!事關生死之時,倒是聰明瞭起來。”

    小黑驚呼一聲:“咦!哪裡來這麼多的燈籠?”

    黑暗中,飄來密密麻麻的人形燈籠,頭向下,腳朝上,像是發光的水母一般,數量奇多,從上、下、東、南、西、北六個方位而來,數之不清。

    張若塵絲毫都不意外的樣子,看向玉靈神,道:“我就說,根本不需要我們去找他們,他們會主動找上門來的!”

    “無月,早就等你現身了!”

    “唰!”

    六柄神劍從張若塵體內飛了出來,懸浮到頭頂,如六顆恆星,剎那間,照亮整個天地,令得無數燈籠燃燒起來,發出嘶聲慘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