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上一章記錯了月神的年齡,她沒那麼老,不是渡過了五次元會劫難,是四次。卞莊,別打本魚,你只是一個舔狗,有什麼資格打我……啊……)

    ……

    六柄神劍組成劍陣,在張若塵渾厚神氣的催動下,爆發出來的神器威能遠勝以往。

    “唰唰!”

    密密麻麻的精神力絲線,連接滿天的人形燈籠,組成一座周天神陣,與神劍上爆發出來的力量對抗。

    小黑貓耳朵抖動,臉色一變,道:“這是一座鬼陣,高明至極,佈陣之人的精神力強得可怕!”

    “這是黑暗神殿噬地的手筆,精神力強度應該是八十階,怎能不可怕?有此鬼陣,我們休想逃走。”張若塵冷笑道。

    血屠的臉色比小黑還要難看,道:“八十階……早知道,還不如關在神獄中。”

    精神力八十階的強者,別說小黑和血屠,張若塵都忌憚不已。

    張若塵裝出絲毫都不在意的樣子,揚聲道:“無月,你既然到了,怎麼就派出這麼一個嘍囉?小心它步了趙無延的後塵。”

    遙遠的虛空外,大頭布娃娃顯現出來,笑聲陰沉:“你們血絕家族盡出狂妄種子!嘍囉?便是血絕在此,都不敢如此輕視本座。”

    張若塵大笑:“你以爲我外公還是太白境?他老人家,已經步入太虛,一隻手打你,也是綽綽有餘。”

    雖說,精神力八十階擁有不弱於太虛境大神的戰力,但也得看是哪種太虛。

    大頭布娃娃爆哼一聲,直接以精神力攻擊張若塵的神魂。

    他這種層次的存在,只需站在原地,不需要使用任何神術,就能讓尋常神靈精神錯亂,神魂分裂。

    血屠爲何那麼恐懼?

    就是因爲精神力差距太大了,哪怕相隔百萬裡,千萬裡,也會被大頭布娃娃一念重創。像風懸那種上位神大圓滿,在大頭布娃娃的面前,都是毫無還手之力。

    大頭布娃娃的精神力剛剛到達張若塵的千丈之內,一縷縷七彩色的光霧顯現出來,將它的精神力,化解於無形。

    張若塵道:“所謂的精神力八十階,就怎麼一點水平?看來你被軒轅漣傷得不輕啊!”

    “天光虹燭!”

    大頭布娃娃目光盯着張若塵身前那半截七彩色的香燭,笑聲再起,道:“小輩,休要放肆,天光虹燭護得了你多久?”

    小黑和血屠立即向張若塵靠近過去。

    “這種級別的交鋒,本皇不參與了,要不先把本皇收進圖裡面?”小黑很有自知之明,焦急的看着張若塵。

    “師兄,還有我。”血屠道。

    張若塵心念一轉,指向白羽孔雀聖車,道:“你們去那邊,那邊安全。”

    “不就是一輛聖車,能安全到哪裡去?”

    小黑低聲啐了一句,但還是選擇相信張若塵,與同樣抱着懷疑心態的血屠,一起走到白羽孔雀聖車旁邊。

    他們二人自然不會坐以待斃,各自施展出了十多種護身手段。

    雖說這些手段,在精神力八十階的強者面前,與紙做的沒有區別,但,總能有個心理安慰。

    玉靈神看着張若塵的這番安排,眼神中,閃過一道疑色。

    與大頭布娃娃一同現身的,還有一隻巨大的人皮燈籠,披散黑髮,手持戰斧,腳下陰氣凝聚成十萬裡氣海,有陰城、鬼樹、兵甲……的虛影,在裡面若隱若現。

    人皮燈籠雖不是太虛境的修爲,可是大神威勢之盛撼動時空,氣衝九天。

    若不是玉靈神和阿木爾在場,張若塵早已遁走。

    張若塵衍化出陰陽太極圖印,氣勢十足,與他們對峙,道:“無月的針線活不錯啊,你這人皮本已被純陽神劍打得稀碎,沒想到這麼快就又縫補好了!”

    阿木爾和玉靈神深知無月的厲害,臉色有些古怪。

    他們不是沒有見過狂的,但是像張若塵這種才太乙境初期,就敢對無月張嘴就來,還是第一次見到。若是讓他達到太虛境,豈不是劍指諸天級強者?

    當然這裡的太乙境初期,是他們以爲的境界。

    實際,張若塵的修煉之路,與他們完全不一樣。

    “呵呵!”

    銀珠落玉盤般的笑聲,響徹虛空。

    在這笑聲中,便是天光虹燭散發出來的七彩色光霧都震動不停,似要被擊穿。

    張若塵盯着半截天光虹燭,眉頭微微跳了跳。

    一道黑色的身影,在虛無空間中走出。

    看不見容貌,只能看見飄動着的黑袍。

    見到無月的身影,玉靈神和阿木爾臉色皆是變得凝重,如臨大敵,立即釋放出神境世界,喚出次神級至尊聖器,懸浮在頭頂防禦。

    黑色身影聲音甜美,道:“若塵,你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踏入太乙境,是應該驕傲,但不能太膨脹啊!”

    “你外公血絕,哪怕是踏入了太虛境,與不死血神加起來,遇到我,也是要立即逃走。除非他的修爲,能夠再提升一些,達到太虛境中期,才配正面與我交鋒。”

    “但,從太虛境初期,提升到太虛境中期,玄一花費了六萬年,血絕修煉得快一些,至少也要四萬年吧?四萬年後,我的精神力,怕是都已經一念定乾坤。他再想與我交鋒,就得突破無量境才行。”

    “無量境就難了啊,五清宗那樣的天資,在太虛境巔峰不知積累了多少萬年,才破境成功。”

    張若塵知曉無月是在攻心,既是在告訴他,血絕戰神做不了他的靠山,也是在敲打玉靈神和阿木爾,瓦解他們的戰鬥意志。

    畢竟玉靈神和阿木爾的戰力,與血絕戰神相比,都還有一段差距。

    張若塵是真有些怕玉靈神被無月懾退,連忙道:“無月姥姥,你怎麼總是提我外公的名字,莫非你老人家是想嫁入血絕家族,做大族宰夫人?若有如此想法,直說便是,回去我就告訴外公去黑暗神殿提親。”

    張若塵感受到一股懾人的目光從黑色身影中飛出,竟是擊穿七彩色光霧,落在他身上。

    “轟!”

    即便是天光虹燭化解了大部分精神力,張若塵的神魂依舊猛烈一震,出現裂痕,一連向後退了七步。

    身上浮現出大量佛祖梵文,散發萬丈金芒,纔是將那股精神力擋住。

    “怎麼會強到如此地步?”張若塵心中暗凜,有些相信無月剛纔說的那些話。

    以自己現在的修爲,遇到這種級別的人物,即便底牌盡出,也不可能有生還的機會,根本就是天上地下的差距。

    幸好從始至終張若塵都沒想過要逃,而是選擇了說服玉靈神,一起對付無月。

    否則此刻,張若塵已經死無全屍。

    大頭布娃娃發出笑聲:“現在你該明白,天光虹燭也是護不了你的吧?”

    張若塵定住神魂,強裝鎮定,顯露出毫無懼色的模樣,道:“無月姥姥看來傷得很重啊,剛纔說了那麼多的大話,這一出手,卻是全部暴露了,居然連我一個太乙境初期的大神都傷不到。”

    本是對無月忌憚無比的玉靈神和阿木爾聽到這話,眼神皆浮現出一道亮光。

    無月坦然的承認下來,道:“是啊,風雲霸還是有些本事,盛名之下其實難副。但他就算是拼死,也只是讓你姥姥我稍微受了一點點傷勢,不算什麼,殺你們在場所有,不是難事。”

    “既然如此,姥姥你還在等什麼?趕緊動手吧!”張若塵道。

    “不急,等天光虹燭燃盡,再殺你們,豈不是更加輕鬆?免得又來一個拼死的,纔是頭疼得很。”

    無月的目光,忽的注視到玉靈神身上,道:“玉靈,你也是活了數十萬年的古神,爲何心甘情願被崑崙界利用?這是滅族之禍啊!”

    玉靈神向阿木爾看了一眼,心中沉思。

    畢竟她是知道魔狼一族源自崑崙界。

    無月繼續道:“你們夜叉族雖然被崑崙界利用,做了對不起黑暗神殿的事,但,我們曾經也算有些交情,加上黑暗神殿損失不大……”

    “這樣吧,你現在將功補過,擒拿了張若塵,再與噬地鎮壓阿木爾。我做主,不僅之前的事既往不咎,還可以將張若塵的血肉給你煉丹食用。他可是煉化了佛祖舍利,如同一株人形神藥,必能助你渡過第四次元會劫難。”

    張若塵臉色一變,沒想到無月會來這麼一記狠招,立即道:“吃我的血肉?這是不將天姥和九天放在眼裡?姥姥,你可真陰險!韓姑娘,你敢與這麼陰險的人合作嗎?”

    剛纔玉靈神的確動搖過。

    畢竟,無月威名太盛,與她爲敵,實在不智。

    但張若塵背後的靠山太硬了!

    玉靈神若是出手對付了張若塵,無月今後隨時都可以以此威脅她。況且,無月居然要借她之手對付張若塵和阿木爾,必然是因爲傷得很重,底氣不足。

    阿木爾道:“魔狼族曾經的確是聽命於龍主大人,就在不久之前,龍主大人還親自去了七峰連環山。但,魔狼族現在是百族王城的一員,與夜叉族有十萬年交情,是同生共死的盟友,豈是你一句話可以分裂?”

    阿木爾這話,既是在穩玉靈神的心,也是在震懾玉靈神和無月。

    龍主不久之前去過七峰連環山。

    那麼,龍主有沒有可能,已經來了黑暗大三角星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