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黑一下就不怕了,道:“區區離間計,也好意思用到太虛境大神身上?在場,本皇、張若塵、狼叔的確都與崑崙界有些淵源,但血屠可是堂堂正正的地獄界神靈,是鳳天的弟子,他有懷疑過自己被崑崙界利用嗎?”

    血屠瞪向小黑,媽的,你提本皇幹嘛?

    本皇都低調得快要躲到白羽孔雀聖車下面去了!

    玉靈神若有所思,笑道:“無月姐姐的提議甚好,但,姐姐恐怕不知,那聖車中可是有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姐姐在無量境之下,怕是已經難遇對手,但無量境以上呢?”

    張若塵眼神一沉,知曉玉靈神這是想要借無月之手,試探白羽孔雀聖車的虛實。

    果然,與夜叉族的盟友關係,太脆弱了!

    想要加固這層關係,將玉靈神,乃至整個夜叉族綁到自己的戰車上,還得想些策略才行。

    無月、大頭布娃娃、人皮燈籠,包括血屠和小黑,目光都向白羽孔雀聖車望去,有驚色,有疑惑,有驚喜。

    小黑驚呼一聲:“難道龍叔就在車中?”

    無月笑道:“若真是龍主大人在裡面,就算今日死在這裡,也值了!”

    說出這話之時,無月精神力一動。

    一道直徑粗達十丈的紫色神電,束貫千里,從上而下,向白羽孔雀聖車轟擊下去。

    天光虹燭擋得住精神力的直接攻擊,但是,擋不住精神力調動天地之力,凝成的攻擊力量。

    “轟!”

    紫色神電落下,輕鬆擊穿小黑和血屠的防禦手段。

    張若塵的六柄神劍斬出去,還沒靠近神電,就被狂暴的力量衝飛。血屠擡頭看了一眼,嚇得兩條腿打擺子,暗道一聲,這一次死定了!

    距離白羽孔雀聖車頂部還有數百丈的時候,密密麻麻的神紋顯現出來,將紫色神電擋住。所有電光,自動滑落出去,化爲電雨。

    玉靈神看到環繞在白羽孔雀聖車周圍的神紋,臉色狂變,立即單膝跪下。

    那些神紋,即便是諸天級的強者,也未必能修煉出來。

    難道……

    難道真是天姥?

    “走!”

    無月果斷至極,立即逃遁。

    大頭布娃娃和人皮燈籠顯然被嚇得不輕,竟然丟棄鬼陣不要,破開空間,逃進了虛無世界。

    張若塵憤慨無比,大喝道:“驚擾天姥大人修煉,還想走?無月,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你們還不出手?”

    玉靈神再也不敢懷疑半分,對無月的懼意盡去,體內億萬道神紋如同天河一般衝出,將鬼陣撕裂而開,精神力絲線崩斷,所有人形燈籠化爲火球。

    沒有了大頭布娃娃操控鬼陣,哪裡困得住太虛境大神?

    玉靈神懸空而起,右手結印,隔空按了出去。

    “轟隆隆!”

    超過千萬裡的空間崩碎,化爲數之不盡的空間碎片,形成驚天駭地的時空潮汐,向正在逃遁的無月衝擊過去。

    本是逃進虛無世界的大頭布娃娃和人皮燈籠,被時空潮汐掀翻出來,根本無法與玉靈神的神力對抗。

    張若塵目瞪口呆,向玉靈神那婀娜玲瓏的身姿看去,很想罵出口:“你都強成這個樣子了,先前在怕什麼?”

    “這纔是太虛境大神該有的風采!”張若塵讚歎一聲。

    這玉靈神的修爲,絕對不止太虛境初期,太虛境巔峰都有可能。

    但,與血絕戰神和荒天那樣的變態比起來,依舊有不小差距。

    無月停下,回身看去,頓時密密麻麻的符紋從瞳中飛出,排布萬里長空,擋住撲來的時空潮汐,與玉靈神的神力對碰在一起。

    大頭布娃娃和人皮燈籠飛在兩股神力之間,身體時而上衝,時而下落,嘴裡慘叫聲不絕。

    幸好無月分出了部分精神力,護住他們,身體纔沒有爆碎而開。

    “天魔無相!”

    阿木爾大喝一聲,一拳隔着千萬裡轟擊出去。

    一道千萬裡高的天魔虛影顯現出來,攜帶無邊魔氣,撞擊向無月。

    “轟隆!”

    人皮燈籠的身體爆碎而開,神火四散飛去。

    大頭布娃娃身體也不知是什麼材質,居然沒有碎。

    無月身前的符紋被打穿,黑色身形瞬間被時空潮汐淹沒。

    但,古怪的是,無月、大頭布娃娃,還有人皮燈籠的巨大部分人皮,居然在一瞬間消失不見,無影無蹤。

    “區區幻術,也敢賣弄。”

    張若塵眼神一沉,取出半塊逆神碑,體內神氣源源不斷注入進去。

    “譁!”

    在逆神碑光芒的照耀之下,幻境消融,無月的身形重新顯現出來,卻不見大頭布娃娃和人皮燈籠的蹤影。

    張若塵明顯感覺到,從無月的黑袍下,有一道銳利得刺痛皮膚的目光望來,可想而知她此刻心中是何等憤怒。

    但,她敢怒,卻不敢戰。

    玉靈神和阿木爾各自打出次神級至尊聖器後,真身又快速追擊上去。

    張若塵自然是有自知之明,沒有要加入到太虛境大神混戰中的想法,向白羽孔雀聖車看去,心中暗道,幸好提前將天尊寶紗交給了洛姬,否則今日這一關,未必過得去。

    對付黑暗神殿最重要的一環,就在玉靈神。

    只要她出手了,纔有勝算。

    “拜見天姥大人!我乃是張若塵的師弟,名叫血屠,血濃於水的血,屠天殺地的屠,我們親如兄弟。沒想到你老人家居然在車中,都怪師兄不早說,早說的話,血屠早就過來拜見了!”

    血屠躬身行禮,想了想,又直接跪了下去,連連叩拜。

    跪一位天,不算丟人。

    小黑眼神疑惑,有些不信車中是天姥,畢竟他對天姥的情況,是有所瞭解。但,他知道當前局勢,不管張若塵是不是在裝神弄鬼,現在也必須把天姥的身份坐實。

    小黑跪到血屠身旁,道:“拜見天姥大人!我乃是張若塵的兄弟,自號屠天殺地之皇,屠天殺地的屠,屠天殺地的天,屠天殺地的殺,屠天殺地的地,我們比親兄弟還親。沒想到你老人家居然在車中,都怪張若塵不早說,早說的話,本皇早就過來拜見了!”

    血屠瞪眼過去,道:“別學本皇。”

    “誰學你了?明明是你學本皇,屠天殺地這幾個字,豈是你可以隨便亂用?”小黑怒道。

    ……

    祖界界尊對天姥自然是敬畏至極,但,絕不會向血屠和小黑一樣跪拜,心中十分鄙視。

    兩位上位神爲了討好一位天,一點神靈該有的傲氣和尊嚴都不要,實在是神靈中的恥辱。

    先前玉靈神之所以單膝下跪,也是因爲自感冒犯了天姥,在告罪。

    張若塵沒有理會他們,始終關注着戰場,目光所及的空間,被打得粉碎,天地一片混沌。在混沌的深處,三股強橫無邊的神力在涌動,聲音震耳,神威滔天。

    沒過多久,聲音漸漸遠去。

    玉靈神和阿木爾飛了回來。

    阿木爾的臉色不好看,道:“無月的確傷得極重,但她精神力太高了,即便我們合力,也留不住她。”

    玉靈神取出七塊巴掌大小的人皮,遞給張若塵,隨後,便是向白羽孔雀聖車走過去,再次行禮告罪。

    畢竟她剛纔的確是有借無月之手,試探白羽孔雀聖車虛實的想法。

    這一點,怎麼瞞得過絕世無雙的天姥大人?

    七塊人皮上,滿是古老的紋路,屬於人皮燈籠,蘊含人皮燈籠的部分神魂和精神意志,但,已經被玉靈神封印起來。

    看材質,絕不是普通的人皮,顯然大有來頭。

    阿木爾道:“這些人皮,是用多位無量境人類神尊的皮縫合煉製而成,防禦力極強。若不是這一層皮,此前被純陽神劍斬破,防禦力毀了大半,便是以本座之能,也不能將其擊碎。”

    說完這話,阿木爾也趕過去,拜見天姥。

    張若塵臉上神色有些古怪,走過去,道:“諸位,天姥正處在一種我也無法理解的奇異修煉狀態中,聽不見你們的聲音,你們不必繼續拜下去了!”

    “胡說!”

    玉靈神瞪了張若塵一眼,充滿敬意的道:“以天姥大人的修爲,神念遍佈天地,真身在此,怎麼可能聽不到我們的聲音?”

    祖界界尊嚴肅的道:“若塵天使修煉時間尚短,對神境的一些奧秘,顯然知之甚少。天姥大人,即便是在諸天之中,都是最強大的幾人之一,不可妄自猜測。”

    阿木爾慎重的道:“若塵,既然你叫我一聲狼叔,狼叔便有資格告誡你一些事。你太缺乏敬畏之心了!即便你是天姥的使者,也不能如此放肆。”

    張若塵臉色嚴肅,道:“多謝狼叔教誨。”

    但張若塵心中其實並不確定,此舉能不能嚇住無月。等無月回過神來,必定會生疑。

    得罪了一位天,都能逃掉,這怎麼可能?

    就算這位天,真的處於五感封閉的修煉狀態,也是不可能的事。

    況且天姥在黑暗深淵的秘密,黑暗神殿未必不知道。

    “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吧!再仔細想想對付黑暗神殿的策略,無月的實力,的確超出我的預估太多,有些失算。”張若塵道。

    張若塵當然不會說,高估了玉靈神和阿木爾的戰力。

    衆人正打算離開,混沌中,一道劍光從虛無世界飛出,落到衆人面前,身形高瘦。

    張若塵看着對面的不速之客,道:“你居然也來了黑暗大三角星域,這也太巧了吧?”

    “不巧,我和師尊先前一直在旁邊看着。若塵兄!師尊想見你一面,跟我走吧!”缺道。

    在場衆人,無不心神巨震。

    張若塵臉上笑容盡去,化爲一片慘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