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項楚南向書界的八位修士看了過去,隨即,暗暗咬牙,又仰天大笑一聲:“我項楚南若是就此離去,豈不是變成了貪生怕死之輩?”

    “書兄說得沒錯,這件事,在殿主的眼中,可謂微不足道。但是,對我而言,今天這一戰就是天大的事。舒庸不能白死,心中的道義必須長存不滅,做出的承諾必須至死捍衛。”

    “我曾說過,書界的事,我管定了!以前這麼說,現在也這麼說。”

    項楚南騰飛起來,懸空站立,長嘯一聲:“天堂界的孫子們,想要踏平青梨園,便先從我的屍體上踩過去。”

    “戰!”

    “死戰!”

    “死戰到底!”

    聲音,一聲比一聲洪亮,如同驚雷傳遍紅塵羣島。

    書界的修士,皆是感動無比,只覺得世間還是好人多一些,“道義”二字存在於絕大多數修士心中。

    天龍界的修士,被項楚南身上那股無所畏懼的戰意感染,一個個眼神都變得銳利,體內血液翻騰。

    一位天龍界的無上境大聖,咬牙道:“大不了一死,就算要死,也要死得轟轟烈烈。”

    敖虛空道:“沒錯,今日若是戰死在青梨園,哪怕十萬年後,都會有修士知曉,當年我們曾與整個天堂界派系的大聖幹過。若是灰溜溜的逃走,這一輩子都休想擡起頭來。我們龍族,連赴死一戰的膽量都沒有嗎?”

    “爲心中的道義而死,死得其所。”玲瓏仙子目光變得堅定,英姿傲人,一雙杏眸中盡是睥睨天下的光芒。

    華春秋體內血熱沸騰,道:“我的《紅塵絕世圖》第一卷有了,只憑高絕的修爲,稱不得紅塵絕世。真正的紅塵絕世,當無懼生死,即便逆天而行,也要戰歌高唱。這第一卷,便叫紅塵生死卷。若能完成這一卷,即便今日死在這裡,我也是心滿意足。”

    華春秋心中靈感爆棚,提筆勾畫起來。

    圖捲上的第一個人物,正是飛在青梨園上空的項楚南,身穿大紅袍衫,頭戴金屬魔冠,身軀高大壯碩。

    而在項楚南的頭頂,正有一隻只巨龍和身穿鎧甲的天上營大聖飛過。

    他完全沉浸到了繪圖中,凝神靜氣,落筆如龍遊,如急行。

    瀲曦的修爲被封印,坐在石凳上,靜靜的看着這一切,心中深深一嘆,感到無奈,又感到難以理解。

    張若塵何等的絕代人物,明明可以離開,爲何還要爲了幾個書界的修士,搭上自己的性命?

    無法理解。

    或許,這就是真正的他。

    他從來都不是地獄界那個冷血無情的魔鬼,是一個心存道義的豪傑,更是一個有情有義的真英雄。

    張若塵道:“今日,未必必死無疑,大家不必如此悲觀。”

    衆人的目光,皆向他望去。

    敖虛空苦笑道:“我明白書先生的意圖。”

    “哦!你竟明白?”張若塵有些詫異。

    敖虛空道:“整座島嶼,已被天堂界派系的大聖,佈下了天羅地網。更有天上營的大聖,匯聚在上空,我們已經錯失最佳的突圍時機。如今,就算是僞神,也休想逃出此島。”

    “你以爲,我的意圖,是強行突圍?”張若塵道。

    敖虛空略微詫異,道:“難道現在的局勢下,我們不突圍,還要繼續堅守青梨園?根本守不住的,就算是神符,也擋不住這麼多大聖的攻擊。”

    玲瓏仙子知曉書千癡修爲深不可測,但卻依舊不認爲今天還有生機,道:“留在青梨園,就是敵人眼皮底下的活靶子。只有讓青梨園動起來,我們或許才能在死之前,多殺幾個墊背的。”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硬拼怎麼都得死,所以,必須改變策略。首先,你們得明白,你們在場的幾位,都有了不得的身份。在沒有必殺你們的理由之前,天堂界派系的修士,不會輕易殺你們。”

    “現在,各大世界的修士,都注意着青梨園。天堂界派系打的旗號,乃是爲儒界主持公道,討伐的是書界的修士。”

    風巖若有所思,道:“所以,只要我們不出手,他們也就奈何不了我們?”

    “不,你們就算不出手,他們也會逼你們出手……”

    張若塵正要繼續說下去時,青梨園外,響起一道高亢而渾厚的聲音:“老夫乃儒界天禮教教主,雲中生,拜會青梨園。書界雅神可在裡面?”

    “來了!”

    張若塵盯向書界的一位無上境大聖,道:“去吧!看看儒界的幾位教主,是什麼樣的說辭。”

    這位書界無上境大聖,名叫溫玦,推門而出。

    另外七位書界的修士,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張若塵等人留在裡面,沒有現身。

    風巖已經想明白,道:“這就是天堂界派系逼我們出手的策略?”

    “天堂界派系欲要殺人,又想佔據大義,自然也就束手束腳。主宰世界的實力,的確無法抗衡,可是,主宰世界也無法爲所欲爲,天條還管着他們呢!至少明面上,他們不能觸犯天條,得找藉口避開。”張若塵道。

    外面,儒界五大教主齊至,皆站在張若塵畫的圓圈外面,沒敢輕易闖入。

    雙方據理力爭,舌戰了大半個時辰。

    儒界無外乎就是要書界的修士請出雅神,讓雅神認罪,公羊牧不能死得不明不白,天條對神靈不能形同虛設……如此等等。

    書界的修士,則是認爲雅神早已被儒界殺死,公羊牧乃是儒界自導自演的一樣戲。

    這樣的爭執,自然是不可能有任何結果。

    只聽外面響起界就是仗着有強者撐腰,便挑戰天條的權威,欲要欺辱儒界。今夜,書界若是不交出兇手,儒界便踏平青梨園。”

    另一道聲音,喊話:“雅神!你再不現身,便休怪我們對書界的修士出手無情,以他們的鮮血,祭奠公羊牧的亡靈。”

    書界的修士,皆是緊張起來,意識到儒界的五大教主已是圖窮匕見。

    五大教主有三位都是無上境大聖,另外兩位則是六十九階初期的精神力大聖,同時釋放出身上的力量。

    三位無上境大聖的身周,出現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分別匯聚成一本青光天書,一篇千字文,一座白色聖光湖泊。

    兩位精神力大聖則是引來天地聖氣,化爲兩座散發刺目光華的漩渦。

    張若塵邁步走出大門,道:“你們五個老兒,白活了這麼一大把年紀,被他人利用卻不自知,今日怕是將會變成冤死鬼。”

    “書千癡,我們知曉你的修爲高深,可是你最好不要插手今日之事,這是儒界和書界仇怨。任何修士插手,都得付出代價。”其中一位教主,如此沉冷的說道。

    張若塵冷哼一聲,指向地上的四個字,道:“入界者死!這是我親手寫下,誰敢闖進圓圈,我必斬之。”

    儒界的五大教主,怎麼可能不忌憚書千癡?

    但是,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難道他們還能退嗎?

    他們若是敢退,天堂界的大人物,今後必定讓他們死得更加難看,甚至族人的性命都得搭進去。他們也有他們的無奈。

    “戰!”

    “爲公羊牧報仇。”

    “殺盡書界修士。”

    ……

    五大教主欲要闖入進圓圈,卻觸動張若塵等人提前佈置的大聖銘紋和陣法,被擋在了外面。

    以圓圈爲界,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光紋。

    “轟隆隆!”

    他們打出一道又一道攻擊力量,擊在光紋上。

    張若塵懶得與天堂界的修士,玩這種無聊的把戲,取出了戰劍。

    風巖走了出來,道:“書兄,不如由我來料理他們。”

    “我的意思是,將他們放進界內,全部殺掉。”張若塵道。

    “何必那麼激進?他們很有可能,根本不知道公羊牧死亡的真相,只是被天堂界修士利用了!殺了他們,便正中敵人下懷?”風巖道。

    張若塵道:“你以爲,不殺他們,今夜的事就還有轉機?”

    “事在人爲,我想試試。就算天堂界派系最後依舊痛下殺手,至少我努力挽救過。”風巖道。

    “好吧!”

    張若塵知曉風巖之所以這麼做,也是想要爲大家爭一線生機,以爲,只要不殺儒界的修士,天堂界派系就沒有出手的理由。

    風巖一步跨出圓圈,腳下涌出數之不盡的聖道規則,化爲一座紫青色的混沌海道域,將儒界的五大教主盡數拉扯進去。

    儒界的五大教主心中一喜,他們本來還因爲忌憚書千癡,不敢踏入圓圈,卻沒想到風巖卻主動走出圓圈。

    若是風巖敢在圓圈外殺他們,就算風巖的背景強大,也要被天條處罰。

    風巖身上聖光明亮刺目,三張嘴巴同時開口,道:“退走吧,今日書界的修士,由本帝來保。你們想要踏平青梨園,不過只是笑話。”

    “巖帝好大的威風,這是要以盤古界風家的威名來壓我們嗎?我們儒界的修士,豈是膽小怕事之徒?”

    “戰,儒界修士絕不屈服。”

    其中一位眉心長有紅痣的教主,已是將懸在虛空的千字文,調動了起來,向風巖鎮壓下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