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整整花費一個元會的時間,老夫自創虛無劍法,融虛無與劍道,煉成劍二十三。正要出關,與須彌大斗一場,砍下他的狗頭,卻被告知那廝已經隕落。你說,氣不氣?”

    “鬥了一輩子,連戰連敗,臥薪嚐膽,閉關苦修,忘卻紅塵。他做了和尚,把老夫一個無女不歡的色中大魔頭,變成一個禁慾數十萬年的劍癡,他卻一死了之,報仇的機會都不給一個,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張若塵心中在思考,這老傢伙是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名聲,還是因爲須彌聖僧的死,已經氣瘋了吧?

    便是劫尊者,至少也有羞恥之心,會去美化自己的所作所爲。

    哪有一位天,自稱色中大魔頭?

    “名聲算什麼東西?老夫想說什麼就說了,想做什麼就做了,誰能奈我何?”虛天瞪眼過去。

    太可怕了!

    一眼望穿張若塵內心的想法!

    虛天繼續又道:“這些年,老夫也算是驚醒過來,看明白了許多事!須彌這個狗雜種,把老夫給帶偏了!以老夫的蓋世天資,若是靜心修煉虛無之道,早已天下無敵,如今天尊的位置,哪有酆都的?”

    “虛無最怕的,就是露出痕跡。修煉劍道,偏偏就是讓虛無暴露出痕跡。”

    “該死,實在是該死,從一開始就在算計老夫!”

    “他修煉劍道,創時間劍法,肯定是知道老夫將來必成天尊,會成爲世間的大禍害,才這麼狠狠的算計!”

    聽他如此辱罵須彌聖僧,張若塵露出不悅之色,道:“前輩自己要修煉劍道,憑什麼怪聖僧?再說,以前輩現在的修爲,不依舊位列諸天?”

    “你懂什麼?唯有宇宙第一,纔是真正的強者。如今,老夫已開始衍算劍二十四,此去劍界若能找到劍源,將之煉成。到時候,天庭地獄誰能與老夫一戰?”

    虛天捻鬚而笑,眼中精芒四射,也不知在腦海中幻想什麼,臉上笑容時而狠,時而狂。

    張若塵看虛天的做派,好像並沒有記恨與須彌聖僧的仇,今天說不定可以安全過關。

    “沒有記仇?”

    虛天聲音冷寒刺骨,道:“老夫恨不得將你們張家的祖墳都挖了,只不過,看到你,老夫看到了報仇的希望。等你達到須彌當年的境界,老夫必然持劍前去,將你斬了!那樣才痛快,與斬了須彌沒什麼區別。”

    張若塵能感受到虛天身上可怕的殺意,但,依舊不卑不亢,道:“這不公平吧?你與聖僧最後一次交手,已經是一個元會之前。你現在,已經多修煉……”

    不等張若塵說完,虛天道:“公平?老夫只是想出一口惡氣而已,誰跟你講公平?”

    張若塵完全無法理解虛天的想法,簡直就是一個瘋老頭,道:“如果晚輩還沒有修煉到聖僧當年的境界,就被殺了呢?”

    虛天道:“你以爲老夫會幫你出頭?想利用老夫?你被殺了,也挺好啊,老夫更很開心,說明須彌眼光太差了,選了一個廢物出來。哈哈!”

    張若塵道:“前輩心結如此之重,若沒有第二個須彌出世,讓你殺之,實現念頭通達,恐怕修不成劍二十四。”

    虛天眼神凝視張若塵,臉色完全嚴肅下來。

    恐怖的氣氛,讓缺和冥王只感覺空間凝固,身體彷彿在一瞬間,就會被壓成碎片。

    張若塵卻依舊鎮定自若,道:“晚輩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希望,前輩莫要將晚輩武道修爲恢復的事講出去,僅此而已。”

    虛天沉哼一聲:“你也配老夫一提?只有擎蒼那個膽小的,纔會對一個剛成神的小輩出手。”

    想了想,虛天左手緩緩擡起,極盡道韻,頓時天地間出現億萬道劍氣。

    缺、冥王、張若塵,皆感覺到體內劍道規則不穩,似要破體而出。

    “譁!”

    虛天左手食指,點在青萍劍的劍身,霎時間,億萬道劍氣盡數衝入進劍體,沉入青蓮。

    他將青萍劍扔給張若塵,道:“老夫借你一劍,危急時刻可以斬敵。你可別以爲,是爲了保護你。老夫是想利用你,找到劍界,不想你死得太早。”

    張若塵接住青萍劍,感受着劍中那股可怕的劍道力量,只感覺此劍在手,可劈開天地。

    張若塵心緒很快恢復平靜,收起青萍劍,道:“連虛天前輩都找不到劍界,晚輩何德何能?”

    虛神尊像是聽不見他這話一般,含笑望向黑暗中的某一方位,道:“哈哈,黑暗神殿的這個丫頭身材不錯,精神力造詣也很高,是老夫喜歡的類型,倒是可以收爲天姬。”

    張若塵、缺、冥王的目光,隨之望了過去。

    黑暗中,一道比黑暗更暗的月亮急速飛來,無月的身影,懸浮在暗月中心。

    她注視張若塵,聲音中充滿冷意,道:“乖孫子,你太調皮了,居然用天尊寶紗來嚇唬姥姥,若不是姥姥反應了過來,今天就被你逃掉了!”

    張若塵驚道:“姥姥何出此言啊?”

    “哼!你敢說那車中真是天姥?”無月道。

    張若塵黯然的道:“哎!姥姥英明,被你看透了!”

    無月道:“那麼姥姥今日殺你,你可服氣?”

    “姥姥不能殺我,當今天下,我是有機會找到劍界的人。姥姥不想尋找劍界嗎?”張若塵道。

    無月銀鈴般的笑聲響徹黑暗,道:“原來你還有這本事,好吧,等你幫姥姥找到劍界,姥姥再殺你。”

    “不行啊,還有另一位前輩,想要晚輩幫他尋找劍界。”張若塵搖頭。

    “你可真淘氣,還皮!”

    無月的黑袍中,兩根玉白色的手指探出,一指點了出去。

    頓時,空間在精神力的作用下,猛烈變形,從四方向張若塵包裹了過去。

    “嘭!”

    空間爆碎,無月身後的暗月,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撕裂。

    正在無月心驚不已之時,虛天大笑一聲:“九死異天皇倒是蠻有閒心,每個元會都在收弟子,你這個弟子還是不錯的,老夫喜歡,以後做大劫宮的女主人吧!”

    無月剛想逃遁,身體便是一沉,落在了虛天的身旁。

    她先前滿腹怒火,只想找張若塵算賬,畢竟若不是忌憚天姥,她怎麼可能會怕玉靈神和阿木爾?正是如此,剛纔根本沒有將冥王和缺放在眼裡,自然也就更加忽視了身上沒有任何波動的虛天。

    張若塵笑道:“都說了,還有另一位前輩讓我幫忙尋找劍界,你怎麼不信?”

    無月迅速從震撼中冷靜下來,判斷出那老者的身份,立即單膝下跪,擡起一雙黑色大袖,抱拳行禮,道:“九死異天皇座下三弟子無月,給虛天前輩請安。”

    “不用請安了,老夫不喜歡你這樣的跪姿,以後教你。”虛天毫無顧忌的說道,笑容滿面。

    看不見無月此刻的臉色。

    只聽,她道:“能被虛天前輩看中,是無月的榮幸,但,此事怕得先請示師尊才行。”

    “請示什麼?你莫非覺得九死異天皇能爲你做主?想多了呀!”

    虛天探出手掌,就要去撫摸無月黑袍下的臉蛋,但,突然臉色凝固了起來,回身望出去,道:“今天這麼熱鬧嗎?”

    “譁!”

    虛天的身形,無聲無息消失在原地。

    再次顯現,已在百萬裡之外。

    他看向站在對面的殞神島主,嘿嘿一笑,向前一步,兩人的精神力瞬間對碰在一起,形成九光十色的星雲風暴,別說什麼時空,便是天地規則都在瞬間被清空。

    “轟!”

    任憑外圍天翻地覆,二人所在的中心位置卻只剩下虛無,平靜得詭異。

    殞神島主一襲灰袍,坐在一隻房屋大小的大白鵝背上,笑道:“小孩子之間的事,就讓他們自己處理,你何必參與進去?”

    “花影老兒,你還有幾年可活,敢於老夫叫板?”虛天道。

    殞神島主道:“活那麼久有什麼意思?九死異天皇活得夠久吧,但又如何,人不人,鬼不鬼的,永世只能待在黑暗中。”

    虛天大笑:“昔日崑崙界,強者輩出,好不嚇人,如今也就只剩你還夠看。等你死了,老夫親自滅了崑崙界。你這鵝是哪裡來的?好歹是一個太上,這也太沒面子了,騎一隻鵝,笑死人了!等着瞧,下次老夫騎鳳彩翼給你看。”

    “剛去了一趟星桓天,那酒鬼養了兩隻,非要塞一隻過來,只得收下了!”殞神島主道。

    “被須彌坑慘了,這些年都悟劍去了,最近才靜極思動,打算找一找年輕時的精神氣,你既然撞上來了,便不得放過你。”

    虛天眼神豁然變得銳利無比,宛如神劍出鞘。

    雙手結印,頓時虛無之中誕生出混沌氣,衍化出成千上萬顆星辰,瞬間將黑暗大三角星域的這一片虛空,化爲了星海,將殞神島主淹沒。

    殞神島主擡起右手,一座大陣在掌心呈現,將虛天衍化出來的這片真實的星空收於掌心,反手按了出去。

    虛天眼神一凝,以手爲劍,揮斬出去。

    “轟隆!”

    兩位傲立世間頂端的強者交鋒,每一道精神力對碰,都像宇宙大爆炸一般。

    一念成星海,一念改天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