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風巖怒火直冒,心中本是有種種考慮,打算放儒界五大教主一條生路,卻不曾想對方反倒污衊他一個以強欺弱。

    “轟隆。”

    風巖中間那顆頭顱的雙眼中,涌出兩根白色光柱,伴隨密集的風刃,擊在千字文上。

    千字文的每一個文字,都是上億道規則凝成,重如聖山。但,風巖眼瞳中涌出的力量卻更強,如同兩條白色天河撞擊出去,只是僵持了片刻,便是擊穿千字文。

    所有文字湮滅,重新化爲規則形態。

    那位無上境大聖,口噴鮮血,臉色驚駭,急速倒退。

    另外兩尊無上境大聖相繼出手,以青光天書和白色聖光湖泊,衝擊風巖的道域。同時,他們分別打出一件品級極高的君王聖器,都是神靈孕育過的戰兵,內部蘊含神力。

    兩位六十九階初期的教主,一位扔出一卷兵書,兵書上,每一個文字都化爲一位鐵甲聖兵。

    頃刻間,千軍萬馬顯化出來,氣勢磅礴,殺氣翻騰。

    另一位主修精神力的教主,則是雙手捏出奇異的印法,頭頂出現一座墨海。

    墨海漆黑,氣息冰冷,綿延數百里,蘊含吞噬性和毀滅性的黑暗力量。

    五大教主配合默契,同時出手,如此陣勢,比單打獨鬥之時不知強大了多少倍。就算是《紅塵絕世榜》上的人物,應對起來,都會十分頭疼,需要暫避鋒芒。

    可是,風巖卻不是一般的強者,是“絕世卷”上的人物。同是無上境的修爲,他可以以一敵多。即便五大教主聯手,也無法攻破他的道域和防禦。

    他三顆頭顱的眼睛,分佈涌出白色光柱、雷電光柱、火焰光柱,與三尊無上境大聖打出的戰器對抗,在虛空僵持。

    兩位六十九階的精神力大聖,給他造成的影響不小,有數千聖軍衝擊他的道域,又有黑色墨海遮蓋他道域中的日月。同時,他們還施展出精神力古法,直接攻擊風巖的聖魂和精神。

    溫玦眼神冰冷,怒然道:“儒界的這幾個老傢伙太可恨了,他們個個都是修煉了上萬年的存在,一座古教的至尊人物,卻聯手對付巖帝一人。”

    他欲衝出圓圈,助風巖一臂之力。

    張若塵攔住他,道:“堂堂巖帝,媧皇女希氏的後代,若是連幾個無上境大聖都收拾不了,豈不是浪得虛名?”

    “可是,書先生……”

    溫玦心中焦急而擔憂,正要繼續說下去時,卻聽外面傳來一道慘叫聲,投目望去,吃驚的發現儒界五大教主之一的陳天圖,被風巖攻破防禦,一槍刺穿胸膛。

    大聖聖血滿天飛,如花瓣一般灑落。

    陳天圖胸口出現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狼狽至極的爆退出去,身上氣息衰弱了一大截。

    雲中君想要趁機偷襲,手中一柄六元君王聖器級別的赤色蛇形聖劍,化爲一條長達數十丈的蛟蟒,流星一般攻向風巖背心。

    風巖左邊那顆頭顱,雙目一沉,雙手結出一道風神印法。

    圓形的風神印法,直徑兩丈,懸在風巖的背後。印法中,浮現出七道古老的紋印和祕圖,擋住聖劍的同時,釋放出七道水桶粗細的雷電。

    “噗!”

    雲中君如稻草人一般拋飛出去,摔落在紫青色的混沌海中。

    一縷縷混沌霧氣,如同鎖鏈,將他身體纏繞,將他禁錮起來。

    “嘭!”

    “嘭!”

    “嘭!”

    風巖的速度快如疾風,身形一連變換三次,施展出三招無上級高階聖術,將手持青光天書的無上境大聖,和兩位精神力大聖,全部轟飛出去。

    風巖的戰力之強,讓書界和天龍界的修士,無不瞠目結舌。

    米迦勒站在遠處的燈樓頂部,身姿卓然,眼中露出異色,道:“儒界的五大教主聯手,在他手中,竟然撐不住一刻鐘。這個風巖,到底是在媧皇神境中得到了什麼機緣?”

    在米迦勒的身旁,站有一位同樣長有十二隻白色羽翼的女子。

    她渾身散發聖潔光華,頭頂有光環懸浮,面容模糊不清,身材卻是美到了極點,蠻腰纖細,雙腿筆直而細長,氣質典雅,如同神聖的化身。

    此女,正是《九仙美人圖》上的古娜仙子。

    傳說古娜仙子天生就有六翼,體內流淌着最古老的天使血脈。擁有這種血脈,只要不夭折,將來必定成神。

    古娜仙子道:“三頭六臂,在整個盤古界都是最古老,且最強大的體質之一,風巖能有現在的成就,不算什麼奇怪的事。”

    “可惜啊,難得出一個三頭六臂,今日卻要死在此處。”米迦勒冷笑一聲,有些躍躍欲試,想要親手擊敗風巖。

    ……

    “轟隆。”

    雲中君嘴裏吐出三十六柄飛劍,斬斷混沌霧氣,從風巖的道域中掙脫出來,大吼道:“使用《六藝戰圖》。”

    另外四位儒界教主,化爲四道流光,與雲中君會合。

    一隻紫色的捲袖,從雲中君的背心飛出。

    捲袖緩緩展開,釋放出精純至極的浩然正氣,與如絲如霧的紫色神氣。圖卷爆發出來的力量,將風巖的道域鎮壓了下去。

    道域中的混沌氣,如同靜止,無法流動。

    就連風巖的聖道規則,都被圖卷的力量定住,無法隨心所欲的調用。

    所謂“六藝”,指的是禮、樂、射、御、書、數。

    在五大教主的聯合催動下,戰圖將風巖的道域,包裹了進去。紫青色的混沌海,變成了圖卷中的一座小湖泊,而風巖的身體,被定在小湖泊的中心。

    六藝戰圖,畫的是六位身穿不同袍服的儒道修士。

    一位身穿青色文袍,雙手作揖,彬彬有禮,代表着“禮”。

    一位身穿華袍,慈眉善目的老儒生,坐在柳樹下,撫琴彈奏,代表着“樂”。

    一位扎着馬褲,穿白色緊身武服的中年男子,彎弓滿月,百步穿楊,代表着“射”。

    ……

    此刻,六位由儒祖親手勾畫出來的修士,活了過來,從畫卷中直立起,爆發出比儒界五大教主任何一位都更加強大的氣息。

    他們身上,甚至有神力散發出來。

    張若塵沒有見過第四儒祖,可是,在《六藝戰圖》展開的一瞬間,便是敢肯定,這必然是其留下的墨寶。

    張若塵詢問溫玦,道:“第四儒祖留下的戰圖,怎麼會流落到儒界修士手中?”

    溫玦顯然也有一些不解,猜測道:“或許是崑崙界功德戰場開啓的時候,儒界修士從崑崙界奪取而去的。當然,也有可能,《六藝戰圖》早已流傳在俗世,機緣巧合之下,被雲中君得到。”

    “幸好《六藝戰圖》不是第四儒祖巔峯時期所畫,否則戰圖爆發出來的威力,比現在的千倍還要更強。”

    張若塵笑着搖頭,如果真是第四儒祖巔峯時期留下的戰圖,又怎麼可能出現到一位大聖境修士的手中?

    不過,即便是現在的《六藝戰圖》,也是價值連城,是了不得的寶物。

    想到此處,張若塵的視線,落到儒界五大教主手中的戰兵上,心中暗道:“沉淵要進階到至尊聖器的級別,需要吞噬大量君王聖器。若是靠購買,花費實在太大,今夜或許是一個機會。”

    玲瓏仙子從青梨園中走了出來,凝望向被困在戰圖中的風巖,眸中充滿憂色,道:“誰都沒有想到,儒界竟有《六藝戰圖》這樣的寶物,我們得出手,助巖帝脫困。”

    張若塵搖頭,平靜的道:“別走出圓圈,外面危險。特別是仙子你,你的主要任務是執掌神符,對付隨時可能出現的桃花。”

    “可是巖帝……”玲瓏仙子道。

    張若塵打斷了她的話,道:“不必爲他擔心,對我們而言,儒界的這幾個老傢伙,沒有任何威脅。最大的威脅,還是桃花。只有先將他引出來,收拾掉,我們今天才有生機。否則,十死無生。”

    玲瓏仙子看着張若塵的眼神十分複雜,實在難以理解,眼前這個男子,爲何可以將“十死無生”這四個字,說得如此輕鬆?

    她正要問,如何引出桃花。

    圓圈外,傳來一道強勁無比的勁浪,伴隨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震得玲瓏仙子和溫玦皆是向後倒退數步。

    風巖的混沌道域中,浮現出開天闢地的景象。

    一尊不知高達多少裏的神影,從混沌中浮現出來,衝破《六藝戰圖》的壓制。

    這道神影,是一尊女性身形,人身蛇尾,散發無與倫比的古韻。雖是一道影子,可是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比僞神的神威還要強勁幾分。

    “是媧皇神影,他居然能夠喚醒媧皇的古老力量。”其中一位儒界教主,驚呼一聲。

    “風靈訣!”

    風巖身上逸散出渾厚的神力波動,施展出風家的祖傳神通。

    欲要將一種神通,修煉到大成,必定要先在體內存儲神氣。

    風靈訣,風巖已是修煉到大成,是他最強的底牌手段。

    “轟隆。”

    神通一出,擊穿《六藝戰圖》中的六道身影,同時將五大教主猶如五片落葉一般打飛出去。

    張若塵抓住這一機會,向虛空探手,《六藝戰圖》隨之捲了起來,出現到他的手中。

    一件寶物到手!

    風巖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施展出一種高明的分身聖術,身體一分爲五,準備將儒界的五大教主擒拿。

    但,就是這時,異變忽然發生。

    他的其中一道分身,剛剛抓住天禮教教主雲中君。

    雲中君的一張老臉,忽然變得扭曲,極爲痛苦的樣子,嘴裏發出乾涸的聲音,顯得猙獰無比。

    “你怎麼了?”

    風巖剛剛問出這一句,雲中君的無上法體爆碎而開,化爲一團血霧,連堅不可摧的大聖骨頭都化爲齏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