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上一章寫錯了一個人名,不是“雲中君”,是“雲中生”。

    ……

    從雲中生屍身中涌出的強橫力量,如狂風驟雨宣泄而出,將風巖的分身震碎。

    與此同時,另外兩個方向,也傳出爆鳴聲。

    儒界另外兩位無上境大聖,也是肉身爆開,化爲血霧。恐怖的能量,向四面八方宣泄,使得島上的密集道鎖,盡數顯現出來。

    地面上,留下三個觸目驚心的血色大坑。

    三位無上境大聖,不是自爆聖源,是被修爲強大的修士,以古老秘法殺死。若是自爆聖源,即便風巖擁有半神巔峰的修爲,怕是也要重傷,甚至是隕落。

    唯獨只有兩位六十九階初期的精神力大聖,施展出精神力遁術,退到遠處,保住了性命。可是,他們都膽顫心驚,盯向風巖的眼神,又駭又怒。

    他們認爲,是風巖殺死了儒界的三大教主。

    “巖帝,你出手太狠辣了,我們儒界與你有何仇怨,你欺人太甚!”其中一位六十九階初期的精神力大聖,臉色獰然的道。

    另一位六十九階的精神力大聖悵然落淚,悲憤的道:“儒界只是想要爲公羊牧報仇而已,何罪之有?”

    風巖怔住了一瞬間,便是知曉中計。

    “小心,趕緊退回來。”身後,響起書千癡的聲音。

    風巖感知到危險的氣息,正欲後退,六隻瞳孔中,浮現出一道道白色的亮光。

    二十四柄有光明神力加持的君王聖器戰劍,從二十四個不同的方位飛來。

    “唰!唰!唰……”

    每一柄劍,都是四元君王聖器級別,使用的是相同的材質鑄煉而成。劍身上,刻畫的銘紋,相互皆有聯繫。

    這二十四柄戰劍,被稱爲“二十四審判劍陣”。

    由審判宮的二十四位長老執掌,他們個個都是無上境的修爲境界。

    二十四柄戰劍同時催動,戰劍上的銘紋隨之逸散出來,相互連接,交織成一張劍網,將戰劍的力量結合到一起。

    二十四位無上境大聖齊聲大喊:“斬風巖,爲儒界大聖報仇。”

    “轟隆隆!”

    二十四柄戰劍飛過,風巖的紫青色混沌海道域被撕裂開,如紙做的一般,一瞬間都抵擋不住。

    風巖的六隻手臂同時揮舞,或是打出聖器,或是施展聖術,與二十四柄戰劍對碰。但,也僅僅只是支撐了三個呼吸的時間,他的護身防禦就被攻破。

    一柄戰劍,從他左邊頭顱的勁邊飛過,留下一道深深的血口,頭顱差一點被斬下。

    頸部血管破碎,血如泉涌。

    另一柄戰劍,擊在他的胸口,雖被一層層聖光擋住,卻依舊將風巖打得五臟六腑劇痛,身軀向後倒退數十步。

    ……

    戰劍太多,每一柄都是無上境大聖催動。

    戰劍又組成劍陣,破道域,攻破綻,斬肉身,擊聖魂,就算風巖有三頭六臂也擋不住,頻頻受傷,險象環生。

    想要退回圓圈是更加不可能,有戰劍封死了他的退路。

    審判宮的二十四長老,從四方飛來,落到青梨園外。

    他們個個身穿白色聖袍,面容蒼老,皺紋滿臉,肉身如玉一般散發熒光。最年輕的一位,都已經八千多歲。最老邁的一位,更是有兩萬四千歲的高齡。

    他們捏成劍指,操控聖劍。

    “爲道友雲中生報仇。”

    “斬風巖,陳天圖教主不能白死。”

    “審判宮斬邪惡!”

    ……

    被對方稱爲邪惡,讓風巖體內涌出一股無名之火,對光明神殿徹底失望,如此顛倒黑白,又栽贓陷害,實在是噁心。

    “二哥,我來助你。”

    項楚南衝出圓圈,雙手掌心涌出源源不斷的聖氣,將金屬魔冠祭了起來。

    魔冠變得一尊鼎那麼巨大,釋放出浩浩蕩蕩的魔威,在旋轉中,形成一層又一層的至尊之力巨浪,衝擊向二十四審判劍陣。

    “光明之力,淨化魔氣。”一位審判宮的長老,如此高呼一聲。

    “唰唰!”

    二十四柄戰劍,有一半向項楚南飛去,與金屬魔冠激烈對碰。

    金屬撞擊的聲音,猶如無數顆星球在對碰,尋常聖境修士若是在島上,會被音波震得身軀裂開,聖魂破碎。

    至尊聖器掌握在半神巔峰的強者手中,威勢無窮,項楚南將十二柄戰劍不斷轟飛,與風巖會合到了一起。

    夜幕被海面的聖光照亮,天空的明月,反倒顯得頗爲虛淡。

    前來參加紅塵大會的修士,很多都匯聚這座島嶼的附近海域。

    北方主宰世界萬墟界的盟主,是一位神秘人物,坐在一艘次神級戰艦中,沒有露面。可是,他的兩位侍者,站在戰艦的甲板上,都是年齡不超過三千歲的大聖,已達到半神層次。

    巫神文明的天子,揹負雙手,站在一座數百丈高的黑色祭臺上方。在他身後,人影無數,個個都散發強勁的聖道氣息。

    東方主宰世界盤古界,也有大批修士來到附近海域觀戰,他們站在一座聖山上。聖山立在海中,有一縷縷霧氣飄在山中,茫茫渺渺,猶如一幅仙畫。

    盤古界雖有部分修士,挑戰天堂界派系的強者,可是,做爲主宰世界不能參與得太深。更多的修士,都是以旁觀者的心態,看待今夜之事。

    ……

    “天堂界這欺負人也欺負得太狠,二十四審判劍陣號稱是用來鎮壓元會級代表人物,豈能輕易調動?”

    “天上營都來了,調動二十四審判劍陣,又有什麼奇怪的?”

    “這是做給誰看?嚇唬我們嗎?”

    萬墟界盟主的兩位侍者,在戰艦上對話,他們看出天堂界這麼做的深意,臉上帶有冷峭的神色。

    ……

    張若塵也走出了圓圈,可是,沒有理會審判宮的二十四長老,而是去撿儒界三位無上境大聖隕落後,遺留下來的戰兵和聖源。

    無上境大聖的戰兵,品級自然不低,每一件都價值連城。

    青梨園中,天龍界和書界的修士,憂心風巖和項楚南的安危,見到書千癡如此做法,都大跌眼鏡。

    都什麼時候了,他怎麼還想着收撿寶物?

    敖虛空道:“按理說,二十四審判劍陣,是由審判宮大宮主使用審判之劍來主導,才能爆發出最強威力。如今,他們沒有審判之劍,也沒有半神巔峰的強者主導,劍陣威力必定大打折扣。或許我們引動神符的力量,可以將其擊破,助少殿主和巖帝脫困。”

    玲瓏仙子搖頭,道:“不行,書先生說了,我們最大的威脅,乃是桃花,神符不可輕動。”

    “書先生……”

    敖虛空向書千癡望去,眼皮隨之一跳,露出驚色。

    只見,書千癡撿完三位儒界無上境大聖遺留的寶物後,竟是突然襲擊兩位儒界的六十九階精神力大聖。

    兩位儒界精神力大聖,哪裡想到書千癡膽子這麼大,觸不及防之下,還沒有施展反擊手段,已是被書千癡捏在了手中。

    書千癡將他們身上的精神力聖器強行奪走,隨後,提着他們,向青梨園返回。

    “轟隆!”

    張若塵距離青梨園,還有百丈,忽然一道人影從天而降,墜落到地面,將大地踩得裂出無數紋路。

    在裂紋的中心,站有一位俊美的白衣男子,身形高瘦,滿頭白髮。

    他的腳下,有一圈圈神紋波動瀰漫,頭頂上方,隱隱可見一座由十五顆星球組成的星魂神座。星魂神座散發出來的神氣,跨越九天,灑落在他身上,隨之一股震撼修士內心的神威涌向張若塵。

    “神靈?不對,是僞神。”

    張若塵眼神變得凝重,沒有驚慌,將提在手中的兩位儒界精神力大聖扔飛出去。

    不僅僅只有煉化了神源,脫變出神軀的修士,才被稱爲“僞神”。

    還有一種僞神,乃是體質強大的大聖,煉化了完整的神之星魂,將聖魂轉化爲了神魂,執掌了一座完整的星魂神座,可以調動星魂神座的神力爲己用。

    他們雖是大聖,可是,在星魂神座的附近星空,卻可爆發出僞神級別的戰力。

    “我是審判宮的審判神使,以我的身份,本不該對你出手。可是,你竟敢擒拿我審判宮的大宮主,挑釁光明神殿的權威,今日無論如何,都得斬你。”審判神使聲音如刀,沉冷無比。

    張若塵沒有被對方的神威嚇住,道:“神使誤會了,我沒有擒拿大宮主,只是將她請去了青梨園做客。”

    “既然如此,便讓她出來,審判宮的修士都很擔憂她的安危。”審判神使一步步走近張若塵,腳下的神氣,化爲了海洋。

    張若塵向涌來的神氣海洋看了一眼,聳了聳肩,道:“她是審判宮的大宮主,怎麼可能聽我的。不如,你喊她一聲試試?”

    “算了,本神使不想再聽你的狡辯,還是先斬了你,再剷平青梨園,自然可以將大宮主救出來。”審判神使氣質典雅,說得很淡,可是眼中殺氣暴增。

    張若塵急速後退,道:“神靈插手俗世,不怕天條處罰嗎?”

    “本神使並非是插手俗世,只是想救大宮主而已。況且,本神使懷疑,你也是一尊僞神,得試一試你的實力才行。”

    審判神使引動星魂神座的神力,探出右手,屈指隔空一抓。

    一隻長達數十丈的神手,在張若塵頭頂上方顯現出來,定住了空間,鎮住了天地規則,威勢之強,不弱於僞神打出的攻擊。

    (大家是不是覺得,審判宮的實力太強了?其實在設定中,這只是審判宮的部分實力。就像命運神殿十二宮之一的死亡神宮,可以輕鬆調動出十位半神一樣。這也不是死亡神宮的全部實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