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還是先凝聚神魂,恢復意識。”

    虛無世界中沒有時間,但正如神劍老二所說,時間就在心中。

    大概花費六天時間,張若塵的神魂凝聚了不少,雖身體還無法動彈,卻能釋放出神劍老六。

    “譁!”

    神劍老六一劍劈開虛無世界和真實世界的屏障,頓時,真實世界中的天地規則和淡淡靈氣灌注進來。

    神劍老六帶着張若塵的身體,回到真實世界,旁邊的空間裂縫隨之癒合。

    神劍老六懸浮在張若塵身體的上方,嘆道:“情況很不妙啊,即便有佛祖舍利護體,你這肉身,也都快要變成半透明,只剩骨頭還沒有遭受侵蝕。”

    張若塵緩緩睜開雙眼,看着無盡黑暗,沉默了許久,道:“肉身、神魂、精神力遭受的創傷,都不算什麼大事,總能療養回來。可是……哎……”

    不再多說,張若塵將天地間的稀薄靈氣源源不斷吸納過來,繼續凝聚神魂。

    此處顯然依舊是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而且深入到了未知之地,別說天地神氣和天地聖氣,就連天地靈氣都稀薄至極,簡直就是一處荒蕪虛空。

    但,終究比虛無世界要強。

    又花費了不知多久時間,張若塵身體終於可以動彈,取出七星帝宮,從裡面拿出各種丹藥,繼續療養。

    花費三個月時間,張若塵神魂重凝,肉身凝實。

    但,這一切都是表面的,神魂的創傷,肉身的虛弱,不是短時間可以恢復。

    從玄胎中取出《六祖釋禪圖》,張若塵進入圖卷,來到菩提樹下。

    孔蘭攸和孔宣都在樹下修煉,看見張若塵臉色蒼白,身體虛弱,皆是驚嚇不已,迎了過去。

    “發生了什麼事,爲何傷得這麼重?”

    孔蘭攸眼神中充滿關切,心中擔憂,想要攙扶張若塵。

    張若塵阻止了她,笑道:“最壞的局勢已經過去,不用擔心,你表哥我現在可是大神,這點傷勢還要不了命。孔宣,去接天神木的下方,給我多拿一些生命之泉過來。”

    在菩提樹下,張若塵找了一些元會級療傷聖藥,隨後,開啓日晷,盤坐到明鏡臺上,迅速進入入定狀態。

    要療養神魂和精神力,顯然菩提樹和明鏡臺能夠幫上大忙。

    接下來的日子,都在療傷中渡過,漸漸的,張若塵的神魂徹底恢復過來,精神力念頭重聚,就連肉身也在各種元會聖藥和生命之泉的療養下,血氣重新變得旺盛。

    此次雖是一場大劫,但,張若塵驚喜的發現,自己已是徹底將此前吞服的那枚精神力神丹煉化,精神力強度因禍得福,達到七十七階。

    這也是他在日晷下,修煉了二十年之久的成果。

    不過,在虛無中待得太久,即便是佛祖舍利的力量,也流失了不少,肉身強度已不如此前。

    孔蘭攸走了過來,但卻被張若塵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神威壓制得無法靠近,只能站在遠處,心中不禁生出一股淡淡失落的情緒。

    自己雖然重凝不朽聖軀,再次達到大聖境界,修煉資質也算得上出類拔萃,可是,與宇宙中最頂尖的天驕相比,卻又差了不少。

    與表哥,更加無法比。

    今後註定一個在雲天,一個在人間。

    張若塵收起神威,從明鏡臺上走下,喚了一聲:“蘭攸。”

    孔蘭攸從思緒中驚醒過來,笑道:“恭喜表哥傷勢盡愈,修爲更上一層樓。”

    張若塵哪裡看不出她的心事,走到她面前,道:“不錯啊,武道已入半神之境。”

    孔蘭攸苦笑:“這都是借了明鏡臺和菩提樹的力量,加上這裡數之不盡的元會聖藥,才強行堆積上去。是六祖之功!”

    “別妄自菲薄,當初崑崙界天地規則殘缺,聖氣稀薄,你都能夠達到那等境界,自身資質和心性的堅韌,非常人能及。”張若塵道。

    孔蘭攸道:“若能在生死之間多歷練幾回,或許才能更上一層樓。否則,即便成神,將來能夠達到上位神,就已經頂天了!再說,渡神劫……九死一生……”

    張若塵本來早就有意讓孔蘭攸去星空戰場歷練,但,後來發生了很多事,特別是在星桓天,更是惹了衆怒。

    孔蘭攸去星空戰場,必被針對。

    那不是去歷練,是去送死。

    張若塵道:“世間大道千萬條,未必一定要走武道。我看,你的精神力便提升得極快,現在已是六十九階了!”

    孔蘭攸白髮如雪,惹人憐愛,道:“其實也是借了這裡特殊的環境,才能達到如此境界。”

    “明鏡臺乃是六祖八萬三千九百九十顆舍利子凝化而成,不僅讓周圍天地成爲一座佛域,更能使人靜心凝神。”

    “菩提樹更是一位超凡脫俗的智者,一旦我進入空明狀態,就會低語傳道,如六祖在世,爲我講經。每天從樹上灑落下的菩提光雨,更能洗練精神力和靈魂。”

    “在這樣的環境下,別說是我,便是一個凡人,也能迅速脫變成一位精神力強者。”

    張若塵搖頭,笑道:“你怎麼如此瞧不起自己?若不是你在精神力之道上有足夠高的悟性,怎麼能聽到菩提樹傳道?精神力是有瓶頸的,不是隻靠外部環境,就能提升上去,最重要的是修士自身。”

    孔蘭攸怎能不自卑?

    就連張若塵養的一頭老黃牛的修爲,都超過了她。

    更別提如今已在神境越走越遠的池瑤和張若塵。

    孔蘭攸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顯然被張若塵說動,有意捨棄武道,專攻精神力,或許可以打開新的局面。

    精神力修煉,與武道修煉頗有不同。

    武道修煉必須要勇往直前,熬煉體魄,淬鍊心境,感悟天地,修神通,煉神魂,每一境界都要爭,與天爭,與人爭,與自己爭。

    但精神力修煉,其實更注重積累和感悟。

    就像儒道修士,若以畫入道,只需要在畫道上一步步精進,就能破開精神力的一道道瓶頸。

    實際上,精神力修士都需要精修一道,以這一道爲刀,步步向前,衝擊最偉大的太上之境。

    有的以畫爲刀,有的以陣法爲刀,有的以煉丹爲刀……

    張若塵將自己對精神力的一些感悟,講述給孔蘭攸。

    孔蘭攸問道:“表哥能有如今的精神力強度,是以什麼爲刀?”

    張若塵想了想,道:“世間諸法,皆可爲我破境之刀。”

    孔蘭攸本來是很嚴肅,是真的很上心,憧憬將來能夠憑藉精神力追趕張若塵和池瑤,但卻被張若塵這話惹得笑了出來。

    張若塵本就是見她這些年越發自卑,情緒低落,才故意那麼說,見她笑了,心情不禁也輕鬆了許多。

    “你再悟一悟,仔細想清楚若修精神力,要走哪一條路,我先出去看看。”

    張若塵突然想到什麼,道:“別受六祖影響,修了佛道。”

    “修煉佛道,遁入空門,又如何?”孔蘭攸問道。

    “修佛者,當斬斷塵緣,斷絕情感,今後你就不是我表妹了!蘭攸大師!”

    張若塵這話飄來的時候,已是走出《六祖釋禪圖》,來到黑暗、冰冷,且空無一物的虛空中,臉上笑容盡失。

    張若塵閉上眼睛,將精神力釋放出去,向外蔓延,一直探查到千萬裡之外。

    一無所獲。

    緊接着,他又以真理之心,感應真理奧義。

    就算他迷失在了黑暗大三角星域中,可是商弘肯定沒有,只要找到商弘,就能找到離開黑暗大三角星域的路。

    但,感應不到任何波動。

    “已經這麼遙遠了嗎?”

    張若塵眉頭緊皺,心底不自覺的浮現出一股無形的恐懼感,就像整個宇宙都已經毀滅,世間只剩他一人。

    那種孤獨和空洞,讓人不寒而慄。

    張若塵不甘心,又將劍印取出來,握在手中,細細感應。

    半晌後,他長嘆一聲,將劍印收起。

    “這下麻煩大了!”張若塵長嘆一聲。

    回到圖中,張若塵將目前的情況,告訴了孔蘭攸。

    不知爲何,孔蘭攸一點都不緊張,反而眸中浮現出一抹亮色。

    但,很快她便清空心中那一絲莫名的喜悅,因爲她知道,表哥絕不會甘心在圖卷世界中渡過餘生。

    他來黑暗大三角星域,是有大事要辦。

    若表哥都不開心,她又有什麼資格開心?

    孔蘭攸主動打破沉寂,道:“我想到了以什麼衝擊精神力神境!”

    張若塵知道自己的情緒已經影響到孔蘭攸,連忙笑道:“什麼?”

    孔蘭攸取出一隻竹簫,道:“當年第一儒祖以琴入道,成爲儒道之祖,精神力不知強大到了何等地步。與表哥分別的八百年,蘭攸一直都是與簫音相伴,雖不敢說超凡入聖,卻也是有些心得,或能以此破道。”

    “若是音律的話,我倒略有一些心得,曾陪我走過最低落、最困苦的那數十年。”

    張若塵將木梆子取出,一擊輕輕敲擊下去,頓時餘音遠遊,天地共振。

    在音律上,張若塵的造詣,其實不算多麼了不起,當初之所以能夠引得冥花坊主拜師,都是因爲借了無極神道的力量,引得天地共鳴,形成的嚇人效果。

    那時,雖還未衍化出太極,可是無極卻始終存在。

    張若塵無法指導孔蘭攸音律,但是卻想將無極神道的韻味傳給她,若她能夠感悟到一二,對精神力的修煉,必然受用無窮。

    在神境,張若塵爲何精神力提升得這麼快?

    無極神道,就是他破境的刀。

    如果孔蘭攸真能體會到無極神道,那麼張若塵可以將神木之心、精神力神丹、佛祖舍利、大神的神心……,盡數提供給她。

    連血屠和瀲曦這種曾經的敵人,張若塵都能給予許多好處。

    對孔蘭攸,張若塵自然不會有絲毫吝嗇,恨不得將自己擁有的最好的,都給她,只要對她有幫助。

    誰叫她有一個號稱比無量境神靈都富有的表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