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敲擊木綁,不算響亮,聲音混沉。

    但,木綁之音卻一層疊着一層,蔓延到整個乾坤界。聲音能傳播到如此之廣的地方,並非是張若塵動用了自己的力量,而是借了天地之力,與天道相合。

    一曲罷,孔蘭攸已是黯然神傷,眸中落淚,道:“沒想到表哥的音律造詣竟如此之高!這是什麼曲,爲何聽之,以我的修爲,都受影響,不自覺的落淚?”

    “一位故友生前常奏之曲,剛纔我不自覺的,將自己哀傷情緒融入了進去,不該惹你落淚的。”

    張若塵想到了穆大叔和穆小臨,輕輕搖頭,道:“其實我的音律造詣不算多麼高妙,比不上那些浸淫音律動輒幾萬年的精神力神靈。但你知,爲何能夠讓你落淚,能夠音起動天下?”

    “爲何?”孔蘭攸問道。

    張若塵道:“音與道合,便無所不能。此道,乃天道。”

    孔蘭攸微微失神。

    張若塵道:“天下名家數不勝數,但,若只追求音律本身,達到一定程度之後,其實是很難再有精進,甚至可能還會退步。只有將視野放大,讓音律合天道,如此一來天地間的一切也都統一到音律中。天道,無窮無際無窮盡。”

    “音與道合,便無所不能。”

    孔蘭攸唸了一句,沉思片刻,道:“表哥的意思是,思想要徹底展開,不要侷限在眼前,視野要足夠之廣,以音律去尋找天道的根本。”

    張若塵點頭,道:“沒錯!我現在修煉的神道,爲無極神道,即存在於這片天地,又可以說已經跳脫出去。你若能明白無極神道的奧妙,也能像我那樣,音起動天下,世間一切力量皆可爲你所用。”

    孔蘭攸很認真,請教道:“何爲無極?”

    “無極就是天道本身。”張若塵道。

    孔蘭攸道:“可我只能看見眼前,看不見無極。”

    張若塵舉目投望四方,道:“就像現在,你看得見的地方,是真實存在的。你看不見的地方,你可以在魂靈中構建出來,哪怕這只是虛假的,但你必須去構建。當你足夠強大之後,哪怕你構建出了的虛假世界,也會變成真實世界。它們會因爲你的意志而變!”

    繼續道:“音律之道,不少大家都能做到沉醉於人、蝶鳥伴舞、蟻停雁落,相信你也可以做到。但,只憑音律,不使用任何精神力和聖氣,你能做到讓雨停,讓風止,讓花開?”

    “不用精神力和聖氣,怎麼可能做得到?”孔蘭攸道。

    張若塵笑道:“這就是我所講的無極,就是我要你去構建的不可能的虛假世界。心中所想,世界就會爲你而變,若你能夠走通這條路,將來未必不能成爲音律神師,以簫證道。”

    “讓雨停,讓風止,讓花開?”

    孔蘭攸五指緊捏竹簫,欲要嘗試。

    張若塵撿起一塊小石,道:“可以一步一步的來,比如先憑簫聲,讓這枚石頭飄浮起來。以音御物!”

    若是動用精神力和聖氣,這是再簡單不過的事!

    可是,只用簫聲……

    孔蘭攸覺得表哥不是在戲耍她,就是太異想天開。

    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但她卻選擇相信張若塵,道:“石頭太重了,先用一片菩提葉試試。”

    “也好!放心吧,表哥絕不會將你引入歧途,若是百年之內,你無法讓菩提葉隨你簫聲而動,說明這一條路不值得繼續走下去!”張若塵道。

    “我一定可以做到!”

    孔蘭攸眼神堅定,帶着一片菩提葉,持着竹簫,去了日晷下方。

    簫聲響起,悠揚悅耳。

    張若塵聽了片刻,眼神暗沉下來,不能這麼坐以待斃,必須想辦法去尋找劍界,或者是離開黑暗大三角星域。

    雖說黑暗大三角星域只有無盡黑暗,但卻並不是空無一物。

    有稀薄的靈氣,有空間脈絡,有天地規則……

    張若塵沿着夜叉族探尋出來的那條路飛行的時候,憑藉敏銳的感知,其實發現了一個規律。

    那條路,是沿着一條稀薄的靈氣帶向前開闢出來。

    這個思路,是對的!

    否則夜叉族瘋了纔會花費大量人力和物力,探尋出一條三千萬步的路。

    只不過,黑暗大三角星域中的靈氣帶,猶如蛛網一般縱橫交錯,多不勝數,想要找到一條對的路,想要避免在一個區域內繞圈子,簡直難如登天。

    正是如此,夜叉族纔會懷疑,自己探尋的可能是一條錯誤的路。

    如今張若塵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卜一卦。

    當然不是真正的卜卦。

    “譁!”

    張若塵站在黑暗的虛空中,釋放出七柄魄劍和六柄神劍,不用任何力量去控制它們,完全自主的飄出去。

    最終,他選擇了,三柄魄劍和一柄神劍同時所指的方向。

    別的劍,所指方向都不同。

    反正天下修士都覺得他張若塵更有機會找到劍界,那麼,只能這麼亂蒙了!

    “就按這條靈氣帶飛行,神靈步你已經會了吧?得繼續練習。若與別的靈氣帶交匯,傳訊給我,我再卜卦。”

    張若塵拍了拍老黃牛的屁股,便回到圖卷世界。

    “你這也叫卜卦?”

    老黃牛一臉不情願,卻還是踩着神靈步,沿着靈氣帶孤獨前行。

    回到乾坤界,張若塵在日晷下修煉起來,先是花費數年時間鞏固太極兩儀圖印,隨後,又開始研究《洛書》,參悟道家一脈對天地的詮釋,思考下一步的衍化方向。

    《洛書》上說,兩儀之後,會衍化出四象。

    所謂四象,指的是太陽、太陰、少陽、少陰。

    兩儀中有陰陽二氣,即相互排斥,又相互依賴,運轉不休。

    既然陰氣和陽氣在運轉,那麼必會出現聚集之地。

    陽氣匯聚,化爲太陽。

    陰氣匯聚,化爲太陰。

    陽氣之中,藏有少陰。

    陰氣之中,藏有少陽。

    如今張若塵修煉出來的太極陰陽圖印中,纔剛剛從混沌之氣,轉化爲陰陽相合的中和之氣,沒有太陽之氣、太陰之氣、少陽之氣、少陰之氣。

    張若塵暗暗猜測,真要四象大成,必又是天翻地覆的變化。

    到時候,宇宙雖大,怕沒有地方是他去不得的。

    目前他纔剛剛衍化出兩儀,陰陽二氣都還不夠厚重,規則神紋還需要淬鍊,冒然去衍化四象,等於是用紙做的碗,裝鐵水。

    那麼凝練自己的“碗”,就是當前首要任務。

    “得給自己定一個小目標,陰陽二氣先積累十倍,規則神紋淬鍊到現在一倍的強度。規則神紋的數量……可以先緩一緩。”

    據張若塵所知,那些剛剛達到太乙境的大神,都必須走完這一步,才能達到太乙境中期。

    所以說,世間諸道,殊途同歸。

    陰陽二氣,自然是指兩種屬性的神氣。

    要修煉神氣,對神石的消耗,可謂非常巨大。

    當初在星桓天開啓日晷萬年修煉的時候,天庭和地獄的無數神靈求上門來,張若塵可是收穫了一大筆神石。

    但,誰都不知道會被困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多久,若是神石耗盡,那麼張若塵也只能選擇沉睡,否則體內神氣會不斷流失出去。

    因此張若塵沒有直接吸收神石修煉,而是將混元瓶取出來。

    剛剛打開瓶口封印,裡面便是傳出黑暗神殿大神趙無延的罵聲。他顯然知道,青萍子絕不可能放過他,因此沒有求饒服軟。

    “怎麼會是你,張若塵,你和青萍子是什麼關係?”瓶中,趙無延感應到了張若塵的氣息。

    張若塵自言自語道:“大神的神魂和精神意志還真是強大,被七散神水煉了數十年,居然都沒有死。”

    “張若塵,你和青萍子到底是什麼關係?”趙無延的吼聲,再次傳出。

    因爲,他想到了一個恐怖的可能性。

    張若塵懶得理他。

    一個死人的問題,有什麼好回答的?

    “算了,我來送你一程吧!”

    張若塵源源不斷調動天地間的死亡規則和死亡之氣,打入進混沌瓶。使用的並不是荒天給他的死亡奧義,而是使用無極神道。

    要徹底殺死一位大神,使用專門弒神的神器,是最快的。

    比如,命運神殿斬神臺上的那柄神斧,據說無量境神靈被斬一斧,也要神形俱滅。神魂、精神意志、生命力,被斬得乾乾淨淨。

    當然這種弒神大殺器,天庭地獄加起來,也就那麼幾件。

    不是每一件神器,都是爲了殺戮而誕生。

    也不是每一件神器,都能在殺戮屬性上走到極致。

    一旦殺氣太重,想要掌控,亦非易事。

    除了這種弒神大殺器,使用有針對性的奧義煉殺神靈,就是最快的方式了!

    比如死亡奧義,可引動天地間的死亡規則,每一道死亡規則都是一柄刀。一刀不行,便億萬刀,總能將你殺死。

    在張若塵調動天地間的死亡規則和死亡之氣的時候,突然察覺到接天神木下方,有一股強大的死亡之氣波動。

    這才記起,曾將一具粉紅骷髏,放置在接天神木下。

    趙無延的咆哮聲,從瓶中傳出,道:“張若塵,本座在死亡之道上的造詣,勝過你何止十倍。你用死亡之道殺我,殺得了嗎?”

    張若塵輕哼一聲,立即便又調動光明規則和光明之力,打入混元瓶。

    終於,趙無延慘叫了起來,在各種辱罵和恐嚇的言語中,被張若塵磨滅了精神力意志和神魂。

    這個過程,一共花費十七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