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一日,外界再次轟動。

    黑暗神殿的殿主爲之震怒,地獄界各方勢力紛紛傳訊而來,詢問原因。

    一位大神隕落,對再大的實力而言,都是傷筋動骨。

    無論是天庭萬界,還是地獄十族,諸神的目光,皆是望向黑暗大三角星域,關注度超過了星空戰場。

    誰都能猜到,那無盡的黑暗中,必然已是形成了大風暴。

    否則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一連隕落兩位大神,數位真神,僞神不計其數。

    這是要以神靈的鮮血,鋪出通往劍界的路。

    “我現在的殺神手段還是太弱了,如果是某一道的主神,煉殺一個趙無延,何須這麼久的時間?”張若塵感嘆一聲。

    雖說無極神道可以調動各種天道規則,但,能調動的數量,取決於張若塵的太極兩儀圖印覆蓋的區域大小。

    太極兩儀圖印,理論上來說是無窮巨大,與天同齊。

    可是,張若塵神魂和精神力觸及不到的地方,又怎麼調動得了?

    所以終究還是受限於修爲境界。

    張若塵相信,如果修煉到自己之前定下的小目標,修爲必然大進,再要煉殺趙無延,怕是幾個時辰,就能做到。

    要修煉到這個小目標,手中的混元瓶,至關重要。

    因爲,趙無延的精神意志和神魂雖然被煉盡,可是神氣還裝在瓶中。

    一位大神有多少神氣?

    大神的神境世界,已是極其廣闊,可以儲存神氣。

    趙無延這種修爲接近太乙巔峰的大神,神氣更是渾厚。

    換言之,張若塵現在有一界的神氣可以吸收。

    趙無延是鬼族,神氣陰寒,是“鬼氣”、“死亡之氣”的屬性,直接吸收煉化,雖然也行,但難免留下隱患。

    張若塵召喚出玉龍仙,從她體內取出阿羅漢白珠,放進混元瓶。

    淨化鬼氣,需要時間。

    趁這個空檔,張若塵身形挪移,來到接天神木下方,目光落在一具粉紅骷髏身上。

    此骷髏,曾是千年前狩天之戰上三位命運神女之一的嫣紅大聖。

    傳說,她是從三途河流域的深處甦醒過來,誕生了靈智,曾被殺死了三次,又三次復活,詭異至極。

    張若塵也曾殺過她一次,甚至使用了暗時空物質。

    張若塵相信,自己已經殺死了嫣紅大聖,將她徹底磨滅。但嫣紅大聖就是這具軀體的主人嗎?

    之所以將粉紅骷髏放到此處,就是因爲,張若塵發現即便磨滅了嫣紅大聖的魂靈,她依舊可以源源不斷吸收天地間的死亡之氣。

    她的這具神骨中,滿是不死神紋,無法毀掉。

    在她頭顱深處,有一處未知區域,張若塵曾以精神力探查,卻差點受傷。

    她雖然修爲只是一位大聖,但是張若塵猜測她生前必是一位了不得的古老神靈,很有可能沒有死透,十分危險。

    就像當初的血月鬼王。

    wωω● Tтkǎ n● co

    誰知道她竟是月神的一道神念分身,修煉出來的鬼體?

    這麼多年過去,粉紅骷髏不斷吸收死亡之氣,神骨發生了很大變化。

    粉紅色的骨頭晶瑩剔透,紅寶石一般。

    張若塵自認爲以自己現在的修爲,已經不懼她腦顱內的那片未知區域,就算是一位沒有死透的古老神靈,還能與當世大神抗衡不成?

    但爲了安全起見,張若塵在她的骨身上,勾畫起趕屍銘紋。

    一連刻錄了千萬道,才停下。

    “譁!”

    張若塵撤去粉紅骷髏身上的空間鎖鏈,骨軀快速膨脹,變成一千八百里長,躺在地上,宛若一座粉紅色的山嶺,死氣沖天,駭人至極。

    飛身落到粉紅骷髏的眉心,張若塵雙手一合,渾厚的精神力從體內爆發出來,化爲一條光河,衝入進頭骨,進入顱內世界。

    這裡茫茫渺渺,灰霧瀰漫。

    張若塵的精神力勢如破竹,爲了安全起見,更是釋放出一柄魄劍和一柄魂劍開路。就算她顱內真有殘魂未滅,今日也要斬之,以絕後患。

    “轟!”

    在未知區域的深處,一道粉紅色的光芒爆發出來,魄劍和魂劍竟無法擋。

    一千八百里長的粉紅骷髏,也散發出粉紅色光華,死氣瘋狂外泄,所過之處,百草枯萎,樹木凋零,向乾坤界中蔓延而去。

    接天神木搖晃,葉片吞吐生命之氣,與死亡之氣對抗。

    另一片天空下,菩提樹金光萬丈,樹中響起萬佛誦經的聲音。

    好像真的是把什麼了不得的老怪物,從恆古的沉睡中驚醒。

    “我還就不信了,神魂出竅!”

    張若塵大喝一聲,神魂和另外六柄魄劍從體內飛出,衝進顱內世界,直向粉紅色光華的中心位置殺去。

    精神力爲路,七柄魄劍開路,魂劍護身。

    來到最中心的區域,只見,一座血湖懸浮在粉紅色的光霧中。

    血湖中,蘊含滔天魔氣。

    換做是那種見多識廣的古神,此刻必然已是打消念頭,立即退走。

    但張若塵有劍祖的七柄魄劍在手,無所畏懼,操控怒劍,揮劍斬向血湖。

    “轟!”

    血湖被劈開一半。

    頓時,一股讓張若塵神魂顫慄的遠古氣息,從血湖中爆發出來,形成驚天巨浪,向他席捲而來。

    巨浪凝成七十二根通天魔柱,要鎮壓張若塵的神魂。

    “不好!”

    張若塵以七柄魄劍護體,急速遁走。

    “噗!”

    神魂回到體內,張若塵身體猛烈一震,嘴裡一口鮮血吐出。

    顧不得傷勢,他立即取出一枚佛祖舍利,按在粉紅骷髏眉心。佛祖舍利中飛出密密麻麻的梵文,將整個骷髏頭包裹。

    與此同時,張若塵之前刻錄的趕屍銘紋,全部亮了起來,將猛烈顫動的粉紅骷髏死死壓制在地上。

    那片血海中甦醒過來的神魂力量的確可怕,張若塵的神魂差一點沒有逃到。但,顱內世界中的死亡之氣有限,只要來到了外界,張若塵並不怕她。

    整整一刻鐘過去,顱內世界中的那股強大的神魂力量,漸漸平息下去。

    張若塵不敢拿走佛祖舍利,分出精神力念頭,繼續在骨身上刻畫趕屍銘紋。

    “什麼情況,爲何我剛纔看到了七十二柱魔神?她生前難道是亂古時期的某位魔道大人物?不會是那七十二人之一吧?”

    “不對啊,這都過去多少萬年了,神魂早該流失殆盡了!”

    突然張若塵想到了什麼,蒼白的臉,微微一變:“三途河!一定是三途河!”

    地獄界的三途河流域,可謂是天地間時空最詭異的地方。河流連接天庭萬界,宇宙各方,只要有生靈存在的世界和星球,必然有三途河的入口,可以將死屍、枯骨、鬼魂,源源不斷送到地獄界。

    萬界屍骨順流而下,聚於三途河流域。

    成爲地獄界中三族誕生的源頭。

    但,在天庭宇宙的星空中,卻根本找不到三途河,根本無法將它斬斷。

    如果她活着的時候,真是七十二柱魔神之一,現在又是什麼狀態?到底有多強大?還剩幾成戰力?有沒有完全甦醒?

    七十二柱魔神中排名第三十八位的緋瑪,倒是一位女子,傳說是已經滅絕的玉血靈人族。

    不會是她吧?

    世間奇事無所不有,聽聞過活了九世的異天皇,見過史前蛋卵孵化出來的遺種,睡過冥古時期活下來的照神蓮,張若塵此刻心情是真的有些發慌。

    就算現在有人告訴他,世間真有長生不死者,他也信。

    “不行,不能將她放在這裡。我剛纔那一劍,肯定已經將她驚醒,趕屍銘紋和佛祖舍利未必壓得住她,也不能再讓她吸收死亡之氣。”

    張若塵取出從兩儀宗帶走的祭天銅鼎,將她扔進鼎中,準備封印起來。

    此鼎,與張若塵猜想的一樣,非常不凡,即便使用神劍,也無法將它劈開。

    就在張若塵一連佈置了七道封印,準備佈置第八道的時候……

    一道隱隱約約的聲音響起:“這是什麼時代,我爲何還活着?是誰的神血,保存下來了我的魂靈?”

    站在鼎外的張若塵毛骨悚然,頭皮發麻。

    竟然……

    竟然真的活過來了!

    “轟隆!”

    一道重擊,由內而外。

    銅鼎如同一口天鐘鳴響,震得接天神木下方的大地崩裂,張若塵耳膜嗡嗡直響。

    要出大事!

    張若塵立即打開《六祖釋禪圖》,一掌將銅鼎打出圖卷世界,飛入黑暗虛空中。

    揹着《六祖釋禪圖》的老黃牛嚇了一跳,尾巴都翹起來,吼聲:“牛膽都快被嚇破了,幹什麼,怎麼鬧出這麼大的動靜?”

    “滾!不想死,就滾遠一些。”

    張若塵無暇理它,雙掌抱住祭天銅鼎,掌心涌出熊熊神火,全力焚煉。

    “就算你曾經是七十二柱魔神之一又如何,早已不知死了多少年,而我乃是當世大神,懼你不成?給我煉!”張若塵咬牙道。

    “嘭嘭!”

    鼎中轟擊聲不絕。

    每一擊落下,都能震碎一片空間。

    鼎和張若塵的位置,在虛空中不斷變換。

    張若塵的七竅都被震得流出鮮血,卻始終沒有鬆手。

    漸漸的,更加詭異的事發生,祭臺銅鼎的表層在神焰中融化,顯現出古老的巫文,又有未知之地的山河地理圖紋顯現。

    天地間的空間規則,源源不斷匯聚過來,居然定住空間。

    就連之前被震碎的空間,都瞬間合上。

    “九鼎……出世了嗎?空間之鼎,宇鼎!”

    這聲音,不是張若塵說出,而是鼎中傳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