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烏雲層層疊疊蓋住天空,如一片黑海,懸在衆人頭頂。

    整個紅塵羣島,彷彿一瞬間變得寂靜無聲,一雙雙目光,皆是落在滿身血污的審判神使身上,心中的震撼無以復加。

    僞神怎麼可能被一位聖境修士擊傷?

    雖說,傳說中,桃花曾經殺死過一位僞神。但,桃花是殺手,顯然是出其不意的施展出了殺伐手段,才得以成功。

    可是書千癡是正面交鋒中,將一尊僞神打得墜飛,口吐鮮血。

    兩者不可同日而語。

    玲瓏仙子美眸漣漣,心中的欽佩之情,已是無法言表,心緒久久激盪後,纔是驚歎說道:“原來一切都在書先生的掌控之中,他早就有對付僞神的辦法。世間修士千千萬,可是與書先生比起來,卻都暗淡無光。”

    敖虛空笑着看了看自己的這個妹妹,何等心高氣傲的龍族公主,這還是第一次對一個男子如此高的評價。看來,一直嫁不出去的她,是終於有了心儀的男子。

    此前她便是對書千癡的話言聽計從,這一戰之後,怕是真的要陷入情網。

    玲瓏仙子卻沒敖虛空那麼多想法,只是笑吟吟的,又道:“地獄界的缺和閻無神,號稱絕代雙驕,可是,書先生絕不弱於他們。”

    敖虛空道:“二哥也是一等一的強者。”

    玲瓏仙子點了點頭,道:“二哥算得上是當世英雄,可是,與缺、閻無神、書先生比起來,似乎還是差了半籌。”

    敖虛空不再言語。

    島嶼外的一艘次神級戰艦上,萬墟界的盟主化爲一道聖光,出現在甲板上,顯現出威武的身形。他的每一跟頭髮,都是龍形,長着小小的龍頭,在風中不停的扭動。

    他身上戰意滂湃,似自言自語,道:“這種手段,還真是有些厲害。什麼秘術?”

    他看穿了張若塵的手段,知曉張若塵是如何擊傷僞神。雖然手法取巧,可是實力依舊強勁,使他動了戰意。

    燈籠上,天堂界派系的一尊尊強者,皆是失神,生出窒息之感。

    特別是米迦勒,臉色變得極爲難堪,哪裡還敢認爲書千癡是一個蠢貨?看來真正愚蠢的,是他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錯估對手實力。

    “大家不必如此驚慌,書千癡還沒有強到,無法戰勝的地步。”古娜仙子的雙瞳金光燦燦,形成十丈長的實質性光華,看破了張若塵的手段。

    隨後,她的目光,投向上空的遮天烏雲。

    古娜仙子揮手一劃,指尖逸散出一道光明力量,化爲萬丈長的白色匹練,斬在烏雲中。烏雲只是被破開了一瞬間,便又重新聚合。

    “書千癡使用了某種特殊的秘法,切斷了審判神使和天外星魂神座的聯繫,應該就是那片黑色的雲。”她道。

    天堂界派系的修士,皆是暗暗鬆了一口氣,同時將“烏雲遮天”這種秘術的名字牢牢記住。此法,能夠對付僞神,今日之後,必定會迅速傳遍天下。

    古娜仙子一連傳出五道精神力,落入五位《紅塵絕世榜》上的強者耳中,道:“你們各帶一隊修士,持至尊聖器,解救審判神使,鎮壓書千癡。”

    這五位強者,分別是:

    精靈族的第一強者,克拉菲林。

    獸皇神殿的第一強者,銀甲戰帝。

    光明神殿秩序宮的大宮主,撒希。

    血海藏天神殿的第一強者,櫟柳大聖,

    瑞亞界的第一強者,嘯暝君。

    ……

    審判神使心中鬱悶至極,目光盯向上空的厚厚烏雲,不相信區區一片雲層,可以隔絕他和星魂神座的聯繫。

    於是,他再次調動神魂的力量,與天外的星魂神座溝通。

    “我書千癡今日,要斬一尊僞神,踩着僞神的屍骨威震天下。”

    “再接我一掌!”

    張若塵不敢施展龍象般若掌,打出的掌法,乃是臨時自創而出。

    憑藉無極聖意的玄妙,加上真理之心和本源奧義,張若塵只需心念一動,便能創出一種掌法聖術。

    依舊無法與神座星球溝通。

    審判神使怒吼連連,打出一道無上級高階聖術級別的拳法,憑藉自身的力量,硬扛張若塵的攻擊。

    “轟!”

    審判神使的拳頭爆開,血肉飛灑,露出五根白森森的指骨。

    伴隨手臂斷裂的聲音,審判神使再次飛了出去,撞在一座別院的牆壁上。牆壁上的神紋浮現出來,結成光幕,卻承受不住這股衝擊力,破碎而開。

    審判神使墜入別院中,砸出一個直徑數十米的大坑。

    張若塵追了進去,道:“好你一尊僞神,倒是有點本事,居然可以接我一掌而不死。”

    要隱藏身份,張若塵的確是無法爆發出全部戰力,可是,想要接住他一掌,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審判神使在無法調動星魂神座的神力的情況下,還能連連擋住他的攻擊,的確超出張若塵的預料。

    張若塵卻不知,審判神使在沒有煉化神之星魂之前,乃是審判宮的大宮主。再加上,如今聖魂轉化爲了神魂,肉身被神力洗練了多年,戰力豈會弱到哪裡去?

    聽到張若塵的一番話,審判神使卻是連死的心都有了,堂堂一尊僞神,被一位聖境修士打得如此狼狽,還有什麼顏面活下去?

    但,他的心終究是足夠堅定,沒有在對方的挖苦和諷刺中崩潰,咬緊牙齒,從大坑中翻越起來。神魂調動來天地之力,注入進手臂,使得傷口迅速消失,斷骨重新續接。

    “若非你的秘術,切斷了本神使和星魂神座的聯繫,本神使單手就能拍死你。”

    說完這話,審判神使沖天而起,向上方烏雲飛去,欲要將雲層擊散。

    “別走,看我秘術,混沌風暴。”

    反正無極聖意,可以轉化各種力量,並且衍化出無數變化,因此,秘術的名字,張若塵自然也就隨口瞎編。

    無極聖意,海納百川,包羅萬象,任何戰法都是信手拈來,已經脫離招式的範疇,不受聖術的約束,可謂無招勝有招,無術勝有術。

    切斷審判神使和星魂神座的手段,也是通過無極聖意做到,具體屬於什麼聖術,張若塵自己都說不上來。

    關於一品聖意的玄妙,張若塵還需要很多年的時間去探究。

    張若塵雙手結出印法,頓時,一縷縷五彩色的混沌之氣,從他腳下逸散出來,化爲一道急速旋轉的龍捲風,將飛到半空的審判神使纏繞,強行拉扯了回來。

    張若塵手臂一揮,五彩色的混沌龍捲風,猶如鞭子一般,帶着審判神使抽擊向地面。

    “轟隆!”

    審判神使重重的墜落在地,與大地撞擊,摔得七葷八素,渾身塵土。還沒等他站起身,張若塵已是一腳從天踩下。

    地面上,留下一個一百多米長、十多米深的大腳印,審判神使被踩進腳印大坑底部的泥土中,身上血肉模糊,骨頭不知斷了多少根。

    “書千癡,你休要猖狂!”

    嘯暝君與瑞亞界的十二位無上境大聖趕到。

    十三大強者,同時釋放出體內的聖氣,催動一件半月形的至尊聖器。

    金剛月輪的表面,浮現出百萬道至尊銘紋,散發出比烈日更加明亮的光華。

    島嶼上,所有建築晃動不停,所有防禦神紋全部顯現出來。

    附近海域,掀起數十丈高的浪花。

    “斬!”

    嘯暝君大吼一聲,變得小山一般大小的金剛月輪,急速旋轉,飛了出去。

    金剛月輪旋轉時,爆發出來的氣勁,令得方圓數十里的空氣都跟着流動起來,化爲一個巨型漩渦。彷彿道鎖,都無法壓制它的力量。

    十三位無上境大聖同時祭出的至尊聖器,張若塵哪敢硬接,爆發出疾速,向右側衝了出去。

    “書千癡,你逃不掉的,今日你必死。”

    撒希帶領秩序宮的十五位無上境大聖長老,打出一幅至尊聖器級別的圖卷。

    圖卷在虛空展開,裡面飛出上萬位天使。

    不是真正的天使,而是有至尊之力凝成,身體明亮灼目,羽翼散發光明力量。每一位天使,都是一道人形的聖術。

    上萬道聖術打出,可以毀滅一座世界。

    張若塵再次衝向別的方位,但,迎接他的,乃是一片箭雨。

    精靈族的十一位無上境大聖,手持銀色聖弓,一支又一支弒神箭射出,每一箭都能擊穿星辰。在如此遠的距離,加上道鎖的壓制,強行去闖,必被萬箭穿心。

    更何況,張若塵在精靈族的大聖中,看見了克拉菲林的身影。

    此女的修爲不算太高,可是她的天道箭,卻對張若塵有一定的威脅。

    張若塵陷入數十位無上境大聖的圍殺之中,如此陣勢代表天堂界派系對他的重視,卻也讓他陷入了絕境。

    至少,詭案神宮中的三位僞神,都覺得他已經十死無生。

    “太可怕了吧,這麼多無上境大聖,攜帶五件至尊聖器一起出手,十萬年前,出現過這樣的景象嗎?”

    “十萬年前絕對沒有出現過,數十位無上境大聖,聚在一座島嶼上,圍殺一位聖境修士的事。”

    “如此狹小的區域,書千癡想逃都逃不掉。”

    “書千癡不該過早暴露真實的實力,讓天堂界派系的領袖輕視他,或許還有逃走的機會。可惜,剛纔他太高調,也太狂傲,才惹來大批無上境大聖的圍殺。”

    三位僞神自問以他們的修爲戰力,若是處在書千癡的位置上,恐怕也只能選擇逃,還不一定逃得掉。

    六七十位無上境大聖,五件至尊聖器,如此陣勢,只有十萬年前,天庭和地獄戰得如火如荼的時候出現過。那也是在一片廣闊的星空中交鋒,打得一顆顆星球墜落。

    最近十萬年,讓主宰世界聚集這麼多無上境大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畢竟,每一位無上境大聖,都有自己的事要做,或是坐鎮一方,或是身居要職,或是閉死關,遍佈在各大世界和宇宙星空中。

    實際上,想要聚集十位無上境大聖,都必定是因爲發生了大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