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以祭天銅鼎爲中心,空間的穩固程度,不知增長了多少倍,即便大神的神力也無法將其震碎。

    天庭和命運神域的空間,也遠遠沒有這麼穩固。

    天地間的空間脈絡,盡數顯現出來,如絲如絮,一直蔓延至黑暗的盡頭。

    “完了,逃不掉了!”

    老黃牛已逃到數十萬裡之外,卻依舊被定在空間中,身體無法動彈,兩隻牛眼鼓脹。

    似被無形的力量冰封。

    是由裡到外,由外到裡的一種禁錮,每一寸血肉,包括魂靈都不例外。

    就算再強的修士,終究在空間之中。

    “九鼎?宇鼎?”

    張若塵在空間之道上的造詣本就極強,自然能感應到空間的變化,心中雖也生出一股激動的情緒,但,很快平復。

    若不能鎮壓鼎中那尊魔神,別說宇鼎保不住,性命都保不住。

    漸漸的,鼎中平息下來。

    張若塵心中疑惑,暗道:“傳說中的宇鼎,威能這麼變態嗎?居然將她鎮壓住了!”

    顧不得其它,張若塵分出無數精神力念頭,繼續佈置封印。

    這一次,銘紋遍佈整隻銅鼎。

    鼎中的空間。

    那具粉紅骷髏的眉心,涌出一條血河,沿骨身流淌出去,呈網狀,宛若人體的血脈。

    隨着血液和骨身相融,張若塵刻在她身上的趕屍銘紋一一消散。

    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越來越強……

    但位於鼎外的張若塵感應不到,一連佈置了九十九道封印,才停下來,研究宇鼎對空間的影響。

    “居然可以如此清晰的,將空間脈絡顯現出來。”

    張若塵觀察周圍的空間脈絡走向,看出了一些端倪,眼睛越來越亮,念道:“若真的存在劍界,必然位於空間脈絡的匯聚之地。有了此鼎,找到劍界的機會又大了一些。”

    收回體內神氣,宇鼎的光芒漸漸暗淡下去。

    鼎中依舊悄無聲息,十分平靜。

    老黃牛恢復了行動能力,返回過來,盯着宇鼎打量,問道:“張若塵,我雖是你弟子,卻也得提醒你,做人得走正道,強扭的瓜不甜。”

    張若塵對鼎中那尊魔神很忌憚,精神緊繃,始料不及牛堅強居然說出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老黃牛眼神中帶有一抹譏諷,道:“別以爲我不知道,剛纔我都聽見裡面有女子的聲音。很過分啊,雖說你張若塵素來荒唐,可是就算那女子不聽你的話,你也沒必要把她放進鼎裡面煉。”

    “信不信,我把你也扔進去?”

    張若塵總覺得那具粉紅骷髏不會這麼容易就被鎮壓,憂心至極,苦思對策,聽到老黃牛這話,簡直是要被氣死。

    老黃牛見張若塵神情凝重,眼神中充滿殺氣,似真的發生了什麼大事。

    於是,不敢再多言。

    “之前也煉化過祭天銅鼎,但卻沒有任何變化。爲何剛纔使用神火焚煉,能將表層融化,顯現出這些巫文和圖案?”

    張若塵仔細沉思,擡起雙手看了看,心中一動,道:“難道是因爲衍化出了兩儀,體內神氣化爲陰陽二氣?又或者,是因爲踏入了大神層次,神焰的溫度大增?”

    “你繼續前行,沿着這條靈氣帶。”

    張若塵給老黃牛指了一個方向,帶着宇鼎返回《六祖釋禪圖》。

    那個方向,空間脈絡有匯聚的趨勢。

    來到一座荒原,張若塵將在黑暗之淵印雪天道場外得到的那隻石鼎取出,放在地上。

    石鼎上,不僅有六祖刻下的梵文,也有印雪天留下的優曇婆羅花印記。

    在鼎的內部,更是刻有《冥兵卷》的修煉法。

    若說這是一隻普通的鼎,張若塵是打死都不信。

    “給我煉!”

    張若塵打出右掌,神焰從掌心源源不絕的涌出,煉化懸浮到半空的石鼎。

    鼎身上,六祖梵文和優曇婆羅花印記,本就已經十分暗淡。在神焰的焚煉下,逐漸消失,石質的鼎身開始緩緩熔化,滴落下金色岩漿。

    “譁!”

    鼎身上,其中一塊區域熔化之後,顯露出青銅材質,散發出充滿古韻的青色光華。

    青色光華照耀到的地方,大地崩散,化爲本源粒子。

    不多時,表面的石皮全部熔化,顯露出一尊厚重如山的青銅鼎。鼎身上,同樣刻有巫文和未知之地的山川地理,還有一尊人身蛇尾的古老巫神。

    大道之音,響徹乾坤界,天地規則激盪不休。

    這一次,張若塵發現自己的意識,彷彿與青銅鼎融爲了一體,能感知到天地間一些以前忽略了的微妙變化。

    眼前這一隻青銅鼎,形態微微發生變化,不再那麼陌生。

    張若塵在黑暗之淵的巫殿外見到過,的確是九鼎之一,一模一樣,心情之激動,已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得九鼎者,號令天下,萬族遵從,諸天叩拜。

    古往今來不知多少諸天級的強者都在查閱古籍尋覓,哪能想到,自己竟能擁有如此大的氣運,一日之間,連得兩鼎。

    但,畢竟是早就有一些猜測,知道二鼎不凡。

    因此張若塵沒有喜到癲狂的地步,逐漸恢復平常心,看向周圍天地,發現整個萬里荒原都化爲了本源粒子,讓乾坤界中的修士驚恐不已。

    本源粒子是構成世間萬物的基礎,與空間並存,是物質的最根本狀態。

    張若塵翻看過《古巫全書》,對九鼎有些瞭解。

    九鼎本無名,但後世者卻給它們取了名字。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爲其中八鼎。

    第九鼎,稱爲“巫”。

    第九鼎被鑄煉出來,是巫道最鼎盛時期的體現。

    眼前此鼎,顯然就是有本源之鼎之稱的“地鼎”。

    本源,大地之母也!

    張若塵暗思:“九鼎出世,必天下大亂,想來那些有仁心的古之強者,即便得到一鼎,也不會顯露,所以才使用特殊的手法,改變鼎的形狀和材質,變相將其隱藏。”

    “地鼎上,有六祖梵文,應該是六祖出手包裹的石皮。”

    “現在二鼎露出真貌,對我而言,也不知是福是禍。”

    張若塵沒有六祖那樣的手段,就算再去掩蓋宇鼎和地鼎,也不可能瞞得過真正的強者。唯一的辦法就是不使用!

    以六祖的修爲,就算顯露出地鼎,的確無人敢奪。

    但,六祖隕落之後呢?

    這會遺禍給西天佛界!

    當然六祖或許還有另一層考慮,是不希望因九鼎出世,而天下大亂。但現在,本來就已經天下大亂……

    若是用得好,說不定能夠坑死一兩個大敵。

    張若塵在思考,要不要將其中一鼎,送去天南,或者是商丘。

    但想了想,又捨不得。

    這可是九鼎啊!

    得九鼎者,號令天下。那纔是真正的天尊!

    天下唯我獨尊。

    張若塵手托地鼎,望向眼前混沌初開一般的光雨世界,想要令萬里之內的本源粒子,重新凝成荒原。

    若是可以,花草樹木應該都能誕生出來。

    畢竟張若塵在生命之道上,也有不低的造詣。

    但心中卻出現雜念……

    充斥在天地間的本源粒子,瘋狂向他匯聚,凝聚成一小塊光亮璀璨的神石。

    “這……”

    張若塵目瞪口呆,看了看神石,又看了看手中的地鼎。

    不愧是地鼎,心中想什麼,就能凝成什麼。

    乾坤界的萬里疆土,雖然只能凝成一小塊神石,但依舊是非同小可,意味着張若塵今後再也不用爲神石發愁。

    宇宙中,只要有物質的地方,就能將其打成本源微粒,重組成神石。

    九鼎顯然不只是戰鬥之兵,而是還有別的種種妙用,否則,怎麼敢稱“得九鼎者,號令天下”?

    只是這地鼎,若是落入諸天級強者的手中,便意味着無盡神石,已經可以號令天下。

    張若塵不缺眼前這塊神石。

    “嘭!”

    神石被地鼎打碎成本源微粒,蔓延出去,在張若塵的控制下,逐漸演化成大地板塊,化爲萬里荒漠。

    荒漠中,出現泥土和岩石,涌出泉水,生長出草木……

    這個演化過程,就沒那麼快了!

    需要張若塵修煉出來的各種道參與配合,還要耗費大量神氣。

    花費三個月時間,才恢復荒原的原貌。

    執掌地鼎,一念擊碎天地,凝化神源。

    擊碎神源,又百日重新衍化出天地。

    這百日,不只是在衍化一座荒原,實際上張若塵體悟良多,對今後的修煉又有了新的想法。

    張若塵身上還有一鼎,名爲“六方天尊鼎”,是千年前的狩天戰場上,在第三號暗黑星的內部得到。

    據說,是石族十大九級星球之一石嘰神星爛臣海之主石斧君的至寶,源自邊荒宇宙。

    本來是放在血後那裡,因爲張若塵踏入了神境,在星桓天的時候,血後就將六方天尊鼎還給了他。

    張若塵暫時不打算煉化六方天尊鼎,擔心又招惹出大凶險。

    因爲,六方天尊鼎的器靈即便是在沉睡狀態,石斧君也無法將其降服,只是封印了起來。這種沉睡的器靈,有太多不確定性!

    張若塵看着眼前的宇鼎和地鼎,也不知該喜,還是該憂,最終還是狠狠一咬牙,分出兩道神魂,煉入進了鼎身。

    “表哥,我做到了!”

    孔蘭攸喜悅的傳音,進入張若塵耳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