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海藏天神殿,在天堂界的各大神殿中,排名第五。

    櫟柳大聖是血海藏天神殿的第一強者,名字列在紅塵捲上。

    他與十位背上長着血翼的無上境大聖,羽翼中,釋放出血紅色聖氣,使得他們所在的地面上出現一片血氣海洋,浩渺而廣闊。

    “譁!”

    一株寶光瑩瑩的聖樹,在血氣海洋中,生長出來,茁壯成長,抽枝開葉。

    密密麻麻的至尊銘紋,在樹幹、樹枝、樹葉上流動。

    這是鵲天寶樹,由一株神樹煉製成的至尊聖器。

    在十一位無上境大聖的操控下,鵲天寶樹飛向天空,衝入進滾滾烏雲。

    “沙沙!”

    樹幹搖動,至尊之力化爲劇烈狂風,將烏雲撕開。

    天外,由十五顆星辰組成的星魂神座,再次顯現出來。神光從神座中灑落,落在腳印大坑中,灑在審判神使的身上。

    審判神使被踩得血淋淋的身軀,傷口急速癒合,骨骼續接,雙目中浮現出兩道實質化的神氣光柱,從坑底衝向天外。

    他從腳印大坑中飛出,再也沒有一絲英俊之態和溫潤風度,面容猙獰,長嘯一聲:“本神使今天,要將你挫骨揚灰,抽魂煉血。”

    神威形成的場域力量,覆蓋整座島嶼,島上的修士無不感覺肩頭壓了一座沉重的大山。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血海藏天神殿的一衆修士,冷聲道:“居然能破開我的烏雲遮天秘術,你們本事不小啊!”

    血海藏天神殿的一位無上境大聖,乃是活了一萬四千多年的俗世霸主,神情倨傲的笑道:“若沒有一點本事,如何殺你?”

    “找死。”

    張若塵手中飛出一片光點,速度奇快。

    “小心!”

    櫟柳大聖察覺到危險,大呼一聲,施展出身法聖術閃避開,不敢與光點觸碰。

    “啊……這是……我的法體……”

    慘叫聲傳出。

    那位活了一萬四千多年的俗世霸主,被光點擊中,身上出現數十個窟窿,被打成篩子。

    他的護身防禦和強大的無上法體,竟無法擋住光點。

    反而,被光點擊中,法體分解,聖魂破碎。

    一位無上境大聖,威震天堂界上萬年,瞬間慘死,肉身化爲膿血。

    櫟柳大聖臉色狂變,道:“大家小心,書千癡使用的是追光神針。”

    那一片白色光點,在虛空旋轉一圈,回到張若塵掌心,化爲一根根散發光明力量的牛毛細針,正是從跗骨身上搜出來的追光神針。

    正是擁有這套恐怖的殺器,所以,跗骨能夠成爲天殺組織僅次於桃花的帝皇級殺手。

    張若塵衝向那片血氣海洋,臉上表情頗爲浮誇,嘴裡大喊:“敢破我的秘術,我要將你們全部殺死。”

    張若塵之所以選擇血海藏天神殿的修士下手,乃是因爲,他們執掌的至尊聖器,還懸在天空,對他的威脅最小。

    “釋放道域,一起出手,不能讓他近身。”櫟柳大聖急呼一聲。

    在張若塵衝入血氣海洋中的一瞬間,裡面十位無上境大聖,體內同時涌出源源不斷的聖道規則。

    數十萬億道聖道規則,結成十座道域,相互重疊在一起。

    “轟!”

    十大無上境大聖同時運轉道域,打出攻伐力量。

    道域中,或是飛出血色聖山,或是壓下巍峨宮殿,或是衝出千里血河……,將剛剛衝進血氣海洋中的張若塵,打得倒飛出去。

    無法施展空間挪移,無法施展真理之道的三十倍攻擊力,無法啓用至尊聖器,讓張若塵心中頗爲鬱悶。

    十座道域疊加,不是他現在的狀態打得穿。

    張若塵目光投向上空的鵲天寶樹,暗暗調動無極聖意,借來天地聖氣,將其纏繞包裹。

    “不好,書千癡又動用了秘法,欲要強奪神殿的至尊聖器。”櫟柳大聖面色驚變,立即釋放出精神力,打出聖氣,與鵲天寶樹的器靈溝通。

    “莫要驚慌,本神使來斬他。”

    審判神使破空而來,身上光芒明亮得讓大聖都難以睜開眼睛,一縷縷神氣,宛若白色的大江大河,在身周流動。

    那股可怕的神威,讓血海藏天神殿的十位無上境大聖立即倒退,怕被僞神的力量誤傷。

    “審判八斬,斬乾坤。”

    審判神使頭頂上方,升起一道劍形光束,爆發出讓空間都微微扭曲的力量波動。

    “看我秘術,烏雲遮天。”

    張若塵以手指天,喚來層層黑雲,又一次切斷審判神使和星魂神座的聯繫。霎時間,審判神使身上的神光,變得暗淡下去。

    “你大爺……”審判神使鬱悶得顫抖,忍不住罵出一聲。

    下一瞬。

    “嘭!”

    張若塵化爲流光殘影衝出,一拳擊在審判神使的胸口。

    “噗嗤!”

    審判神使的胸口凹陷下去,背部的血肉炸開,臉色慘白到極點,急速倒飛出去,如滾地葫蘆一般,墜落到一片廢物中。

    這一次,傷得更重,五臟六腑皆被打碎,疼痛得喊都喊不出。

    “一個僞神殺起來,真是麻煩,看來得將你的肉身煉化成灰燼,神魂打成碎片,才能徹底將你殺死。”

    張若塵雖然這麼說了一聲,可是,終究沒能如願。

    嘯暝君和十二位瑞亞界無上境打出的金剛月輪,從東南方碾壓而來。月輪飛過的地方,地面上,出現到一條五米深的溝壑,所有神紋皆被摧毀。

    “拿至尊聖器來壓我,真當我書千癡是好欺負的?看來收天納地乾坤混沌**。”

    張若塵雖然穿着儒袍,卻是意氣風發,直面急速飛來的金剛月輪,長髮在疾風中飛揚。忽的,他雙腿一沉,與大地相連,定住被至尊之力衝擊得後退的身形。

    他的雙手,快速畫出一個圓圓,一縷縷先天混沌之氣隨之逸散而出,圍繞圓圈旋轉。

    瑞亞界的修士皆是大喜,這個書千癡還真是一個戰鬥瘋子,居然敢以血肉之軀,對抗至尊聖器。這不是自尋死路?

    “給我收。”

    張若塵大喊一聲,身前的圓圈,將急速飛行的金剛月輪裝了進去。

    但,金剛月輪的衝擊力太強大,張若塵依舊是被撞飛,與它一起,飛進了血海藏天神殿十大強者凝成的血氣海洋中。

    “哈哈!太不自量力了,居然敢和至尊聖器硬碰硬。”

    “他真以爲自己擁有與僞神叫板的實力,太盲目自大了,怕是已經被金剛月輪念成了齏粉。”

    ……

    血海藏天神殿的十大強者,皆是發出笑聲,向書千癡的墜亡之地趕去。那裡,岩土飛揚,力量混亂,暫時看不真切,無法感應。

    但,剛纔金剛月輪轟擊在書千癡的身上,卻是所有修士都看見,絕對千真萬確。

    青梨園中,敖虛空、玲瓏仙子、華春秋等人皆是茫然失神,難以接受這一結果。書千癡的修爲那麼強大,總不可能,真的隕落了吧?

    可是,合十多位無上境大聖打出的至尊聖器,又豈是聖境修士接得住?

    米迦勒愣了一瞬,隨即笑了起來,道,“子烆終究還是錯了,這個書千癡,性格與張若塵完全不一樣,太過張揚,而且是個戰鬥狂人。最關鍵的是,使用的力量和手段,與張若塵也完全不同。”

    那道暗影道:“我看,就算不是張若塵,也與張若塵有一些聯繫。如此性格,倒是有些像張若塵身邊那隻貓頭鷹。”

    “你這麼一說,倒還真有幾分可能性。”米迦勒收起笑容,慎重的道。

    古娜仙子黛眉輕輕一蹙,搖頭道:“不對,書千癡的生命之火沒有熄滅,櫟柳大聖他們有危險。”

    話音未落,她背上的十二隻雪白羽翼已是展開,羽毛純白無瑕,聖光盈盈,隨後,化爲一道流星光華,向血氣海洋中飛去。

    血氣海洋中。

    金剛月輪將一大片泥土撞擊得凸弓了起來,形成一座百米高的山丘。

    以櫟柳大聖爲首,十位血海藏天神殿的無上境大聖,小心翼翼的,來到金剛月輪附近。他們雖然說得很輕蔑,實際上,都很謹慎,擔心出現意外。

    數之不盡的聖道規則,在他們身體周圍流動。

    一位臉上長着五目的無上境大聖,體內修煉出了四萬億道聖道規則,四處尋覓了千癡是真的已經被至尊聖器碾成塵粉,屍骨無存。”

    另外幾位無上境大聖,暗暗鬆了一口氣。

    就是這時,金剛月輪在泥土中動了一下,隨即飛了起來,砸向那位長有五目的無上境大聖。張若塵雙手抱着巨大的月輪,大吼道:“我書千癡不死不滅,區區至尊聖器豈能殺我?”

    “轟隆!”

    金剛月輪砸穿那位無上境大聖打出的護身符籙光罩,將他的無上法體,打得塌陷下去,化爲肉餅,當場慘死。

    “見鬼了,他竟然還沒有死。”

    “大事不妙,書千癡好像控制了金剛月輪的器靈,執掌了這件至尊聖器。”

    ……

    血海藏天神殿的另外九位無上境大聖,皆是大驚失色,立即收縮道域,形成防禦。與此同時,又打出一道又一道高階聖術,瘋狂攻向書千癡。

    “統統給我去死吧,今日我書千癡要大開殺戒。”

    張若塵將三千根追光神針全部取出,化爲一片光點長河,圍繞身體飛行了一圈。

    飛行這一圈,不僅追光神針的速度大增,而且還有劍道奧義附着在了上面,如散花飛針一般,向血海藏天神殿的九位大聖強者飛了過去。

    ……

    最近狀態不是很好,所以寫得很慢,有些抱歉。

    今晚,還有一章。

    另外說一個事,就是qq閱讀那邊做了一個活動,4月26號晚上8點,小魚要在快手上直播。有興趣的讀者,到時候,可以去看一下。當然,直播的賬號,用的不是我自己的,而是“閱文作家”這個賬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