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審判神使盤坐在一堆亂石中,正在療養傷勢,聽到張若塵剛纔喊出的那一句,頓時心臟一抖,停止療傷,向遠處逃遁。

    太憋屈了!

    堂堂一尊僞神,竟然被一位聖境修士,嚇得聞聲而逃。

    神靈的臉面,被丟得乾乾淨淨。

    但,不能不逃,對方手段詭異,可以切斷他和星魂神座的聯繫。

    “不許逃,留下來與本皇堂堂正正一戰。你是神靈,怕什麼怕?”

    張若塵追審判神使。

    古娜仙子在後方,追張若塵。

    至於別的修士,根本不敢靠近過去,沒看見無上境大聖都隕落了一大片,這種級別的戰鬥,至少半神,才能摻和進去。

    審判神使沒有中張若塵的激將法,滿臉羞愧,知曉今夜之後,自己必定被天下修士嘲笑。唯一能夠挽回臉面的方法,只有一個,那便是親手殺死書千癡。

    但,談何容易。

    這座島嶼,長達一百多裡,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因爲佈滿神紋和道鎖,即便是張若塵、古娜仙子、審判神使的修爲,也遭受嚴重壓制,無法翻天覆地。

    但,張若塵卻忽的警覺,發現島上的地貌在緩緩變化。

    島嶼的四方,地面升起,泥石堆積,道鎖和神紋被改變,形成四座山脈。

    地勢,化爲一座盆地。

    張若塵擁有無極聖意和真理之心,自然知曉這是誰的手筆,心中暗驚:“好強,沒想到他居然厲害到了如此程度,看來還是低估了他。”

    本來,張若塵認爲,自己能夠識破桃花的隱匿手段,對他對上,勝負之數應該是五五開。

    可是見識到桃花無視神紋和道鎖,施展出改天換地的手段,張若塵意識到,憑他現在的修爲,與桃花對上,必敗無疑。

    若是在四條山脈合圍之前,張若塵不選擇突圍逃走,今日,想要活命,將變得難如登天。

    但他若逃走,書界和天龍界的修士怎麼辦?

    不能逃。

    只能迎難而上。

    張若塵的目光,鎖定前方的審判神使,心中暗道:“看來只有這一個辦法了!”

    桃花以暗影的形態,站在一座佛塔形狀的建築頂部,雙手緩緩向上虛託。

    隨着他的手勢變化,島嶼四方的四條山脈,如同四條神龍,變化高度和形態。被改變的,還有天地之勢和空間結構,他與整座島嶼結合在了一起,萬事萬物皆受他的控制。

    他知曉,書千癡最厲害的地方,就是速度和空間之道,所以可以在天堂界派系大批強者的圍攻下脫身。

    正是如此,爲了達到一擊必殺的目的,桃花在出手之前,要改變地勢和天勢。

    必須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青梨園中,正在繪畫的華春秋,臉色一變,道:“不妙啊,天勢和地勢被改變了,天地規則正在被另一種規則吞噬。”

    敖虛空斷然的道:“不可能,紅塵羣島道鎖和神紋密佈,除了神靈,誰有如此能力……好像,真的被改變了!天堂界派系的那些修士,怎麼做到的?難道他們啓動了次神級大陣?”

    瀲曦望向遠處聳立起來的山脈。

    山脈擋住了視線,無法再看到海域。

    山中,升起一縷縷雲霧,宛如化爲一堵雲牆,向島嶼的中心瀰漫而來。

    “是他,一定是他。”

    瀲曦輕輕念道,眼中浮現出驚恐的神色,一雙雪白的小手緊緊擰在了一起,擔憂張若塵的生死安危。

    島外的海上。

    一位半神眼神驚疑不定,詢問道:“盟主大人,島上的地勢,爲何發生了改變,是紅塵絕世樓的神靈出手了嗎?”

    萬墟界的盟主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搖頭道:“紅塵絕世樓未必敢插手今夜之事,而且這不像是神靈的手筆。”

    “聖境強者能有如此手段?”萬墟界的修士中,有人驚呼。

    萬墟界的盟主道:“有些東西,不是你們的眼界可以理解。我只能說,天庭終於有了不得的人物出現。”

    連盟主都稱“了不得的人物”,這是強到了什麼地步?

    萬墟界的修士心中皆很震撼,只感覺,這次紅塵大會,讓他們大長見識。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山更比一山高。

    ……

    古娜仙子似是知曉桃花即將動手,追趕張若塵的速度,變得不緊不慢。後來,反而與精靈族的幾位無上境大聖,匯合到了一起。

    張若塵心中的危機感越來越重,於是,直接動用空間挪移,橫渡空間,攔截審判神使。

    “就是這時。”

    桃花等的就是張若塵施展空間挪移,於是,抓住機會,一劍刺了出去。

    雖然相隔十多裡,這一劍,卻穿透空間,瞬間出現到審判神使頭頂上方的位置。

    與此同時,審判神使頭頂上方,出現空間波動,張若塵正要從空間中跨越而出。

    “結束了!”桃花默唸這麼一句。

    “譁!”

    審判神使的頭頂上方,明明出現了空間波動,可是,從裡面衝出的,卻並不是張若塵。而是先前,張若塵提在手中的劍。

    兩柄劍撞擊在一起,火光飛濺,劍氣激盪。

    下方的審判神使避閃不及,被劍氣擊中,身上出現一道道劍口,鮮血淋漓。

    他心中既是鬱悶,而又憤怒,所幸不再逃,大吼一聲:“書千癡,來吧,本神使與你不死不休。戰,堂堂正正一戰。”

    審判神使體內涌出二十萬億道聖道規則,在身周凝成密密麻麻的劍影。

    但,沒有人迴應他。

    遠處的桃花,在兩劍對碰在一起的那一瞬間,便是意識到不妙,反手便是一指點向身後。

    張若塵從桃花身後的空間中走出,調動全部力量,一掌打出,打算在出其不意之下,一招便重創這個可怕的對手。

    但,桃花的反應速度太快。

    張若塵剛剛一掌打出,他點出的一指,也已經擊出。

    “嘭!”

    掌印和指印,碰撞在一起。

    張若塵的掌心傳來劇烈疼痛,與此同時,更有排山倒海的力量,從對方的指尖狂涌而來,震得張若塵手指、手腕、手臂、肩膀,皆是發出噼啪的聲音,宛若骨骼要斷碎。

    張若塵倒飛出去,墜落到百丈外的地面。

    腳下的大地,被他踩得四分五裂,方圓十丈之內的神紋和道鎖全部崩碎。

    “看來沒錯了,他的確達到了那個層次。”張若塵看着掌心的傷口,心已是沉到谷底。

    剛纔張若塵幾乎完全強佔了先機,對方只是倉促出手,可是,依舊完全無法抗衡,只能說明雙方的差距非常之大。

    桃花的實力層次,已經達到當初的白卿兒那個級別。

    桃花從佛塔頂部飛落下來,懸浮在離地三丈高的位置,虛手探出。頓時,遠處的神遺古器戰劍飛回,落入他的手中。

    他依舊是暗影形態,看不清真容,聲音如風,頗爲沙啞,道:“你是神境之下,唯一一個可以躲過我刺殺的修士。而且,你居然可以屢屢識破我的天巫隱身術,可謂非常了不得。出手吧,展現你的全部實力,看你能擋得住我幾劍。”

    桃花知曉對方還沒有施展全力,至少聖道規則的數量,都還是一個未知數。

    張若塵知曉到了現在這樣的局面,期望詭案神將出來對付桃花,已是奢望,只能靠自己破局。

    他身上的傷勢,瞬間痊癒,故作一派風輕雲淡的樣子,笑道:“想要見識我的真實實力,你是不是應該,先顯露出真實面目?”

    “一個死人,沒有資格知道我是誰。”桃花道。

    “殷元辰!你也算是十劫問天君的後人,祖父更是玄一真神這樣的人物,怎麼連露出真容的勇氣都沒有?”張若塵大呼一聲。

    聲音傳出島嶼,響徹紅塵羣島。

    即便是天堂界派系的修士中,知曉桃花真實身份的,也是少之又少。聽到張若塵的這一聲大喊,他們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

    桃花居然是殷元辰?

    殷元辰在天堂界是一個極具爭議的人物,祖父是威震神境世界的玄一真神,祖母乃是十劫問天君的女兒神妭公主。

    他的天資極高,千年前嶄露頭角,崑崙界功德戰後,進入通天神殿修煉,實力蓋壓米迦勒、古娜仙子。

    可惜他的身份太特殊,夾在天堂界和崑崙界之間。而且,他使用自己父親的遺骸修煉,這樣的事,被光明神殿所不齒,被整個天堂界的修士唾棄。

    正是如此,殷元辰如同曇花一現,後來淡出修煉界,最近幾百年更是消聲覓跡。

    如今,書千癡似乎是識破了桃花的真實身份,喊出了“殷元辰”這個名字。

    頓時,天堂界派系的修士,與紅塵羣島中各界修士的思緒,被拉扯到數百年前的回憶中,隨後陷入深深的震撼。

    殷元辰和桃花重疊在一起,誰能保持平靜?

    就算是天堂界派系中,都有不少修士臉色變得蒼白,因爲他們曾經辱罵過、嘲笑、諷刺過殷元辰。

    凌空而立的桃花,沉默了許久,眼瞳中,忽的涌出兩道銳利無比的光束,直視張若塵,逸散出來的殺氣,化爲一片肉眼可見的血雲。

    他雖然什麼都沒有說,可是,無疑是已經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唰!”

    張若塵急速衝了出去,拉開與桃花的距離。

    “你本該知道,以你的修爲,根本沒有從我手中逃走的機會。”

    桃花的聲音,不再沙啞,而是十分年輕清朗,可是卻又沒有任何感情。他站在原地,緩緩探出一隻手。

    這隻手,瞬間變得無窮巨大,化爲一座五指天地。

    張若塵陷入在了五指天地中,身體如灰塵一般渺小,擡頭望去,殷元辰的臉顯現出來,佔據小半個天空,雙目如日月,雙眉似山嶺,吐氣化神河。

    不是幻術,是空間發生了變化,是天地規則被殷元辰掌控。

    千年前的殷元辰,可沒有這麼高深的空間造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