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妙啊,師叔被殷元辰禁錮在了掌心,走,不能再等了,我們去助師叔一臂之力。”二司空心中急切,向青梨園外衝去。

    “等一等。”

    大司空拉住了他。

    “還等什麼?那殷元辰的修爲已經逆天,師叔目前還不是他的對手。”二司空道。

    “師叔都不是他的對手,我們衝上去,能擋得住幾下?”

    大司空的眼睛很賊,盯着項楚南和風巖所在的戰場,道:“他兩的修爲就很強,我們先助他們擊潰對手,再一起趕去對付殷元辰。這樣把握更大一些!”

    “可是……”

    “放心吧,師叔手段多得很,真到生死關頭,他必定不會再隱藏身份。到時候,只是釋放出食聖花,殷元辰就無法輕鬆解決。”

    大司空可是知道,食聖花這一千年,幾乎將張若塵身上的寶物吸噬一空,修爲已達到十分恐怖的層次。

    做爲寄生植物,張若塵得到的所有機緣,它都會佔去一份。

    張若塵修煉的所有道,它都能一起修煉。

    寄生植物如同修士的分身,只不過比分身強大,實力可以達到比真身更強的地步。

    就像血絕戰神修煉的“不死血神”一般,擁有不弱於真身的戰力。

    “嗷!”

    二司空長嘯,嘴裏發出龍吟聲,化爲一條黑龍飛出去。

    大司空化爲一隻白虎,追上黑龍。

    符靈界的第一強者“玉真上師”,正與二十四位審判宮的長老組成的劍陣,圍攻項楚南和風巖。他察覺到從青梨園中衝出來的兩個和尚,眼中浮現出冷測測的笑意。

    笑中,蘊含殺氣。

    他當然認識大司空和二司空,知曉二僧是崑崙界的半神。

    商子烆曾約見過他,密議過對付崑崙界頂尖強者的策略,許諾給了他夢寐以求的好處,因此他答應了下來。

    如今機會就在眼前,豈能放過?

    做爲排在紅塵第四的強者,玉真上師自然是信心十足。於是,他使用強大的精神力,在虛空凝聚出兩隻光手和兩隻符筆。

    光手持筆,在虛空畫符。

    兩張聖符,頃刻間勾畫了出來,向黑龍和白虎攻擊過去。

    黑龍和白虎對視一眼,身上黑芒和白光大漲,腳下出現一座龐大的棋盤。

    棋盤上,黑白棋子排列。

    雖然,棋盤只是一道虛影,卻散發出激盪天地的神威,撞碎了兩張聖符,轟擊在玉真上師的身上。

    玉真上師眼中露出驚駭之色,身上的護身符紋“噼噼啪啪”的爆碎,身體宛若炮彈一般飛了出去,墜落在亂石叢中。

    在這一瞬間,坐在彩霞別院中的殞神島主,眼神深邃的向天外看了一眼。

    或許只有張若塵在這裏,纔會猜到他老人家這道眼神,是何等的意味深長。畢竟,大司空和二司空,是天地棋臺的兩枚棋子,是追查第四儒祖失蹤的關鍵。

    剛纔大司空和二司空出手,顯化出了天地棋臺的虛影,引動了神器的神威。

    若是第四儒祖已被殺死,天地棋臺必然落入了兇手的手中。

    天地棋臺的兩枚棋子出現,很有可能,會將兇手引出來。

    可惜,殞神島主向天外看了一眼後,卻又露出失望的神色。因爲,他沒發現,自己心中猜測的那幾位中的任何一位在暗中窺視。

    ……

    “桃花居然是殷元辰。”

    “殷元辰的修爲太可怕了,不能坐以待斃,或許只有神符,可以對他造成威脅。”

    “走,救書先生。”

    敖虛空、華春秋、玲瓏仙子,心中急切不已,不再等待,調動神符的力量,使得整座青梨園從地底飛了起來,化爲一座懸空島,向殷元辰飛過去。

    “轟隆!”

    古娜仙子操控精靈族的至尊聖器戰弓,射出一支由聖道規則,凝聚而成的光箭,重重擊在青梨園上。

    青梨園的表面,浮現出一個光罩。

    光罩內部,數之不盡的大聖紋路和陣法銘紋交織,擋住了光箭。

    “轟隆!”

    下一瞬,秩序宮的至尊聖器《秩序圖》,也攻擊過去,與青梨園碰撞。

    撒希一邊操控圖卷,一邊道:“青梨園中的修士,交給我們對付便是,先殺書千癡。斬了書千癡,要對付這些人,易如反掌。”

    ……

    殷元辰的掌心世界中,出現一尊百丈高的巫神虛影,身穿黑甲,雙手持一隻繪有“風”、“雨”、“火”、“雷”圖文的鼎,向張若塵砸了下去。

    鼎還沒落下,已有風、雨、火、雷四股強大的力量,落到張若塵身上。

    更可怕的是,張若塵腳下的水面,出現了數之不盡的符紋。

    是一張縛符!

    張若塵踩着縛符,如同陷在泥沼裏面,雙腿無法移動,變成巫神虛影攻擊的活靶子。

    “轟隆!”

    張若塵揮出金剛月輪,與砸落下來的大鼎,對拼一擊。

    張若塵全身血氣激盪,可以肯定,這隻鼎,比一顆普通行星,要沉重百倍、千倍,也是他的肉身強大,才能承受,換做別的無上境大聖,早已被打得化爲血霧。

    “轟隆!”

    很快,巫神虛影打出第二擊,又一次與金剛月輪碰撞。

    張若塵的肉身遭受重創,嘴裏流出鮮血。

    “這道巫神虛影,是殷元辰一身巫道力量的顯化,不是我現在的修爲扛得住,必須立即脫身出去。”

    張若塵身體又下沉了一些,縛符爆發出來的力量,將他纏繞得更緊。

    “別掙扎了,我的符道造詣,已達到天師層次。能死在我的手中,你應該感到榮幸纔對。”殷元辰的聲音,浩浩蕩蕩的從天上傳來,如同天神在對凡人說話。

    “是嗎?真以爲,符道天師就困得住我?”張若塵笑了一聲。

    在巫神虛影持着大鼎,再次轟擊下來之前,張若塵的無極聖意引來天地之力,頓時,身體化爲一道流光,沖天而起,破開殷元辰凝成的天勢和地勢,從他手掌中飛了出去。

    殷元辰輕咦一聲,有些詫異。

    因爲破解他的符紋和天地之勢的力量,不是從書千癡體內散發出來,而是,從掌心世界之外涌來。

    換句話說,即便是被符紋束縛,被天地之勢困禁,就連天地規則都改變,卻依舊困不住書千癡,書千癡依舊可以調動天地之力爲己用。

    殷元辰怎能不感到詫異?

    書千癡的手段,如此了得,神境之下還有什麼力量困得住他?

    “收拾起來倒是有些麻煩,是個難纏的角色。”

    殷元辰笑了笑,揮手一掌拍出,五指掌印天地直接向張若塵逃走的方向,壓了過去。

    這道掌印的威勢之強,嚇得天堂界派系的修士紛紛遠遁。

    島嶼的神紋和道鎖持續斷碎,整座島嶼都出現四分五裂的跡象。

    剎那間,張若塵衝到審判神使身前,一連打出十三掌,一掌更比一掌強,將他轟擊得趴在了地上。

    “終究……還是敵不過……”審判神使咬緊牙齒,充滿了不甘。

    “留你性命,現在終於可以派上用場了!”

    張若塵一腳踩在審判神使的臉上,將他的頭顱,踩得沉入了地底。隨後,張若塵擡頭看了一眼,上空的烏雲散開,顯露出十五顆神座星球。

    讓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大驚失色的事發生。

    只見,書千癡一腳踩着審判神使,一手卻指着天空,頓時十五顆神座星球中的神力,皆是涌入他的體內。

    書千癡一掌打出,竟然打出一道神光燦爛的五指神印,與殷元辰打出的五指掌印天地對碰在一起。

    “轟隆隆。”

    兩隻比山嶽還巨大的手掌,在島上對碰。

    整個天地都在猛烈顫動,滂湃的氣流涌動出去,將大片天堂界派系的修士掀飛。塵土飛揚,神紋斷裂,島嶼是被撕裂得一分爲二,海水倒灌了進去。

    張若塵和殷元辰隔着一條十多丈寬的海水溝壑,四目對視,爭鋒相對,氣勢皆是攀升到了頂點。

    無數修士都看得發懵,完全不明白,書千癡怎麼控制了審判神使的星魂神座?

    “這下麻煩大了,書千癡掌握了本該屬於審判神使的力量。”古娜仙子雙眸中,浮現出驚疑之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