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先收拾了霜城魔再說吧!若能奪取他的黑暗神劍和一身奧義,我的實力,必然大增。”千橫一豎想到了什麼,道:“修辰天神的那件時間至寶歸你,黑暗神劍歸我,你應該沒有意見吧?”

    張若塵道:“我武道都廢了,要黑暗神劍幹嘛?你想要,拿去便是。”

    神器,張若塵怎麼可能不感興趣?

    但現在九鼎都有二鼎在手中,張若塵對黑暗神劍並不是特別在意。

    若能借黑暗神劍,給玄一培養一個對手出來,對張若塵是一件好事。

    更何況,目前而言,他的確是需要與千橫一豎合作,纔有機會進入永恆神殿。

    二人收斂身上氣息,急速向諸神大陸趕去。

    “修辰的神魂強大,感知能力驚人,但諸神大陸廣闊,以我們的修爲只要不靠近永恆神域,不爆發出強大的神力和精神力,應該不會被發現。”千橫一豎道。

    張若塵道:“霜城魔藏身在諸神大陸?”

    “沒錯!”

    不多時,張若塵和千橫一豎降臨到諸神大陸上,落到一片廣闊的雪山之巔。

    天降飛雪,寒風冽冽。

    張若塵依舊是書千癡的模樣,一身儒袍,俊秀無比,手中捧着一團霜城魔的血液,閉目感知了起來。

    “走!”

    張若塵和施展了萬化無蹤的千橫一豎,將修爲壓制在神境之下,急速穿過雪山,跨越江河,一念奔行千里。

    半日後,來到一座黑色古城外。

    張若塵再次捧起血液,點了點頭,道:“就在城中。”

    看不見千橫一豎的身形,只聽他的聲音響起:“只是一座普通的城池,連聖境修士都沒有,霜城魔倒是會選地方隱藏。”

    “你打算怎麼做?”張若塵問道。

    聲音響起:“嚇他一嚇,將他逼出諸神大陸,纔好動手。你去外面守着,這一次,必須速戰速決,否則讓修辰天神參與進來,麻煩就大了!”

    張若塵飛出諸神大陸,破空而去,目光卻盯着地面上的那座城池。

    半晌後,城池的上方,出現一片波瀾壯闊修羅煞氣。

    修羅煞氣中,響起修辰天神的冷厲聲音:“霜城魔,來到了本天神的地盤上,居然敢不來拜見,速速留下黑暗神劍,本天神可以饒你不死。”

    張若塵愕然,沒想到千橫一豎居然在修辰天神的地盤上,使用這麼作死的辦法嚇唬霜城魔。

    不過,對千橫一豎此人,倒是略生出了一絲好感。

    換做別的神靈,根本不會多此一舉,恐怕直接便是一劍劈下去,毀了整座城池,怎麼都能將霜城魔逼出來。

    雖是殺手,但似乎還算有些原則。

    “譁!”

    藏身在城池中的霜城魔,根本沒有去探查來者是不是修辰天神,化爲一道黑色劍光,破空而起,衝出大氣層。

    即便他們都是地獄界的神靈,但在黑暗大三角星域這樣的地方,哪裡還有什麼陣營?

    奪走了黑暗神劍,修辰天神必會殺他滅口。

    諸神大陸的腹地,一道絕色多姿的身影,走出永恆神殿,窺望遠處的霜城魔和千橫一豎,眼神冷冽:“怎麼突然一下來了這麼多大神級強者?看來得儘快將永恆之心,煉製成神源才行。”

    修辰天神懶得理會霜城魔和千橫一豎,擔心被那位藏身在暗處的精通時間之道的高手趁虛而入。

    關鍵時期,出不得任何岔子。

    “來永恆神殿見我。”

    修辰天神的神念傳了出去,召集諸神大陸上的所有神靈。

    ……

    霜城魔衝出大氣層,身上的大神神力震盪得滿天星辰顫動,以最快速度,飛向黑暗深處。

    此時,他已察覺到追在後方的不是修辰天神,而是千橫一豎,心中又驚又怒,生出一股強烈的不祥預感。

    實在是不明白,千橫一豎是如何找到他的。

    “霜城魔!”

    黑暗中,一道吼聲響起。

    霜城魔驚恐的發現,空間近乎凝結,身體無法動彈。

    緊接着,他便是看見,一個儒袍男子手持一隻銅鼎從天而降,一鼎轟擊下來。

    “嘭!”

    霜城魔的神軀爆開,化爲一片神芒閃爍的本源粒子,如同千萬只螢火蟲一般飄在黑暗虛空中。

    千橫一豎趕到的時候,張若塵已經將宇鼎和地鼎收起,手持黑暗神劍,正在鎮壓劍靈,刻錄封印銘紋。

    千橫一豎毛骨悚然,震驚的看着對面的張若塵,道:“你殺了霜城魔?”

    “難道還不明顯嗎?他的神軀,都被我打成了本源微粒,死得連渣都不剩。”張若塵道。

    千橫一豎道:“神魂和神源呢?”

    “也化爲了本源微粒,你看不出來嗎?”張若塵道。

    千橫一豎那雙始終深邃幽冷的眼睛中,生出深深的忌憚之色,甚至都開始懷疑眼前這個書千癡,到底是不是張若塵。

    這麼短的時間,擊殺了霜城魔不說,連神源和神魂都被打碎成微粒,磨滅了所有生命之氣,便是太虛境大神也做不到。

    除非他掌握着弒神大殺器!

    是逆神碑嗎?

    但不對啊,他的武道修爲都廢了!

    之前,張若塵先使用宇鼎,凝固了一大片空間,將霜城魔定住,因此還在遠處的千橫一豎並不知道這片空間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再不收取奧義,霜城魔留下的奧義,就要散盡了!”張若塵道。

    千橫一豎雖然很是忌憚張若塵,但,還是立即釋放出神境世界,吸收散入這片天地間的黑暗奧義和劍道奧義。

    並不是只有地獄界的修士,才修煉黑暗之道。

    比如韓湫。

    千橫一豎在黑暗之道上的造詣,不弱於黑暗神殿的那些大神,不然也不會對黑暗神劍感興趣。

    吸收完成後,千橫一豎深深盯了張若塵一眼,與他保持距離,道:“看來我選擇與你合作,而不是與你爲敵,是一件正確的事。”

    “我們是盟友,你離我那麼遠幹什麼?”張若塵道。

    千橫一豎道:“還是離遠一些吧,免得我也不明不白化爲了本源微粒。”

    張若塵笑道:“你身上有什麼值得我出手的寶物?黑暗神劍還要不要?”

    千橫一豎向張若塵手中之劍看去,道:“算了,人是你殺的,劍歸你。但你這人真的不厚道,說好你只負責找人,殺人的事交給我。”

    能剋制住心中的貪慾,還算不錯。

    張若塵道:“我是擔心你們僵持得太久,將修辰引了過來,功虧一簣,是你自己說的要速戰速決。黑暗神劍說好歸你,我也就不會出爾反爾。但,得等到你幫我引走修辰,奪取到那件時間至寶之後,才能給你。”

    “你也別覺得我是在騙你,利用你,老實說,那些黑暗奧義和劍道奧義,我也是有辦法收走的!甚至,我就算不承諾將黑暗神劍給你,你也一定會助我。對吧?”

    千橫一豎鋒銳的嘴脣,微微上翹,道:“早就聽聞你張若塵是散財童子,真正遇到,纔算是見識了!但,修辰天神修煉出來的八臂修羅戰力不俗,想要將二者同時引走,不是易事。”

    “其二,修辰天神必然已經有了防範,未必會將那件時間至寶放在永恆神殿中。”

    “第三,即便將修辰天神和八臂修羅都被引走,憑永恆神殿的防禦力量,只需一位真神催動,就不是你可以輕易闖得進去。”

    張若塵道:“在我看來,就算修辰真的將那件時間至寶帶在身上,也肯定需要藉助永恆神殿的力量,才能煉製出神源。只要毀掉永恆神殿,阻止它煉製出神源,我也算達到目的。”

    “我可再尋一位幫手。”千橫一豎道。

    張若塵道:“你想找軒轅漣?”

    千橫一豎眼神一凜,隨即露出深思之色。

    張若塵知道自己失語,暴露了,連忙補救道:“看來我猜測的沒錯,你的背後雖然是趙公明,但趙公明不可能支持你組建地殺組織。是軒轅漣在背後扶持你,用來制衡玄一和天殺組織。”

    “玄一做事不擇手段,沒有底線,既是一把殺敵的利刃,但也容易傷到自己。天宮不能在明面上把玄一怎麼樣,更知天殺組織的背後是天堂界的某位大人物,卻又不希望天殺組織無法無天,必然會給他扶持一個對手出來。”

    “你見過軒轅漣?”千橫一豎道。

    張若塵道:“見過他的車架,天尊之子,所過之處,諸神叩拜,當真是尊貴無比。”

    千橫一豎道:“上一個元會,能讓我心折的修士,不超過十個。如血絕,荒天,千骨女帝,天南的老七,妖神殿的那隻金猿,但最讓我佩服的卻是軒轅漣。”

    “他是真的有容人之心,也是真的在爲天庭各處奔走,掃除弊端,化解仇怨,一心爲公,沒有私心。但卻又不迂腐和軟弱,極懂變通,手段該狠辣之時如疾風斬亂草。若不是在這些俗事上耽誤了太多時間,他現在的修爲,絕不會弱於玄一。”

    “我自問沒辦法做他那樣的人,但卻佩服這樣的人,天庭若多一些這樣的人,不至於被地獄界打得節節敗退。”

    張若塵道:“你是想說服我去見他?”

    “你現在是星桓天之主,屬於中立派,爲何不能見他?若他肯出手,我們甚至有機會,一舉殺死修辰,永除後患。”千橫一豎道。

    張若塵道:“你能聯繫到他?對了,我一直沒有問,你和霜城魔是怎麼來到失落者樂園……”

    “轟隆!”

    驀地,遠處一道強烈的神光爆發出來,伴隨熟悉的精神力波動。

    張若塵立即轉身望去,雙眼一眯,暗暗吃驚,“是無月的氣息,她也來了,怎麼和修辰鬥了起來?”

    ……

    求月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