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審判神使乃是煉化了真神隕落後留下的神之星魂,才擁有調動天外星魂神座中神力爲己用的能力。

    這樣的僞神,雖然限制極大,可是將來卻可以凝聚出屬於自己的神源,成就真神之位。

    不像別的那些煉化神源達到神境的僞神,因爲神源已經定格,註定永遠只能待在僞神層次。

    可以說,審判神使這樣的僞神,只是大聖到真神的一個過渡,本質上依舊還是大聖,只不過修煉出了神魂。

    這樣的僞神,可以憑藉神之神魂參悟成神之秘,可以使用神力淬鍊肉身和聖道規則,將來成就真神的概率,遠勝別的大聖,可稱十拿九穩。

    只不過,保存完整的神之星魂太少,不是誰都能有這樣的機緣。

    張若塵也煉化過神之星魂,但,都不完整,只是殘剩的魂力,且真神已經隕落太久,星魂神座中的神力已經枯竭,所以沒能成爲僞神,也沒能將聖魂淬鍊到神魂的層次。

    他手中,只有獵神的神之星魂是完整的,可以用來培養出一位僞神。

    正是因爲,星魂神座本質上不屬於審判神使,不是審判神使自己修煉出來,所以張若塵使用無極聖意,才能切斷他和星魂神座的聯繫。

    而張若塵之所以能夠調動天外星魂神座的力量,也是憑藉無極聖意做到。

    無極聖意遍佈整個宇宙空間,與天道平起平坐,可謂無所不能。

    紅塵羣島的觀戰修士,看着站在十五顆神座星球下方,沐浴神光的張若塵,皆是目瞪口呆。

    “斬斷審判神使與星魂神座的聯繫,也就罷了!怎麼還能奪取星魂神座的掌控權?除非書千癡的精神力已經成神,否則絕無可能。”

    米迦勒一腳重重踩在燈樓上,燈樓隨之猛烈晃動。

    眼前發生的事,讓他無法接受。

    “書千癡若是已經精神力成神,紅塵絕世樓的樓主,怎麼可能放任他如此大肆殺戮?不得不說,這個書千癡太可怕了!”一位天堂界派系的大聖,心情沉重的說道。

    別說天堂界派系的修士無法理解,就連詭案神宮中的三尊僞神,都相互議論,以他們的閱歷,也從未見過這麼詭異的事。

    “難道書千癡是動用的了某種陣法,掌控了審判神使的神魂,從而獲取了星魂神座的掌控權?”紅袍神將如此猜測。

    玄衣神將雙目散發神光,凝視張若塵,搖頭道:“他的身體周圍沒有陣法銘紋,但是他站在那裡,卻自成一股天地之勢。”

    “先不要管書千癡了,還是趕緊修復島上的神紋。這兩人都不是一般人物,千萬別讓他們爆發出來的戰鬥餘波,衝擊到別的島嶼。”

    詭案神將說了一句,便是走出神宮,一掌按向虛空。

    他的掌心,飛出密密麻麻的神紋,向張若塵和殷元辰所在的那片空間涌去。

    玄衣神將飛到半空,雙手的食指、中指按到了一起,隨即,神軀一分爲四,飛向島嶼上四個不同的方位佈置神紋。

    玄衣神將雖是僞神,可是已經修煉了五萬多年,論神軀和神魂的強度,論神通戰法,不是那些新生僞神可以比擬。

    更可怕的是,他的精神力強度,達到了七十一階,雖還遠遠比不上真神,可是戰力在僞神中卻能排得上名號。

    神軀一分爲四,每一具神軀,爆發出來的神威,都不弱於全盛狀態下的審判神使。

    僞神中,能夠將精神力修煉到七十階以上的,終究是少數。但是,修煉數萬年,甚至十萬年,要將精神力修煉到七十階,卻也不是難事。

    在三大神將的加持之下,碎裂開的島嶼,重新聚合。

    空間中,浮現出密集的神紋。

    有道鎖,從天空的紅塵絕世樓中飛出,宛如一道道無形的鎖鏈,交纏在島上,壓制張若塵和殷元辰交手,造成的破壞力。

    殷元辰眼神沉凝,手中神遺古器戰劍,插在了地面。

    “譁——”

    灰濛濛的冥古絕滅死力,涌了出來,將小半個島嶼覆蓋,化爲一座死亡國度。

    天堂界派系的修士,絕大多數都退到島嶼邊緣的山脈頂部,只有修爲深厚的無上境大聖,留在死亡國度邊緣,隨時準備給張若塵致命一擊。

    死亡國度中,一座巍峨的祭臺顯現出來,像一座巨石堆砌成的山嶽。

    祭臺上,立滿雕像,星月懸浮,古巫之力交錯流動。

    殷元辰站在祭臺頂部,手臂一揮。

    一尊百丈高的巫神虛影衝了出去,它手持大鼎,引動風、雨、火、雷四種不同的力量,向張若塵攻伐過去。

    頃刻間,第二尊巫神虛影又在祭臺上凝聚出來。

    ……

    不到一刻鐘,九尊巫神虛影相繼出世,個個都有無與倫比的戰力。

    它們手持大鼎,鼎比星辰更重。

    這是冥古巫族中的力巫之神的虛影。

    力巫,修煉純粹的力量,可以搬山移嶽,翻江倒海。

    “與千年前相比,殷元辰現在倒是將巫道修煉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張若塵引動來十五顆神座星球中的神力,轉化爲拳勁,一拳又一拳打出,與九尊巫神虛影對碰,打得神光激盪。

    九尊巫神虛影用來鎮壓元會級代表人物,都已經足夠。

    但,殷元辰沒有想過,它們能夠鎮壓此刻的張若塵。因此,盤坐在祭臺中心,施展出殺生神通“桃花劫”。

    桃花劫,是一種類似詛咒的神通,詭異絕倫,可以千里殺人。

    桃花劫秘術,作用在了張若塵身上,頓時張若塵的皮膚裂開,身體如同陶瓷一般破碎,鮮血向外逸散。

    但,只是一瞬間,張若塵便是在體內煉化了桃花劫的詭異力量,身體重新凝聚。

    “這麼快就將桃花劫煉化了?”殷元辰皺眉緊皺。

    “轟隆!”

    張若塵使用神力,催動至尊聖器金剛月輪,將一尊巫神虛影連同它手中的巨鼎,打得爆碎開,消散於無形。

    “嘭!”

    “嘭!”

    ……

    巫神虛影難以抵擋張若塵的攻伐,接連被打碎,如同氣泡一般炸開。

    “你也接我一擊試試。”張若塵大吼一聲。

    金剛月輪飛了出去,至尊之力洶涌滂湃,金色的光華映照天地,撞擊在死亡國度中心的祭臺上。

    殷元辰腳下的祭臺和死亡國度,乃是由他體內的冥古聖氣,與超過四十萬億道聖道規則凝聚而成。激烈對撞下,死亡國度如同紙做的一般,被撕裂而開。

    祭臺猛烈震動,散發出奪目的烏光。

    祭臺上的殷元辰站立不穩,臉色變得蒼白了幾分。

    他雖曾經刺殺過一尊僞神,可是,那是在佔據了天時地利的情況下,出其不意的暗襲,才僥倖做到。

    一位聖境修士,哪怕再強,想要正面抗衡一尊僞神,都是難如登天的事。

    金剛月輪旋轉了一圈,飛回張若塵的頭頂。

    “再接我一擊。”

    十五顆神座星球飛出十五道神氣光柱,垂落到張若塵和審判神使的身上,隨後,又化爲一條神光河流,衝入金剛月輪。

    月輪的金芒大漲,一道道至尊銘紋如同龍蛇飛舞,威勢達到前所未有的強度。

    “唰唰。”

    隨着金剛月輪再次飛出去,地面上的一座座別院,盡數被捲起,圍繞它飛行。

    “轟!”

    金剛月輪撞擊在祭臺上,祭臺爆碎了一大半。

    殷元辰將所有聖道規則盡數收回體內,施展出無與倫比的疾速,沖天而起,避開了金剛月輪,從天穹上空,向張若塵攻了過去。

    他揮出戰劍,劈下一道十多里長的劍芒。

    顯然,殷元辰是知曉張若塵的弱點,可以借星魂神座的力量,爆發出僞神級別的戰力。但,神力轉化速度很慢,也就給了他可趁之機。

    張若塵抓出一柄戰劍,引來神力,揮劍劈了出去。

    這一劍,融入了劍道奧義,看似簡簡單單,卻劍勢凌厲,引動天地間的劍道規則。

    “嘭!”

    兩道劍光,化爲十字形的光影,在半空碰撞。

    數之不盡的劍氣,化爲劍雨,有的衝向上空,有的飛向地面。

    緊接着,殷元辰立即劈出第二劍。

    他手中的劍,乃是從冥古傳承下來,曾被多位神靈執掌過。據說,在祭煉成劍之前,乃是一根巫族祭祀用的權杖。

    正是如此,劍中蘊含古老的巫之力量,不僅威力絕倫,還能懾人心魄。

    “嘭!嘭!嘭……”

    張若塵雖然速度慢了一些,可是,爆發出來的力量卻更加強大。

    兩人對碰數十劍後,殷元辰的無上法體,終究是支撐不住神級戰鬥,嘴裡吐出一口鮮血,臉色慘白如紙,急速向遠處退去。

    “譁!”

    張若塵揮劍,將腳下審判神使的頭顱斬了下來。

    “哪裡逃,給本皇留下。”

    張若塵一手託着血淋淋的頭顱,一手提着戰劍,頭頂懸浮着金剛月輪,向殷元辰追殺而去。

    沒辦法,張若塵必須藉助審判神使頭顱中的神魂,才能力壓殷元辰。

    審判神使生命力強大,並沒有死,雙眼怒瞪,嘴裡大吼:“書千癡,你不得好死,有本事別使用秘術,我們公平公正一戰。”

    “聒噪!”

    張若塵看了一眼手中的頭顱,摸出一塊聖源,塞進審判神使的嘴巴。

    遠處,審判神使的無頭屍,從地上爬起,腹部長出一張大嘴,吼道:“本神使絕不屈服,戰,今日,我們同歸於盡吧!”

    “你到底煩不煩啊?”

    張若塵頭頂的金剛月輪飛出去,將審判神使的無頭身軀,打得爆碎,化爲一片猩紅的血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