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月神,她居然也來了黑暗大三角星域。”

    千橫一豎向張若塵望去,露出異樣的眼神。

    天下修士皆知,張若塵曾是月神的使者,極得重視。

    爲了救張若塵,以月神清貴的身份,甚至,怒撞過功德神殿。一個聖境修士,能在一位古老大神那裡得到如此重視,簡直是匪夷所思。

    一段時間內,甚至有修士傳張若塵是月神的兒子。

    沒過多久,這些人就死絕了!

    此後,再也無人敢傳這話。

    無月的確與月神長得極像,但氣質卻完全不同,一個陰森邪凜,一個縹緲淡雅。

    張若塵十分確定,與修辰天神交手的女子,必是無月,就連身上的黑色神袍都是數年前那一件。

    但,此刻無月的氣質卻有很大變化,沒有了邪氣,顯得頗爲淡雅,也沒有刻意掩蓋自己的容貌,不怪千橫一豎會將她認錯。

    “沒想到月神的精神力居然也這麼高,已經達到可以對抗太虛境大神的地步。”千橫一豎道。

    ……

    “無月,你怎麼就這點實力,這些年修煉,反而退步回去了嗎?”

    修辰天神的玉手橫推,一片時間印記光點潮汐,形成千里長的巨浪,向無月洶涌而去。

    二人已是戰至諸神大陸外的星空中,神力餘波,將一顆顆星辰毀滅。

    無月的眼中,露出一道茫然之色,結出一道符咒,與時間印記潮汐碰撞在一起,隨後,急速向遠處逃退。

    “你知道我是誰?”她道。

    修辰天神追了上去,綵衣飄飄,若九天神妃飛在黑暗虛空,冷笑道:“本神何等存在,你的底細,的確少有修士知曉,但瞞得過我?怎麼,你是想裝成月神?”

    說着,修辰天神一指點了出去,形成一道橫貫星空的殺戮之光,使得空間破碎出一條萬里長痕。

    無月想要刻畫符印,但刻畫了一半卻失敗了,只得立即閃避出去。

    殺戮之光的餘波衝擊在她身上,嘴裡發出一道悶聲。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爲何無緣無故對我出手?我們可是有什麼仇恨?”無月道。

    修辰天神道:“還在裝?你來諸神大陸,不是爲了救你的那個弟子?”

    “我的弟子?可否先停手,或許這其中有什麼誤會。”無月勸道。

    修辰天神眼中浮現出一道疑惑之色,覺得無月的狀態很不對勁,修爲實力甚至還不如十萬年前。而且,她堂堂符道神師,對符道的運用卻粗糙不堪,刻畫一道神符,居然還失敗了!

    “據說這賤人精神力天賦極高,最近這些年,已經達到八十四階,我根本不是她的對手。若她是來救雨師,直接強闖永恆神殿便是,完全沒必要裝成這個樣子。總不可能失憶了吧?”

    修辰天神剛剛生出這道念頭,立即搖頭。

    一個精神力八十四階的強者,怎麼可能失憶?

    除非天圓無缺級別的強者出手。

    “不管那麼多了,既然你送上門來,正好煉了你,足以讓我的神源變得更加強大。”

    修辰天神不再像先前那樣試探,一雙纖長玉手畫圓,頓時,整個星空都亮了起來,化爲一座直徑超過億裡的時間之海。

    因爲離得太遠,張若塵聽不見修辰和無月對話,但卻能清楚看到二人的戰鬥景象,心中驚異到了極點。

    怎麼會這樣?

    無月那麼厲害,風雲霸施展純陽焚身術都殺不了她,怎麼會被修辰壓着打?

    而且,她只在躲避和防守,像是將所有戰鬥神術都遺忘,一切都是靠本能反應,在抵擋修辰的攻擊。

    千橫一豎道:“月神爲何只用精神力戰鬥,難道武道修爲出了什麼狀況?張若塵,你不去助她一臂之力?”

    張若塵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道:“此刻正是闖永恆神殿的好時機。”

    “唰!”

    他向諸神大陸飛去。

    “風流劍神竟是一個薄情的。”

    千橫一豎笑了笑,身形化爲一團氣,消散於無形。

    片刻後,千橫一豎飛至諸神大陸的上空,身體筆直如槍,披風飛揚,看着下方波瀾壯闊的雲海,與雲海下方地圖一般展開的山河。

    六尺長劍舉起,引動天地間的劍道規則,億萬道劍影在他身後顯現出來。

    一劍劈出,形成一道璀璨的劍河。

    “轟隆!”

    劍河進入雲海,與護界神陣碰撞在一起。

    整座諸神大陸彷彿都微微晃動了一下。

    聽到天空的驚雷,感受與大地顫動,諸神大陸上的生靈盡皆惶恐不安,跪地叩拜。

    諸神大陸上的護界大陣,遠遠無法與星桓天相比,被千橫一豎一劍劈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劍光直向永恆神域中的那座神殿落去。

    永恆神殿的上方,一座圓形大陣顯現出來,飛出上萬道雷電,化爲電河洪流,將飛來的劍河擊碎在半空。

    八臂修羅從神殿中飛出,怒喝一聲:“千橫一豎你好大的膽子,天神沒有理會你,你居然還主動挑釁上門來了!想死嗎?”

    “修辰不過一隻喪家之犬,你更是喪家之犬的一道戰魂,本座有何懼?”

    千橫一豎穿過護界大陣,站在雲層上方,劈出第二劍。

    劍光漆黑,撕裂空間。

    八臂修羅性格比修辰天神更加極端,受不得半分刺激,道:“你們守住永恆神殿,若讓別的神靈闖了進來,那些僞神,就是你們的下場。”

    丟下這句話,八臂修羅騰空而起,直接以手臂撕裂飛來的黑色劍氣,其餘六臂各自扔出一件戰兵,斬向千橫一豎。

    “居然這麼強,小覷你了!”

    千橫一豎轉身就走,向其中一個宇宙方位逃遁。

    “還想走,你走得掉嗎?”

    八臂修羅速度比千橫一豎更快,一拳打出,形成一支修羅神軍的虛影,將千橫一豎擊傷。

    千橫一豎雖有故意受傷,引八臂修羅上鉤的想法,但,這一擊,依舊遠超他的預估,力量之強,不會比太虛境神靈弱多少。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修辰天神曾經何止是駱駝那麼簡單,簡直就是雲中神龍。

    永恆神殿中,五位真神看着滿地的神屍,心中無不驚恐,真的是恨不得立即逃離諸神大陸。

    這位永恆天神實在是太心狠手辣,爲了煉製神源,將大陸上所有僞神的神源都挖走,將神血和神魂抽盡。

    若是還不夠,估計會拿他們來填。

    但,逃又能逃到哪裡去?

    現在只希望永恆天神和八臂修羅,能夠將那兩位前來挑釁的大神擒拿。這樣,或許就用不上他們了!

    “轟!”

    地動山搖,神殿外圍的陣法,盡數顯現出來,

    五位真神從哀慼的心緒中驚醒過來,向數十里外望去,看見,一個儒袍男子闖入進陣中,無視天地間的神紋和陣法銘紋,直向神殿而來。

    “有人強闖神殿。”

    “快,引動陣法阻擊。”

    一位長着三條火紅色尾巴的妖族上位神下令,道:“麻衣,你去主持奇風神陣。波野君,你主持獨龍地火神陣。井空真神,你操控七城神陣,必要將其阻擋在七城之外。榮奈,你負責雲雷神陣。”

    四大真神並不驚慌,對方就算是大神又如何,永恆神殿外佈置有大量神紋,更有多座神陣加持。只要有一位真神坐鎮,便是太虛境大神來了,都不是一時半刻闖得進去。

    更何況,他們五大真神皆在。

    若對方只是一個太乙境大神,想要強闖,一旦落入陣中,隕落都不一定呢!

    但,很快發生了讓他們驚恐的事……

    名叫麻衣的鬼族中位神,站在奇風神陣中,釋放出神境世界與陣法結合,在神氣的催動下,陣中凝出一尊神風巨人。

    這座奇風神陣,乃是上古時期永恆神殿的一位殿主留下。

    那位殿主的修爲,達到神尊層次。

    神風巨人發出“嗚嗚”的嘯聲,一拳擊向張若塵。

    張若塵手中託着一塊磚頭大小的物事,將其催動,頓時,神風巨人的拳頭分解,化爲一道道陣法銘紋和神氣。

    最後,整個身體都爆開。

    麻衣驚恐的發現,腳下奇風神陣的陣法銘紋快速淡化,消散而去。

    一座神陣,就這麼消失了!

    世間怎麼會有如此詭異的事?

    張若塵衣袖一揮,形成一道神風,將麻衣抽飛出去,送到數十萬裡之外。

    “轟!”

    “轟!”

    ……

    大地上,一連升起七道城牆,空間力量波動強烈。

    城牆立在地上,連接天穹,像是有無窮無盡高,無法跨越。

    張若塵直接撞擊過去,號稱可以擋住大神的七城神陣轟然垮塌一座,完全無法擋。

    看着勢如破竹一般闖來的張若塵,那位妖族上位神嘴脣都開始顫抖,念道:“不可能,怎麼可能?爲什麼所有神陣在你面前形同虛設?”

    片刻後,張若塵已是破去所有神陣,站在神殿的階梯下方,道:“還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吧?”

    有逆神碑開路,可以清空神紋和陣法銘紋,誰能擋張若塵的腳步?

    永恆神殿中,還有一座最爲強大的時間神陣,但,那位妖族上位神知曉對方在時間之道上的造詣極高,就算啓動時間神陣,多半也擋不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