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審判神使非常屈辱,身軀被打碎,嘴裡還被塞了一塊聖源鼓脹得難受,臉都有些變形,還要被張若塵如同西瓜一般託在手裡。

    審判宮昔日大宮主的榮耀,僞神該有的尊嚴,已是雨打風吹去。

    他的雙眼中,流淌出兩行血淚,卻有口不能言,模樣甚至可憐。

    另一頭,二十四位審判宮的長老,也很慘,遭到大司空、二司空、項楚南、風巖裡應外合的攻擊,死的死,傷的傷,紛紛敗逃。

    風巖注意到殷元辰身上流動的數之不盡的聖道規則,臉色嚴肅,眼中卻帶有一絲羨慕的神色。

    殷元辰現在所在的層次,是所有聖道修士都追求的目標。

    代表神境之下無敵。

    “沒想到,他居然能夠達到這一步,將所有修士都超越。看來,這個時代,並非閻無神和缺獨領風騷。”他由衷的感嘆一聲。

    項楚南看着書千癡追殺殷元辰,熱血沸騰,欣喜的大吼道:“書兄好樣的,今日,我們一起鬥天戰地,殺個天翻地覆。”

    驀地,項楚南耳中,響起一道聲音:“別想着鬥天戰地,今夜我們只要能夠全部活着離開,已經是大勝特勝,讓天堂界派系丟盡顏面。現在,你們趕緊去各自捉拿一張護身符,隨時準備突圍。”

    是書千癡的聲音。

    項楚南的目光,向風巖望去。

    風巖顯然也聽到了書千癡的傳音,眼中浮現出沉凝的神色,頓時,明白了他的計劃,自言自語的念道:“好厲害的書千癡,原來從一開始,便制定好了策略。此事,還真需要先擊潰殷元辰,否則根本行不通。”

    “二哥,你在說什麼?”項楚南道。

    風巖深吸一口氣,道:“別問了,趕緊去擒拿護身符。”

    “什麼護身符?”

    風巖耐心解釋,道:“以天堂界派系的實力,根本不需要全部一起出手,只需要其中有一部分大聖打出聖器,青梨園便是灰飛煙滅。爲何他們卻沒有這麼做?”

    “因爲他們覺得,殺雞無須用牛刀,沒必要動用那麼強大的力量……不對,難道是因爲,審判宮大宮主在青梨園中?”項楚南反應過來。

    風巖道:“或許兩種原因都有,但,可以肯定的是,審判宮大宮主瀲曦的確是我們手中的一張護身符,讓天堂界派系的修士投鼠忌器,無法無視她的安危。可是一旦殷元辰戰死,局勢惡化,天堂界派系未必還會像現在這麼束手束腳。”

    “我明白了!想要突圍離開,還真需要護身符才行。護身符越多,天堂界派系纔會越是忌憚。”

    項楚南眼中露出大喜的神色,開始尋找目標。

    護身符的身份,必須要非常尊貴才行,否則就會像儒界那幾位無上境大聖一樣,被無情的犧牲掉。

    “看本皇的不死神火劍法。”

    張若塵引動來天外的神力,轉化爲不死神火,隨着戰劍一起揮斬出去,劍道奧義和三品劍道聖意皆是融入其中。

    劍氣化爲一道弧形的光芒,追上前方的殷元辰。

    殷元辰到達島嶼邊緣,在一條山嶺的頂部停了下來,轉身回望,眼神冷冽到了極致,大喝一聲:“通天神樹。”

    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從他眉心飛出,在山間凝成一棵神樹。

    神樹,不是木質,而是青銅材質,迅速生長,化爲萬丈高,枝葉之間,有一縷縷青黑色的氣霧在流動。

    這是殷元辰修煉的通天聖意,顯化而出的神樹。

    通天神樹與張若塵斬來的劍光碰撞在一起,劍光頓時消散而開,化爲散亂的劍氣。這些劍氣,被通天神樹的葉片吸收。

    “沙沙!”

    通天神樹的枝葉搖晃,樹體再次向上生長。

    殷元辰道:“掌握了星魂神座又如何,真當我懼你不成?審判神使這種級別的僞神,還奈何不了我。”

    通天神樹猛烈搖晃,頓時,整個紅塵羣島所在海域的天地聖氣,化爲聖氣溪流,涌了過去,被葉片源源不斷吸收。

    神樹四方的天地規則,變得無比紊亂,空間亦是隨之扭曲。

    張若塵敏銳的發現,殷元辰所在位置的地勢,竟與通天神樹完美的結合。

    顯然,剛纔殷元辰是故意,將他引到此處。

    張若塵站在狂暴的力量漩渦中心,處變不驚,摸了摸審判神使的鬢角,道:“殷元辰,你怕是弄錯了一件事,你現在對戰的,並不是審判神使,而是我。同樣的神力,由我來施展,你未必應付得了!”

    “便讓我見識見識,你倒是還有什麼高招?”

    殷元辰嘴裡吐出一口灰濛濛的聖氣,化爲一片聖雲,與通天神樹結合在一起。

    神樹飛起,向張若塵橫掃過去。

    張若塵雖然說得輕鬆,可是心中卻是謹慎萬分。

    殷元辰修煉出來的通天聖意絕不簡單,加上他超過四十萬億道的聖道規則,爆發出來的威力,足以對僞神造成一定的死亡威脅。

    “太清推雲手!”張若塵心中默唸一聲。

    這一招,乃是葬金白虎傳給張若塵,爲“起源八法”的第一式。

    起源八法,傳說是所有神通的起源,玄妙絕倫。

    張若塵雙手緩緩揮動了起來,雙掌像是兩片無邊無際的雲,在神力的加持下,形成的力量勁氣尤爲強大,宛若整個天地的力量,都被他調動了過去。

    雲手推出,與飛來的通天神樹,碰撞在一起。

    撞擊形成的力量波動,化爲驚濤駭浪宣泄出去。

    太清推雲手雖然只有一招,卻又千變萬化,連綿不絕,張若塵很快便是打出第二掌。

    接着第三掌,第四掌……

    張若塵有弱點,乃是出手緩慢,必須引來神力才能施展招式,因此每每陷入被動。

    但,殷元辰也有弱點。

    他雖然可以爆發出神級的戰力,可是終究不是神靈,無上法體支撐不住長時間的戰鬥。

    正是如此,張若塵纔沒有施展極端的手段,而是穩紮穩打,有意拖垮殷元辰。

    兩人一連對碰數十擊,再次將下方的島嶼,打得四分五裂。即便是三大神將同時出手,都難以穩住震盪的空間。

    “他的手段果然厲害,不僅可以調動神力,還與我的通天聖意一般,將大量天地之力轉化爲己用。不行,不能再這樣僵持下去,否則對我會非常不利。”

    殷元辰準備冒險一次,近身與書千癡一戰。

    他十分清楚,書千癡最大的弱點就是應變速度,只要近距離戰鬥,這個弱點就會無限放大。而他,做爲殺手,近距離戰鬥卻是巨大優勢。

    殷元辰十分果斷,提起神遺古器戰劍穿過通天神樹,腳踩虛空,急速向張若塵逼近過去。

    出乎殷元辰意料的是,書千癡竟然沒有後退,反而主動向他衝來,這讓他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但,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若是此刻後退,只會迅速落敗。

    “譁!”

    金剛月輪率先飛來,散發出金光燦爛的至尊之力。

    通天神樹化爲一道道聖道規則,衝入殷元辰的背心。隨後,又從眉心飛了出去,重新化爲神樹的形態,與金剛月輪碰撞在一起。

    通天神樹被打得崩碎了一大片,但也將金剛月輪的至尊之力化解。

    殷元辰從金剛月輪的旁邊飛過,隨即施展出一種死亡劍法。

    擡起劍的瞬間,一座死亡國度顯現出來,無數亡靈在裡面遊走。

    揮劍斬出的瞬間,死亡國度中的每一道亡靈,都化爲一柄白骨劍,隨他劈出的劍勢一起,擊向近在遲尺的張若塵。

    “噗!”

    “噗!”

    ……

    張若塵沒有避閃那些白骨劍,任憑它們擊在身上,打出一個個血孔。

    見張若塵越來越近,殷元辰心中大叫不好,視線從張若塵的臉上,移向張若塵的手中。

    “送你一道神魂。”

    張若塵揮掌按了出去,手中,審判神使的頭顱,擊在殷元辰的胸口。

    頭顱的氣海里面,審判神使的神魂爆碎而開,散發出耀目的神芒,撕裂開了血肉和頭蓋骨,形成一道強大的力量波。

    這股力量波,與自爆聖源不同。

    最可怕的攻擊力在於,形成了一股衝擊修士精神力和聖魂的力量,對肉身的傷害反倒是其次。

    殷元辰倒飛出去,頭痛欲裂,精神力和聖魂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創,幾乎要被撕裂成碎片,根本無法控制體內的力量,直接墜落到了地面。

    張若塵亦是傷得不輕,不僅被一柄柄骨劍刺穿身體,更是被殷元辰劈出的神遺古器戰劍,斬開了肉身。

    劍,從張若塵的右肩,一直斬到張若塵的左肋下方,身體變成兩截。

    審判神使的神魂爆碎,形成的衝擊,同樣也有部分,作用在張若塵自己的身上,衝擊他的聖魂和精神力。

    不過,張若塵和殷元辰不同,早就施展了防範手段,加上有真理之心和劍祖劍魄的守護,聖魂和精神力的創傷,並不算太嚴重。

    在精神力的輔助下,張若塵的兩截身軀,重新凝合在一起。

    “算你狠!無論你是書千癡,還是屠天殺地之皇,我都記住你的名字了!”

    殷元辰從地上爬了起來,無法維持暗影的狀態,完全顯露出真容,想也不想,立即調動體內的力量,向島外逃去。

    “就是這時,一起突圍。”

    張若塵向衆人傳音後,壓制住傷勢,追向殷元辰。

    剛纔的大戰,使得天堂界派系的修士都退到了遠處,此處變成整座島嶼唯一的缺口。

    殷元辰和張若塵,一前一後,衝出島嶼,向遠離紅塵羣島的海域衝去。

    項楚南、風巖、大司空、二司空,還有青梨園中的衆人,因爲早就收到張若塵的傳音,有所準備。因此,他們抓準機會,跟着二人一起,逃出了島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