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手託變得只有磚頭大小的逆神碑,一步步走上階梯。

    那位妖族上位神躬身,行臣服之禮。

    若永恆天神是一位有德望,不會濫殺無辜的神靈,說不準這位妖族上位神還會拼死與張若塵對抗。

    而且,他見張若塵一路行來,雖然橫推而過,強勢無比,卻沒有殺一人。

    既然沒有生命威脅,自然更生不出對抗之心。

    張若塵走進神殿,看見地上的數十具乾癟神屍,臉色微微一沉,道:“修辰這是幹什麼?自己沒有神源,便將這些僞神的神源全部都挖了?心理扭曲到了如此地步?”

    那位妖族上位神,道:“回稟大神,她是爲了用永恆之心煉製神源。”

    “什麼永恆之心?”張若塵問道。

    “永恆之心,乃是永恆神殿的一件傳承至寶,只有每一任的永恆之主才能掌握,是失落者樂園能夠成爲靈氣帶交匯地的根本。一旦天神將其煉成自己的神源,離開了失落者樂園,要不了幾萬年,這裡就將靈氣潰散,變成死地。”

    張若塵有些明白過來,這個老妖,爲何沒有阻擋他。

    它分明就是不希望修辰煉製出神源!

    張若塵道:“永恆之心在哪裡?”

    那位妖族上位神道:“此等至寶,天神自然是隨身攜帶。不過,大神請看,神殿中心的那座神湖,乃是千年來,使用大量時間之花的花瓣精煉出來的精華。如今,又融合了數十位僞神的神源、神血。神魂,對時間之道神靈有無窮妙用。”

    “這應該是修辰用來煉製神源的吧?”張若塵道。

    那位妖族上位神,道:“沒錯!大神小心,那座神湖靠近不得,時間流速極快,會吞噬壽元……”

    這麼一座神湖,誰不動心?

    修辰天神爲何放心將神湖留在這裡?

    皆因,神湖爆發出來的時間力量,只有它自己可以承受。別的神靈靠近過去,無疑是找死。

    沒有發生那位妖族上位神想象中的事,張若塵輕鬆來到神湖之畔,身體包裹在密密麻麻的時間印記光點和時間規則中,使用《六祖釋禪圖》將湖中神液盡數收走。

    看到這一幕,那位妖族上位神是又驚又喜又惶恐。

    他都不敢想象,永恆天神回來後,看到空空如也的神湖,會做出多麼瘋狂的事。會不會將整個諸神大陸都祭煉?

    永恆天神本就是一個脾氣暴躁、殘忍嗜殺、冷酷無情的女子。

    諸神大陸不能再待下去了!

    走,必須得立即逃走。

    “被你們天神擒拿的那兩位神靈,關在什麼地方?”張若塵問道。

    那位妖族上位神,道:“大神隨我來。”

    掌握着逆神碑,根本不怕什麼陷阱,張若塵跟在那位妖族上位神的身後,穿過一道空間之門,沿着石梯,向永恆神殿的地底行去。

    夜叉族族長和雨師被鎖在兩根黑暗物質銅柱上,修爲和精神力都被封印,身上氣息十分虛弱。

    張若塵取出神劍老六,斬斷夜叉族族長身上的神鏈和神紋,又一指點在了他心口,欲要幫他解開封印。

    “轟隆!”

    一股強大的神力,反涌出來,震得張若塵手指疼痛發麻。

    張若塵還好,但夜叉族族長卻承受不住這麼強大的力量,嘴裡吐出一口鮮血,道:“不行的,修辰天神是太虛境的修爲,而且封印手法古老詭異。你就算強行解開了封印,老夫也承受不住封印的反噬。”

    張若塵本想拿出逆神碑嘗試,但又知時間緊迫,不能耽擱,道:“行吧,玉靈神應該能幫你解開封印,我帶你離開這裡。”

    將夜叉族族長收進一枚珠子中,張若塵目光向雨師看了一眼,正要提劍過去,將她擊殺。

    驀地,他心生感應,臉色狂變。

    急速向地面返回,但遲了,一片明亮的時間印記光點,從通道上方涌來,伴隨一股強大而滂湃的神威。

    修辰天神那高挑而豔美的身姿,從光點中走出,每一根頭髮都燃燒着白色火焰,冷聲道:“你們一個個還真是作死,真以爲達到大神層次,就能無法無天,不將本神放在眼裡?”

    那位妖族上位神早已是跪伏在地。

    無月被修辰天神擒拿和封印,單手抱着,那一雙星辰般美麗的眼眸卻睜着,似有些痛苦,又有些茫然,想要說話,卻又無法開口。

    與月神真的太像,跟張若塵見過的無月完全就是兩個人。

    但也太廢了吧,居然被修辰給擒拿了!

    張若塵早已收起神劍,而是拿出青萍劍,面無懼色,道:“本座乃是虛天座下,憑什麼要把你一個廢掉了的神靈放在眼裡?”

    “虛天?根本沒有聽過。”

    修辰天神沒有什麼耐心,右手五指之間,時間印記光點匯聚,越來越明亮。

    張若塵鄙視了一眼,道:“修辰,你太孤陋寡聞,你躲在黑暗大三角星域這千年,宇宙早已風雲變幻。天庭和地獄的戰爭再次爆發,雙方各自封了二十諸天,笑傲天下,俯看衆生,操控宇宙大權,個個都是執棋者。”

    “我師尊昔日命運神殿的虛神尊,已位列諸天,改號虛天。”

    被鎖在銅柱上的雨師,在看見張若塵使用神劍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他的身份。

    見張若塵居然扯虛天的虎皮做大旗,還振振有詞的樣子,心中不禁覺得好笑。修辰天神那樣的強者,會被他嚇住纔是怪事。

    但看到被修辰天神擒拿了的無月,雨師心中的震驚,瞬間達至無以復加的地步,完全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怎麼會這樣?

    師尊怎麼會被擒拿?

    沒有人比她更清楚無月的厲害。

    即便她精神力達到七十八階,堪比太白境大神,可是依舊只能仰望神山一般的仰望這位高不可攀的師尊。

    修辰天神微微失神,旋即眼神變得更加冰冷,道:“虛風盡那個老混蛋也配封天?你拿他來壓本神?實話告訴你小輩,換做十萬年前,便是虛風盡真身在此,本神也不懼。”

    “修辰啊,修辰,都過去十萬年了,你怎麼還認不清現實?你以爲自己還是以前那麼修辰天神?根本不用我師尊的真身,他老人家的一劍,就能斬你。”

    張若塵舉起青萍劍,頓時地下世界劍氣縱橫。

    劍鳴聲震耳。

    張若塵長髮飛揚,眼神如電,道:“我師尊已修成劍二十三,賜我的這一劍,斬你應該夠了吧?”

    修辰天神鳳眸猛然一縮,感受到張若塵那柄劍中的恐怖劍意,道:“虛風盡居然真的賜了一劍給你!”

    張若塵道:“何止如此,我師尊已經親自前來黑暗大三角星域,稍後便至。修辰,本座是看大家都是地獄界神靈,纔沒有揮出這一劍,你別給臉不要臉。”

    修辰天神何等傲氣,豈會甘心受制於人?

    若對方只有這一劍,在這麼近的距離內,修辰天神其實是想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劍奪走。雖很冒險,但有成功的機會。

    可是,虛風盡真的要來了嗎?

    修辰天神雖然嘴上硬氣,不服輸,可是,畢竟只剩下太虛境的實力,哪敢與虛風盡叫板?

    “虛風盡會來黑暗大三角星域?他敢冒這個險?”修辰天神道。

    張若塵道:“突然一下這麼多神靈來到失落者樂園,你不覺得奇怪嗎?還有你手中的無月,若不是冒犯了我師尊,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修辰天神徹底信了下來,眼中寒氣收斂,散去掌心的時間印記光點,但依舊以傲然的姿態說道:“既然你是虛風盡的弟子,本神便給他一個面子,不再計較今天的事。但,你收走的時間神液,該交出來吧?還有那位夜叉族族長,你不能帶走,本神有大用。”

    雨師總覺得自己肯定是產生了幻覺,或者是在夢中。

    張若塵怎麼會變成了虛天的弟子?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張若塵冷笑一聲:“本座乃天之弟子,執掌天之一劍,你又不是無量境神靈,敢從本座身上討要東西?修辰,實話告訴你,今日你只有交出永恆之心,臣服與本座,方有活路。”

    張若塵一步步挑戰修辰天神的底線,完全化身爲飛揚跋扈的天之弟子。

    修辰天神身上修羅煞氣外涌,充斥地下世界,雙眼化爲血瞳,道:“小輩,就憑你的修爲,也敢讓本神臣服?來吧,看是你一劍斬了本神,還是本神今日將你碎屍萬段。”

    張若塵沒想到修辰天神這麼容易炸毛,根本就不怕死,但凡懂得審時度勢的神靈,都已經臣服了啊!

    看來它果真是個女人,不能用常理看待。

    若不是打算收修辰天神做日晷的器靈,張若塵這一劍,已經斬下去。

    張若塵見修辰天神絲毫都不妥協,要玉石俱焚的樣子,倒是尷尬起來,道:“好,不愧是昔日修羅族一等一的人物,本座小覷你了!各自退一步吧,本座也不讓你臣服,你也不用交出永恆之心,但你得將無月交給我,她是我師尊看中的女人,已經封了天姬,是大劫宮未來的女主人。”

    修辰天神臉上露出一道古怪之色,冷笑道:“都幾十萬年過去了,虛風盡怎麼又恢復本性了?他是不知道無月的來歷嗎?居然敢打她的主意?”

    “看來封天之後,他是膨脹到無法無天的地步了!不對,你的這柄劍,怎麼會是青萍劍?你是虛風盡的弟子,應該修煉虛無之道纔對,爲何修煉的是時間之道?”

    跪伏在角落中的那位妖族上位神聽到“青萍劍”三個字,立即擡頭向張若塵看了一眼,一道異色一閃而逝。

    ……

    月初了,還是要求一求月票,看看你們魚最近這麼努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