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幕濃厚,海面上,浪濤翻卷數丈高。

    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從四面八方衝出,追向飛在水面上方的青梨園。

    雷界的大批修士,引動天地之力,化爲雷電,欲要攻擊青梨園。

    “別出手!沒看見瀲曦大宮主、玉真上師他們都在青梨園中?”

    審判宮、符靈界等等大勢力的修士,紛紛阻止,使得雷界的大聖不得不收起聖術,心中甚是憋屈。

    米迦勒早就已經下令,讓天上營出手,可是卻被營主拒絕。

    營主認爲,被抓進青梨園中的人質,多達七位,個個身份高貴。一旦天上營出手,固然可以頃刻間毀滅青梨園,可是七位人質也會隕落。

    這不僅會造成天堂界派系內部的不和和動盪,更會損傷天上營和天堂界的名聲。

    說到底,還是因爲天上營根本沒有將米迦勒放在眼裏,自然不會聽從他的命令做事。

    “嗷!嗷!嗷……”

    驀地,天空涌來一片黑壓壓的雲,無數雷電在裏面穿梭,降下瓢潑大雨。

    此起彼伏的龍吟聲,從雲中傳出。

    隨即,密密麻麻的龍,飛了出來,每一隻都爆發出大聖聖威。有的體軀龐大,如山嶺橫空。有的渾身散發金光,五爪踩着金雲。

    天龍界的第一強者敖乙,以人類的形態,站在一隻五爪金龍的頭頂,俯看下方,聲音渾厚:“誰敢再向前追擊,我天龍界龍族必與其死戰到底。”

    無數龍族飛在天空,畫面如同萬龍出征,氣勢磅礴,將不少天堂界派系的修士驚懾住。

    “不用懼他,繼續追。”米迦勒揚聲長嘯。

    敖乙大怒,嘴裏發出一道龍吟,化爲一條長達數百里的五爪金龍,從天空飛了下去,探出一隻巨大的爪子,拍向米迦勒的頭頂。

    米迦勒哪裏是敖乙的對手?

    “嘭!”

    一擊對碰。

    米迦勒發出一道沉悶的聲音,身體墜落進海中,濺起大片浪花。

    另一方位,一座散發璀璨星光的神殿,從虛空中衝出。

    青絲雪站在神殿的頂部,揹負雙目,目光睥睨,揚聲道:“誰敢追殺真理神殿的少殿主,真理神殿的修士,必定與他不死不休。”

    真理神殿的諸位大聖,皆是站在神殿外的臺階上,宛若滿天神聖,戰意盎然。

    隨後,五行觀、西天佛界、千星文明、崑崙界的修士相繼趕至,接迎青梨園中的衆人。

    如此陣勢,終於逼得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徹底停了下來。

    鎮元代表五行觀發話,道:“天堂界派系誰能主事?”

    古娜仙子、天上營營主、秩序宮大宮主……,一連走出來十多道身影,個個目光銳利,沒有要妥協的意思。

    今夜,天堂界派系損失慘重,無上境大聖隕落了何止十位。

    更重要的是,天堂界做爲主宰世界的權威,遭到了挑戰。若是無法斬殺書千癡,留下青梨園中的修士,今後,誰還會懼怕天堂界?

    天堂界的盟友,還會像以前那樣唯命是從?

    必須戰到底。

    鎮元道:“今夜之事,便到此結束吧!否則,紅塵大會將要變成天庭的內亂大會,我們都將成爲天庭的罪人。”

    秩序宮大宮主道:“天堂界派系隕落了多少修士,你讓我們收手?鎮元,你覺得可能嗎?”

    “一切都是你們咎由自取,想一想今夜的慘劇,是誰一手造成的?是桃花,是殷元辰。”鎮元罕見的,露出冷厲之色,言詞鋒銳。

    桃花殺死舒庸,是天堂界修士無法狡辯的事。

    是一切爭端的源頭。

    “殷元辰就是桃花”,這一結果,將整個天堂界派系,推到了萬劫不復的境地,徹底失去大義,變得被動。

    這一切,都是拜張若塵所賜。

    正是因爲這一點,五行觀、西天佛界、真理神殿才能肆無忌憚的站出來,力挺青梨園中的修士。

    古娜仙子幾欲開口,都沒能說出話。

    此事的確沒法狡辯,總不能睜着眼睛說瞎話,告訴天下修士,殷元辰的所作所爲都是他的個人行爲。可是先前,殷元辰明明代表天堂界派系出手對付書千癡。

    古娜仙子開不了口,米迦勒卻滿腔怒火,不想就此收手,冷哼道:“先前出手對付書千癡的,的確是殷元辰沒錯。可是,他根本不是桃花。你們憑什麼污衊殷元辰就是桃花,他有承認過嗎?”

    又有一位天堂界派系的無上境大聖,道:“桃花是天殺組織的殺手,他殺死舒庸,的確是令人憤怒。但,殺手殺人,都是因爲有僱主僱傭。殺手可恨,僱主更可恨。誰知道僱殺手殺舒庸的,不是書界的修士?或者是你們五行觀的修士?”

    “既然你們不願講道理,那便戰吧!今夜,戰出一個道路來。”鎮元道。

    雙方劍拔弩張,一場將要載入天庭史冊的內亂,就要爆發。

    “住手!”

    紅塵絕世樓在天空顯現出來,紅牆朱瓦,靈山飛瀑,宛若仙境玉宇。

    紅塵絕世樓的樓主,莊太阿,站在天上,揮筆一劃。

    兩大陣營間,出現一道墨汁河流,將他們盡數分開。

    “都退去吧,今夜之事到此爲止。”莊太阿的聲音,傳入每一位修士耳中。

    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心中極爲不甘,但是,看到那一條橫在前方的墨河,卻又知曉,憑他們的修爲,根本不可能闖得過去。

    ……

    彩霞別院。

    千星文明的神祖,眺望懸在虛空的紅塵絕世樓,老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笑容:“天宮終於還是出手阻止了這一切。”

    “怎麼可能不阻止,今夜這一戰真要打起來,整個天庭都得亂。”真理神殿殿主道。

    千星文明的神祖,頗有幾分意氣風發,道:“至少我們已經將態度,傳達了上去,昊天應該清楚,這背後意味着什麼。這個……書千癡,還真有幾分本事。”

    能被神祖級別的人物,評價“有幾分本事”,自然是因爲他看出了一些東西。

    張若塵施展出來的各種祕術,能夠欺騙聖境的修士,可是,怎麼可能欺騙得了彩霞別院中的這幾個古神?

    真理神殿的殿主心中已經有所猜測,向一直不說話,如同老僧坐禪的殞神島主瞪了一眼,輕哼了一聲。

    ……

    紅塵絕世樓的龍主,阻止了這場衝突,讓天堂界派系修士心中的憤怒無處宣泄,於是,紛紛趕去了刀神界修士所在的別院。

    因爲他們聽聞消息,池崑崙已經斬殺了刀神界十多位頂尖大聖,其中包括忍無可忍而選擇出手的玉擇。

    玉擇一死,刀神界的俗世,頂尖高手幾乎隕落殆盡。

    池崑崙踩在一具具屍體身上,繼續叫陣:“堂堂刀神界,便只有這麼一點能耐?我今日,並非想大開殺戒,只是想要與你們鬥一鬥,爲曾經死在你們手中的崑崙界修士討一個公道。”

    刀神界的修士,全部都躲在別院中,很多修士都受傷,已經無人再敢出手。

    這個池崑崙頗爲詭異,戰力忽高忽低,時而殺人,時而不殺。強的時候,即便是面對數十位大聖的圍攻,都能敗之。

    弱的時候,與萬死一生境的大聖獨戰,卻無法一拳將其殺死。

    米迦勒、古娜仙子、秩序宮大宮主等人相繼趕到,大批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圍住池崑崙。

    米迦勒剛在敖乙手中吃了大虧,急需一場大戰,挽回丟失的尊嚴,主動迎了上去,揚聲呵斥:“一個地獄界的修士,竟敢在天庭如此放肆,真以爲天庭無人收拾得了你?”

    池崑崙含笑瞥了他一眼,笑道:“就憑你,還真收拾不了我。”

    “你說什麼?”

    米迦勒十二隻齊齊展開,無數雷電從羽翼中飛出,遍佈天地,臉色獰然至極。

    池崑崙無所畏懼,談笑道:“就你這樣的心性和修爲,我打十個也沒問題,如虐豬狗。”

    身爲《紅塵絕世榜》上的強者,身爲自由宮的大宮主,米迦勒何曾被人如此輕視和辱罵過?

    他右腿後蹬,身體前傾,雙手一合,將滿天雷電凝於雙手之間,化爲一道雷電長河,向池崑崙攻擊而去。

    “還未戰,心先亂。你這樣只配欺負低境界的修士,與頂尖高手對決,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池崑崙搖了搖頭,施展出空間挪移,消失在原地。

    下一瞬,他從米迦勒的身後走出,輕描淡寫的一掌排出去,直向米迦勒的頭頂落下。

    米迦勒自然不是弱者,瞬間做出應變之策,欲要閃避。

    但,他驚恐的發現,空間居然被凍結,渾身無法動彈。逼不得已之下,他只得調動全身力量,匯聚於背部,避開頭部要害,躬身硬接。

    “嘭!”

    池崑崙這一掌,擊在米迦勒背上,將其打得宛如惡狗撲食一般,重重摔倒在地,砸出一個人形大坑。

    “不堪一擊……”

    “住手!”

    一道神音,從遠處傳來。

    池崑崙被神音攻擊,雙耳流淌出鮮血,身體宛如遭受雷擊,渾身一軟,半跪到了地上,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兩尊神靈,從天而降。

    其中一尊,是刀神界的巫馬九行。

    另一尊,乃是天宮的神靈,面容蒼老,身穿白色神袍。

    巫馬九行看了看滿地死屍,微微皺眉,向天宮的那位神靈看去,道:“地獄界的修士來到天庭大開殺戒,按天條,該如何處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