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離開了天河,便是茫茫無邊的星空。

    一眼望去,億萬星辰如同黑布上的寶石一般閃爍,卻又空蕩無比,黑暗而冰冷。

    張若塵終究是沒能追上殷元辰,被他逃脫。

    不得不說,做爲神境之下第一的殺手,殷元辰即便傷勢嚴重,逃命的本事依舊是頂尖水平。就算僞神,想要殺他,估計都很難。

    今夜這一戰,張若塵有很大目的,都是爲了殺商子烆。

    商子烆卻一直沒有現身,這讓張若塵生出極爲不妙的預感。

    須知,張若塵不僅擁有真理之心,更修煉出了無極聖意,心中生出的預感,絕不是妄想和猜測,必然是大凶之兆。

    爲了趨利避兇,張若塵果斷選擇離開天庭。

    因爲與閻無神約定好了在無定神海會合,所以,進入星空中,張若塵便是急速飛行,向通往無定神海的蟲洞趕去。

    宇宙廣闊,無邊無際,這是一場漫長而枯寂的旅途。

    不知飛行了多久,離天庭越來越遠,可是,張若塵心中的不安,不僅沒有消失,反而變得更加強烈。

    他擡頭看去,只見,不知何時頭頂上方,出現一顆巨大的星辰。即便還相隔數千裡,也能看見有一道小小的身影,站在星辰上。

    是一顆已經塌縮的神座星球,只有普通行星大小。

    星球上,山川密佈,赤沙千里。

    “你這麼急匆匆的離開天庭,是要去什麼地方?”

    商子烆站在星球上一條紅褐色的山嶺頂部,背後,衝出一道龐大無比的魂影,高達千里,宛若星空巨人一般,俯看張若塵。

    張若塵知曉自己的身份,必然已經被他識破,道:“你是從天庭一路跟過來的,還是早就在這裡等着?”

    “這還重要嗎?”商子烆道。

    張若塵道:“當然重要。”

    商子烆猜透張若塵的心思,道:“我不會告訴你答案,你自己判斷。”

    答案,的確重要。

    如果商子烆是早就等在這裡,說明他是早就識破了張若塵的身份,知曉米迦勒和殷元辰等人留不住張若塵。更猜到張若塵要從無定神海返回地獄界,所以纔等在前去無定神海的必經之路上。

    如果商子烆是從天庭,一路跟着張若塵,來到這裡。

    情況將更加糟糕。

    因爲,以張若塵今時今日的修爲,別說神境之下的修士,就算是絕大多數的僞神,想要悄然跟在他身後,都是不可能的事。

    說明什麼?

    說明來的不僅只有商子烆,還有神靈。

    張若塵道:“就憑你想要殺我,恐怕還做不到吧?暗處的修士,還有必要繼續隱藏嗎?”

    “你憑什麼覺得,我殺不了你?你被殷元辰的巫神劍斬中,應該傷得不輕吧?審判神使的神魂爆碎,你應該也受到了波及。”

    商子烆又道:“不過,爲了體現對你的重視,我還是邀請了幾位頂尖強者助陣。”

    另外三個方位,各自飛出一顆星辰。

    星辰上,各有一位十二翼天使,身穿白、赤、黑三種顏色的鎧甲,身上爆發出來的氣息,將三顆星辰點燃。

    正是天堂界的三位天使皇。

    半神計劃開啓之前,他們三位,乃是天堂界神境之下的最強。經歷了半神計劃,三位天使皇的修爲更上一層樓,已是踏入接近元會級代表人物的層次。

    四個方位,四顆星辰,皆是涌出神氣,化爲星球的大氣層。

    同時,星球的表面,浮現出一條條神河,交織成古老的紋路。四顆星球上的紋路,連成一片,化爲一座龐大的陣法。

    四顆星球都是神座星球,雖然已經塌縮,可是內部的神氣還沒有耗盡,爲陣法提供源源不斷的能量。

    張若塵嘗試調動空間力量,卻發現,空間猶如化爲一灘死水,失去了活性。

    黑天使皇懸浮在一顆星辰的上空,身上散發出來的渾厚聖氣,將直徑萬里的巨大星辰籠罩,化爲黑色星體。

    他道:“別白費力氣了,張若塵,子烆早已識破你的身份,所以我們是有備而來,你逃不掉的,空間已被陣法禁錮。”

    “張若塵?你們是不是認錯了人?”張若塵道。

    商子烆道:“之前,我還真不敢百分百肯定是你,但是當你來到這裡,欲要去往無定神海之時,我心中再無疑慮。”

    “張若塵在千年前便已隕落,你們天堂界不過只是想要爲殺我,找一個由頭而已。”

    這裡是天庭所在的星空,張若塵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承認自己的身份,以免留下話柄。

    商子烆笑了起來,道:“你知道,我爲什麼等到這裡才動手?而不是在天庭。”

    “我還真有幾分好奇。”張若塵道。

    商子烆眼神轉冷,道:“因爲我知道,無論天堂界在天庭調動多麼強大的力量,也殺不了你。關鍵時刻,太上必定會現身救你。”

    “要殺你,必須等到你離開天庭,才能做到。”

    “正是如此,我才讓米迦勒那個白癡,主持圍攻青梨園的計劃,他肯定不是你的對手,你一定能夠脫身。”

    “你殺我之心,竟如此強烈?”張若塵道。

    商子烆忽而有仰天長笑,咬牙道:“殺你?我何止想要殺你,我恨不得將你抽筋剝皮,化骨煉魂。本來我以爲,你已經死了,心中一直遺憾不已。蒼天有眼,蒼天有眼啊,終於給了我親自將你殺死的機會。”

    “動手!”

    三大天使皇的手中,各持一柄古劍,飛向張若塵。

    他們體內涌出大量聖道規則,都超過二十五萬億道,呈現出三種不同的道域。

    黑天使皇的道域中,立有一座黑色的聖塔,足有三萬三千三百三十三層,高達十萬丈,有無數黑色雷電圍繞聖塔穿梭。

    白天使皇的道域,是一座白霧茫茫的雲海,瞬間覆蓋數萬裡星空,將張若塵包裹在裡面。雲海中,呈現出神女望月、七龍過江、天河星海……等等奇異的幻象。

    赤天使皇的道域,則是一顆微型的恆星,散發出來的溫度,高達四十萬級,光芒灼目至極,無人敢直視他。

    三座道域同時壓向張若塵,道域中的規則,凝聚爲成百上千種聖術。

    張若塵手持戰劍,身形不停閃移,將飛來的聖術破解。

    忽的,高達三萬三千三百三十三層的黑色聖塔,壓了下來,重量不知達到何種層次。塔的底部,無數聖道規則流動,形成一條條黑色的河流。

    張若塵如同置身於漩渦中,身不由己的,被黑色聖塔從塔底收了進去。

    “鎮壓住了!”

    黑天使皇露出喜色,立即運轉渾身聖氣,雙手虛抱,將黑色聖塔向回收取。

    “小心!”赤天使皇驚呼一聲。

    只見,那座黑色巨塔猛烈震動,隨之出現一道道裂痕。

    “譁!”

    一道璀璨至極的劍光,宛若光束一般,分別從塔頂和塔底衝出。

    數以萬計的劍氣,從光柱中,飛射而出,將十萬丈高塔,撕裂成碎片。

    張若塵從黑塔碎片中衝出,揮劍向黑天使皇斬了下去,拖出一道劍氣光弧。

    距離太近,黑天使皇根本來不及退避。

    加上道域被破,黑天使皇受了一定的創傷,處於短暫的虛弱狀態,只得將一張護身符籙打了出去。

    護身符籙中,衝出大量符紋,與天地規則相連,化爲一道光幕。

    “嘭!”

    張若塵這一劍,重重的劈在光幕上,將光幕撕裂開了一道裂口。

    “不可能,這張護身符籙,乃是符道天師煉製出來,本皇可是花費了天價纔買到,怎麼可能如此輕易就被破去?”黑天使皇心中震撼,卻也看出原因。

    張若塵這一劍,蘊含空間力量,是劍道和空間之道的結合。

    符籙的防禦雖強,可是,終究還是在空間中。空間一旦被撕裂,符籙形成的防禦,自然也被撕開。

    眼看黑天使皇就要被劍光斬中,赤天使皇從後方飛來,微型恆星砸了過去,與張若塵碰撞在一起。

    張若塵倒飛出去,卓然而立,可是,渾身都在滴血。

    並不是赤天使皇傷到了他,而是舊傷復發。

    特別是右肩到左肋,那裡曾被殷元辰一劍斬開,現在出現一圈血痕,彷彿張若塵的身體又要重新斷成兩截。

    殷元辰那柄巫神劍詭異至極,蘊含古老的巫術力量,換做別的大聖,中一劍,必死無疑。張若塵是因爲煉化了白蒼血土,加上擁有混沌陰陽五行肉身,才能活下來。

    但是,卻還沒有來得及,煉化侵入體內的巫力。

    與三大天使皇這樣的頂尖強者交鋒,必須全力以赴,自然也就導致肉身崩潰,傷勢惡化。

    黑天使皇已是恢復過來,將三萬三千三百三十三層的黑色高塔,重新凝聚出來,心有餘悸的道:“好厲害的空間造詣,都已經使用陣法禁錮了空間,他居然還能劈出如此可怕的一劍。”

    一直沒有出手的商子烆,悠然笑道:“除了空間掌控者,誰能做到?現在你們相信我的猜測了吧,他如果不是張若塵,難道還是地獄界的閻無神?”

    “我看,他不僅是空間掌控者,還掌握有空間奧義。”赤天使皇雙目宛如火球一般,直視張若塵。

    白天使皇道:“他的確傷得極重,今日必須送他上路,否則,將來必成天堂界的大患。”

    “將來?他現在,已經是天堂界的大患。”商子烆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