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面不改色,道:“誰不想年輕一點?貧道就喜歡現在這副模樣。”

    一位風族神靈笑道:“是兮道友喜歡吧?”

    顯然“兮道友”三個字,是故意學的張若塵。

    風兮的臉色越發難看,風岩心中很是不忍,之前之所以讓張若塵登上旭風神艦完全是因爲諸神大陸危險,擔心他陷入太虛境大神的戰鬥漩渦中。

    再加上風懸他們都認出了“青萍子”,怎麼可能不邀他上艦?

    如今這樣的局面,是風巖最不想看到的。

    他知道姐姐的性格,這麼多年從未對任何一個男子動情,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嫉惡如仇、剛正不阿的青萍子,多次救她於危難之中,且性格相投,可以談經論道。

    特別是風雲霸隕落後,與風雲霸性格極爲相似的青萍子,在風兮的心中,又多了一份特殊的情感在裡面。

    哪裡想到,這個青萍子居然是張若塵?

    對張若塵,姐姐或許沒有什麼恨意,甚至談不上討厭,但張若塵根本就不是她心中的那個青萍子,很多東西都因此幻滅。

    這是沉重的一擊!

    再想到,當年青萍子和商弘的那次交鋒。姐姐會不會覺得張若塵是故意在利用她?利用風族?

    當然,風岩心中還有一個更重的擔憂。

    大哥和姐姐相處的那段時間,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生嗎?

    “道長,我們去吧,助我催動純陽神劍。”

    風巖給張若塵解圍。

    “好!”

    張若塵立即答應下來,與風巖一起飛出旭風神艦。

    軒轅青見張若塵落荒而逃的樣子,面紗下露出得意的笑容,終於報仇了,道:“我也去!”

    “告訴你姐姐,當年之事,我也是被逼無奈,從未想過要利用她。”張若塵向風巖傳音。

    風巖嘆道:“我也沒有想到,你的身份會以這樣的方式暴露。但有些話,得你去與她講,幫她解開心結,不能再像今日這般逃避。我總覺得,對不起姐姐。”

    風巖深知姐姐的性格,這件事對她必然是巨大打擊,可能影響未來的修煉,走進死衚衕,可能性情大變,可能因愛生恨,可能走火入魔。

    他決不允許那樣的事發生!

    張若塵知道這件事的重要性,因此答應下來。但,並不認爲自己有做錯了什麼,完全是在乎風巖這個兄弟,同時也是不希望風兮因爲他而出現意外。

    軒轅青飛來,渾身散發光明神光,潔白出塵,道:“那尊魔神到底是怎麼回事,真是亂古七十二柱魔神復甦?”

    張若塵沒有瞞他們,將粉紅骷髏的情況大致講了一遍,道:“都怪我,太自負了,否則她的神魂應該還會繼續沉睡下去。”

    “嫣紅大聖出生命運神殿,更是千年前的神女候選人之一,難道沒有神靈探查過她腦顱內的秘密?”風巖很好奇。

    張若塵道:“一個大聖而已,能引得補天境的真神探查就不錯了!補天境真神都靠近不了那片血湖,能探查到什麼?說不定心存私心,便將秘密隱瞞了下來。”

    “神魂保存在一座血湖中……什麼樣的神血,能夠將一位神靈的神魂保存這麼多年?”軒轅青沉思了片刻,突然想到什麼,臉色鉅變。

    張若塵察覺到她的變化,問道:“怎麼了?你想到了什麼?”

    “沒什麼!”

    軒轅青搖頭,眉間疑雲不散,道:“緋瑪王在七十二柱魔神中,不算特別兇厲,性格算是比較溫和的一位。”

    “你是不是對兇厲和溫和有誤解?”張若塵道。

    風巖也向她看去。

    此刻,諸神大陸上赤地一萬里一萬里的擴散,魔氣衍化出數之不盡的黑色兇獸,所過之處良田變荒漠,被緋瑪王殺死的生靈不計其數。

    張若塵這是首次親眼目睹這麼多生靈死在眼前,身體如豆子一般爆開,化爲一團團血氣,皆向緋瑪王飛去。

    也是第一次見識到頂尖大神的可怕毀滅力,要滅一界,絕不是太難的事。

    軒轅青道:“我說的是亂古時期的緋瑪王,至少史料上是這麼記載。”

    “史料哪裡當得了真?亂古時期是宇宙歷史上最黑暗的一篇,不知多少大世界被屠戮一空,無論生靈還是死靈皆數量銳減。哪有魔頭是性格溫和的?”張若塵眼神中,露出一道冷色。

    張若塵雖有“海納百川,包容萬物”之心,但卻很清楚,以自己現在的修爲,改變不了弱肉強食的殘酷生存法則。

    至少,在沒有那個能力之前,他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沒有想過要不自量力的做什麼救世主。

    但緋瑪王這是要滅一界啊!

    這哪裡是弱肉強食?

    這是要毀滅一方星域的生態,便是在殘酷的地獄界,都不會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但緋瑪王有錯嗎?

    沒有的!

    她只是想要儘快恢復修爲,應對來自各方的威脅,否則修辰天神就會殺了她,更何況軒轅漣也出手了!

    這些螻蟻,能夠化爲血氣,助她恢復修爲,是他們的榮幸。在她看來,或許是這樣的心態。

    黃金車架已是衝入進魔雲中,與緋瑪王碰撞在一起,空間崩碎數十萬裡。

    趁此機會,軒轅漣將緋瑪王拖入進了虛無世界,劈出光明神劍,與緋瑪王打出的宇鼎對碰在一起。

    不知爲何,緋瑪王無法調動出宇鼎的空間力量,即便將源源不斷的魔氣注入其中,也只是讓宇鼎化爲真實大小,足有萬米高。

    至於重量……

    只看一擊碰撞,將光明神劍都轟飛出去,可想而知宇鼎的重量怕是遠超一顆恆星。

    只憑這凝縮在萬米大小的重量,就能與神器對碰。

    軒轅漣了得至極,雖未走出車架,卻憑藉時間奧義和劍道奧義,引來天地間數之不盡的規則,以光明神劍衍化時間劍法。

    神器之威大爆發,光芒刺目至極。

    時間力量和劍氣鋪天蓋地的壓過去,一波接着一波,打得緋瑪王節節敗退,難以招架。

    修辰天神也衝入進虛無世界,激發出一片時間之海,手持一根白色神索,多次出手,想要趁亂奪取宇鼎。

    張若塵、軒轅青、風巖飛到這片破碎而混亂的時空邊緣,沒有冒然闖進去。

    “得九鼎者,號令天下。宇鼎出世,必會引出天級人物,修辰真是不知死活,居然敢染指此物。”軒轅青道。

    張若塵點頭,道:“修辰真是大氣運,也不知它是從何處得到的宇鼎,可惜意外冒出了一個緋瑪王。你哥到底是美是醜,都已經這個節骨眼,爲何還坐在車中?難道生的太醜,羞於見人?”

    在天初文明大世界的時候,張若塵就有這個疑惑。

    都快被煜神王打死,也不肯走出黃金車架,這得醜到了何等地步?

    縱然軒轅青聖潔如仙,心境不俗,此刻也是滿臉寒霜。

    張若塵又道:“都說醜人多作怪,看你這表情,顯然是被我說中了!告訴他,別再挑釁我,不然你會付出慘痛代價。”

    軒轅青自然知道張若塵所說的“挑釁”指的是什麼,本是惱怒的心情,被一股笑意沖淡。

    但,很快她又反應過來,冷聲道:“他挑釁你,憑什麼我付出代價?”

    “目前打不過他。”張若塵道。

    軒轅青鄙視一眼,道:“你打得過我?”

    張若塵斜眼看過去,搖頭笑了笑。

    軒轅青額頭上全是黑線,感覺到被冒犯了。

    若非宇鼎出世,非同小可,軒轅青非要與張若塵戰一場不可,看他到底哪裡來的囂張底氣。

    風巖站在兩人中間,實在是渾身都不自在,怎麼都沒想到高貴冷傲的軒轅青,會與大哥這般鬥嘴。

    而大哥也是了得,渾然沒有將天尊之子和天尊之女放在眼裡,一絲尊重都沒有,還說出了威脅的話。

    縱然純陽神劍的劍靈復甦,風巖已是鐵定要成爲風族未來的族長,對軒轅漣和軒轅青也是十分尊重,見面必會行禮。

    “緋瑪王太可怕了,修爲戰力還在不斷提升。大哥,青姑娘,助我一臂之力。”

    風巖舉起純陽神劍。

    張若塵和軒轅青各自打出一掌,體內渾厚神氣,源源不斷涌入純陽神劍。

    “哧哧!”

    純陽神劍熾熱燃燒起來,劍靈復甦,爆發出一股震動雲霄的威能,斬入破碎而混亂的時空,劈在緋瑪王身上。

    宇鼎擋在緋瑪王身前,如天鐘被擊響,發出一道撼世神音。

    緋瑪王身體被震飛出去,與宇鼎分離而開,向虛無世界的深處墜落。

    修辰天神的眼眸大亮,立即打出神索,化爲一根千里長龍,纏繞向宇鼎。

    “轟隆隆!”

    另一頭,黃金車架急速奔行。

    車架上方,凝出一隻青色的空間大手,向宇鼎探拿過去。

    就在張若塵覺得宇鼎會落入他們其中一人之手的時候,異變發生。

    只見,一道明亮的劍光,從虛無中飛出,速度快到極點,凝聚出名劍神的身影。名劍神抓住宇鼎後,掩蓋不住滿眼的狂喜,立即向真實世界飛去,欲要遁走。

    “竟然還有覬覦者!”

    修辰天神冷喝一聲,一掌拍出去,打出一道無量級神通,渾厚煌煌的修羅煞氣凝聚成一座五指掌印天地。

    “就憑你這個連神源、神軀都沒有的廢物,也想奪九鼎?”

    名劍神面露不屑之色,嘴上不客氣,手上更不客氣。

    他一手持鼎,一手擡劍斬出,拖出一道數十萬里長的神劍鋒芒,以摧枯拉朽之勢破了五指掌印天地,打得修辰天神的神魂軀體爆碎三分之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