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魂軀體爆碎三分之一,還可以重新凝聚出來,哪怕會流失部分神魂和精神。

    受傷,其實只是其次。

    心中之屈辱,才真的讓修辰天神幾欲抓狂。

    想它昔日何等風光,可以與現今已經封天的鳳彩翼、擎蒼平起平坐,諸神見之,無不敬畏。衆生在它眼中,如草木螻蟻。

    那時,名劍神、甲天下、魂界之主之流算什麼東西,血絕戰神還是一個光腳丫的熊孩子。但現在,這些小輩一個比一個狂,完全沒有將它放在眼裡,不僅言語上羞辱,更是……更是憑實力爆打它。

    早知道會承受這份恥辱,當初還不如死在須彌聖僧手中,反倒可以落得一個輝煌的名聲。

    名劍神被評爲無量境之下的天下第一劍,劍神界之主,修爲戰力更勝風雲霸一籌,執掌神器“明君劍”。

    他會在這個時間,出現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一點都不奇怪。

    名劍神玉面神豐,頭戴羽冠,明袍飛揚,簡直如同一位遨遊九天的劍道謫仙。他看到修辰天神那抓狂的樣子,道:“你也別不服,即便不用明君劍,本座要斬你也不是難事。你就要渡元會劫難了吧?反正你都要死在元會劫下,本座懶得花費力氣殺你。”

    赤//裸裸的蔑視!

    修辰天神氣得長髮凌亂,雙瞳如血,嘯聲淒厲,差一點就將永恆之心祭出。

    但,忍住了!

    正如名劍神所說,它的下一次元會劫難就要到了,若是連永恆之心都失去,就真的再無一絲希望。

    “修羅大乙界!”

    修辰天神向名劍神騰飛而去。

    諸神大陸腹地的永恆神域,連綿不知多少萬里的一片疆土,緩緩騰飛起來。這片疆土,正是修羅天神的修羅大乙界。

    整座世界密佈時間印記光點,更是將天地間的時間規則盡數引動過去。

    張若塵、軒轅青、風巖看着上空飛來的一座修羅世界,皆臉色急變,遠遁而去。

    修辰天神即便只剩神魂之體,在太虛境大神中,也絕不是弱者。

    若是加上修羅大乙界、八臂修羅神戰魂,和它對各種神通的精妙運用,便是對上太虛境巔峰的大神,也能一較高下。

    但,若是這位太虛境巔峰的大神執掌有一件神器,那它也就只能落得被動挨打的局面。

    名劍神冷峭一笑,根本不用明君劍,只是手捏劍指,便是將整座諸神大陸化爲劍道世界,天地間的劍道規則盡向他匯聚而去。

    風巖手中的純陽神劍猛烈顫抖,控制不住,連人帶劍向名劍神飛去。

    “他是劍道主神!”

    風巖滿臉驚駭,立即以神念與劍靈溝通。

    純陽神劍的劍靈再次甦醒,劍體上,爆發出一圈圈赤焰神芒,這才帶着風巖,脫離名劍神劍道奧義的調動,墜落到地面。

    張若塵追到風巖身旁,深深看了高空中的名劍神一眼,將他拉起,急速遠去。

    軒轅青釋放出一道圓形的光明神光護着他們,道:“太虛境大神的戰力,勝我們十倍以上。眼前這幾人,更是太虛境中巔峰的存在,差距之大,我這個太白境大神也得退到數十萬裡外,纔會稍微有些安全感。”

    “名劍神就算再厲害,當初還不是被大哥打得半死。”風巖道。

    軒轅青道:“你錯了!擊敗名劍神的不是張若塵,是天姥,是天姥的力量。”

    張若塵、軒轅青、風巖無人敢向身後看,但卻能清晰感覺到天地間的劍道規則在瘋狂流動,密密麻麻的劍氣從身邊飛過,都向名劍神匯聚過去。

    “轟隆!”

    片刻後,身後傳來驚天動地的神力波動。

    修羅大乙界被名劍神的一道劍指擊碎,徹底崩塌,便是修辰天神的神魂軀體,都被打得完全爆碎。

    張若塵三人已是逃到了數十萬裡之外,依舊被那股強大的神力餘波衝擊得定不住身形,如被重錘擊在背心。

    張若塵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只見,身後那片世界完全變得破碎,出現很多空間裂縫。

    “別看了,掌握的奧義一旦達到主神層次,就會發生脫變,打同境界的神靈,一點懸念都沒有。”軒轅青道。

    張若塵道:“你好像一點都不擔心你哥?難道他要放棄宇鼎?”

    軒轅青面紗下的星眸中,浮現出一道冷峭之色,道:“名劍神可以說是從我兄長手中奪走的宇鼎,這般放肆,兄長會不出手?”

    張若塵道:“別人可是天下第一劍,即掌握神器,又是劍道主神。你哥是對手嗎?”

    軒轅青面露不屑之色,道:“恆古九道,至尊七十二道。天下第一劍,也只是天下第一劍而已。”

    “嘩啦啦!”

    水流聲不知從何處傳來。

    張若塵擡頭看了一眼,眼睛猛然一縮。只見,整個天穹,甚至整個宇宙都被銀白色的水流包裹,向下方壓來。

    此刻他們三人已是逃出諸神大陸,站在宇宙星空中。

    “整個星空都在下雨,好濃密的五行水之道規則。”風巖道。

    星空落雨,雨如萬箭。

    軒轅青見張若塵亦是露出驚歎之色,臉上頗爲得意,道:“名劍神不過是一道主神,但我兄長乃是水木二道的主神。”

    名劍神顯然知道軒轅漣的厲害,換做是別的寶物,他絕不會去奪取,給自己招惹如此強大的一位敵人。

    可是,這是宇鼎啊!

    難道只有他天尊之子可以得?

    虛無世界中,升起成千上萬道暗紅色的光束,魔煞之氣衝破名劍神以劍道規則凝成的神境世界。

    “這是……這是傳說中大魔神創出的天尊神通,千靈血煞!”

    看見這些暗紅色光束,便是名劍神也微微色變,立即與明君劍合二爲一,衝入進水幕中,打算脫身而去。

    但,這些遍佈星空的水,壓制了他的速度。

    緋瑪王和黃金車架飛出諸神大陸,衝入星空,從兩個不同的方位截殺名劍神。

    三尊無量境之下頂尖的強者交鋒,打出各種神通,撕裂空間,又改變天地規則,將失落者樂園所在的這片星域打得逐漸暗淡下去。

    星辰一片一片的崩碎,化爲塵土。

    沒有任何修士敢靠近。

    戰鬥波動越來越遠,張若塵看了看殘破混亂的星空,到處都是火球、水雲、劍氣、魔海,還有無數大面積碎裂的空間。

    三尊絕世太虛境大神殘留的力量久久不散。

    再向諸神大陸看去,這座由自古以來無數神靈的神境世界拼接而成的大陸,縱橫何止一億裡,但現在卻是滿目瘡痍。

    以被諸神力量打穿的那片空間破碎地帶爲中心,方圓千萬裡都生命絕跡,只剩岩漿和荒漠,還有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大地裂縫。

    對失落者樂園的生靈而言,這是一場浩劫。

    沒有神靈守護他們。

    張若塵正在心中感嘆的時候,卻忽的看見那片破碎的空間地帶中,一道人影在潛行,驚咦一聲:“修辰的生命力也太頑強了吧,我還以爲,它已經被名劍神的劍道奧義磨滅了!還能使用純陽神劍嗎?給它一劍。”

    張若塵感應得到,雖然修辰天神的氣息波動又虛弱一大截,但依舊十分強大,非如今的自己可以抗衡。

    修辰天神收斂身上氣息,小心翼翼隱藏,面沉如霜,心情極爲低落。

    沒有立即離開諸神大陸,只因,修羅大乙界雖然被擊碎,可是依舊還有大量修羅煞氣、規則神紋散佈的各方,若是全部吸收,足以讓修爲恢復不少。

    緋瑪王、軒轅漣、名劍神這些狠角色已經離開,正忙着爭奪宇鼎,沒有誰會注意到它。

    “等着瞧,本神一旦煉製出神源,有一個算一個,全部都得死。”

    修辰天神自知千年前被血絕戰神爆打之後,就已經臉面丟盡,後來又接連遭受挫折,心中的屈辱黃泉星河都裝不下,恨意之盛能焚滅天庭萬界。

    今日名劍神算是將它僅存的一點自尊心徹底打沒了!

    但,它心志異常堅定,沒有破罐子破摔,沒有一蹶不振,沒有失去進取之心,依舊要與天鬥,依舊要拼盡全力去爭一個未來,洗刷今日之恥。

    就在修辰天神咬牙切齒,幻想着煉製出神源,將名劍神的頭顱打碎,奪走明君劍和宇鼎的時候,突然,生出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猛然擡頭看去。

    虛空中,純陽神劍劈出的劍芒,橫貫十萬裡,如同火焰長河,照亮諸神大陸的山河,比朝陽火紅百倍。

    只聽修辰天神一聲慘叫,剛凝聚出的神魂軀體,又被一劍劈碎。

    “哧哧!”

    神魂碎片大量燃燒。

    不過,依舊有不少神魂碎片與修羅煞氣一起飛走,衝進虛無世界,緩緩的,凝聚成修辰天神那張妖豔絕世的面容,雪白玉頸,纖細高挑的身形。

    面容蒼白無比,眼中恨意欲狂。

    張若塵看見風巖的手臂血淋淋的,消耗巨大,虛弱得快要站立不穩,道:“替我照顧好風巖,我去收拾修辰。”

    張若塵提起青萍劍,化爲一道神光,追進虛無世界。

    “你瘋了,修辰即便遭受重創,也不是你可以對付。”

    軒轅青雙眸凝視消失在虛無世界中的張若塵,正在猶豫追不追上去的時候,突然想到什麼,眼神驟然一冷:“替你照顧?你好大的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