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大天使皇個個都是非凡人物,紅塵大會後,便是要進入光明神殿,破境成神。

    一旦達到神境,便是真神中的強者。

    他們這樣的人物任何一個,都比十位無上境分量更重。

    可想而知兩位天使皇的隕落,將會在天堂界,甚至在整個天庭,造成多麼巨大的震動。加上之前,審判神使、米迦勒、克拉菲林的慘死,今夜對天堂界而言,無疑是驚天變故。

    “別全部吞噬了,他的屍身,我還有用處呢!”

    張若塵對魔音說了一聲,隨即,向虛空探出了一隻手,將飄向遠處的黑天使皇的屍身收了回來,放入進空間戒指。

    要回地獄界,自然是要證明自己的價值。

    有什麼東西,比天庭頂尖強者的屍體,更證明自己的能力和對地獄界的忠心?

    張若塵身上的傷口,迅速癒合,與站在星球上渾身散發五彩功德神光的商子烆對視,揚聲道:“子烆兄,你覺得,今日還能殺我嗎?”

    赤天使皇已是化爲乾屍,被魔音扔到一旁。

    她與張若塵並肩而立,紅脣微翹,聲音酥柔的道:“商子烆現在的身軀,可是五彩功德神碑,若是能夠將他吸收,我很有可能打破兇性植物無法渡過神劫的厄運。主人,幫我!”

    商子烆眼神陰晴不定,向正被噬神蟲蟲羣圍攻的白天使皇看了一眼,臉上忽的,露出一道笑意:“現在這樣的結果,的確出乎我的預料。但,我的計劃已經成功,你最終難逃一死。”

    “主人,這個傢伙,莫非是傻了嗎?”

    魔音沒有耐心,對五彩功德神碑興趣極濃,覺得是她踏入神境的關鍵。因此,操控雷電藤蔓,率先向商子烆攻擊了過去。

    商子烆輕哼一聲,虛手一抓。

    一道刺耳的劍鳴聲響起,赤子劍回到他手中。

    頃刻間,血紅色的至尊之力,從赤子劍中爆發出來,化爲一道劍氣長虹,將飛來的藤蔓,盡數斬斷,化爲齏粉。

    魔音的修爲,不見得弱於商子烆,可是,更擅長以一對多的羣戰和困禁,遇到商子烆這樣的頂尖強者,應對起來便不是那麼容易。

    “主人,借我一件至尊聖器。”魔音冷聲道。

    張若塵像是聽不見魔音的聲音,依舊與商子烆對視,已明白他剛纔話中的意思,道:“看來有神靈與你們一起前來,不如將他請出來吧!”

    商子烆所謂的“計劃已經成功”,多半指的是,逼張若塵現出了原形。

    張若塵做爲地獄界的修士,出現在天庭,還殺死了大批天庭的強者,天庭的任何神靈,都可出手殺他。

    當初,白卿兒變化成了紀梵心的模樣,如果是在地獄界的腹地命運神域大開殺戒,早就引出命運神殿的神靈。

    神靈不能插手俗世,並不意味着俗世的強者,可以到敵對勢力的大本營爲所欲爲。就像閻無神,不敢明目張膽,進入天庭一般。

    商子烆見張若塵還能保持鎮定,心中略感詫異,道:“你不會以爲,崑崙界的那位太上,能夠感應到這裏發生的事,前來救你吧?實話告訴你,此刻天庭的神境大人物,都在博弈的關鍵時刻。那位太上,怕是顧及不到天庭之外的地方。”

    張若塵生出一道感應,擡頭向上空看去。

    上方,本該是漆黑而冰冷的宇宙虛空,此刻燃燒起熊熊神焰,出現一片無邊無際的火海,散發出灼熱氣息。

    一道卓然的神影,懸浮在火海中,爆發出震懾靈魂的神威。

    魔音釋放出去的上億根藤蔓,盡數爆碎,媚俏的臉,刷的一下變得蒼白,嘴裏慘吟,身體捲縮到了一起,無法保持人形,化爲植物的形態。

    張若塵正要打開銅棺,將噬神蟲收回。

    但,銅棺卻消失不見。

    張若塵雙目一凝,露出冷色,擡頭看去,發現銅棺出現到了上空那尊神靈的手中。

    “拜見焱神。”

    白天使皇向上空火海中的神靈,躬身一拜。

    出現在火海中的神靈,正是功德神殿的焱神,亦是商子烆的師尊,是一位十分強大的真神。

    焱神將噬神蟲盡數收入進銅棺。

    這些噬神蟲,即便是在焱神的眼中,也具有巨大價值,假以時日,或能培養出一支蟲軍,可以吞噬神靈。

    總之,價值無法估量。

    銅棺變得火柴盒大小,被焱神單手捏着,他俯看下方,眼神無比冷冽,道:“張若塵,你殺黑天使皇和赤天使皇,已是犯下滔天大罪,今日本神代表天庭,親手誅殺了你。”

    焱神殺張若塵之心,比商子烆還要強烈。

    當初,月神將從他身上斬下的神腿,煉入了張若塵的腿中。

    這件事,即便已經過去千年,依舊還是神境世界中的笑料,讓焱神丟盡顏面。

    況且焱神知曉,張若塵身上有不少寶物,甚至有恆古之道的奧義,殺了他,獲得的回報,遠遠超過殺死一尊地獄界的真神。

    這樣大好的機會,豈能放過?

    張若塵道:“你若殺我,必會付出慘痛代價?”

    焱神長笑一聲:“你指的是血後,還是血絕戰神?首先,天庭和地獄本就是敵對關係,本神根本不懼他們。其次,今日殺你之事,不會有太多人知曉的。”

    白天使皇露出淡淡的笑意,既然真神出手,大局已定,於是,將手中戰劍收回鞘中。

    但,就是這時,她忽然感覺到身體一輕,眼前一黑,墜入了一座黑暗廣闊的空間,心中暗叫一聲不妙,意識到有神靈暗藏在附近,自己被對方收進了神境世界。

    白天使皇的忽然消失,讓焱神警覺,爆喝一聲:“誰?”

    “嘭!”

    焱神屁股一痛,被人狠狠踹了一腳,重心不穩,向前撲了出去。

    焱神心中憤怒,但,還沒有穩住身體,頭又被拍了一下,發出一道“嘭”響,意識變得有些昏沉,腦顱內疼痛欲裂,七竅在流淌神血。

    而他手中的銅棺,已是消失不見。

    商子烆看得目瞪口呆,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堂堂一尊強大的真神,爲何忽然前撲,緊接着又斜飛出去?

    是誰攻擊了他?

    難道是崑崙界那位太上?

    商子烆望向張若塵剛纔站立的位置,發現張若塵失去了蹤影。

    “師尊!”

    商子烆飛向上空,攙扶住滿嘴流淌神血的焱神。

    半晌後,焱神恢復過來,雙眼漸漸有了神采。

    “剛纔是怎麼回事?”商子烆問道。

    焱神的雙目,射出兩道光柱,望向宇宙四方尋覓着什麼,道:“有神境中的強者,剛纔襲擊了爲師。”

    “對方是什麼人?是崑崙界那位太上嗎?”

    能夠將一位真神,打得毫無雙手之力,必然是神境中的超級強者。

    焱神搖頭,道:“不可能是殞神島主,你難道沒有發現,對方不僅帶走了張若塵,還抓走了白天使皇?以殞神島主的身份,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

    商子烆心中苦思,道:“總不可能是地獄界的血絕戰神?”

    “如果是地獄界的神靈,爲何不將你和爲師一起抓走,或者是殺死?”焱神道。

    商子烆緊皺眉頭,道:“此事還真是蹊蹺……對方既然是修爲強大的神靈,爲何偏偏抓走白天使皇?”

    “對方修爲深不可測,不是爲師可以應對。但,這裏與天河只有咫尺之隔,只有請出卞莊戰神,才能收拾了他。”

    焱神帶着商子烆,施展出神靈步,片刻間,來到天河之畔。

    在焱神的呼喚下,天宮的第一戰神“卞莊”的一道神影,從天河中浮現出來,足有山嶽那麼高大,聲音渾厚的問道:“焱神,你喚本座,是爲何事?”

    隨即,焱神將剛纔發生的事,講了出來。

    當然被襲擊的過程,是一言帶過,沒有詳細描述。

    “此事,本座還真不知曉,待我查探一二。”

    卞莊的神影,雙瞳浮現出比恆星還要明亮的光芒,在宇宙中,眺望尋覓。

    半晌後,他的目光收斂,道:“沒有發現可疑的神靈,也沒有發現什麼張若塵。焱神,你確定不是在戲耍本座?”

    焱神可不敢得罪卞莊,連忙道:“本神豈敢做出這樣的事,那張若塵是真的沒死,他又出現了!先前,就在距離天河,不到一億裏的星空中,還爆發了戰鬥,他殺死了天堂界的兩尊大聖……”

    “哼!”

    卞莊爆哼一聲,怒然道:“大聖之間的這種小事,居然也敢前來驚擾本座。”

    “嘩啦!”

    神影散去,化爲弱水,退入天河之中。

    “戰神且慢……”

    焱神咬緊牙齒,死死捏拳。

    商子烆看着滾滾流淌的天河,站在一旁,眼神冰冷,道:“以卞莊神將的修爲,怎麼可能……”

    “閉嘴!”

    焱神瞪了商子烆一眼,阻止他繼續說下去,隨後臉色恢復平靜,叮囑道:“有什麼話,回功德神殿再說。”

    非議卞莊戰神,是焱神都不敢做的事。

    ……

    天河,寬闊無邊,波瀾壯闊。

    此刻,天河上飄着一隻月牙形狀的天舟,這是卞莊採集上萬顆星辰的內核精華,煉製而成的月神天舟。

    清雅脫俗的月神,站在天舟上,眺望天河兩岸的星空。

    卞莊從身後走來,站到她的旁邊,順着她的目光望去,笑道:“我曾多次邀請你一起乘舟共遊天河,甚至做出承諾,只要你答應這件事,我可以爲你做任何事,包括加入廣寒界,甚至是捨棄天河,可是卻一直被你拒絕。”

    “今日,你能答應,我是萬分高興。”

    “可是,我怎麼都沒有想到,你這麼做的原因,竟然只是讓我放了那個小鬼。一個聖境修士,值得你如此重視嗎?”

    月神面容清冷,氣質純美,淡淡的道:“他是我的使者,我自然是要保他。”

    “說來也是奇怪,就是這個小子,居然驚動了莊太阿。他親自傳訊給我,讓我在那個小子離開天河之後,務必將其截殺。”

    卞莊當然已經知道張若塵的身份,只不過,在他看來,就算張若塵是地獄界的修士,也不過纔是大聖境界,太渺小,既然月神出面求情,自然是要賣一個面子。

    ……

    今天看了一下qq加好友的信息,發現有很多讀者,加我好友,但是都沒有加上,在這裏說一聲抱歉,同時也感謝你們的支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