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絕戰神顯得無所謂的樣子,道:“風雲霸隕落,黑暗神殿連死趙無延和離逍兩尊大神,各大勢力隕落的真神和僞神更是數不勝數。”

    “外界都已經瘋了,鬧得沸沸揚揚,我哪裡還坐得住?”

    “但也不全是爲了你,你舅舅,還有血耀,也在黑暗大三角星域呢!況且,不死神殿相當重視此事,親自傳了戰神令過來。”

    張若塵眼神一沉,道:“不死血族有十三尊戰神,爲何只傳令給外公?他們不知道黑暗大三角星域的危險嗎?不知道風雲霸那樣的人物都隕落了?”

    血絕戰神道:“不死血族的十三尊戰神,幾乎都是無量境的層次,不是坐鎮一方,就是閉死關破境,輕易哪能調動?”

    “不死神殿顯然是覺得本座年輕,應該多歷練,纔將這個機會交給了你外公。再說,你外公未來要做不死血族的族長,不能只是修爲戰力強大,還得多爲不死血族做事,才能服衆。”

    說完這話,血絕戰神眼瞳深處,有寒光閃過。

    他哪能不知道不死神殿意欲何爲?

    天下都在傳,張若塵得了劍祖劍魄和六柄神劍,是最有機會找到劍界的人。不死神殿派遣血絕戰神來黑暗大三角星域,若沒有這一層想法纔是怪事。

    血絕戰神不想利用張若塵尋找劍界,以劍界去換取不死血族族長的位置,但卻擔心張若塵、冥王、血耀的安危,怎能不來?

    血絕戰神問道:“你武道修爲暴露了沒有,有哪些人知道此事?”

    張若塵臉色有些沉重,因爲各種原因,知道他武道修爲恢復的神靈越來越多。這個秘密,怕是守不了多久。

    “知道此事的,大多都是值得信任的朋友。”張若塵道。

    “天下哪有那麼多值得信任的朋友?可以給我一份名單,只有死人才不會開口。別覺得你外公只是太虛境初期的修爲,能成爲不死血族最年輕的戰神,戰力纔是關鍵,殺幾個太虛境,不會有太大問題。如果有名劍神,我也會想辦法,令他無法活着走出黑暗大三角星域。”

    血絕戰神滿臉殺氣,眼神中,充滿堅定的意志。

    張若塵當然不懷疑血絕戰神有這份能力,畢竟他是被當成不死血族未來族長在培養,甚至有成爲下三族話語人的可能。

    站在血絕戰神背後的力量,說不定比張若塵還要強。

    就血絕戰神自己,怕也擁有不少了不得的底牌,只不過從來不暴露而已。看似狂妄,實則藏拙極深。

    血絕的狂妄,與張若塵的風流一樣,都是故意賣給敵人的破綻。

    張若塵心中感動,道:“真的不用,我現在也是大神,不是小孩子。若是連這些事都處理不了,豈不是給外公丟臉?當然,如果真的很棘手,到時候肯定會請外公出手。”

    血絕戰神不再多言。

    以張若塵如今星桓天之主的身份和大神的修爲,與血絕戰神交談起來,不再像以前那般心有壓力,站在低處,仰望高處。唯有心中的敬意,絲毫未少。

    同時,不再叫“戰神”那麼疏遠,而是直稱“外公”。

    血絕戰神雖然處處在提點張若塵,但也與以前不同。

    如狩天之戰,血絕戰神是直接傳令讓張若塵去參加。

    如張若塵在狩天戰場上得到了六方天尊鼎,血絕戰神也已經做好安排,只是隨意問了張若塵一聲。

    但現在,血絕戰神已是刻意減少了那股強勢,凡事都只提醒一句,沒有再去幫張若塵做決定。

    張若塵自然感受得到這種變化,同時他自己也在改變。

    不多時,張若塵和血絕戰神來到不死血族的神艦上。

    這艘神艦,屬於不死神殿,來歷不凡,無論是攻擊力還是防禦力,都不弱於旭風神艦。一旦開啓陣法,可以完全隱藏在黑暗虛空中。

    不死血族的諸神立即迎上來,紛紛向血絕戰神行禮。

    不死神殿的精神力古神莫泊沙,神色凝重,道:“大族宰,九鼎之一的宇鼎出世了,要不要派遣神靈回神殿送信?”

    血絕戰神道:“此事莫老自己做決定就行。”

    實際上,血絕戰神回來之前,莫泊沙已派遣一位藏身在聖軍中的真神離開黑暗大三角星域,將消息送了出去。

    但在場血絕戰神纔是最強者,身份地位也最高,總要請示一二。

    不死血族有兩大權利樞紐,“不死神殿”和“族府”。

    不死神殿主戰,主要對外,掌握着不死血族最多的資源,代表着諸神的利益,權利巨大。甚至,族長和十大部族大族宰的認命,也需要經過神殿的同意。

    族府對內,主管理,主教化,解決一切內部紛爭,對俗世的影響非常巨大。權利雖然小得多,但卻能在一定層度上制衡不死神殿。

    做爲呼聲最高的族長繼承人,顯然血絕戰神與族府走得更近。

    這也很正常,以血絕家族當初萬般凋零的處境,若不是族府的扶持,血絕戰神未必能夠活着成長起來。不死血族的內部修煉環境,比崑崙界殘酷何止十倍。

    當初,張若塵在崑崙界經歷了多少死劫?

    莫泊沙當着血絕戰神的面,又派遣出一位真神,離開黑暗大三角星域。

    血耀神君道:“青鹿神殿的那位,也加入進宇鼎的爭奪之中了!”

    “讓他們爭吧,宇鼎這樣的寶物,掌握在手中未必是福。一個個還沒有到無量境,心卻是大得很。”血絕戰神冷峭的笑道。

    宇鼎,血絕戰神怎麼可能不心動?

    但他知道,就算他拼死將宇鼎奪到手,最終也要送去不死神殿。既然如此,爲何還要去拼死?

    況且……

    虛天那種層次的人物都來了黑暗大三角星域,誰拿着宇鼎,誰就得倒黴。

    張若塵在諸神中看見冥王、血屠、小黑,走了過去。

    冥王不算是一個正經人,含笑的看着他,道:“居然能夠從無月的手中逃走,你莫不是使用了美男計?”

    “無月真的是喪心病狂,真以爲天姥大人不敢殺她?”血屠很是憤怒,又道:“師兄你以這樣的眼神看着我幹什麼?”

    他連忙傳音,道:“你的秘密,除了給大族宰說了一句,我沒有泄露給任何人,我敢對天發誓。”

    張若塵沒想到血屠這般驚弓之鳥的樣子,傳音問道:“玉靈神和狼叔去了哪裡?”

    血屠連忙道:“他們擔心黑暗神殿的神靈逃出黑暗大三角星域,將消息泄露了出去,所以放棄尋找劍界,去外面攔截了!”

    “他們居然如此謹慎?”張若塵有些不信。

    血屠道:“連虛天都來了,就算找到劍界,哪有他們的份?”

    張若塵沒有盡信,因爲,先前才聽風懸提到,百族王城有強者駕臨。

    隨後,張若塵又問一些東西,比如商弘的蹤跡,他們是如何來到失落者樂園,是否知道與虛天交手的強者是誰。

    “天姥大人在哪裡?”張若塵最後問道。

    小黑立即站出來,道:“本皇帶你過去!別跟上來,血屠說的就是你,天姥大人豈是你能輕易拜見?”

    血屠很不服氣,向張若塵看了一眼。

    “努力修煉吧,等你達到太真境,爲你引薦。你現在……的確太弱了!”

    張若塵丟下這句話,與小黑向遠處行去。

    “我……我……那隻狗貓也只是上位神啊!上位神弱嗎?”血屠羞怒交加,看向冥王。

    冥王抱劍而去。

    張若塵不顧修辰反對,一定要來不死血族的神艦,就是爲了洛姬。

    將她獨自扔下這麼久,心中滿是歉意。

    小黑擠眉弄眼,傳音問道:“車中到底是誰?白卿兒?池瑤?總不可能是靈希丫頭吧?你若這般殘忍,將她置於風頭浪尖,獨自扔在這樣的虎狼之地,就太過分了!幸好本皇聰慧絕頂,又有父皇的威名可借,一直替你守着,誰都沒有靠近過那車架一步。”

    這種小把戲,能騙得了一時,哪裡騙得了數年之久?

    看血絕戰神的樣子,張若塵就知道,至少是被他給識破了!

    “不用猜了,你猜不到。但,謝謝了!”

    張若塵走進白羽孔雀聖車。

    進入車中,張若塵便是與洛姬相擁在一起,安撫她的情緒。

    雖說神靈的心志堅定,可是,洛姬在車中顯然是聽說了張若塵被無月追殺的事,又一連數年沒有消息,怎能不擔心,怎能不憂傷,怎能不自責?

    張若塵將洛姬柔軟的嬌軀抱在懷中,道:“是我的不對,從一開始就不該用你來布這座疑陣,太冒險了!我答應你,今後不可能再有這樣的事。”

    洛姬搖頭,道:“這樣至少我能幫到你一些,至少讓我覺得自己還有些用處。”

    張若塵笑道:“你是天女做久了,纔會有這樣的想法,將人分成了有用和沒用。但,做爲一個女子,真正愛她的人,不會因爲她幫不到自己就捨棄她。只有愛與不愛,沒有有用和沒用。”

    一直以來,洛姬都覺得與羅乷、池瑤、白卿兒她們比起來,自己在張若塵心中肯定微不足道。聽到這番話,自然是甜到了骨子裡去,這幾年的焦慮、擔憂、惶恐一掃而盡。

    “況且你哪裡沒用了?若不是你,我哪能衍化出兩儀,擁有現在的修爲?將夜叉族綁到我的戰車上,你也幫了大忙。更別提我還沒有成神之前,你對我的相助,那時廣寒界和崑崙界都弱小垂危。貧賤之時的相遇相知相幫,才最爲珍貴。”張若塵道。

    安撫下洛姬的情緒,張若塵還有正事要辦,於是,將她接入《六祖釋禪圖》與孔蘭攸爲伴。

    如今黑暗大三角星域大神級強者接連現身,連張若塵自己都壓力巨大。

    將日晷取出,喚出修辰。

    張若塵道:“無月在你那裡吧?放她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