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與劫尊者分開後,張若塵徑直去了無定神海。

    隱藏在星空中的葬金白虎,悄然回到張若塵身邊。

    神靈,想要通過天河,潛入天庭,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正是如此,葬金白虎並沒有隨張若塵一起進入天庭。

    ……

    無定神海,懸浮在宇宙中,橫在天庭萬界和地獄黃泉兩片星空之間。

    它,並非沒有邊界,邊界是由一顆顆星球堆砌而成。這些星球上,又建有聖城、堡壘,匯聚了來自各界的聖境軍士。

    隨時可見一艘艘聖艦,從星球上飛出。

    根本無法計算,天庭萬界在無定神海的海岸線上,囤積了多少修士,佈置了多少陣法,又有多少天才和強者在這裡歷練。

    最近十萬年前,無定神海已是相當平靜。

    但,所謂的平靜,指的是與十萬年前相比。

    實際上,天庭和地獄在無定神海上的爭鬥,從來都沒有停止過。這種爭鬥,甚至超過功德戰場。

    張若塵變化容貌,進入無定神海之畔其中一顆星球,來到一座雄偉的聖城中。

    這座聖城,雖然是爲戰爭而建立,但,也有交易市場。

    只不過,市場上,賣的都是無定神海中的一些特產,或者是療傷丹藥、聖器。

    張若塵購買了一張星圖,便是悄然跟着一支聖境軍士,進入無定神海巡邏。

    深入海域之後,他與這支聖軍分開,獨自離隊而去。

    飛行三天,大概橫渡了數億裡,可是前方依舊是無邊無際的海域。

    張若塵落到一座鬱鬱蔥蔥的海島上,纔打開星圖,細細查看。

    這張星圖價值不菲,張若塵花費了很高價格,纔買下來。

    星圖,自身就是一件刻畫有空間銘紋的寶物,完全展開,長度足有百丈。但,即便如此,依舊沒能錄入天庭和地獄的全貌,只有其中一角。

    星圖的中心,是一片藍色的區域,正是無定神海。

    張若塵大概估算了一下,無定神海最寬闊處,得有三千億裡。最狹窄的地方,也超過一千億裡。

    圖上一共標註了三百二十一座大世界,數十萬顆星辰,有崑崙界的位置,也有部分古文明的位置,還有黑暗大三角區域,百族王城,和一些宇宙秘境。

    除此之外,空間蟲洞的位置,由黑色圓點加十字標註。

    空間傳送陣,由黑色圓圈加十字標註。

    危險的禁區,則是用紅色的斑塊標記。並且,將危險程度,分爲了九級。達到七級的層次,便是意味着,對僞神都有生命威脅。

    達到九級,意味着對真神的生命,都有威脅。

    無定神海中,這樣的危險禁區到處都是,其中一些達到了七級以上。

    星圖上,還有一種線路紋樣的標記,記錄的是“宇宙脈絡”。

    所謂“宇宙脈絡”,類似大世界中的靈脈、聖脈。

    一般來說,宗門都要建在靈脈和聖脈之上,靈氣才充足,宗門才能得以發展。

    宇宙脈絡比靈脈和聖脈更重要,代表的是天地規則的脈絡。一座大世界,或者是星球,只有位於宇宙脈絡上,才能誕生出生命和各種珍貴的修煉資源。

    宇宙脈絡越多,越粗壯,大世界纔會越是鼎盛。

    這便是當初,崑崙界的頂尖大神,沒有帶着崑崙界逃走的原因。崑崙界所在的位置,宇宙脈絡無比活躍,可以在大世界中孕育出神脈,和無數聖脈。

    若是崑崙界失去了這些宇宙脈絡,就算能夠苟延殘喘幾萬年,最終還是要沒落。

    天庭和地獄是生死存亡之戰,崑崙界當時也不可能退,必須堅守。如果人人都退,都貪生怕死,遇戰則逃,天庭萬界必定潰敗,最後,任人宰割。

    “無定神海太廣闊了,這得多久,才能到達地獄界所在的海岸?只靠飛行,顯然不行。”

    張若塵在星圖上找到了一些空間傳送陣和空間蟲洞,卻都一一捨棄。

    他的身份頗爲尷尬,在天庭敵人無數,可是在地獄界依舊是敵人無數。

    最重要的是,地獄界鎮守無定神海的,乃是海客的師尊玄古九目龍神,乃是死族一等一的巨頭人物。

    海客在本源神殿,死在了張若塵手中。

    此事雖然隱秘,但是,未必沒有風聲走漏出去。

    以玄古九目龍神的身份,或許不會親自出手,但是,海客的那些師兄弟,隨便來一個,對張若塵而言,都是巨大的生命威脅。

    再三思考,張若塵決定還是暫時找一處隱蔽之地閉關修煉。

    等過段時間,十界之戰到來,不死血族必定會有神靈前來無定神海,到時候,他再現身也不遲。

    於是,張若塵來到一片較爲偏僻的海域,進入一座無人島,佈置出隱匿大陣,便是開啓了日晷,取出神龍悟道室,修煉起來。

    ……

    中古休戰之後,地獄界和天庭萬界在無定神海上,依舊在爭鬥。

    但,不是戰爭。

    只是爭奪海上島嶼的控制權。

    一座無定神海,比數百座大世界加起來還要巨大,修煉資源之豐富,更勝一些大世界的千倍以上。

    十萬年爭鬥,無定神海上,半數的島嶼,都被地獄界完全掌控。

    還有三分之一的島嶼,則是處在爭奪之中。

    季炆島,是無定神海中的第七大島嶼,南北長度達到三萬七千裡,東西長度一萬四千裡,放在一顆星球上,妥妥是一座龐大的大陸。

    季炆島距離天庭萬界一方的海岸線,有近一千八百億裡,與地獄界一方的海岸線,也隔了數百億裡,算得上是深海腹地。

    因爲此島,距離無定神海最大的禁區“歸墟”很近,因此,被地獄界佔據後,十族皆有大軍駐紮在島上。

    血絕戰神年輕之時,便是在歸墟的附近海域,立下戰天誓言,挑戰天庭英傑。

    若無意外,十界之戰,也會在歸墟的附近海域爆發。

    隨着十界之戰臨近,地獄界越來越多的修士,來到季炆島。使得這座島嶼,忽然間變得繁華熱鬧起來。

    “譁!”

    一隻青鸞獸皇,展着數百里長的雙翼,宛若青色雲彩一般飛過無邊海域,來到季炆島外。

    青鸞獸皇的背上,站有一位絕色動人的身影。

    她身穿青羽天衣,腰掛碧血玉簫,青絲如瀑,氣質縹緲,宛若九天神女一般。

    “打開陣法。”她冷聲道。

    “拜見瑜皇大人!”

    鎮守季炆島的修士,認出前來女子的身份,不敢阻攔,連忙催動陣法,將周天守護大陣打開了一道縫隙。

    青鸞獸皇飛進島嶼後,陣塔下方的修士,依舊心有餘悸。

    “好可怕的氣息,她的修爲,怕是已經達到半神境界。”

    “半神?哼!你太低估瑜皇了,她如今可是血皇神魔營的副營主,不死血族神境之下能夠排進前五的人物,進入了《紅塵絕世榜》的絕世卷,修爲深不可測。”

    “瑜皇大人也不知爲何,突然急匆匆趕來季炆島。”

    ……

    千年來,夏瑜修爲突飛猛進,已是成爲不死血族俗世中的絕頂霸主之一,再加上有着血天部族第一美人的稱號,能夠見到她一面,自然是讓季炆島上的這些修士心緒激動,議論紛紛。

    進入季炆島,青鸞獸皇的體軀迅速縮小,降落到地面,變得只有兩米多長。

    夏瑜見到了站在海邊的血後,立即走過去。

    “你應該帶着血皇神魔營的大聖軍士,在修羅星柱界纔對,怎麼來了季炆島?”血後問道。

    夏瑜神情略顯急切,拱手行禮,紅脣輕啓,道:“師尊,我收到消息,張若塵沒死。”

    “哪裡來的消息?”血後道。

    夏瑜道:“天庭傳出的消息!據說,張若塵化身爲一位名叫書千癡的儒道修士,在天庭,大鬧紅塵大會,殺死了天堂界多位強者。就連三大天使皇,都隕落在他手中。本來我是不信的,可是,見到師尊出現在季炆島,我卻懷疑,這道消息很有可能是真的。師尊是來接應他的吧?”

    血後沉默了片刻,道:“塵兒的確還活着,他曾託命運神殿的司空宮南風,帶信回血絕家族。但,爲師並不知曉,他居然敢去天庭,還敢大鬧紅塵大會,真是讓人憂心。”

    夏瑜那雙明亮的杏眸中,浮現出一道喜色,道:“據弟子收到的情報,他已經脫身。我想,他多半會從無定神海,返回地獄界。”

    血後問道:“你的消息,是從何處得來?”

    夏瑜明白血後爲何有如此一問,連忙道:“此事已經在天庭傳開,相信十族的各大勢力,都會陸續收到消息。只不過,此事太過匪夷所思,會相信的,估計少之又少。”

    “對了!在來的路上,我遇到了命運神女。”

    “她是十界之戰的參戰者之一,來到季炆島,很正常。”血後道。

    夏瑜的眼神,變得冷凝了幾分,道:“與她同行的,還有血屠。”

    血屠本是血後的弟子,夏瑜的師兄。

    但,千年前,血屠隨張若塵一起,進入了本源神殿,得到了天大的機緣,被死亡神尊看中,收爲了弟子,頓時成爲命運神殿中炙手可熱的大人物。

    千年修煉,血屠已是今非昔比,乃是地獄界的十大元會級代表人物之一。

    最近這些年,夏瑜遇到過血屠幾次,此人已是無比驕狂,相當目中無人。而且,拜入死亡神尊門下,血屠便是沒有再去過血絕家族,也沒有再去拜見過血後這位曾經的師尊。

    這才夏瑜看來,無疑是忘恩負義,自然心中不喜。

    血後淡淡的道:“他能拜入死亡神尊座下,是他的造化。當前,我們最應該做的事,還是儘快找到塵兒。地獄界有一些勢力,對他敵意甚深,必定會在無定神海截殺他。”

    ……

    雙倍月票期間,求月票。

    求月票本來該保持雙更的,但是,新的劇情開啓,需要好好構思,所以昨晚那章沒能寫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