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閉關修煉,時間流逝極快。

    張若塵被島外的動靜驚動,驚醒過來時,已是五百年後。

    日晷中的五百年,外界過去一年多。

    “譁!”

    張若塵站起身,盤坐地上的五道聖魂,盡數飛回體內。

    五百年修煉,精神力更上一層樓,達到六十九階半。

    六十九階初期、中期、後期、巔峯,其實都是六十九階的層次。而六十九階半,卻超越了六十九階,更在六十九階巔峯之上,距離精神力成神只差臨門一步。

    那些造詣精深的陣法師、符師、丹藥師,精神力達不到六十九階半,哪怕技藝再高,也只能稱爲“地師”。

    達到六十九階半,纔可稱“天師”。

    六十九階巔峯和六十九階半的差距,可想而知是多麼巨大。

    當然,並不是說天師的精神力,只有六十九階半。也不意味着,精神力達到六十九階半,就能成爲天師。

    天師對各自領域內的技藝,也有極高要求。

    雖說去了一趟太初,張若塵沒能直接精神力成神,可是,漸漸的他發現,或許與修煉出無極聖意有關,海納百川,包羅萬象,他的精神力幾乎沒有遇到瓶頸,每一次突破都像是積少成多,自然而然。

    如果說,別人的精神力修煉,是一邊挖掘池塘,一邊往池塘中注水。

    那麼張若塵現在,已經不用挖掘池塘,他的池塘已經無窮巨大,只需要源源不斷往立即注水,就能越來越強。

    聖道規則上的修煉,則是越來越難。

    十二萬九千六百,是一個頗爲奇妙的數字,不僅代表元會之數,也體現在修煉上。

    對別的修士而言,在萬死一生境,四萬億道聖道規則,七萬億道聖道規則,十萬億道聖道規則,乃是三道門檻,很難跨越。

    但,張若塵並沒有感覺到這三道門檻,很輕鬆的跨越過去。

    可是在將聖道規則,修煉到接近十二萬九千六百億道的時候,他卻明顯感覺到了瓶頸,感覺到來自天地的壓力。

    天地在阻止修士,跨越這道門檻。

    猶如天地要殺死,活了十二萬九千六百年的神靈一般。

    這是一個極數!

    張若塵暗暗猜測,所謂的元會級天才,不僅得要在百枷境,修煉出圓滿的二品聖意。在千問境,達到圓滿的心境。更要在萬死一生境,超過極數,修煉出的聖道規則,得達到十二萬九千六百億道以上。

    三者,缺一不可。

    當然,最重要的一步,還在無上境。

    在無上境,必須修煉出四十萬億道聖道規則。

    要做到這些,一個元會,都未必能夠出一個。這個時代,卻能誕生數位,的確算得上是大時代,是時代造英雄。

    魔音將三大天使皇的三柄戰劍,皆是煉化,收爲己用,圍繞嬌軀飛行,輕哼道:“有劍陣在手,再遇到商子烆,我必不會再敗給他。”

    她修煉的劍陣,是從乾坤界的劍山中找到,五百年修煉,似乎頗有威力。

    張若塵沒有見識過她的劍陣,倒是不好評價,她是否有戰勝商子烆的實力。

    “主人,可有突破瓶頸?”魔音問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那一步太難了,或許要逼一逼自己,才能突破。”

    張若塵的瓶頸,自然不是十二萬九千六百億道,而是兩個元會數,二十五萬九千二百億道。

    如今,張若塵體內的聖道規則數,停在二十五萬億道,增長越來越緩慢。

    他此刻的狀態,即便是讓那些活了無盡歲月的古神知曉,怕是都會嚇一跳,不會相信世間有這樣的怪胎。

    張若塵的目光,望向島外,道:“走吧,該離開了!”

    魔音化爲食聖花,衝入張若塵的背部。

    張若塵衣袖一揮,散去籠罩島嶼的陣法。

    島上的霧氣,快速消散。

    夏瑜和池孔樂站在島外的水面上,停止攻擊陣法,緊盯着從霧中走出的那個男子,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

    她們倒也沒有輕舉妄動。

    張若塵露出一道溫潤的笑容:“千年不見,瑜皇更加威嚴強勢,也更加美麗動人,倒是當得起一個皇字了!”

    看到她們異樣的眼神,張若塵這才意識到自己現在的容貌是變化而成,並非真容。

    當張若塵變化回真容,池孔樂眼中再也沒有防範和疑惑,飛到島上,撲到張若塵懷中,緊緊將他抱住,卻是一言不發。

    夏瑜也登上島嶼,可是卻託着七星鬼蓮,站在遠處暗暗防範。

    眼前這個男子,雖然與張若塵面容極其相像,但是身上的氣息非常陌生,與千年前的張若塵完全不同。

    池孔樂是根據血脈聯繫,才找到此處,應該不會找錯人才對。

    夏瑜心中,頗爲疑惑。

    張若塵察覺到池孔樂變得和以前很不一樣,整個人都很冰冷,而且即便抱着他的時候,都能感覺到她的身上,有一股極端的殺氣和戾氣。

    這讓張若塵暗暗擔憂。

    擁抱了很久,父女二人卻是一言不發。

    但,以池孔樂現在狀態,能夠主動衝上來,毫無顧忌的將張若塵抱住,已經是心中情感的宣泄。有思念,有激動,有千言萬語,這一切,皆在心中。

    張若塵柔聲問道:“怎麼找來這裏的?”

    池孔樂沒有開口。

    夏瑜道:“你們是父女,血脈聯繫親密,加上孔樂擁有強大的神魂,我們遍走無定神海,花費了一年多的時間,才找到這裏。張若塵,本皇且問你,當年你助我掙斷念欲枷鎖的時候,在我記憶中,看到了什麼?”

    張若塵知曉,她這麼問的原因,道:“變得這麼謹慎嗎?莫非,你懷疑我竟是一個假的?”

    “人心難測,世事無常,總要小心一些。”夏瑜道。

    張若塵仔細打量了她半晌,點了點頭,道:“修爲不弱啊,看來這些年,你很努力。”

    夏瑜聲音冰冷,道:“回答我的問題。”

    “沒時間,給你解釋那麼多。這裏距離天庭萬界佔據的海岸線很近,十分危險,我們得儘快離開。對了,十界之戰結束沒有?”

    “不說清楚,你休想離開此島。”

    夏瑜打出七星鬼蓮,化爲七片陰氣森森的鬼雲,將張若塵包裹進去。

    張若塵擡頭看了一眼,心中無奈,都一千年過去,她的性格,還是這麼較真。於是,他探出手掌,向上空抓去。

    一隻長達數百丈的巨大手印顯現出來,將七星鬼蓮收走。

    夏瑜發現與七星規則的感應消失,俏臉唰的一變,立即釋放出九幽噬魂炎,身形化爲幻影,結成一道掌印,向張若塵打過去。

    “嘭!”

    魔音從張若塵背部衝出,與她對了一掌。

    夏瑜倒退回去,一直退到海中,才定住身形。

    她身後的海域,掀起十多丈高的浪濤。

    魔音笑吟吟的道:“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攻擊我家主人。你可知曉,天堂界的三大天使皇,與你一樣強大,卻因爲挑釁主人,全都已經隕落。”

    夏瑜終於在魔音身上,感應到熟悉的氣息。

    她既然現身,無疑是確認了張若塵的身份。

    夏瑜看着張若塵,暗暗咬脣,眼神頗爲深沉,倔強的道:“天堂界的三位天使皇,我從未放在眼裏。別把他們,與本皇相提並論。張若塵,七星鬼蓮還我,送出的東西,你不會想收回吧?”

    夏瑜就是那種任何強者都不懼的性格,別說是張若塵,就算是神靈站在對面,都敢出手。

    要擊敗她,或者殺死她,容易。

    但,要她向敵人屈服,要她向恐懼退縮,卻是不可能的事。

    張若塵正是看中了她的這一點,所以,千年前,纔將她當成自己在地獄界的親信培養。

    張若塵將七星鬼蓮還給了她,一行人,急速向歸墟趕去。

    路上,夏瑜告訴張若塵,十界之戰早在數天前,便已經開始。天庭和地獄,大批修士都聚集在歸墟所在的海域。

    夏瑜貴爲血皇神魔營的副營主,自然是今非昔比,掌握了一艘次神級戰艦,爆發出來的速度,可以達到一天四十億裏。

    這是血皇神魔營的至寶,她也只是暫時執掌,不能據爲己有。

    站在次神級戰艦上,張若塵念道:“希望還趕得及。”

    夏瑜感到詫異,道:“十界之戰的參戰人選,早已定下,而且地獄界佔據巨大優勢,就算我們能夠在戰鬥結束之前趕到,你還能參與得進去?”

    她以爲,張若塵想要代表地獄界出戰,以此換取命運神殿的信任。

    “我只是想要觀戰而已。”張若塵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