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無定神海太廣闊,即便擁有次神級戰艦,也不是一時半刻可以橫渡。

    船艦上,池孔樂卓然而立,不苟言笑,雙瞳中流動着絲絲血霧,給人不近人情之感,氣息冰冷如霜。

    夏瑜告訴張若塵,池孔樂之所以會變成這個樣子,是受了修辰天神神魂的影響。

    當初,池孔樂太弱小,遭修辰天神的奪舍,雖然救了下來,可是,依舊有大量修辰天神的神魂,與池孔樂的聖魂融合在了一起。

    修辰天神何等強大的存在?

    哪怕只是一縷神魂,也比審判神使那樣的僞神強大。

    更關鍵的,修辰天神乃是修羅族的神靈。

    修羅族以殺戮爲信仰,修煉戰意和戰氣,行的都是極端之事。修辰天神殘留在神魂中的殺戮意志和戰意,自然是對池孔樂造成嚴重影響。

    池孔樂被救後,便是送到血絕家族的始祖潭休養,沉睡了多年,又有真神幫助她煉化修辰天神的意志,這才甦醒過來。

    修辰天神的意志,對她的影響,已經降至最低,可是依舊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與其說,她是一個人類,不如說已經是一位修羅族修士。

    擁有強大的神魂,卻失去本性。

    張若塵目光幽邃,道:“沒有解決的辦法嗎?”

    “如果有辦法,師尊早就已經做了!你要知道,你失蹤的這些年,大家都以爲你已經隕落,師尊將所有對你的愛,都轉嫁到了孔樂的身上。”

    說到此處,夏瑜終於問出心中的疑惑,道:“這些年,你到底去了什麼地方?爲何連命運神殿,都推算不出你的生死?”

    張若塵那張寫滿愁容的臉上,浮現出一道僵硬的笑容:“說我幹什麼?說說你吧!你不是去了不死神殿修煉,怎麼又拜了母后爲師?”

    夏瑜的一雙秀目,凝望前方,輕描淡寫的說道:“在不死神殿,我殺了刀獄皇,是師尊出面,收我爲弟子,力保我的性命。所以,我只是被關進血獄了百年,就被放了出來。算是很輕的處罰了!”

    張若塵失神了一瞬,道:“你殺刀獄皇幹什麼?”

    “他出賣了你,自然是該死。”夏瑜咬着一口雪白的貝齒,沉冷的道。

    張若塵道:“可是那個時候,天下人都以爲我已經死去。你何必還要這麼做?”

    “刀獄皇可是齊天部族的真神種子,更是神子,你一個要背景沒背景,要後臺沒後臺的女子,殺了他,很有可能會付出生命的代價。你圖什麼呀?”

    夏瑜那雙明亮的美眸,怒瞪他一眼,道:“你怎麼這麼多問題?殺他,我樂意。不圖什麼,就是看他不順眼。”

    “瑜姨喜歡你。”身後,傳來池孔樂的聲音。

    張若塵和夏瑜回頭,向她看去,神情各有不同。

    夏瑜頗爲惱怒,眼底卻又藏有一絲羞澀和尷尬,兩隻玉手不知該如何放置,最後,所幸背到身後,裝出一副強硬的模樣。

    張若塵卻是露出喜色,面帶微笑。

    先前,池孔樂主動擁抱他,張若塵便是知曉她並非是失去了所有的本性,心中依舊有感情,不是一個只知道殺戮的冷血修羅。

    此刻,她能說出這樣一句話,顯然心中明白一切,只是冷眼旁觀,不輕易開口而已。

    看來沒有想象中那麼糟糕。

    池孔樂繼續道:“瑜姨殺刀獄皇的時候,父親已失蹤百年,所有修士都以爲父親葬身在了本源神殿,刀獄皇也是如此認爲。因此,他在不死神殿說出了一些,對父親很不尊敬的話,惹怒了瑜姨,所以才慘死在瑜姨手中。”

    張若塵瞥了夏瑜一眼,倒是能夠想象,當時的場景。池孔樂所說的“很不尊敬的話”,估計都很難聽,否則瑜皇也不會不顧一切代價,都要將他殺死。

    這倒是讓張若塵頗爲觸動!

    他活着的時候,有人肯爲他做事,很正常。

    但是,他都已經死去,還有修士,會因爲維護他的名譽而殺人,才顯得太難能可貴。

    夏瑜看着池崑崙,有些詫異。

    因爲,從她認識池孔樂以來,還是第一次見她說出這麼多話。顯然都是張若塵的原因,是張若塵這個父親,千年後復生,讓她感到欣喜。是張若塵這個父親,在她心中有很重的分量。

    夏瑜盯向張若塵,翻了翻眼皮,輕飄飄的道:“別聽她胡說,我只是承受了你的恩情,而且整個地獄界的修士都知道你對我有恩,對我極其照顧。如果刀獄皇辱罵你,而我聽見了,卻不出手,不死血族的修士豈不都會覺得我忘恩負義?”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是這個道理。”

    夏瑜暗暗咬牙,不知道該如何說下去,只得閉口不言。

    去往歸墟,並非一直乘坐次神級戰艦,中途也有穿越空間蟲洞,跨越了千億裡。

    終於,在第四天,他們到達歸墟的附近海域。

    剛剛靠近這片海域,張若塵便是察覺到天地規則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天空赤紅如火,海水呈血紅色。

    海面上的一些島嶼,形態詭異,很像是遠古巨獸的屍骸與泥石混合在一起。

    半空中,不時能夠看到,一條條河流流淌過去。或者,空間出現一個無法癒合的窟窿,從窟窿中,流淌出黑色的液體,化爲萬丈懸空瀑布。

    “不愧是九級禁區,天下知名,此地非同一般。”張若塵道。

    按照星圖上的標註,歸墟是無定神海中唯一的一座九級禁區,在整個宇宙中,都是極度危險的地方,真神深入進去,都是九死一生。

    夏瑜道:“只有在這樣的禁區,天地規則混亂,天庭和地獄的神靈才能放心舉辦十界之戰,雙方都不會輕舉妄動。當然,十界之戰的戰場,並不是在歸墟的內部,只是在邊緣海域。”

    受天地規則的影響,次神級戰艦的速度,越來越緩慢。

    前方,左右兩側,皆有一個個散發着聖芒的光點,快速飛來。

    離近後,纔看清,是天庭和地獄的一尊尊大聖強者。他們都身穿統一的聖甲,數量過百,氣息相互牽引,可以連成一片。

    右側一方的大聖強者,來自天庭的元界,使用精神力查探了一遍次神級戰艦,便是快速退去。

    天庭和地獄的大戰,隨時可能爆發。

    雙方自然很謹慎,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引起他們的提防。

    左側一方的大聖強者,身穿血色鎧甲,個個背上都長着血翼,手持血紅色晶體狀的長矛,個個都如九天魔神一般。

    “這就是血皇神魔營的大聖?”張若塵道。

    夏瑜點了點頭。

    張若塵道:“你貴爲副營主,他們難道不應該過來行禮拜見,怎麼還攔截我們?”

    夏瑜翻了一個白眼,道:“他們是齊鱗子的座下,個個都驕傲得很,纔沒有將我這個副營主放在眼裡。血皇神魔營的副營主,可是有十位之多。”

    張若塵對什麼齊鱗子不感興趣,道:“那就別理會他們,闖過去吧!”

    夏瑜點了點頭,重新催動次神級戰艦。

    就是這時,三道血光急速向此處飛來,腳下踩着血雲,懸空攔截在了次神級戰艦的前方。三片血雲上,爆發出來的大聖氣息都強大無比。

    隨着他們的呼吸,下方的海面猛烈震盪。

    “拜見營主大人。”

    “拜見青尋雲副營主。”

    “拜見霍曦副營主。”

    血皇神魔營的大聖,向駕臨而來的三位不死血族大人物,躬身行禮。

    齊麟子是血皇神魔營的營主,背生十二隻血翼,身高三丈有餘,體內血氣濃厚,怒然道:“夏瑜,修羅星柱界和古文明派系的戰爭,隨時可能爆發,你爲何捨棄旗下的大聖軍士,來到無定神海?本營主的軍令,對你一點用處都沒有嗎?”

    張若塵看出這個齊麟子倒是非同小可,修爲遠勝夏瑜和三大天使皇,體內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達到了二十九萬億道,稱得上是準元會級代表人物。

    別看聖道規則數量只有兩三萬億道的差距,可是,能夠將聖道規則修煉到接近三十萬億道的人物,個個都不簡單,都有衝擊元會級代表的可能性,擁有與元會級代表一戰的實力。

    半神巔峰和準元會級代表的戰力差距,已經大到即便夏瑜掌握了至尊聖器,也無法戰勝齊麟子的地步。

    夏瑜並不畏懼齊麟子,道:“營主不必拿軍令來壓本皇,大戰爆發之前,本皇必然趕回去。”

    齊麟子的聲音更冷:“違抗了軍令,你還如此理直氣壯,真當本營主不知道你來無定神海乾什麼?你是以爲張若塵還活着吧?想來找他。你都找了一年多了,可有結果?一切都是天庭的傳言罷了,你居然信了!堂堂一位副營主,到底明不明白自己身上的責任?”

    “戰爭爆發前,我一定會趕回去,不勞營主費心。”夏瑜再次強調一句。

    關於書千癡就是張若塵的消息,是從天堂界修士中傳出,有一些相信,更多的修士卻是抱着懷疑的態度。

    相比於天堂界的聖境修士,大家更願意相信命運神殿的推算。

    張若塵若不是真的已經死去,當年血絕家族的神靈,怎麼會鬧得天翻地覆?

    很多勢力都覺得,這是天堂界修士,爲失敗找的藉口。

    ……

    今天五月最後一天,求月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