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道:“不對啊!無月如果與酆都大帝有這一層關係,怎麼會爲文通生了一個兒子?文通膽子這麼大?”

    無月和無疆的關係,是張若塵推測出來的。

    而且在諸神之中,也的確有這樣的傳說。

    但,文通一個太白境大神,哪裡來的膽子,敢染指與酆都大帝有關係的一個女子?而且這個女子,並非弱者。

    就連張若塵此刻心中都在思考,下次見月神,要不要索要玉皇鼎?至少無法用強。

    修辰道:“此事本神有所耳聞,哼,多半是九死異天皇的把戲,想利用的不是文通,是站在文通背後的龏(wo)玄藏。”

    “當然,還有另一個可能性,是在掩人耳目,爲自己的第十世做準備。”

    “那個無疆,根基是不錯的,至少在大聖百枷境,達到了問鼎宇宙之巔的最低水平線。而且九死異天皇的第十世只能選擇冥族或者死族,借酆都大帝和龏玄藏的名頭來保護自己的未來身,是完全有可能。”

    張若塵見修辰越說越興奮,像是看透了什麼秘密,忍不住道:“無疆已經被我殺了!”

    修辰的神色一滯,道:“你居然沒有死?”

    “與死也差不多了!”張若塵道。

    修辰沉思許久,輕嘆一聲。

    之前的種種推測,因爲無疆的死,已是完全失去意義。

    突然想到什麼,它道:“你說,虛風盡看中了無月,想收她做天姬,做大劫宮的女主人?這到底是真是假?”

    “這倒不假!”張若塵道。

    修辰大笑了起來,道:“這就對了!虛風盡雖是色中大魔頭,但卻挑得很,怎麼可能看上別人的女人?如此說來,本神猜得**不離十。”

    “這麼說的話……”

    張若塵話說一半,陷入沉思。

    修辰神情凝重,道:“你和虛風盡到底是什麼關係,要不我們所幸將無月交給那老混蛋?今後,地獄界必有一場大戲。”

    “如果酆都大帝知道是你把無月交給了虛天,他豈會放過你?”張若塵冷聲道。

    修辰一陣惱怒,張若塵這個黑了心的,居然想把它推出去擋刀。

    一旦事發,誰逃得掉?

    “先放她出來,我想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失憶了!”

    張若塵始終覺得無月是一個威脅。

    如果她真的失憶了,將她交給虛風盡,未嘗不可。酆都大帝一代天尊,不至於與他一個小輩計較,畢竟虛風盡纔是罪魁禍首。

    可是,如果無月是因爲傷重,假裝失憶,就斷不能留她活口。

    得想辦法,讓她死在名劍神或者軒轅漣的手中。

    無月被修辰收在永恆之心中,放了出來。

    一身黑袍,肌膚卻雪白得宛若仙玉,對比鮮明。

    黑袍寬大,看不出身材,但容顏卻真的是“只有天上有,人間難得見”,沒有了往日的煞氣和邪魅,與月神極像,清新脫俗,不染塵埃,根本不需要強大的修爲去襯托容貌氣質,便能勾走男人的魂。

    不過,神韻上,有不一樣的地方。

    此刻的無月眼神純真,凝看張若塵的時候,帶有茫然和好奇之色,同時也有忌憚和防範,就像一個久居深閨的小家碧玉,在看一個突然闖入家中的男子。

    張若塵屏住呼吸看了許久,見一旁的修辰冷笑了起來,才道:“你笑什麼?你以爲本座動了什麼齷齪心思?對月神,我只有敬意和欣賞,不敢有一絲慾念。”

    “我到底叫無月,還是月神?”無月問道。

    聽她這一問,張若塵後退一步,躬身行禮,道:“拜見月神娘娘!”

    無月還算鎮定,道:“你爲何向我行禮?”

    雖然失去記憶,可是對於一個精神力強大的神靈而言,很快就能感知這個世界,熟悉周遭一切,擁有強大的意識。

    不可能失去記憶後,就完全變成一個任人宰割的柔弱女子。

    “我乃月神的神使!”張若塵道。

    無月顯然不信,疑道:“你如何能證明?”

    “我的記憶和意識可以證明。”

    張若塵攤開掌心,掌心散發出明亮星光,衍化出一座意識海,將無月的目光拉扯了進去。

    頓時,張若塵與月神經歷過的一切,紛紛呈現出來。

    修辰眼神鄙夷,說出了一句什麼。

    看嘴型是,“無恥啊!”

    張若塵懶得理它,目光鎖定在無月臉上,看她的表情變化。

    看完張若塵和月神的種種經歷,無月臉上浮現出一抹羞紅。沒辦法,張若塵和月神的關係太親密了,相互都有把對方看得明明透透,就是字面意思。

    當初,月神在張若塵身上刻畫護身神紋的時候,連不可言之地都刻畫了的。

    如果沒有失憶,無月很有可能根本不會在乎這個。

    可是失憶之後,她現在對外界的認知,還限制在使用精神力在諸神大陸凡間看到的那些,自然也就有羞恥之心。

    無月眼中對張若塵的防範散去,道:“張若塵,你去地獄界之後,本神與你已是兩不相干。你還有什麼臉,自稱是本神的使者?”

    張若塵看着無月這副模樣,微微一怔。

    這神態,這語氣,簡直與月神一模一樣,學得也太快了吧?

    不愧是精神力強者。

    想想也是,無月目前接觸到的事物本來就還很少,張若塵將自己和月神的經歷給她看,不就是變相將月神的記憶灌輸給了她?

    張若塵道:“我現在是星桓天的界尊,不算是地獄界的修士了!在天庭的時候,不是已經說好了嗎?怎麼又來這一出?”

    “早說廢話,先解開本神身上的封印。”

    無月的目光向修辰盯去,道:“你和她是什麼關係?”

    “月神放心,它已被我收服。”張若塵道。

    無月看修辰的目光十分不善,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裡又是什麼地方?本神爲何會失去之前的記憶?”

    張若塵嘆道:“都是因爲玉皇鼎之禍,誰都沒有想到,將玉皇鼎焚煉了三月之後,竟然形態鉅變,變成九鼎之一的宇鼎。”

    見無月皺眉,張若塵立即將九鼎的重要性解釋了一番。

    看過了張若塵的那段記憶世界,無月當然知道玉皇鼎屬於誰,冷冰冰的瞪了張若塵一眼,道:“本神的玉皇鼎竟然遺失了,不行,必須得想辦法奪回來。”

    她的玉皇鼎?

    張若塵臉色一黑,再次仔細觀察無月,有些懷疑眼前這位就是月神本尊。

    否則,爲何這麼無恥?

    站在一旁的修辰,看着張若塵的這番鬼操作,終於反應過來他意欲何爲。

    這等低劣的手段,修辰別說使用,壓根想都沒有想過。

    但,誰叫無月失憶了?

    誰叫張若塵和月神真的關係密切?真的有這麼多記憶?

    這些記憶不是造假!

    若是造假,無月的精神力強大,就算失憶了,也能一眼分辨。

    此刻修辰心情極好,一是沒有想到,冰清玉潔的月神,實際上並不完美無瑕。二是居然可以看到一位精神力強大的神靈,被這般戲耍。

    無月道:“還不解開本神身上的封印?再等下去,宇鼎真成別人的了!”

    見張若塵遲疑,無月臉上露出異色,道:“你在害怕什麼?你莫非隱藏了一些關於本神的記憶?本神失憶,是不是與你有關?”

    “以月神的修爲,我哪能打得你失憶?我也不知道,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得先探查一下。”

    張若塵探出手掌,按到無月凝白如玉的額頭上。

    無月咬牙切齒,很是氣惱,想要後退,卻被張若塵一把按出香肩。

    她沒有掙扎,保持着惱怒之色,雪白的臉,卻逐漸變成了胭脂色。

    探查完後,張若塵陷入沉思,眼神越來越古怪。

    修辰道:“本神早就探查過了,月神的神魂曾被虛無力量嚴重侵蝕,七魄丟了六魄,幸好精神力強大,纔沒有香消玉殞。”

    張若塵和無月是一起遭受精神力風暴。

    張若塵在虛無世界飄了不知多久,有佛祖舍利護體,肉身、神魂依舊損傷嚴重,更有神劍劈開虛無世界,才能及時脫身。

    但即便如此,也借用了明鏡臺,服用了大量元會聖藥,才恢復過來。

    無月是精神力修士,肉身不算強大,更沒有佛祖舍利、真理之心、白蒼血土護體,長時間遭受虛無侵蝕,還真有可能丟失魂和魄,沒了記憶。

    而且剛纔張若塵的手,按在她肩膀上的時候,發現她身上的黑袍神衣,是精神力和神氣凝出。

    顯然,連本身擁有的黑袍神衣,都被虛無腐蝕掉了!

    張若塵思考接下來的謀劃,輕輕撫手,示意修辰解開無月身上的封印。

    無月精神力恢復,兩根玉蔥手指按出,一道複雜的白色光紋符印,在指尖顯現,擊在毫無防範的張若塵胸口。

    “嘭!”

    張若塵飛出去,撞擊在聖車壁上。

    一座防禦陣法,在車壁上顯現出來。

    張若塵胸口疼痛欲裂,臉色猛然一變,立即喚出逆神碑,正要動手。

    無月長髮飄飄,冷哼一聲:“一日是神使,終身是神使,你敢與本神動手?這一下,是懲罰你剛纔的不敬。走吧,去奪宇鼎!”

    張若塵驚疑不定,她到底是不是月神?

    應該不是啊,月神的精神力,沒有這麼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