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違抗了軍令,置無數血皇神魔營大聖軍士的性命於不顧,本座身爲營主,必要重重處罰你。”

    齊麟子身上血光逸散,腳下的血雲,伸出一道道觸手,向夏瑜、張若塵、池孔樂所在的次神級戰艦,涌動過去。

    齊麟子身邊,另外兩位副營主霍曦和尋青雲皆是露出一抹笑意。

    若是今日能夠將夏瑜扳倒,血皇神魔營的副營主便只剩九位,他們二人的權力,自然會隨之增加。

    夏瑜做爲血皇神魔營中,僅次於齊麟子的強者,將別的副營主都壓了一頭。毫無疑問,齊麟子破入神境後,接任營主之位的必定是她。

    只要她在,別的副營主,根本沒有成爲營主的可能性。

    準元會級強者出手,自然非同凡響。

    三十六隻血氣觸手,皆是凝成巨大的人形手印,在半空,結成三十六種高階聖術,呈現出三十六種印法。

    這是齊麟子修煉出來的神通,血梵天三十六印法。

    出手便是神通,可想而知齊麟子是何等重視夏瑜這個對手。

    夏瑜神色凝重,喚出七星鬼蓮,引動至尊之力,打了出去,迎向從天空飛落下來的三十六種印法。

    張若塵的手掌,按到她的背心,一股強勁而精純的血煞之氣向她涌去。

    “轟隆!”

    七星鬼蓮中爆發出震耳欲聾的鬼啼聲,至尊之力暴增,將三十六種印法和三十六隻血氣觸手盡數震碎。

    空間猛烈震盪。

    齊麟子渾身巨震,如被重拳擊中,向後倒飛出去數百米遠,體內血氣翻涌,眼中浮現出一道驚詫之色。

    夏瑜的修爲,他是再清楚不過。

    怎麼可能在破去血梵天三十六印法的同時,還能將他擊退?

    “營主!”

    “夏瑜你好大的膽子,竟然公然與營主作對。”

    霍曦和青尋雲各自喚出一件君王聖器戰兵,分別是一隻黑色石盤,和一柄銀光燦爛的劍。兩件戰兵的內部,已經交織出至尊銘紋,

    “住手!”

    齊麟子何止住他們,重新飛了過去,一雙血目凝望向站在夏瑜身旁的張若塵,卻吃驚的發現,竟然看不清此人的容貌。

    臉和身形,都很模糊。

    須知,血魔成神後,齊麟子堪稱不死血族神境之下的第一強者。至於血屠,如今乃是死亡神尊的弟子,地位崇高無比,已經算是命運神殿的修士。

    以齊麟子的修爲,加上六十九階的精神力,居然遇到了如此怪事。

    齊麟子慎重的道:“閣下的精神力,達到了六十九階巔峯?”

    “還要高一點點。”張若塵道。

    包括霍曦和青尋雲在內,在場的血皇神魔營大聖軍士,皆是倒抽涼氣,目光齊刷刷的落到張若塵身上。

    比六十九階巔峯還要高一點點?

    齊麟子道:“不知閣下如何稱呼?”

    “我是誰,你不必知道。”

    張若塵氣若雲龍,舉手投足之間帶有一股威臨天下之勢,悠然道:“擅離職守,的確是瑜皇不對,該怎麼罰就怎麼罰。但,今日可否給我一個面子,暫時先揭過?”

    “你算什麼東西,憑什麼讓營主給你面子?”青尋雲冷喝一聲。

    霍曦面容嬌美,是不死血族一等一的女神級人物,常被拿出來與夏瑜比較。她笑道:“閣下未免,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六十九階半的精神力,或許在別處是了不得的人物,可是在血皇神魔營的面前,還真沒什麼分量。”

    青尋雲和霍曦的修爲,雖然比夏瑜都差了一大截。

    可是,他們是血皇神魔營的副營主,掌握着不死血族俗世最強大的軍隊。

    別說六十九階半的精神力大聖,便是僞神,他們都曾領軍剿殺過。

    越來越多的血皇神魔營大聖軍士,匯聚到霍曦和青尋雲的身後。

    這些大聖軍士,個個來頭不凡,戰力強大,有的是神子,有的是神靈的弟子,有的擁有至強血脈,是從整個不死血族挑選出來。

    他們身上的鎧甲和手中的戰兵,都是統一制式,一旦催動,可以釋放出相同的銘紋,交織在一起,結成戰陣。

    只等齊麟子一句話,霍曦和青尋雲便會率領軍隊,鎮壓夏瑜。

    齊麟子與張若塵對視了許久,道:“好!今日本營主便給你這個面子,但,如何處置夏瑜,卻是我們血皇神魔營的事,誰都不得插手進去。”

    霍曦和青尋雲,同時怔住。

    一貫強勢的營主,遇到僞神都敢硬碰兩擊,今日,怎會向一個精神力大聖妥協?

    霍曦向齊麟子傳音,道:“今日是除掉夏瑜的最好機會,若她還敢違抗軍令,拒不服從,我們可藉此理由將她殺死,爲刀獄皇報仇,也可給齊天部族那位神靈一個交代。”

    刀獄皇是齊天部族扶持起來,接替齊麟子掌管血皇神魔營的人物。

    夏瑜殺死刀獄皇,讓齊天部族的不少大人物爲之震怒,其中包括刀獄皇的父神。若不是血後力保,夏瑜早就已經被處死。

    齊麟子無視霍曦,道:“放行!”

    夏瑜駕馭次神級戰艦,航行過去。

    張若塵站在戰艦上,面帶笑意,向齊麟子雙手抱拳。

    直到他們遠去之後,霍曦纔是極不甘心的說道:“夏瑜肯定會立即返回修羅星柱界,回到軍營,然後,拒不承認來過無定神海。營主,我們錯過了除掉她的最佳時機。”

    “除不掉的。”

    齊麟子露出意味深長的神色,又道:“血後來了無定神海。”

    “夏瑜犯下了滔天大錯,血後也保不住她。血後更管不了血皇神魔營的事,只有不死神殿可以管。”霍曦咬着一口雪齒,冷聲道。

    青尋雲已經沉思了很久,道:“營主難道是覺得,那人是張若塵?”

    霍曦反應過來,隨之一怔,道:“不可能吧!張若塵還活着的消息,根本就是謠傳,命運神殿不可能出錯。不過……血後來到無定神海,還真有一些蹊蹺。”

    齊麟子道:“地獄界不可能憑空冒出一位精神力六十九階半的大聖,此事有太多可疑的地方。或許,需要試探一二,才能找出真相。”

    “如何試探?”霍曦道。

    “當然不能我們親自出手,我們只需……”

    齊麟子沒有再繼續說話,而是以傳音的方式,將策略告訴了霍曦和青尋雲。

    “我們這就去辦!”

    霍曦和青尋雲化爲兩道血光,騰飛而去。

    十界之戰已經進行了八場,今天乃是第九場。

    地獄界出戰的,是血屠。

    天庭出戰的,乃是鎮元。

    南聖,是地獄界十大元會級代表人物之一,死族第一強者,數日前,與天庭的青絲雪一戰,雖然取勝,自己卻也受了不輕的傷勢。

    正是如此,今日他留在季炆島的懸空聖殿中療傷,沒有前去觀戰。

    霍曦飛落到聖殿外,頓時,一位位死族的修士迎了上去,紛紛向她行禮,偷偷瞥了瞥她那豐滿傲人的身材,眼神中無不流露出濃濃的慾望。

    “有慾望,就要表露出來,不要隱藏在心中。”南聖一直是如此告誡他們。

    “本營主要見南聖。”霍曦道。

    “讓她進來。”

    聖殿的大門打開,南聖的聲音,從裏面傳出。

    南聖身穿青袍,頗爲儒雅,臉頰兩側留着長長的白鬚,顯得器宇不凡。

    霍曦走進來,發現聖殿中還有一位美麗傾城的女子,正是死族有數的強者源姝真皇。她的皇冠不知墜落在何處,長髮散落,衣袍略顯凌亂。

    源姝真皇坐在塌邊,垂目望着殿宇的角落。

    霍曦頓時明白,自己來的不是時候,於是長話短說,道:“本營主此來,是想告訴南聖大人一件重要的事。張若塵有可能,真的回來了!”

    南聖處變不驚,道:“霍營主莫非也相信天庭的那些謠言?”

    “並非謠言!剛纔,本營主已經親眼見過了他。”霍曦道。

    南聖目光一沉,道:“此話當真。張若塵還活着,而且來了歸墟?”

    霍曦道:“並不能確認是他,但,的確是有一個神祕的男子,與夏瑜和池孔樂,一起來到歸墟,修爲深不可測。言盡於此,就不打擾南聖大人的雅興了!”

    霍曦離開後,聖殿大門重新關上。

    南聖回到塌邊,看了一眼源姝真皇,已是失去了興趣,揮了揮手,道:“你先離開吧,我要獨自一人,好好思考一下。”

    做爲元會級代表人物,加上天南生死墟傳人的身份,南聖在死族擁有無與倫比的地位,影響力勝過千年前的原阡陌。

    即便是源姝真皇這樣的天之驕女,絕頂強者,也是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特別是地獄和天庭即將開戰,死族的俗世,一切都由南聖來主導。欲要從中獲取好處,欲要成爲南聖最親近之人,自然是要付出一些代價。

    源姝真皇已是穿戴整齊,端莊、威嚴、秀麗,道:“張若塵若真的活着歸來,必是你的強敵。”

    “就算還活着,也才萬死一生境的修爲,不足爲懼。”

    看着快要走出聖殿的源姝真皇,南聖又道:“你想獻身於我,下次大可穿得性感一些,得有女人味。”

    ……

    這兩天更新慢,都是有原因的,一是吃瓜,一是家裏有事,一是又去騎車了!

    接下來,我們還是要儘量每天兩章走起。

    這個月不求月票!如果求了,我就不是飛天魚,什麼飛天鯤,飛天狗都是可以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