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叫做蘭武藤的妖族上位神,看着滿目瘡痍的大地,面容愁苦,道:“大神面前不敢說謊,其實小神也不知道是誰救走了雨師。當時紅魔出世,與永恆天神打得天翻地覆,小神立即就遠逃而去,是見戰鬥平息下來,才趕回來查看,正好遇到了大神。”

    “年輕時,與上清大人的確是有一面之緣,甚至還承受了點化之恩。但此後,便再也沒有見過他老人家!他老人家現在還好嗎?”

    張若塵始終盯着蘭武藤那雙渾濁的眼睛,看得蘭武藤都有些不自在之後,才道:“你是在何處遇到的上清祖師?”

    蘭武藤道:“就在諸神大陸。”

    “帶我去。”張若塵道。

    蘭武藤感傷無比,聲音乾涸,道:“哎,那裡已經被摧毀,化爲一片岩漿海。”

    “錚!”

    劍鳴聲刺耳。

    上位神巔峰的蘭武藤,只感覺神魂都要被撕碎,雙手抱頭,心神皆駭然。

    張若塵面無表情,道:“再不講實話,本座不介意直接搜魂。你的精神力很強,但也只是七十六階初期。”

    蘭武藤哪裡想到對方精明到了這個地步,好像能夠將他內心看透,藏不住任何秘密。

    “大神切莫搜魂。”

    蘭武藤遲疑了很久,才問道:“大神真是上清大人的後輩傳人?”

    “你問這個問題沒有任何意義,本座就算回答不是,你又能如何?”

    張若塵道:“本座可以明確的告訴你,現在來到失落者樂園的所有神靈,都是爲了尋找劍界。而且,來的神靈,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強。你幸好遇到的是我,我之所以還有耐心問你,就說明沒有想過要搜你的魂,也沒有想過要殺你。這一點,你應該明白纔對!”

    “劍界?什麼劍界?”

    蘭武藤露出疑惑的神色。

    張若塵卻更疑惑了,難道這老傢伙真的不知道劍界在哪裡?

    蘭武藤沉思片刻,隨即單膝跪地,神情莊重,道:“小神並非沒有眼力和判斷力,能看出大神不是一個嗜殺殘忍的人,大神應該也不屑用虛言誆騙小神。只要大神答應小神一個條件,小神就將知道的一切,全部說出。小神知道沒有資格與大神談條件……算是小神的一個請求吧!”

    說着,蘭武藤竟是雙膝跪地,叩拜下去。

    “你說!”張若塵道。

    蘭武藤心中激動,連忙道:“大神也看見了,如今失落者樂園已變成失落者墓園,魔頭出世,大神雲集,人命如草,諸星墜落,但永恆天神卻是一個殘忍嗜殺,毫無擔當,自私自利……大神……”

    張若塵看了一眼出現在蘭武藤身後的修辰,道:“沒什麼,你繼續講。”

    蘭武藤滿臉憤恨,道:“按理說,做爲永恆天神,受衆生的朝拜和進貢,應該是失落者樂園的守護者,哪怕救不了多少生靈,救一部分也好。”

    “但,現任永恆天神是一個外來者,不僅奴役失落者樂園的修士,還爲一己之利,將所有僞神都殺死,在這危難之際更是膽小怕事獨自逃走了!這片星域的生靈苦不堪言啊……天神……”

    “永恆天神,神威絕世。”

    “永恆不滅,壽與天齊。”

    蘭武藤見到修辰立即高呼口號,跪趴在地上,身體在微微發抖。

    “住手!”

    張若塵攔住欲要一掌拍死蘭武藤的修辰,道:“武藤真神不必如此恐懼,永恆天神已經臣服於本座,它不能把你怎樣。你繼續講!”

    蘭武藤緩緩的擡起頭,小心翼翼的看向修辰。

    修辰身上氣息提升了一大截,不再像之前那麼虛弱,冷聲道:“沒想到啊,你蘭武藤竟然隱藏得這麼深,說吧,本神也想聽一聽你到底知道多少隱秘?”

    蘭武藤定了定被嚇飛出去的魂,眼巴巴的看着張若塵,道:“大神一定要爲小神和失落者樂園星域的生靈做主啊!”

    “嗯!放心,本座會教訓它的!”

    張若塵又道:“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從小在失落者樂園星域長大,活了二十萬年,對這裡有極深的感情,想要本神出手,救下其中一部分生靈,延續這裡的傳承,對吧?”

    “不僅僅只是如此。”

    蘭武藤覺得自己的要求有些過分,卻還是咬牙說道:“之前得罪大神的四位真神,大神可還記得?大神能不能既往不咎,饒過他們,帶他們離開這片是非之地?從今往後,我們尊大神爲新任永恆天神。”

    想了想,生怕張若塵記仇,蘭武藤又道:“當時我們都是聽命永恆天神。”

    修辰憤怒得雙眸中要噴出火焰,若不是張若塵攔着,蘭武藤已被打成肉醬。

    “看看你,活得多失敗,才做了千年的永恆天神就已經衆叛親離。”

    張若塵看向蘭武藤,道:“起來吧,你的條件,本座無法立即答應。因爲本座不能確定他們四位的品行,也包括你,萬一被反噬,豈不是救下了一羣狼?”

    “大神是覺得我們背叛了……背叛了修辰天神,所以才覺得我們身具反骨,會噬主?”蘭武藤慘然道。

    張若塵搖頭,道:“你們不算背叛修辰,沒有做任何對不起它的事,怪只怪它自己太殘暴。本座是真的因爲,還不瞭解你們,所以暫時不能答應你們的請求。畢竟,神靈的破壞力太大了!”

    張若塵能這麼說,蘭武藤反而放下了心中最深處的擔憂。

    畢竟蘭武藤也害怕投入張若塵的門下,被奴役,被拿去做炮灰,被煉成神靈血藥。

    張若塵能如此慎重的考慮此事,已是可以排除這些可能性。

    張若塵道:“老實說,這片星空中,的確是藏着無數兇惡之輩,恨不得立即登上諸神大陸,吸你們的血,吞你們的魂。這樣吧,你們還是繼續跟隨永恆天神,等安全之後,是去是留,由你們自己選擇。想要留在本座身邊的,必須得經過考驗才行。”

    蘭武藤看向修辰,目露懼色。

    張若塵道:“放心,只要你們足夠規矩,它不敢把你們怎麼樣!修辰,你若敢吞噬他們的神魂,等離開了黑暗大三角星域,我用打魂鞭,從修羅星柱界將你打到命運神山,讓整個地獄界的神靈都來看你挨抽的樣子。”

    張若塵也算是看出來,修辰怕的不是打魂鞭,而是在乎自尊心和臉面。

    “吞了他們,本神必能恢復到太虛境巔峰的戰力。一羣補天境的廢物,留來做什麼?”修辰只是想到張若塵所說的畫面,便氣得發抖。

    得了張若塵的承諾,蘭武藤欣喜無比,立即神念傳訊出去,將藏身在諸神大陸地底各處的麻衣、波野君、井空真神、榮奈召集過來。

    四神看到修辰的時候皆是大駭,想要逃走,是蘭武藤向他們解釋清楚後,心緒才平靜下來。

    隨後,四神齊齊向張若塵行禮。

    連永恆天神都能收服,這位年輕大神,必是一位了不得的存在。

    張若塵讓修辰將四神收入日晷內部的那個遠古山洞後,目光看向蘭武藤,道:“四位真神的神境世界中,皆已經收了大量生靈,就算諸神大陸毀滅,失落者樂園的文明也能延續下去。現在你可以說了吧?”

    蘭武藤道:“小神不知道什麼劍界,但卻知道一個叫做暗夜界門的地方,當初就是在那裡遇到的上清大人。界門裡的大人物,讓小神定期去稟報失落者樂園中發生的大事件,從而獲得珍奇的修煉資源。”

    張若塵問道:“暗夜界門在什麼地方?”

    “海蒼星以南,五百萬步!”

    蘭武藤擡起頭,指向南方星空中,一顆極暗的星辰。

    “別再說話了!”

    修辰警惕的看向另一方向的天空,只見,一道流星飛了過來,降落到地上,凝化成月神的模樣。

    在此之前,修辰已將蘭武藤收進日晷。

    無月穿一身白衣,風姿綽約,仙心玉骨,冷傲的道:“你們怎麼還在墨跡?修辰,你吸收了散落在諸神大陸上的力量,修爲怎麼才增長了些許而已?”

    修辰忍了又忍,終是笑道:“自然是無法與月神相比。”

    張若塵道:“月神怎麼過來了?不是讓你在聖車中觀悟《陣典》,等我們回去再商議大計?”

    “張若塵,你是越來越擺不正自己的位置了!到底你是神使,還是本神是神使?本神爲何要聽你的?”

    無月聲音很清淡,可是意志卻很強勢,道:“你給的那本《陣典》殘缺不全,只有幾座神陣的刻錄方式而已,本神已經全部學會。對了,你的陰遁九陣和陽遁九陣放出來吧,本神出手,爲你合成陰陽十八局。待會動手的時候,憑藉此陣,你和修辰應該可以拖住至少一位強敵。”

    張若塵爲了勸說無月修煉陣法,曾將陰遁九陣和陽遁九陣釋放出來,讓她觀摩。

    哪裡想到,她才修煉陣法幾個時辰而已,已是準備幫他合陰陽十八局?這可是十八座神陣!

    你無月又不是陣法神師,口氣怎麼這麼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