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歸墟所在的這片海域,廣闊無邊。

    天地皆是紅色,猶如一座烈焰銅爐。

    天庭和地獄的修士,站在一座座島嶼上觀戰。

    這些島嶼,是遠古巨獸的屍體與泥沙聚合而成,看上去猙獰怒目,形態各異,蘊含死亡氣息。可惜,過去的時間太過久遠,這巨獸的屍體,已經失去應有的價值,與石頭無異。

    今日這一戰,由血屠和鎮元對戰,爭奪十界之一“火雲界”的歸屬權。

    觀戰者站在數千裡之外的海域。

    命運神殿高手如雲,以神殿神女般若爲首,聚集在一座形如鷹翅的骨島上。他們或是死氣沉沉,或是煞氣沖天,或是氣息陰寒,個個都是神境之下的頂尖強者。

    卓雨農與他座下的裁決司大聖軍士,站在鷹翅的左側,道:“這個鎮元,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居然將五行木之道,修煉到了入神的地步。天庭諸強之中,他的實力,足以排進前五。”

    整座島嶼上,只有般若一人坐着。

    Www▲тt kдn▲¢o

    她的身下,是一張血玉飛龍大椅,身穿墨藍色神袍,肌膚猶如仙玉凝脂,身周有冥河圍繞流動,烏黑長髮在風中搖曳,氣勢強橫絕倫。

    般若的手中,持有一根法杖,法杖周圍有無數命運規則流動,可以影響空間、時間、明暗、本源、真理、虛實、七情六慾。

    此乃命運決杖。

    憑藉此杖,在十界之戰的第一場戰鬥中,她十八杖擊敗天庭的參戰代表褚犍,威震寰宇,讓天下修士都認識到,命運神殿不僅有缺,這位神女殿下亦是了不得的強者。

    千年前,卓雨農尚且沒有將年紀輕輕的般若放在眼裡,如今他的修爲更進一步,卻反而對般若忌憚無比,言談中,帶有敬畏的神色。

    裁決司的一位軍士,走了過來,單膝跪地:“神女殿下,血皇神魔營的副營主青尋雲求見。”

    “哦?讓他過來。”般若眼眉低垂,輕描淡寫的說道。

    青尋雲快速走了過來,被般若的氣勢所懾,以他接近半神巔峰的修爲,也都情不自禁低頭,躬身行禮,道:“拜見神女。”

    “說吧,什麼事?”

    般若沒有正眼看他,依舊盯向遠處虛空的戰場。

    “張若塵回來了!”青尋雲道。

    聽到這話,卓雨農和裁決司的修士,皆是露出驚異的神色。

    般若終於移轉回目光,視線落到青尋雲身上。

    頓時,青尋雲身上壓力暴增,只感覺神女殿下的雙目,猶如成千上萬柄劍刺在身上,連忙道:“還不能確定,但,就在剛纔,的確是有一位修爲深不可測的男子,與夏瑜和池孔樂來到歸墟。”

    整個島嶼上的氣氛,變得異常凝重。

    般若倒是平靜自若,站起身來,向青尋雲走去,道:“你爲何將此事稟告給本神女呢?”

    那股無形的壓力更強,青尋雲道:“張若塵的父親,是命運神殿的叛徒。而張若塵,則是製造了’命溪倒流,水淹神殿’異象的罪人。當年崑崙界的修士,營救殞神殿主,張若塵多半也有從中出力。他既然出現,我想命運神殿應該會有所行動。”

    “如此說來,你是來通風報信的?”般若道。

    青尋雲道:“損害命運神殿利益的修士,人人得而誅之。”

    “我知道了,你退下去吧!”般若道。

    青尋雲補了一句,道:“殿下可要儘快出手,否則張若塵隱藏到暗處,就不好對付了!”

    “本神女做事,需要你教嗎?”

    般若的雙眸,瞪了過去,寒意森森,驚得青尋雲臉色一變。

    青尋雲不敢再言語,拱手行了一禮,快步退了下去。

    卓雨農道:“殿下,我這就帶裁決司的修士,去擒拿他。”

    “擒拿誰?”般若道。

    般若的目光十分銳利,即便是卓雨農這樣的人物,也不敢與她對視。他目光避閃,道:“自然是張若塵。”

    般若搖頭,道:“笑話!連青尋雲自己都不確定,看到的修士是張若塵,顯然是有人想要利用命運神殿,試探某位強者的真實身份。”

    卓雨農略微細想,立即明白過來,眼神一沉,道:“殿下聰慧,是雨農冒失了!不過,這個青尋雲竟敢利用命運神殿,好大的膽子。”

    “咦!”

    般若的目光,投望向遠處一艘次神級戰艦,張若塵、夏瑜、池孔樂皆是站在上面。

    命運神殿別的修士,也發現了那艘次神級戰艦,一雙雙目光,投望過去。

    與夏瑜和池孔樂一起出現的神秘男子,身份太值得懷疑,引起各方修士的注意。當然,更多的修士,注意力還是集中在正在激戰中的血屠和鎮元。

    戰場中。

    血屠背上十二翼盡數展開,化爲十二片血氣雲霧,遮蔽方圓數百里的天空,在他身前,飛着一座萬丈高的巨石祭臺,與鎮元打出的至尊聖器對碰。

    “嘭!”

    “嘭!”

    ……

    巨石祭臺和至尊聖器碰撞得天地震顫,海水翻天,形成一道道聖道規則波浪,使得方圓數千裡都化爲禁區。

    張若塵認出,血屠執掌的巨石祭臺,正是本源神殿中的那一座,保存了無盡歲月而不朽。

    當初,他就知曉,這座祭臺絕不是凡品,只可惜無法收走。

    誰曾想,血屠竟有如此大機緣,成爲了巨石祭臺的主人。

    張若塵面帶笑意,向夏瑜問了一句:“這個傢伙,竟變得如此強大了嗎?我還以爲,他死在了本源神殿。”

    夏瑜面色不善,道:“據說千年前血屠陷落在本源神殿中的一處秘地,在哪裡,獲得了了不得的機緣。本源神殿的主體,被死亡神尊帶回死亡神宮後,意外發現了秘地中的他,從而收他做了弟子。”

    “成了死亡神尊的弟子?氣運不錯,有點意思。”張若塵輕輕點頭。

    夏瑜哼了一聲:“他是沾了你的氣運而已,若不是你帶他進入本源神殿,他豈能有今天?若不是師尊的幫助,他豈能在崑崙界獲得血炎戰神的傳承?”

    “都是他自己的機緣,與我關係不大。”張若塵道。

    夏瑜道:“有死亡神尊做靠山,血屠現在可是根本沒有將血絕家族放在眼裡,而且再也沒有承認過,自己是師尊的弟子,自稱大屠戰神皇。”

    “還沒達到神境,就敢稱戰神皇?”張若塵詫異,實在是難以想象,血屠膨脹到了何等地步。

    遠處的戰鬥,進入白熱化。

    傳來血屠的一聲爆吼:“開天闢地,戰神歸來。”

    血屠體內涌出赤紅如血的火焰,在腳下,化爲一片火海。

    在他身後的火海中,升起一道偉岸至極的戰神虛影。

    那虛影,猶如擁有生命一般,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嘯聲,驚得數千裡外的觀戰者,皆是耳膜刺痛。

    血炎戰神乃是十萬年前不死血族的十三尊戰神之一,在神戰中,隕落在崑崙界。

    血屠繼承了他的戰神印記,如今已是能夠完全利用印記的力量。

    夏瑜道:“血屠修煉的煉獄之火,已經非常強大。後來,又修煉了血炎戰神的血炎神火,與死亡神尊的鳳嫇神焰。他將三種火焰,融爲一體,稱之爲大屠神火。”

    “看出來了,這種火焰的確很強,溫度已經接近百萬級。他這一身實力,倒還真稱得上是元會級代表人物,與僞神都能抗衡一二。換作別的時代,或許可以成爲地獄界的第一強者。可惜這個時代,龍蛇爭鋒,豪傑輩出。”張若塵道。

    夏瑜道:“這一局,應該又是地獄界取勝,天庭那個修士要敗了!”

    “未必。”張若塵道。

    夏瑜不解,道:“除非是缺和殷元辰那樣的元會級天才出手,否則,誰人能是這種狀態下的血屠的對手?”

    張若塵道:“血屠的這一身神火非同小可,顯然是五行火之道規則入神,再加上血炎戰神的戰神印記,就算是缺和殷元辰,想要擊敗他,也非輕易可以做到。”

    “既然如此,你竟覺得,那位天庭的修士,還有取勝的機會?”夏瑜道。

    張若塵沉默不語,目光盯在鎮元身上。

    神境之下,鎮元是爲數不多,讓張若塵難以看透的修士。

    即便是殷元辰,都沒給他這樣的感覺。

    面對血屠狂暴的攻擊,鎮元處變不驚,先是以五行木之道規則,衍化出一座鬱鬱蔥蔥的神木森林,藏身了進去。

    “哈哈!五行之中,火專克木。你雖五行木之道入神,卻必然會敗在本皇手中。”

    血屠長笑一聲,駕馭腳下的火海,涌向神木森林。

    但,就是這時,神木森林中響起陣陣詭異的水流聲,越來越響亮,如同江河奔流。

    “嘩啦!”

    數十條,數百條,數千條河流,從神木森林中涌出來。

    江河中的水,不是普通的水,而是有五行水之道規則神紋凝聚而成,冰寒刺骨,源源不絕。

    鎮元穿着一身道袍,縹緲靈動的站在一條江河的水浪頂端,揚聲道:“火克木,可是,水卻克火。”

    “你居然將五行水之道,也修煉到入神的地步。”血屠露出驚色。

    不就是血屠,天庭和地獄所有觀戰者,皆是大驚失色。

    聖境修士,能夠將一種聖道修煉到入神的地步,已經是罕見至極,堪稱神境之下絕頂的存在。即便是準元會級代表人物,都可逆天爆發出元會級代表人物的戰力。

    同時將兩種聖道,修煉到入神的地步,歷史上並非沒有出現過,只不過非常罕見。

    比元會級天才還要罕見。

    鎮元雙臂畫圓,頭頂浮現出五行印記,又道:“你以爲,只有你火道入神嗎?三昧真火。”

    鎮元嘴裡吐出一口火焰,呈三種顏色,化爲千里長的火焰神河,向血屠衝擊而去,所過之處,空間被燒得扭曲。

    那煌煌威勢,不知驚駭了多少修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