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鎮元,三種道法入神,驚駭各界修士。

    天庭一方有修士,激動無比,道:“傳說!我們今日都親眼見證了傳說!鎮元就是傳說!”

    “太不可思議了!三種道法入神,鎮元怕是已經擁有與元會級天才一較高下的實力。”

    “在五行之道上的天賦,縱觀千古歷史,應該也沒有幾個修士,能夠與鎮元相提並論吧?我們真的是見證了傳說,只有傳說中,纔有這樣的人傑。”

    “自古以來,出現過不少輝煌的大時代,可是,即便當初聖界還在的時候,也沒有出現過哪個時代,誕生出這麼多英雄天驕。”

    “什麼是傳說?我們現在看到的,就是將來會流傳千百萬年的傳說。”

    “什麼是傳說?這場十界之戰,便是必定會被記錄進天庭和地獄歷史的傳說。每一個參戰者的名字,十萬年後,百萬年後,都會有人記得。”

    ……

    這場十界之戰,天庭和地獄冒出了一個又一個驚才絕豔的修士,讓他們仰望,讓他們敬畏,讓他們頂禮膜拜。

    這是最輝煌的時代,他們呼風喚雨,各顯神勇。

    “世人皆稱,東華帝君乃是天庭殷元辰之下的第一強者,我看不然,這個鎮元應該纔是。”

    卓雨農手持卷宗,查看關於鎮元的情報信息,感嘆一聲:“可惜,鎮元是天生的無金之體,否則,必能將五行聖意修煉圓滿。”

    “你嘆息什麼?”

    般若眼眉輕蹙,輕哼一聲:“鎮元若是五行圓滿,必成地獄界的大敵。現在,縱然他再如何驚豔世間,終究先天有缺。命運神殿可是有缺,他想與缺對抗,怕是沒有那麼容易。”

    “無論怎麼說,此人都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將來成就不可想象,必須想辦法將他除掉才行。神女殿下……殿下在看什麼?”

    卓雨農順着般若的目光望去,看見夏瑜、池孔樂,還有那位神祕男子所在的次神級戰艦,正在離去,向季炆島的方向,破水而行。

    “勝負已定,走吧!”般若如此說了一句。

    有大聖,祭出一艘數百丈長的寶藍色聖玉古艦,放置在島嶼邊緣的水域中,般若率先登了上去。

    命運神殿的修士,緊跟在她身後登船。

    船艦揚帆而起,離開歸墟。

    這一戰,很快分出勝負。

    血屠敗了!

    但,雖敗猶榮。

    因爲他展現出了元會級代表人物的戰力,更是逼得鎮元顯露出真正實力。敗給一位三道入神的傳奇人物,不算丟臉的事。

    反而有可能因爲這一戰,他血屠的名字,也會與鎮元一起載入史冊。

    ……

    到了季炆島,張若塵感應到一道道神念,想要靠近他,探查他。

    但,都被他揮掌拍碎。

    普通神靈除非是派遣出分身,或者是僞神,才能讓張若塵忌憚一二。區區幾道神念過來探查,張若塵還真沒有放在眼裏。

    又有精神力超過七十階的神靈,以精神力,籠罩向張若塵,欲要查探他的真實身份。

    “堂堂神靈,想要探查一位聖境修士,直接現身一見便是,何必如此鬼鬼祟祟?你若現身,我必定恭敬行禮叩拜。”

    張若塵雙手虛抱,兩掌之間凝出一個詭異的漩渦,將靠近過來的強大精神力,盡數吸進漩渦。

    “轟隆!”

    雙掌推出,在前方炸開,地面沉陷下去了一大片。

    虛空中,有神靈發出一道沉怒的哼聲,震得張若塵全身血液沸騰。

    “譁!”

    天空上,垂落下來一道血氣光柱,在地面凝成血後的身形。

    血後渾身神光外溢,天地間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規則神紋,猶如血色雷電在穿梭。

    她雙目冰冷,窺視四方。

    本是探查張若塵的神靈,盡數退去。

    血後帶着張若塵、夏瑜、池孔樂,來到季炆島上的一座山谷中。

    普普通通的山谷,因爲有血後在這裏盤踞了一兩年時間,已是化爲一座神谷。谷中的泥土,化爲聖土,長出一株株血紅色的寶藥。

    夏瑜和池孔樂站在遠處,看着血後和張若塵並肩而行,在相互訴說什麼。忽的,血後停下腳步,伸出手指輕輕撫摸張若塵的臉,眼中含着淚水。

    夏瑜很少見到,血後如此溫柔似水的一面。

    須知,整個地獄界的修士都知,血後是相當的強勢狠辣,千年前,因爲張若塵隕落,鬧得地獄界血雨腥風。

    即便是面對她這個弟子,往往都十分嚴厲。

    關於這一千年的去向,張若塵沒有講太多,只是告訴血後,在須彌聖僧的圓寂之地修煉,將一品聖意修煉到了圓滿層次。

    “先前我看你對付神靈精神力的手段,便是察覺到,你的聖意非同一般。很好!能夠將陰陽五行聖意融爲一體,達到一品的層次,我兒當不輸閻無神。”

    “你外公若是知道,必定非常開心。”

    “他這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當初沒能去衝擊一品。最近千年,每每提到閻無神和五清宗,他語氣中都帶有羨慕和感慨。”

    血後眼中充滿喜悅,爲張若塵有今日的成就而開心。

    閻無神修煉出“六道輪迴聖意”,在真神的世界,不算什麼祕密。諸神都認爲,這是古今以來,被確認的唯一一個一品聖意。

    張若塵的無極聖意,自然不止陰陽五行,還有時間和空間。

    但是,無極聖意的時間,就是宇宙的時間。

    空間,就是宇宙的空間。

    血後雖是神靈,卻也沒能看穿這一點。

    張若塵心中斟酌,在思考,要不要將無極聖意的祕密說出來。

    血後喚出六方天尊鼎,從中將一枚帝品聖丹取出,遞給張若塵,道:“你現在已經長大了,是俗世的頂尖強者,擁有屬於自己的修煉之道,不必像小孩子一樣,什麼都告訴母后。”

    “這枚帝品聖丹,是你當初存放在母后這裏,應該對你衝擊無上級,凝聚無上法體有一定幫助。”

    六方天尊鼎是張若塵在狩天戰場第三號暗黑星的內部找到,因爲鼎的器靈一直在沉睡,存在巨大的變數和危險,所以當時交給了血後保管。

    張若塵將帝品聖丹收下,這枚丹藥,如今的確是用得上。

    “母后,我這次回來,主要目的是爲了救父皇。”張若塵道。

    聽到這話,血後露出一道深沉而悲惋的神色,隨後,收拾起情緒,嚴厲的道:“你父皇的事,你最好不要管。救這個字,今後,也再也不要提。”

    張若塵平靜的道:“如果不是爲了救父皇,我很有可能根本不會再回到地獄界。母后,你應該明白,我絕不會眼睜睜的看着,父皇被囚禁在命運神殿。”

    “那你可知,命運神殿爲何只是囚禁你父皇,而不是直接處死他?”血後道。

    張若塵道:“一個死去的神靈,哪有活着的神靈價值大?”

    “你既然知道,還要去送死?”血後道。

    張若塵眼中浮現出一道苦澀的神情,道:“母后,死不可怕的。如果父皇被囚禁在命運神殿,而我卻視而不見,因爲怕死而不爲,必定一生都生不如死。”

    張若塵的話,說到了血後心中的痛處。

    血後對明帝有着極深的感情,知曉他被囚禁在命運神殿,正遭受磨難,心中何嘗好受過半分?

    她想過很多救明帝的策略,卻都一一否決。

    明帝犯下的罪責太重,想要命運神殿放人,無疑是癡人說夢。想要從命運神殿中,強行救出明帝,更是難如登天。

    即便是神尊,都不可能做得到。

    “你打算怎麼做?”血後道。

    張若塵道:“暫時沒有太好的辦法,但是,想要從命運神殿救人,至少需要兩點。第一,我必須要獲得命運神殿的信任。第二,我得擁有與命運神殿博弈的資格。”

    血後嘆息一聲:“這兩點對你來說,都太難了!第二點,當你今後修爲足夠高深,比如成爲不死血族的戰神、大族宰,或者是神王、神尊,命運神殿自然會重視你,視你爲對手,或者是盟友。”

    “但是第一點,可不是修爲強大就行。反而,你的修爲越強,命運神殿會越是忌憚你。”

    張若塵道:“那就找一位,能夠深得命運神殿信任的盟友。至於第二點,未必一定要那麼強大的修爲,其實現在就可以開始佈置。”

    “現在?你的意思是十界之戰?”血後道。

    張若塵擡起頭來,望向天空,身上散發着一股乘風九天的鴻鵠意志,道:“十界之戰是一個機會,既然遇到,自然是要抓住。想要與命運神殿博弈,我就得一點一點積累自己的底牌。”

    “既然你有如此之心,我便傳訊給你外公,讓他過來助你一臂之力,相信他應該非常樂意。”血後道。

    夏瑜見血後和張若塵沒有繼續爭執,才走了過來,道:“師尊,師兄,谷外有人拜見。”

    在血後面前,她自然是要稱呼張若塵爲師兄。

    血後和張若塵精神力強大,知道來的是誰。

    “她是來找你的,你自己應對吧!”

    空間輕輕顫動,血後的身體,消失不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