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緋瑪王的氣息,魔威從遠空撲來,空間晃動,令人心顫。

    “怎麼回事,無月逃得有那麼快嗎,連緋瑪王都追不上她?”修辰緊張起來,察覺到自己被一道可怕的神念鎖定,即便隱藏在黑暗中,亦渾身發冷。

    “快逃!我們的藏匿手段,沒有瞞過她的感知。”

    張若塵剛纔與緋瑪王那雙魔瞳隔空對視了一瞬,如兩柄魔刃刺入神魂,臉色驚變,一把抓住身旁修辰的手臂,道:“同樣是太虛境,逃命你應該還是有些把握的吧?現在,靠你了!”

    逃命,當然不是難事。

    但卻要燃燒神魂。

    修辰的神魂,本就遭受重創,很不情願。

    “譁!”

    修辰瞪了張若塵一眼,冷哼一聲,皮膚下的神魂血肉燃燒起來,溢出火焰光點,帶着張若塵疾速遁形出去。

    時而飛行,時而踩出神靈步,剎那間就橫渡百萬裡虛空。

    論速度,張若塵與太虛境的修辰比起來,顯然還差得遠。

    但緋瑪王的速度更快,腳下那片緋紅色的魔氣海洋中,涌出一條蜿蜒的血河,橫空而過,攻擊向前方的二人。

    “你逃命的本事,也很一般嘛!”

    張若塵臉色微冷,嫌棄的盯了修辰一眼,氣得修辰差一點將他扔飛出去,一拍兩散。

    血河滾滾而來,如匹練,如刀光,使得空間震動得更加劇烈。

    “譁!”

    張若塵身上爆發出一片絢爛的星光,天尊寶紗被神氣激發,飛出密密麻麻的天尊神紋,擋住從後方衝擊而來的血河。

    “你小子身上寶物讓神王、神尊都要羨慕,難怪那麼多強者想要置你於死地。”

    修辰道出這一句,回頭看了一眼。只見,緋瑪王身體曼妙絕倫,白色肌膚散發粉紅色魔光,眉心的魔紋宛若一團火焰在燃燒。

    但,她一步邁出,居然能跨越三四個神靈步的距離。

    “有些不對勁啊,她居然能夠施展出如此高深的速度神通,這是要將無量級神通發揮到極致才能做到。她必然擁有神源!”

    修辰看向張若塵,眼中有震驚,也有詢問。

    畢竟緋瑪王出世,與張若塵有關。

    誰知道他從哪裡挖出來的?

    修辰實在不相信一個亂古時期的神靈,活到現在,還能將神源也保存下來。

    這意味着,緋瑪王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恢復到巔峰狀態。

    七十二柱魔神巔峰之時,霸絕宇宙,橫掃天下。緋瑪王排名第三十八,戰力得強到何等地步?

    見張若塵一言不發,修辰又道:“她追我們幹什麼?宇鼎又不在我們身上,張若塵,你快將關於她的一切全部告訴本神,不然今日將相當危險。”

    “你到底行不行?你曾經好歹也是修羅族的霸主,怎麼從一尊魔頭手中逃命的本事都沒有?”張若塵覺得將緋瑪王的來歷告訴它,根本沒有意義,純粹浪費時間。

    修辰憤怒,道:“你辱我太甚,本神受夠了,散夥吧……啊……”

    張若塵取出日晷,調動神氣打入進去。

    頓時,修辰的神魂身軀如同被雷擊了一下,難以自我控制。

    “哧哧!”

    大量神魂燃燒,修辰化爲一個火球,速度頃刻間倍增。

    “這般燃燒下去,要不了多久,本神的修爲就要跌到太虛境之下。”

    修辰殺張若塵的心都有了,偏偏卻無法這麼做,美眸狠狠瞪過去,化爲一道神光,進入日晷的內空間。

    張若塵腳踩日晷,速度奇快無比,以天尊寶紗抵擋從後方攻擊過來的力量。

    “哎,修辰啊,修辰,做爲器靈,你應該與主人生死與共,榮辱相依,遇到危險就喊散夥,這怎麼能行呢?別躲在裡面了,快出來,助我一戰。”張若塵敲了敲日晷,想要將修辰喚出來。

    但卻沒有迴應。

    修辰很生氣!

    “你是何人?本王在你身上感應到了天魔的一絲力量波動,他是否還活着?”

    緋瑪王的聲音,傳入張若塵耳中。

    這無疑是證明了她亂古魔神的身份!

    張若塵深吸一口涼氣,努力保持鎮定,道:“天魔早已化爲塵土,亂古過去何止千萬年,已是一個淹沒在歷史長河中的時代。你的那些故人皆成厚土下的骸骨,爲何你還活着?你本不該存於世!”

    張若塵以真理神目與緋瑪王對視,想要看透她身上的秘密。

    難怪大尊當年要尋找長生不死者,這世間的確是存在太多匪夷所思的東西,超出常理,超出天地規則的許可。

    “已過去這麼久遠了嗎?竟來到了一個陌生的時代,到底是誰,誰在操控這一切?”

    緋瑪王情緒失控,仰天長嘯,身上魔氣爆炸一般的向外宣泄,周圍虛空出現數之不盡的粉紅色寶石。

    寶石尖銳,如刀似劍,從四面八方飛向張若塵。

    天尊寶紗能夠擋住緋瑪王的攻擊力量,可是,對神氣的消耗卻極其巨大,只是片刻過去,張若塵就有一種渾身被掏空之感,雙腿發軟。

    “太強了,她還沒有完全恢復,可是戰力已經遠超蒲傳奇。一旦讓她恢復到無量境,世間便又多一尊蓋世兇魔。”

    “噗!”

    隨着張若塵體內涌出的神氣逐漸稀薄,天尊寶紗的防禦減弱,一枚粉紅色寶石,穿透光幕,擊在他肩頭。

    張若塵的小半個身體化爲紅色,僵硬如石,魔氣在體內肆虐。

    “陰陽十八局!”

    張若塵收回天尊寶紗披在身上,以精神力催動十八座空間神陣。

    身下,日晷燃燒,速度奇快無比。

    緋瑪王眼睛如玉石般晶瑩,明明很美,卻煞氣沖天,道:“你修煉出來的神氣很古怪,陰陽兩分,清濁共存,似從混沌初開時得來。這就是你能夠激發出宇鼎空間力量的原因?”

    “你太弱了!你不是本王的對手,束手就擒吧,帶本王去找回宇鼎。本王知道,你與宇鼎之間有某種特殊的聯繫。”

    張若塵心中明悟,原來緋瑪王是追丟了無月,想到他或許能夠找到宇鼎,纔會出手攻擊。

    但,緋瑪王的身法速度如此高明,怎麼會追丟一個失憶了的無月?

    容不得張若塵多想,緋瑪王結出一道吞魔大手印,血氣騰騰,魔紋密佈,將整個陰陽十八局覆蓋,壓得十八座空間神陣世界不斷崩塌。

    無月冰冷的神音,在虛空中響起:“緋瑪王,本神在此!”

    無月身上神光如玉,從黑暗中飛出,雙手攤開,以強大精神力在雙手之間凝出一座攻擊神陣。

    神陣飛出去,與吞魔大手印碰撞在一起。

    一聲轟鳴,神陣與手印同時爆開。

    緋瑪王再也無心搭理張若塵,道:“原來你這麼重視他,都已經逃掉,還返回來救他。”

    緋瑪王眉心飛出一道刺目的魔氣光柱,擊在無月身上,將她的身體打碎成一團神霧。

    “幻術!”

    緋瑪王怒然,立即轉身。

    只見,無月如凌波仙子一般的真身,飄然落在日晷上,與張若塵一起,撞入進虛無世界,急速飛行。

    “既然月神歸來,張若塵,別再燃燒本神的神魂了,再燃燒下去,本神怕是要化爲虛無。”修辰焦急的聲音,從日晷中傳出。

    無月柳眉深深蹙起,跺了日晷一腳,冷聲道:“那魔頭的修爲很可怕,我不是對手。”

    全盛狀態下的無月,自然不懼緋瑪王。

    可是現在她,很多厲害的幻術和神符都施展不出來,戰力並不算強。

    “轟隆!”

    一團粉紅色的神光,擊穿真實世界和虛無世界的壁障,從張若塵和無月的頭頂上方落下。一隻長達千里的魔手,探入進來,掌紋如山嶺一般。

    大量魔火在掌心燃燒,散發出強橫的威壓力量。

    張若塵只感覺體內血液,像是凝固了一般。

    先前被粉紅色寶石擊中的傷口,發出鑽心刺骨的疼痛。

    無月面色平靜,撐起陰陽十八局,結成一座陣法盾印,擋住了緋瑪王從真實世界打來的一擊。

    “嘭!”

    “嘭!”

    ……

    一路疾遁,緋瑪王施展出來的魔道神通越來越強橫,似乎修爲又有增長。

    十八座空間神陣被打得破破爛爛,即便無月和張若塵拼盡全力修補,依舊無濟於事。

    沒辦法,對方來頭太大,是威震古今的七十二柱魔神之一,修爲在無量境中都是強者。

    即便現在還沒有恢復到無量境,依舊不是他們可以抗衡。

    對方神軀數千萬年不滅,神源很有可能也在,魔道大術信手拈來,不是修辰這種神軀和神源都沒了的一道神魂可以比擬。

    無月被緋瑪王打出的天尊神通千靈血煞擊中,受了不輕的傷勢。

    她嘴角掛着血痕,無瑕的嬌軀浮現出粉紅色魔光,雖還保持傲然站立的姿勢,可是,在魔氣的侵蝕下,卻越來越虛弱。

    張若塵知曉緋瑪王兇厲,一旦落入她手中,必然淪爲她恢復修爲的血食補品。

    “宇鼎給我。”張若塵道。

    無月一雙妙目盯過去,睫毛纖長,俏臉生怒,道:“都什麼時候了,你想着爭鼎?一旦落入這魔頭手中,大家都得死。”

    “給我,或許還有生機。”

    張若塵眼神中,充滿剛毅。

    “拿去!”

    無月很果斷,取出宇鼎,解開封印在鼎身上的符紋。

    “進入鼎中。”

    張若塵擡頭看了一眼,只見,吞魔大手印又落下來,將十八座陣法世界打得粉碎。

    張若塵、月神、日晷先後衝入進宇鼎。

    下一瞬,宇鼎散發出古樸幽暗的光華,傳出遠古的鐘鳴號響,撞穿虛無世界,回到真實世界,就在緋瑪王探手抓過去的時候,鼎身從原地消失。

    緋瑪王一擊落空,微微怔住。

    宇鼎在遙遠的虛空中顯現出來,又跳動數次,消失在她視野和感知中。

    “爲何只有他可以使用宇鼎?”

    這種空間跨越的力量,顯然只有宇鼎才能做到,誰都難以追上。

    “宇鼎還能這麼用?你既然知道,爲何不早些催動它?”修辰冷冽的聲音,從日晷中傳出。

    顯然張若塵這一次的獨斷專行,將它氣得不輕,讓它損失了大量神魂。

    張若塵目光看着正在療傷的無月,當然不會告訴修辰,自己是因爲懷疑無月沒有失憶,才如此謹慎,不敢暴露自己能夠催動宇鼎的秘密。

    無月傷得很重,盤膝而坐,白衣大片大片的染成血紅色,但依舊瑰美如玉,渾身散發迷人芳香,凝白的肌膚,嫣紅的嘴脣,每一根頭髮都蘊含勾魂的魔力,令人無法移開目光。

    張若塵自認爲不是一個沒有定力的人,但是此刻宛若魔怔了一般,直勾勾的看着無月,一步步走過去。

    他肩上被粉紅色寶石擊傷,魔氣入體,卻渾然不自知。

    他胸口,不知何時出現一道符印,在皮膚上燃燒起來,但因穿着天尊寶紗,自己看不見,也感知不到那道符印的溫度。

    此刻的他,只覺得無月實在太美,纖長的脖頸,性感的鎖骨,被鮮血浸溼的白衣緊貼胸口,形成一個有着致命誘惑力的弧度。

    她好白啊!

    真香!

    “張若塵,你怎麼了?”

    修辰大吼,卻發現張若塵完全沒有反應,立即意識到不妙。

    等到張若塵脫下天尊寶紗,露出健碩的上半身,修辰看見他胸口的那道符印,頓時明白了一切。

    這道燃燒着的符印,不就是在白羽孔雀聖車中,修辰解開無月的封印後,無月打在張若塵身上的?

    當時沒有多想,只以爲無月真的失憶,把自己當成了月神,是在教訓張若塵的無禮。

    顯然,無月假裝失憶,從一開始目標就是張若塵。

    修辰完全不知道無月布這個局是意欲何爲,但卻不敢再隱藏實力,駕馭日晷,化爲一團時間光霧,衝出宇鼎。

    做爲昔日修羅族一等一的存在,又有日晷身軀,修辰的保命手段,豈會只是燃燒神魂那麼簡單?其實,它也在隱藏實力,心中始終有顧忌,就是害怕出現這種不可預測的危險。

    伴隨無月哀求和痛苦的聲音。

    說不出的香豔,而又詭異。

    詭異得讓修辰害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