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界之戰,是十萬年來天庭和地獄最大的盛事,雙方俗世最頂尖的強者齊聚,可謂羣龍會首。

    今日,迎來最後一戰,更是萬衆矚目。

    缺和殷元辰都是元會級天才,他們這一戰,必會傳頌千古。

    何爲元會級天才?

    便是一個元會十二萬九千六百年都只能出一個,或者一個都出不了的人物,才能被稱爲元會級天才。

    不過,這個時代風雲聚會,傳奇輩出,元會級天才竟是冒出了數位之多。

    伴隨着數位元會級天才的出世,又有大批元會級代表人物羣雄並起,逐鹿天下,如同滿天星辰般閃耀,江山如畫,美人多嬌,熱血如歌的大時代盡在眼前。

    能在這個大時代翻雲覆雨的人物,踩着一具具英雄骨,成爲這個大時代最終贏家的強者,必會被後世大書特書。

    後世修士,想聽的是英雄美人的傳說,天下無雙的傳奇,古往今來的神話。

    顯然,十界之戰,必是記錄這個大時代最璀璨的一頁篇章。今日缺和殷元辰的一戰,將是這一篇章,最濃墨重彩的一筆。

    歸墟海面的上空,出現了一顆顆火爐般的神陽。

    它們光芒灼熱,照耀天地。

    有一尊尊神靈,站在神陽上,俯看下方的血色海洋。海面如琥珀般晶瑩,正有一艘艘戰艦,從各方行駛而來。

    “嘩啦!”

    海面巨浪翻滾,命運神殿的聖境諸強,駕馭一艘寶藍色的古艦行來。

    古艦上,命運神女冷若冰霜,裁決司第一強者卓雨農煞氣沖天,死亡神尊的弟子血屠霸氣外露,缺依舊神秘,如一道暗影。

    除了他們之外,命運神殿還有數位大祭司現身,又有一支聖軍跟在古艦後方,如十萬陰兵鬼將,腳踩黑色陰雲。

    ……

    一隻長達數百里的赤龜,馱着一座宏偉的神殿,從另一方向遊動而來。

    死神殿的代表人物南聖,站在神殿的大門外。

    在他左右兩側,站有近百位死族無上境大聖。既有源姝真皇這樣的絕代美人,也有形如枯骨的垂暮老者,個個都氣息強橫。

    ……

    婪嬰獨自一人踩着一座屍骨堆砌而成的魔山,站在山嶽之巔,獨領風騷,目光睥睨,飛落下來。魔山壓入水中,海面震盪。

    當水面平靜,魔山已是化爲一座白骨森森的大島。

    青鹿神殿的修士,從後方追上來,站在魔山四方,如同衆星捧月。

    ……

    不死血族十大部族,羅剎族七大神國,修羅族二十四神殿,骨族十二骨海,鬼族九大鬼城……地獄十族的各大勢力,皆有代表人物前來,個個都是威震一方的巨頭。

    他們聚集在各族的旗幟人物身邊,比如鬼族的“鳶”,修羅族的“婪嬰”,羅剎族的“姑射靜”,閻羅族的“閻無神”和“閻昱”……

    天庭一方,也有一座座仙山、古城、瓊殿飛來,各界大人物齊至。不過,古文明派系的修士,大多都沒有來到無定神海。

    大戰尚未開啓,雙方的一些大聖修士,已是隔海叫罵了起來。

    其中有修士衝了出去,在遼闊的海面上戰鬥廝殺,留下了一具具屍骨。

    但,都是小打小鬧。

    真正的聖境巨頭,皆沒有出手,他們很清楚今天的主角是誰。

    項楚南騎着一頭形如羚羊的奇獸,站在一座仙山的崖邊,一雙千里眼,在地獄界的陣營中尋覓。

    “不用找了,沒有他的身影。”青絲雪站在一旁,如此說道。

    項楚南收回目光,道:“我還是難以相信,書兄就是大哥。如果他真是大哥,爲什麼不告訴我?難道他連我都不信任?”

    青絲雪冷峭的道:“如果我是他,也不會將身份告訴你,就你那性格,太容易暴露破綻。你要知道,他當時的對手,乃是商子烆和殷元辰,哪一個是易於之輩?稍有破綻,必死無疑。”

    項楚南抓了抓頭,無法反駁。

    “目前還不能確定書千癡就是張若塵,畢竟,一切都是天堂界的修士在傳,根本沒有實質性的證據。”青絲雪道。

    項楚南道:“我倒希望,這一切是真的。無論是與大哥並肩作戰,還是與書兄一起戰鬥,都是人生快事。”

    天龍界的修士,站在一艘神龍屍骸煉製的神船上,敖乙、敖虛空、玲瓏仙子都在其列。

    敖虛空目光中露出興奮的光芒,已是激動起來,道:“也不知同爲元會級代表人物,缺和殷元辰,誰會更加強大一些。據說,缺的劍道和虛無之道,可謂天下無雙。”

    “我更好奇,元會級天才的戰力,到底能達到什麼層次?比閻昱能夠高出多少?”敖乙道。

    前些時日,敖乙代表天庭出戰,可惜敗給了地獄界的元會級代表人物閻昱。

    玲瓏仙子身上沒有他們那樣強的戰意和激動情緒,一雙秀目,在地獄界陣營中尋覓。她同樣很好奇,書千癡是否就是張若塵?

    在一道道震耳欲聾的喧囂聲中,在各方修士期待的眼神下,殷元辰率先長嘯一聲,駕馭一片灰暗的古巫神雲,降落到海域的中心。

    他身姿卓然,神豐俊逸,目光凝視命運神殿一衆修士所在的那艘古艦,揚聲道:“缺,還不現身嗎?今日這一戰,便讓我見識見識虛無之道,到底有多麼了不得?”

    隨着這道聲音響起,殷元辰體內數之不盡的聖道規則涌了出去,覆蓋方圓萬里的海域。海水隨之沸騰起來,冒出一個個臉盆大小的氣泡。

    這是焚天諸天的力量!

    雖還沒有出手,可是如此威勢,已是讓在場的聖境強者都心驚膽顫。

    “唰!唰!唰……”

    海面上,出現一道黑色殘影,不斷變換身形,拉進與殷元辰的距離。

    包括不少無上境大聖,在場巨大多數修士,根本看不見黑影在閃爍。

    直到缺停在了殷元辰對面,他們才發現,兩位元會級天才已是在氣勢對壘。

    “終於可以親眼目睹元會級天才爭鋒。”很多修士都心跳加速,似比兩位參戰者更加激動和熱血。

    在場那些元會級代表人物,或者是準元會級代表人物,更是屏息觀望,一眼不眨。他們也想見識元會級天才的風采,對比自己還有的差距。

    就是這時,一件突兀的事發生。

    只見,一艘次神級戰艦,急速航行,衝入進殷元辰和缺的戰圈之內。

    須知方圓萬里的戰圈,覆蓋有殷元辰和缺的聖道規則,豈是誰都闖得進去?一旦闖進去,必會引動二人的契機,從而招來殺身之禍。

    “什麼人啊,怎麼這麼大的膽子,十界之戰都敢前來搗亂?不想活了嗎?”各方修士譁然。

    但,也有修士,看見了站在次神級戰艦上的張若塵,一個個都變得不平靜。

    這一次,張若塵沒有使用精神力,可以掩蓋容貌。

    “轟!”

    無論是天庭的修士,還得地獄界的鬼剎,全部都炸開了鍋。

    張若塵還活着的消息,一直都只是傳言,真正見過他現身的修士少之又少。此刻,他公然露面,可想而知造成的影響何等巨大。

    “這人誰啊?大家好像都很吃驚的樣子?”一位年齡只有數百歲的年輕大聖,如此問道。

    他身旁一位長者,從震驚中恢復過來,感嘆道:“你不認識他,但,一定聽過他的名字。他曾經擊敗過缺,殺死過閻無神,是千年前那個時代最驚豔的人物。”

    “爺爺說的是張若塵?這人不是已經死了嗎?他來十界之戰的戰場幹什麼?”

    “誰知道呢?或許接下來,有更精彩的好戲看了!”

    ……

    次神級戰艦闖入戰場,引動了缺和殷元辰的聖道規則,將二人身上微妙的契機平衡打破。

    要知道,頂尖強者交鋒,不能有任何失誤,精神需要保持高度集中。

    契機一破,二人緊繃的神經立即做出反應,幾乎是同一時間出手。

    但,不是攻向對方,而是攻向契機被打破的位置,也就是張若塵所在的那艘次神級戰艦。

    “哧哧!”

    虛空中,無數聖道規則相互纏繞,吸引來天地之力,凝成殷元辰和缺的兩道身影。這兩道身影,爆發出急速,攻向次神級戰艦,在天空劃出兩道光路。

    張若塵站在戰艦上,靜立不動,頭頂上方亦是凝聚出一道身影,如流星一般激射出去,雙掌拍出。

    “轟隆!”

    殷元辰和缺的身影,與張若塵打出的兩掌,對碰在一起。

    海水下沉,形成一座盆地。

    “嘭!”

    僵持了一瞬,三道身影全部崩碎,令得無定神海穩固的空間都劇烈震盪,出現大量髮絲大小的空間裂縫。

    破去二人的契機後,張若塵纔是笑道:“我看你們二人對峙了許久都不出手,實在是等不及了!我想,你們可能是對三生界,不感興趣。”

    “但,我感興趣。”

    “不如這一戰,由我來做擂主?你們若是實力爾爾,修爲不濟,敗給了我,三生界就歸我如何?”

    缺和殷元辰的目光,皆是凝視張若塵,如刀似劍,銳利無比。

    南聖心中大喜,有意挑起缺和殷元辰的殺意,借他們之力收拾掉張若塵,於是,大笑一聲:“張若塵,你口氣太大了,狂得沒邊,居然敢說他們二人實力爾爾,修爲不濟。他們乃是元會級天才,代表神境之下無敵,豈是你可以評說?”

    張若塵目光笑看四方,道:“你誤會了!我並不是針對他們二人,我是針對在場的所有人。其實你們都實力爾爾,修爲不濟,尚未被我放在眼裡,打你們全部也不是什麼難事。”

    張若塵一一指向閻無神、南聖、鳶、婪嬰、血屠、姑射靜、閻昱、青絲雪、商子烆、敖乙……凡是參加了十界之戰的修士,似都被他無聲點名。

    他道:“我前來歸墟,前來十界戰場,可不只是想要一座三生界那麼簡單。我要十界!我的,都是我的。我要做十界之主!”

    “這是我的十界戰書,爾等誰敢應戰?不敢應戰者,就別再這裡丟人現眼,立即給我滾,今後聽到我的名字當退避十萬裡,見到我本尊當跪地求饒。”

    說出這話時,張若塵將一張捲袖扔了出去,正式向在場所有天驕人傑下戰書。

    張若塵並非真的狂妄自大,而是有意爲之,更是不得不爲之。

    其一,他必須要以這種方式,逼一逼自己,或許才能衝破兩個元會數的關卡,從而破入無上境。

    失去今日的機會,哪裡還有下一次?

    昔日白卿兒,爲了達到自己想要的那個境界,以一己之力營造一個亂世,做出了多少佈置?張若塵還不想那麼麻煩。

    其二,張若塵必須奪取十界,成爲十界之主,從而不斷積累與天庭和地獄博弈的資本。

    十界之戰,當時他張若塵的十界之戰。

    ……

    今天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