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手段不錯,你這秘法尋常大神根本施展不出。”

    張若塵穿戴整齊,身上傷痕盡去。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明明是修辰將畫面投影到諸神大陸,但,投影蘊含的氣息卻屬於無月,張若塵自認爲做不到。它曾經能與聖僧交手,還真是不能小覷。

    可惜運氣太差,每次都被頂尖強者針對,不知捱了多少次打,如衰神附體。

    修辰冷哼一聲,嘲諷道:“和你比起來,差遠了!你的這種手段,別說大神施展不出,但凡是要臉的修士,就沒有一個做得出來。但低劣至極,根本沒有人會相信,徒惹嘲笑。”

    張若塵道:“我的手段瞞不了人,無月的手段又怎麼瞞得了人?所以,不需要任何人相信,只要給那些不想被利用的修士一個不出手的理由就行了!這樣敵人應該會少一些。”

    張若塵的心情並不輕鬆,因爲武道修爲恢復的秘密已經無法隱藏下去,再加上無月鬧的這一出,必然會將無數曾經的敵人引出來。

    但,只要命運神殿和酆都鬼城不參與進來,風暴就會小得多。

    如果沒有張若塵近乎自毀的這招低劣手段,命運神殿和酆都鬼城就算看透了背後的一切,不想被無月和黑暗神殿利用,也必須出手。

    現在,至少有了迴旋的餘地。

    但情況依舊不容樂觀,命運神殿和酆都鬼城中想要張若塵死的神靈比比皆是,豈會放過這個機會?

    修辰道:“接下來,你是打算離開黑暗大三角星域,去經營外面的事。還是繼續尋找劍界?”

    張若塵沉思,心中當然明白,誰能先一步走出黑暗大三角星域,將此事宣揚出去,誰就佔據更大的優勢。

    先入爲主這個道理,他豈會不懂。

    修辰道:“我覺得,既然已經有了劍界的線索,無論外面發生再大的事,都不用去理會。去到劍界,你幫助本神煉製出神源,等到本神的修爲恢復到巔峰狀態,到時候有本神的庇護,地獄界誰敢動你?”

    張若塵冷眼盯過去,道:“就算一個元會之內,你的修爲恢復到十萬年前的水平,卻也落後了當年諸神十萬年。地獄界任何一位天出手,你都接不住。”

    修辰見過了張若塵慘樣,心態好了許多,倒也不生氣,道:“如果打輿論戰,你根本不適合親自下場。而且,你不出去,風暴可能還會小一些。”

    這兩點,修辰算是說到了點子上。

    張若塵投望向遠處七彩斑斕的失落者樂園星空,只得將希望寄託到血絕戰神身上。他相信,就算此事再兇險,外公也肯定會下場。

    就像當初,外公能夠不顧一切殺上天南一般。

    而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做最壞的打算,去找到劍界,爲大家尋一條保全自身的退路。最後的退路!

    “去暗夜界門。”

    ……

    海蒼星位於失落者樂園星空的極南深空,距離諸神大陸足有數百億裡,星球上的大地常年被寒冰凍結,少有修士前來。

    名劍神盤坐在山谷中,四周皆是冰川。

    整座山谷,被一座陣法籠罩。

    煉化了一枚療傷神丹,名劍神精氣神恢復了不少,但虛天的劍氣和劍意都強大無比,在體內亂竄,無法煉化。

    商弘走過來,問道:“劍神已經痊癒了?”

    名劍神盤膝在地,搖頭道:“虛天的劍道,纔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他這一劍不僅將我神魂重創,而且蘊含的劍氣和劍意,怕是得花費數百年時間才能徹底煉化。若不是刀尊賜我那一刀,擋住了絕大部分力量,我未必還能坐在這裡。”

    “但,這也不全是壞事!虛天的劍氣和劍意,將磨礪我的意志,將我心中之劍磨得更加銳利。而且就這幾天,我已從中悟到了許多曾經無法參透的劍道奧妙,或許不用去尋找劍界,也能一劍破無量。”

    商弘大笑一聲:“天下間,也只有劍神纔有化劫難爲福報的能耐,這是自身實力的體現。劍神之悟性,之意志,在古往今來的所有劍道修士中,也足以排進前十之列。這絕非恭維之言!”

    名劍神對自己自然是有無與倫比的信心,即便是對上亂古魔神也能一較高下,同境界,也就只敗給過玄一而已。

    但,想到一連兩次栽在張若塵那個小輩手中,心中便是燃起一股無名之火。

    雖說張若塵是借了天姥和虛天的力量,但,這對他的威名,是巨大打擊,心中屈辱無法言表。

    商弘猜到名劍神心中所想,道:“告訴劍神一件有趣的事,張若塵被人凌虐了,而且投影傳到諸神大陸,現在不知修士都在嘲笑他。哈哈,這一次,他是將天姥、殞神島主那些人的臉都丟光了!”

    商弘感應不到投影蘊含的氣息,也不知道虛天收無月做天姬的事,只是遠遠觀望,將之當成笑料看待。

    名劍神道:“張若塵身上的那些寶物,豈不都被奪走了?這可是一筆驚天財富!知不知道誰做的?”

    商弘搖頭,道:“失落者樂園現在強者如雲,我懷疑已經有封王稱尊的強者駕臨,不敢去腹地探查具體情況。”

    名劍神長長一嘆。

    六柄神劍、逆神碑、佛祖舍利、劍祖劍魄,任何一件都是世間珍寶,即便以他的修爲,也渴望得到。

    “無月呢?有沒有再次出現?”名劍神問道。

    商弘道:“無月和亂古魔神交手過一次,空間一片片碎裂,整個星空爲之震盪,倒是不知宇鼎是否還在她手中。這亂古魔神到底……”

    突然,名劍神感應到了什麼,豁然起身,一雙明亮的眼睛望向黑暗虛空。

    “怎麼了?”商弘問道。

    名劍神道:“有一道隱藏得極好的微弱神力波動,從三百萬裡之外飛過,向南而去。”

    “這不可能,繼續往南就進入無盡黑暗了!”商弘道。

    “這種級別的神靈,不會亂闖的。反常必有因!這裡繼續向南,有一條靈氣帶吧?”名劍神微微動容,如此問道。

    商弘笑道:“是有一條!但,從失落者樂園蔓延向黑暗中的靈氣帶,何止萬條。”

    “走,跟上去看看。用商天給你的那張符籙隱藏氣息,莫要讓前面那人察覺到了!”名劍神道。

    商弘就是憑藉商天給他的符籙,悄無聲息的救走了名劍神,讓名劍神欠了他一個天大的人情。

    “需要如此嗎?”

    神符珍貴,商弘不想消耗在這裡。

    “相信我這數十萬年苦修煉成的靈覺,此事絕不正常,說不定會有大收穫。”名劍神笑了笑,但突然臉色一白,嘴裡咳出鮮血。

    虛天的劍氣,又開始在體內爆發,損傷臟腑、血肉、骨髓。

    壓下傷勢,啓用神符,名劍神和商弘遠遠的追在後方,跟了上去。

    根據蘭武藤所說,暗夜界門位於海蒼星以南,五百萬步之外。這是一段遙遠的距離,即便是大神,也不是三五天就能到達。

    在失落者樂園星域,張若塵不敢使用神靈步,而是將身上的氣息收斂到最弱的地步,緩緩飛行,以防驚動星域中別的神靈。

    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商弘和名劍神居然藏在海蒼星這麼偏遠的地方療傷。

    加上名劍神的神魂強大,所以纔在數百萬裡之外,感應到了他的氣息。

    張若塵不知道身後跟有兩位大敵,遠離失落者樂園星域後,便沒有再收斂身上氣息,使用神靈步急速趕路。

    “居然是他。”

    商弘感應到張若塵的氣息,又驚又喜,立即就想動手。

    名劍神攔住了他,神色更喜,道:“殺他幹嘛?”

    “這可是絕佳機會!”商弘道。

    名劍神道:“張若塵的性命,我隨時可取。但,你不好奇,他這是要去幹什麼?別忘了,他是最有機會找到劍界之人!”

    商弘瞬間明白過來,臉上喜色更濃,道:“這一次,看來老天爺是站在我們這一邊,也不是一直都鍾愛張若塵。”

    “是啊,這一次真的是天意!若不是我們恰好將療傷之地選在海蒼星,哪裡能夠遇到這等好事?”名劍神一掃之前的鬱悶,心情大好。

    商弘和名劍神追上去之後,一位英氣逼人的金髮男子,纔在虛空中顯現出來,頭上長有一對龍角,身上銀白色的神袍印有種種神獸紋路,無風自動。

    即便他漫不經心的跟在商弘和名劍神身後很近的地方,以前面二神的強大神魂,卻絲毫都感知不到。

    ……

    花費了大半年的時間,張若塵纔是跨越五百萬步的距離,來到暗夜界門。

    說是界門,其實不是一界,也沒有所謂的門。

    是一個類似於黑洞的天體。

    還在外圍的時候,張若塵就發現空間被扭曲,時間流速變化莫測,時快時慢。黑暗力量更是強橫無比,能夠吞噬他釋放出來的精神力。

    這裡,比黑暗大三角星域中更容易迷失。

    張若塵圍着這片比黑暗大三角星域還要黑暗的區域走了一圈,發現黑夜界門的影響力波及直徑數十億裡的空間。而且,只是核心區域就這麼廣。

    不敢輕易去闖,張若塵將修辰和蘭武藤從日晷中喚了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