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有半分猶豫,張若塵釋放出劍祖的七柄魄劍。

    這是他身上唯一能夠威脅到太虛境大神的手段!

    “嘭!”

    “嘭!”

    ……

    名劍神站在原地不動,以劍意凝聚出一柄規則之劍,將七柄魄劍盡數擊飛出去,不帶煙火氣的道:“你這七劍的威力,與神女城外那一劍可是差遠了!難道在本神面前,你竟沒有懼意?”

    神女城外那一劍,指的自然是“愛劍”。

    那時,張若塵雖然修爲低微,可是心中有大愛之心,欲救一城之人,一界之民,自然是可以讓劍祖魄劍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威力。

    張若塵如今的修爲比當時何止強大了十倍,也可讓劍祖魄劍爆發出更強的威力,但卻沒了當時的那股情緒。

    至於七柄魄劍中的懼劍……

    對名劍神,張若塵還真沒有太強的懼意。

    “懼意?有修辰在,脫身豈是難事,爲何要懼你?”

    張若塵從日晷中走出,站在石臺上,身周是越來越明亮的時間之海,眼神淡然的與名劍神對視。

    “好膽,本神倒要看看,你們今天怎麼脫身?”

    名劍神自然知道修辰神通廣大,種種秘術用得出神入化,若是一心要逃,無量境之下能留得住它的還真沒有幾人。

    但,如今他們也就相距百丈而已。

    如此近的距離,一位劍道主神若是連他們都留不住,劍道又何以稱得上是殺伐之道?

    “譁!”

    名劍神並不輕敵,以明君劍劈斬下去,劍芒刺目至極。

    但,神劍落在張若塵頭頂的時候,卻被一層神光擋住。神力波浪,如海嘯一般,向外蔓延。

    “神王符!煜神王的氣息,本神明白了,你來尋找劍界,背後還有天初文明的一份謀劃。”

    “名劍神,待本神修爲恢復之日,就是你斃命之時。走!”

    修辰施展出混元一氣遁法,日晷和張若塵化爲一道玉白色的混元氣,如龍似蛟,衝破密密麻麻的劍道規則和神力封鎖。

    名劍神知道自己若是不付出一些代價,絕對追不上修辰,但卻不慌不忙,道:“你們最好別亂逃,若是迷失在黑暗中,豈不是比死在本神手中更悲慘?”

    這裡特殊的環境,如孤島一般,註定張若塵和修辰逃不掉。

    “轟隆!”

    憑藉神王符,擋住了名劍神劈出的第二劍。

    但,神王符早就消耗巨大,已裂痕密佈,撐不住兩劍了!

    張若塵回頭看了一眼如貓戲老鼠一般追上來的名劍神,眼神中露出冷然之色,看向暗夜界門所在的那片黑暗虛空,道:“去裡面。”

    “你瘋了嗎?那裡面,比黑暗大三角星域更容易迷失。”

    修辰雖然如此說着,可是,還是駕馭日晷,急速遁向暗夜界門的核心區域,直往裡面衝去。

    這裡的時間和空間雖然詭異,存在無數兇險。但名劍神若是一心想要殺他們,也一定要承擔這份兇險。

    反而做爲時空傳人的張若塵,在裡面卻有巨大優勢。

    “垂死掙扎!”

    名劍神略微猶豫一下,依舊是操控劍道規則開路,直向暗夜界門的腹地追殺而去。

    所過之處,混亂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被劍道規則沖垮,複雜的空間和錯亂的時間,似形同虛設,擋不住名劍神的腳步。

    以名劍神的修爲,一念可改天地,一劍可破乾坤,時空亦不可擋。

    那長着一對龍角的俊美金髮男子,走在虛空中,靜靜看着,暫時沒有出手的意思。張若塵的表現,實在是驚豔到了他。

    纔剛剛達到大神層次而已,居然就能收服修辰天神這樣的人物做器靈。

    面對名劍神這樣的強敵,居然可以做到處變不驚,反以離間計,輕鬆擊殺對方一尊大神。

    換做任何修士,處在他的位置,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看同樣是初入大神層次的商弘,被名劍神輕鬆解決。而張若塵卻能給名劍神製造出無數麻煩,逼得他不得不冒着一定風險,追入黑夜界門。

    再等等。

    或許還有驚喜。

    他想看看張若塵的極限到底在哪裡,能不干涉其成長之路,就儘量不出手。

    頃刻間,張若塵和名劍神一前一後已是向暗夜界門的方向深入了一千多萬里,有時間冥光可一瞬斬盡真神的壽元,有空間風暴將名劍神調動的劍道規則都吞噬無數。

    到達此處,對大神而言,都危險激增。

    長着龍角的金髮男子看見張若塵手中的神王符已是碎盡,顯然已是被名劍神逼到極限,正準備出手。

    卻見一道明亮至極的劍光,從張若塵體內飛出,擊穿名劍神的重重防禦,逼得名劍神不得不劈出名君劍。

    “轟隆!”

    兩劍對碰,本就混亂的時空頓時塌陷,由外而內衝擊過去。

    名劍神一口鮮血吐出,向後飛出去,墜落到一片空間漩渦中。

    另一頭,張若塵更慘,即便佛祖舍利都護不住肉身,全身皮膚出現破碎陶瓷一般的裂痕,彷彿輕輕一碰就會碎成粉末。

    那長着龍角的金髮男子縱然是心性沉穩之輩,此刻也被驚了一跳,怎麼都想不到,以張若塵的修爲,居然有擊傷名劍神之能。

    須知,這一次可沒有借天姥和虛天的力量。

    他甚至都可以想象,心高氣傲的名劍神此刻是何等的懷疑人生。

    這一劍……

    有點東西。

    名劍神長嘯一聲,近乎癲狂,揮劍破開空間風暴漩渦,披頭散髮的衝了出來,瞪向奄奄一息的張若塵,道:“若塵小兒,便是劍祖魄劍,也不可能如此強大!”

    “本神明白了,這暗夜界門,必然與劍祖有關,所以你在這裡才能將之發揮出如此強大的威力。真是珠玉蒙塵,劍祖魄劍理應由本神來繼承。”

    “去死!”

    就在名劍神殺機畢露,欲要揮劍斬下,徹底了結張若塵性命之時。

    “名劍神,以大欺小算什麼本事?就你現在這樣子,也配稱劍中君子?不如,本座來與你過兩手?”渾厚卻又帶有幾分灑脫的溫潤聲音,在這片虛空中響起。

    聽到這聲音,張若塵眼中浮現出一抹驚喜之色,閉目療傷起來,心中所有憂慮和謀劃盡數不再去想。

    既然是古神之間的爭鋒,他一個小輩何必去摻和。

    “什麼人?”

    名劍神臉色驚變,體內神氣運轉,手中神劍催動到極致,劍道規則結成星球大小的球形光罩。

    後面居然還跟有修士?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能夠瞞過他的神魂感知?

    長着龍角的金髮男子,穿過一層時間冥光,揹負雙手,出現在名劍神眼前,一雙金色瞳孔中有着星海一般絢爛的光華,道:“真是貴人多忘事啊,劍道主神好大的威風,昔日的故人都不認識了?”

    “極望!”

    名劍神的臉色,已是難看到極點,散出去的劍道規則立即向內收縮。

    修辰從日晷中走出,站在張若塵身旁,投望向遠處那個俊美得足以讓男子都爲之心動的龍族神靈,又看了張若塵一眼,道:“龍主極望!沒想到他都來了,看來你們崑崙界這一次纔是真正對劍界勢在必得。”

    龍主道:“我與你交手,應該不算以大欺小吧?”

    名劍神被問得說不出話來。

    因爲,龍主極望的確與他是同時代的人物,年輕時,也都是璀璨奪目的風雲人物。

    但大聖之後,兩人的差距越拉越大。

    等達到神境,龍主的修煉速度更是一騎絕塵,傲視同代,所有境界彷彿都沒有瓶頸,讓同時代那些自認爲不遜色於他的修士,只能望塵莫及。

    便是太虛三停,也擋不住龍主的修煉步法。

    早在二十萬年前,龍主便是闖過太虛三停,達至無量境,登上宇宙之巔,去與老輩英雄人物爭鋒。

    十萬年前,崑崙界開啓日晷之後,龍主的修爲又快速精進,在那場席捲宇宙的神戰中,孤身闖入地獄界,一戰驚天下。

    據說,還從地獄界逃了回來。

    這些年有無數關於他的傳說,有的說他重傷不治,已經隕落在未知之地。也有人說,他回了天龍界療傷,陷入沉睡。

    直到他再次進入地獄界,從命運神殿將殞神島主救了回來,以這一壯舉,再一次讓天庭地獄的諸神爲之震撼。

    誰能想到,當年龍主重傷之際沒有迴天龍界,而是去了搖搖欲墜的崑崙界?

    這顯然是抱着與崑崙界共存亡之心!

    誰能想到,爲了救出殞神島主,龍主在崑崙界隱忍十萬年?只爲等玉煌界開啓的這個時機?

    若他迴天龍界,根本不需要冒這些兇險,反而可以獲得大量療傷丹藥,擁有超然地位。但若是這樣,地獄界必有防範之心,殞神島主將永無再見天日的機會。

    正是因爲,地獄界沒有神靈想得到龍主還活着,會爲了一個破爛、凋零、衰敗的崑崙界,做出如此大膽而瘋狂之事,纔會被他若趁,導致殞神島主脫困。

    至此,龍主終於進入諸天的視野,到了世間諸神都不得不敬畏的地步。

    龍主問出的這一句,是不是以大欺小?

    當然不是以大欺小。

    就是太欺負人了!

    名劍神瞬間施展出秘法,渾身燃燒神焰,衝了出去。

    不是逃。

    而是衝向正在療傷的張若塵。

    龍主搖了搖頭,身形一動,已是站在名劍神面前,一掌拍擊在他頭頂,頓時有一道道人形的神魂和精魄從肉身打了出來,消散在虛空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