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裁決尊者的神境世界,昏暗而陰沉,有着一座座鐵獄懸浮在虛空,鎮壓各種各樣的生靈、死靈、異類,甚至是神靈。

    裁決尊者神軀高達八千丈,坐在一座鐵椅上,屍態的軀體,散發陰暗而又神秘的腐蝕性力量,彷彿是由天地間至暗至穢的物質凝聚而成。

    尋常神靈,不能靠近。

    置身於這座神境世界中的諸神,再一次心緒浮動。

    實在是,張若塵的道域太過詭異和神妙,又大氣磅礴,具有無法想象的成長空間,讓真神都爲之嫉妒。

    血絕戰神也是剛到,哪裡知道張若塵居然悟出瞭如此驚天動地的道域?

    融萬古於一身,通萬象之變化。

    即便是他當年,都不敢這麼想。

    “一個修行纔多少年的毛頭小子,怎麼可能知曉天地宇宙,怎麼可能明白古往今來?以本神看,此子必是須彌聖僧的轉世,說不一定,還保留有須彌聖僧的部分記憶。不可留!不可留!”有鬼族神靈,如此陰測測的說道。

    血絕戰神淵渟嶽峙,怒目橫視,道:“盂海老鬼!本座看你很像十劫問天君的殘魂修煉而成,今日留不得你。”

    血絕戰神腳下的緋紅血氣涌出去,將那鬼族神靈纏繞,向身邊拉扯過來。

    那鬼族神靈一邊抵抗血霧,一邊厲吼:“你是血口噴人!裁決尊者在此,你休想爲所欲爲。”

    “你能隨便開口污衊,本座爲何不可?”

    血絕戰神瞬間出現到盂海老鬼的身前,一拳擊出,拳頭上神電千萬道,將這位鬼族真神打得鬼體爆開,化爲一片鬼霧。

    盂海老鬼的鬼體,重新凝聚出來,急速向裁決尊者所在的位置退去,臉上滿是驚駭之色,暗道:“從玉煌界歸來後,血絕戰神變得更強了,本神居然完全沒有反擊之力。”

    血絕戰神大步向前追去,前方卻是涌來一縷縷鬼霧,凝成鬼主的神軀。

    “血絕,盂海只是說出了一種可能性,你至於如此憤怒,欲要殺他?你是在掩蓋什麼真相嗎?”鬼主道。

    血絕戰神哪能聽不出鬼主言語中包藏的禍心,大笑道:“好啊!一羣神靈,居然如此肚量,只因爲本座的外孫太過優秀,便要致他於死地。來吧,今天我就看誰有這個本事?”

    刺耳的龍吟聲響起。

    血龍戰戟飛到血絕戰神的手中,裁決尊者的神界世界都是隨之震盪了一下。

    學之古神清了清嗓子,道:“裁決尊者修爲絕世通天,難道還看不透一個聖境小輩的來歷,需要你們在這裡爭?”

    血絕戰神和鬼主眼神對視,鋒芒畢露,誰都不退讓。

    這時,裁決尊者開口:“須彌聖僧已經隕落,神形俱滅,此事無須再提。”

    鬼主揚聲道:“張若塵卻也是須彌聖僧的傳人,更是命運神殿的罪人之子,擾亂十界之戰,已是死罪。還妄想下戰書,奪十界,稱十界之主,他根本沒有這個資格!”

    千年前的狩天之戰,鬼主之所以針對張若塵,並不是看得上眼他,而是在與血絕戰神隔空鬥法。他的眼中,只有血絕戰神。

    可是此刻針對張若塵,是鬼主真的已經將張若塵視爲了威脅,不再視他爲聖境螻蟻。

    “擾亂十界之戰,損害了命運神殿的威嚴,的確應該嚴懲。”又有神靈開口,此神,來自冥殿。

    青鹿神王顯化出身形,道:“天資高,不能成爲破壞規矩的資格。修爲強,更不能凌駕於規則之上。戰神,你一味護短,對他有害無利。”

    一位又一位神靈站了出來,紛紛向裁決尊者進言。

    他們提議,就算不啓動神罰處死張若塵,也要將他擒下來,不能任他繼續破壞十界之戰。

    很顯然,張若塵展現出來的逆天資質,已是引起他們的重視。否則,神王級別的人物,不至於親自下場,說出這樣的話。

    面對諸神的夾擠圍攻,血絕戰神卻是絲毫都沒有妥協的意思,狂笑道:“實話告訴你們,張若塵是須彌聖僧的傳人,可是,體內也流淌着血絕家族的血液。”

    “他是罪人之子,但,也是我血絕的外孫。”

    “不管你們今天答不答應,既然張若塵已經下了十界戰書,戰鬥已經爆發,便誰都無法阻止。”

    “不讓參加十界之戰,我們就要打,打個天翻地覆。”

    “若是張若塵贏了十界之戰,不將十界給他,那麼我們就要殺。誰敢去接手十界,便殺誰。俗世他無敵,神境我全接了!”

    “當然,如果他敗了,那麼也就說明他不配做十界之主。到時候,我會親自將他帶離十界戰場,絕不礙你們的眼。”

    鬼主冷笑:“區區一個大聖,就想要十座大世界,吃得下,守得住嗎?也不怕撐死。”

    血絕戰神道:“好吧!既然鬼主你都答應讓張若塵試一試,相信別的神靈不會有什麼異議,此事便這麼決定了!”

    鬼主神目怒瞪,咬牙切齒,正要大罵血絕戰神無恥,卻聽上方傳來羅衍大帝的聲音:“張若塵終究還是代表地獄界,他展現出來的實力非凡,或許真能鬥戰天下英傑。如果他能夠將十界全部贏下來,十界便算是全部都屬於地獄界。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羅衍大帝乃是與裁決尊者平起平坐的人物,他這一開口,在場諸神纔想到,那張若塵似乎是有着羅衍大帝女婿的身份。當年,還是福祿神尊賜的婚。

    這下不好辦了!

    青鹿神王老謀深算,意識到以自己的身份,不能再強求下去。

    這血絕戰神和羅衍大帝,一個天不怕地不怕,一個不怕天不怕地,都不是好惹的人物,沒必要正面叫板。

    他暗暗傳音給婪嬰:“張若塵欲要借戰鬥,衝破聖道規則的極數,不能讓他成功,尋找機會,殺了他。”

    鬼主亦是傳音給鳶,道:“張若塵已成氣候,殺他不能單打獨鬥,聯合一切可以聯合的盟友,尋覓合適的時機,務必斬他於無定神海。”

    鬼主冷冷一笑,血絕啊,血絕,你現在盡情的得意吧!待會兒,便是你大喜大悲之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