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名劍神那雙蘊含無窮銳氣的眼睛,逐漸變得暗淡。

    龍主的手掌一收,從他體內,將一道道明亮的光絲抽出,化爲一團劍道奧義神光。

    “嘭!”

    又是一拳打出,擊在名劍神腹部。

    這一拳,打穿天地,形成空間蟲洞,將口吐鮮血的名劍神打得墜入虛空,飛向不知多少億裡之外的失落者樂園星域。

    名君劍在虛空旋轉了幾圈後,落入龍主手中。

    張若塵已壓下傷勢,看着龍主手中的劍道奧義神光,心中暗歎,不愧是天地間一等一的巨擘,即便不修劍道,也能收取劍道奧義。

    別的神靈,哪有這樣的能力?

    “拜見龍主大人!”張若塵拱手行禮。

    以張若塵現在的身份和修爲,在無量境神靈的面前,依舊要有敬畏之心。

    龍主以審視的眼神向他看去,笑道:“小天叫我龍叔,你與他情同手足,今後也叫一聲龍叔便是。”

    張若塵絲毫都不矯情,知道是因爲自己現在的修爲得到了龍主認可,是真正入眼了!

    “龍叔爲何留名劍神性命?”

    龍主道:“殺了他又有什麼好處呢?多得一枚神源?名劍神是個人物,在我們那個元會,足以排進前十,未來無量可期。剛纔已經查過,他不是量組織成員,所以留了他性命。”

    又聽聞“量組織”,張若塵心中一動。

    未等他詢問什麼,龍主便又道:“就算要殺他,也得留給你。我與他反倒無仇,頂多有一些怨而已,但這些怨都是因爲劍道奧義。如今爲崑崙界取回劍道奧義,又奪了他名君劍,算是連本帶利都收了回來。”

    張若塵絕不認爲龍主能成長到如今的高度,手段會如此柔軟,道:“名劍神殺了商弘,就算回去了,也未必好活。他的背後站着刀尊,商弘則是商族的未來,接下來天堂界派系內部怕是將有一場好戲看。”

    天堂界派系太強大了,若能從內部將他們分化,對崑崙界才最爲有利。

    龍主並不覺得自己的手段,瞞得過眼前這位精明至極的年輕人傑,笑道:“刀尊何等英雄人物,你若將他歸於天堂界派系,就是太小瞧他了!不過,他的確與天堂界派系走得很近,這一次,就看他保不保名劍神了!”

    名劍神關於劍界的記憶,顯然已被龍主打散。

    龍主敢留他性命,顯然是自信沒有人可以幫他恢復這段記憶。

    張若塵還是有些擔憂,道:“這樣做,會不會露了痕跡?”

    “若塵在擔心什麼?”

    龍主笑看張若塵,道:“以名劍神當年在崑崙界的所作所爲,本座便是殺了他,天宮也最多非議幾句。只奪了他的劍道奧義和神劍,連修爲都沒有廢,天庭諸神怕是還得稱讚本座仁慈,且顧大局。”

    張若塵笑道:“名劍神在若塵這裡,是一座難以撼動之雄山。但在龍叔眼中,的確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可是,龍叔抹去他的記憶,豈不是露了痕跡?讓天庭知道,劍界落入了你的手中?”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龍主道:“你能想到這一層,說明是真的長進了不少,心思越來越縝密。但,你得明白,若今次真的找到了劍界,今後必定往來密切,秘密怎麼可能瞞得住?唯一能瞞的,只有劍界的位置。你太師父會親自來做這件事!”

    “太師父也來了黑暗大三角星域?”張若塵露出喜色。

    龍主感嘆一聲,道:“此事兇險,你以爲你太師父真會放心你一人前來?在他那裡,你比劍界都更重要。”

    張若塵想到了什麼,連忙問道:“莫非與虛天交手之人,就是太師父?”

    龍主點了點頭,眼中浮現出一抹隱憂,道:“若非你太師父將虛風盡那老鬼牽制住,你又怎能脫身而去?又怎能遇到蘭武藤,找來這裡?”

    張若塵臉上露出古怪之色,道:“龍叔一直跟在我身後?”

    龍主道:“有幾次,我本欲出手的,但你太師父叮囑多次,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可能干預你的事,無論好,還是壞。好,自然是你的機緣。壞,也是對你的磨礪。”

    “所以那日我和無月被精神力風暴衝擊之後,龍叔就一直跟着?”張若塵有些不死心,再次問道。

    龍主道:“沒錯。”

    張若塵苦笑連連,道:“龍叔啊,在虛無空間中飄蕩之時,你可以不救。被緋瑪王追殺時,你也可以不救。但,你怎能眼睜睜的看着我被無月妖女欺凌?你是否已經將她殺了,爲我報仇?”

    龍主面色平靜,道:“劍界事關重大,殺她必然節外生枝。況且,無邊當時也到了失落者樂園星域,若讓他知曉我在,將是一件麻煩事。若塵,你別不識好歹,如此美事,天下不知多少人羨慕着呢!”

    “美事?龍叔,你不會是故意的吧?這樣,我在地獄界將人人喊殺,只能跟你回崑崙界了!”張若塵半開玩笑,半試探的道。

    龍主肅然,道:“都已經認下你這個子侄,怎會這般謀算你?當初,你太師父逃出命運神殿之時,我的確有讓你回崑崙界的意思。因爲,那是你唯一一個可以光明正大回天庭宇宙,而不會被各方刁難的時機。留在地獄界,有擎蒼、鳳彩翼,還有你們不死血族那位,對你虎視眈眈,你幾無活路。”

    “但,那個時機一過,你再回崑崙界,就不合適了!更何況,還發生了星桓天那一戰。”

    “現在讓你回崑崙界,不是在幫你,是在害你。”

    回崑崙界,等於就是回到了整個天庭的大環境中,以張若塵此前做出的那些事,便是龍主和殞神島主也只能在崑崙界護住他而已。

    就像龍主要殺名劍神,刀尊可以庇護,但也只能在眼皮子底下才護得住。

    張若塵向龍主深深一拜,心中是真的認可了這位一等一的巨擘人物,不僅是義薄雲天,更是坦坦蕩蕩,不是那種自顧自身利益的虛僞之輩。

    龍主笑罵道:“你不必如此羞愧的樣子,你能大膽將心中所想說出來,纔是我等之輩真正的相交方式。其實你不必太過擔憂,此事若是處理得好,或可讓黑暗神殿陪了夫人又折兵。”

    “龍叔教我。”張若塵道。

    龍主道:“關鍵還是在虛老鬼身上。”

    張若塵瞬間明悟,但輕輕搖頭,道:“虛天雖賜了我一劍,但,對我殺心甚重,欲要將我當成聖僧殺死,以圓滿他的心境。他怎會幫我?在他眼中,我又算得了什麼?”

    龍主道:“已經夠了,只要他不想你現在死,你就有機會爭取到他的幫助。你試想,他此來黑暗大三角星域,沒有找到劍界就罷了,還惹了一身騷,丟了大臉。但,若是他能開口說那麼一兩句,卻能避免被天下修士嘲笑。”

    “想讓他開口,怕沒那麼容易。”張若塵道。

    龍主道:“就看你能夠承諾他多少好處了!虛老鬼或許不會在乎被誰嘲笑,但是一定不會甘心被人利用。這老傢伙修爲深不可測,卻並不是一個嗜殺之輩,對戰爭的興趣也不大,務必要將他穩住,讓他繼續沉迷在修煉中無法自拔,莫要摻和到俗世紛爭上面來。當年,聖僧也是這一策略。”

    截了一位天的胡,還要讓他出來說一句公道話,張若塵覺得這完全就是天方夜譚。

    虛天不一劍劈了他纔是怪事。

    張若塵道:“若事態惡化,到不可控制的地步,我會去試試。不爲自己,只爲身邊的親友,不被牽連。宇鼎真被無月奪去了?”

    “宇鼎既然暴露了出來,留在手中,也就是禍不是福。誰掌握着它,都將被推到風頭浪尖。別說無月和無邊拿不住,就算是九死異天皇想要執掌,都得承受巨大壓力。”

    龍主笑道:“你可將宇鼎送給虛老鬼,這份大禮,那老鬼一定動心。”

    “龍叔的意思……”

    張若塵側目看向龍主,此招甚毒。

    但他並不覺得有什麼,光明正大也是對自己人才行,對敵人,自然該是不擇手段。否則,便是迂腐。

    虛天想不想得到宇鼎?

    肯定想,而且想瘋了!

    張若塵能做的,就是給他一個能夠光明正大去黑暗神殿索要的名頭。

    “劍道奧義對我無用,你可願執掌?”龍主問道。

    張若塵笑着搖頭,道:“龍主難道看不出,天下各道奧義對我都無意義?”

    並非完全沒有意義。

    成爲劍道主神,至少在衍化出四象之前,憑藉奧義調動的劍道規則都不是無極神道可以比擬,可以大幅度提升張若塵的戰力。

    但,龍主既然不想隱瞞奪了劍道奧義和名君劍的秘密,那麼張若塵哪裡敢要名劍神的劍道奧義?”

    明面上,張若塵還不能與崑崙界走近到這個地步。

    否則血絕戰神在不死血族和命運神殿,將承受莫大的壓力,甚至可能失去不死血族族長的位置。

    龍主明白張若塵的顧慮,也不強求,道:“你先前那一劍有些明堂,到底怎麼回事?”

    龍主是無論如何都不相信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境界可以傷到名劍神,即便用劍祖魄劍也不行。境界若是那麼好跨越,古之賢者又何必將境界劃分出來?

    更何況,名劍神本就是同境界罕遇對手的人物。

    張若塵眉宇間也露出一抹疑惑之色,目光向黑夜界門深處望去,將劍印摸了出來,問道:“龍叔,上清祖師真的被碧落子劍斬了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