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的萬古歸一道域,與殷元辰的通天道域,覆蓋萬里海域,引得海水翻滾不休,化爲數十條江河,衝向長空。

    天庭萬界,地獄十族,所有聖境修士,盡數向遠處退避。

    殷元辰身上的鎧甲,是一件了不起的防禦至寶,一連擋了張若塵數十劍。以沉淵古劍之利,也難以將其破開。

    在殷元辰和鎮元出現前,東華帝君號稱天庭第一強者,眼力自然不弱。他道:“繼續僵持下去,殷元辰將化被動爲主動,他已經逐漸適應張若塵道域的變化。”

    盤古界的修士,都聚集在東華帝君身旁,其中包括風巖和風兮。

    東華帝君又道:“殷元辰之所以落入下風,不僅僅只是因爲張若塵的道域玄妙,更在於,張若塵的時間劍法,已達到驚駭世俗的地步。誰迎上去都避不開,躲不過。”

    “可是,張若塵的修爲,終究是不如他,爆發出來的力量有限,所以破不了他的防禦。”

    風巖點了點頭,道:“聖道規則的數量,畢竟是有巨大的差距。”

    “不僅只是數量上的差距。”

    東華帝君搖了搖頭,語氣感慨而沉重,道:“張若塵尚且還是萬死一生境的修爲,他的聖道規則強度,或許已經不弱於我、鎮元、商子烆等人。可是,與殷元辰比起來,卻又弱了一些。”

    大聖,五個境界。

    每突破一個境界,聖道規則的強度,都會隨之提升一個層次。那種提升,猶如生鐵到精鋼的轉變。

    張若塵沒有達到無上境,不僅僅只是弱在沒有無上法體,更弱在聖道規則的強度,少了一次增強。

    但,即便沒有無上法體,他的肉身強度,也能與元會級天才的無上法體分庭抗禮。

    即便聖道規則少了一次增強,強度也能達到東華帝君他們這樣的層次。

    可謂,逆天到了極點。

    包括神靈都很難想象,張若塵若是一旦突破到無上境,凝聚出無上法體,聖道規則再次增強之後,得強到什麼地步?

    盤古界的修士,被驚得目瞪口呆,隨後,集體譁然。

    張若塵居然還是萬死一生境的修爲?

    這讓身爲元會級天才的殷元辰情何以堪?

    元會級天才難道不應該是一個元會最璀璨奪目的人物,難道不應該是傳奇和神話一般的存在?爲何現在,與一位萬死一生境大聖,只能打成如此局面?

    “大哥,終究還是大哥。”

    風岩心中感慨一聲,嘴角浮現出一道笑意。

    東華帝君道:“張若塵並非完全沒有戰勝殷元辰的機會,他的劍道非常特殊,已經達到無上境大聖都無法企及的層次。”

    “而且,他應該是在真理之山中,得到了某種機緣,引動真理之道可以爆發出三十倍攻擊力。縱然是青絲雪、堯廣、項楚南這樣的真理殿主嫡傳,也都做不到。”

    “這是張若塵破殷元辰防禦的唯一辦法!否則,戰局繼續拖下去,必會出現逆轉。”

    ……

    殷元辰的韌性和意志,超出張若塵的預料。

    每一次,張若塵以爲可以一劍將他殺死之時,他都能及時施展出應對之策,擋住絕大多數攻擊,與避開要害。

    一連身中數十劍,他卻依舊戰意高昂,氣勢和判斷力沒有一絲下滑。

    而且,萬古歸一道域對他的影響,已是越來越弱。

    張若塵明白,不能再拖下去,腳下踩着時間印記匯聚成的長河,蜿蜒盤旋的飛了起來,衝向天穹。

    被張若塵密集的劍法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的殷元辰,此刻,終是可以緩一口氣。

    殷元辰體內冥古絕滅之力運轉,擡頭向天穹望去,能看見張若塵的身影。但,時間紊亂,空間扭曲,他難以分清,此刻看到的張若塵,到底處在什麼時空?

    “時間劍法第六重境界,四季劍法。冬劍!”

    張若塵向下俯衝,沉淵古劍直刺。

    四季劍法,張若塵是在時間長河上悟透,比時間劍法第五重境界的輝月如歌,更玄奇和高深。

    冬,代表:嚴寒、死亡、肅殺、終結,

    冬劍一出,海面上,雪花飄零,萬里海域化爲無盡冰川。

    凍結的,何止是海面?還有時間。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完全靜止。

    殷元辰不愧是蓋代奇才,時間能夠靜止,卻無法阻止他的思維靜止,更無法靜止他體內的力量。他體內血液完全江河一般流動,所有力量,盡數衝向雙臂。

    他長嘯一聲,雙臂緩緩擡起,掙破時間的壓制。

    手中巫神劍,刺向長空,精準到了極點,與沉淵古劍的劍尖碰撞在一起。

    張若塵眼中浮現出一道訝然之色,立即引動真理之道的三十倍攻擊力。

    收劍,再刺。

    就在張若塵收劍的一瞬間,殷元辰咬緊牙齒,將釋放出去的聖道規則盡數收回,巫神劍與沉淵古劍同時刺出。

    他施展的是神通級劍法,巫神通天劍。

    一劍刺出,死亡國度和通天神樹同時顯現出來。

    “嘭!嘭!嘭……”

    張若塵的劍法更加玄妙,在三十倍攻擊力的加持下,撕裂死亡國度,將通天神樹一截截穿透。最後,與巫神劍的劍鋒滑過,摩擦出刺耳的劍聲。

    “轟隆!”

    在殷元辰驚駭的目光下,沉淵古劍的劍尖,刺在他的頭頂。

    而他刺出的巫神劍,卻刺在了扭曲的空間中,沒能傷到張若塵。

    殷元辰的身體,踩破冰面,向海底急速墜去,頭頂的鎧甲難以抵擋這股衝擊,浮現出越來越多的裂痕,“嘭”的一聲爆開,化爲金屬碎片。

    此時,殷元辰和張若塵的身體,已是沉入海底十萬米。

    鎧甲被破,劍懸頭頂。

    縱然是神靈,處在殷元辰的位置,恐怕也是難逃一死。

    但,張若塵卻生不出一絲喜悅,反而感受到一股可怕的危機。

    “譁!”

    殷元辰的頭頂,散發出明亮至極的金光,飛出密密麻麻的梵文和奇異的道圖,反向衝擊在張若塵身上。

    ……

    “殷元辰死定了!張若塵這一劍,足以驚豔一個時代,重新定義劍道,僞神都得避退。”鳶如此說出一句,目光向婪嬰盯去,兩人對視了一眼。

    以他們二人之力,再聯合南聖,足以圍獵張若塵。

    當年,姑射靜、原阡陌、血靈仙三人聯手,可以抗衡實力與殷元辰在伯仲之間的白卿兒。鳶、婪嬰、南聖三人聯手,戰力顯然更在當初的姑射靜、原阡陌、血靈仙之上。

    能達到元會級代表人物的層次,每一個都有與元會級天才短暫對抗的實力。

    三位聯手,元會級天才也難敵。

    但,令人吃驚的意外發生,戰場中的那片萬里冰川融化,海域變成了金色,如同融化的黃金海,隨後,轟然炸開。

    一尊巨大無比的金色佛塔,衝破海面,爆發出來的強大勁浪,將張若塵震得倒飛出去。幸好張若塵提前察覺到危機,引動藏山魔鏡擋在身前,纔沒有受傷。

    金色佛塔與殷元辰的脊樑骨和頭骨融爲一體,被張若塵一劍刺中,頓時爆發了出來,衝出殷元辰的身體。

    金色佛塔如同一座金色神山,高不可攀,氣勢磅礴,又有佛力和神氣交織,引得天地間響起浩渺難明的佛音。

    佛音很像是從遙遠的過去傳來,蘊含神秘的道理,震懾張若塵的心靈,撼動張若塵的萬古歸一道域。

    一株通天神樹,與金色佛塔融爲一體,相互扭纏和穿插,猶如天生就長在一起。

    “通天浮屠!通天浮屠居然再一次現世世間。”西天佛界的一位老僧驚呼,隨後雙手合十,念出無名的經文。

    天庭萬界的修士,有不少都聽過通天浮屠這件至寶的傳說。

    “傳說,通天浮屠是上古時期,五祖和崑崙界的一位諸天級人物,聯手煉製出來,是打算用來鎮壓諸天萬界的妖魔,有着非同一般的威力。”

    “如果通天浮屠中,殘留有五祖和崑崙界那位天的力量,就可怕了!”

    “或許不是真的通天浮屠,只是一件仿製品。”

    “未必不是真的通天浮屠,我聽說,通天浮屠被崑崙界的那位天,傳給了十劫問天君。後來,問天君又將它,傳給了自己的女兒神妭公主。據說,神妭公主被囚禁之後,只有殷元辰時常去看她,所以殷元辰深受這位祖母的疼愛。”

    “一個孤苦的女人,常年不見天日,僅有孫子時常陪在身邊,她不將通天浮屠傳給殷元辰,傳給誰?”天堂界的一位老輩半神,如此說道。

    通天浮屠一出,張若塵的萬古歸一道域,頓時晃動不停,出現種種破綻。

    伺機一旁的南聖,抓住機會,向張若塵攻擊過去。

    這一次,他學聰明瞭,沒有去和張若塵近戰,而是擡起一雙手臂,衣袖鼓脹起來,袖口青煙寥寥。

    “嘩嘩!”

    數之不盡的符籙,從兩隻雲袖中飛出,化爲兩條青色的符河,向張若塵飛去,

    商子烆自然更加不會錯過這個機會,身上爆射出五彩光華,血紅色的赤子劍懸浮到了頭頂。在他手指劍訣的引動下,赤子劍飛出去。

    一劍化萬劍,萬劍化劍潮,飛入張若塵的萬古歸一道域。

    一場天下英傑聯手誅殺張若塵的大戰,終於拉開序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