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初殞神島主從上清的八百萬神魂念頭中抽離出了一滴疑似劍源的白色液體,融在劍印中,但此刻,劍印中的白色液體卻消散殆盡。

    先前張若塵之所以能夠一劍傷到名劍神,就是因爲這滴疑似劍源的液體逸散出來,與劍祖魄劍相融,使得魄劍威力大增。

    殞神島主說這滴白色液體威力奇大,能夠滴穿崑崙界,張若塵如今是徹底信了!

    莫非真是劍源?

    龍主道:“你爲何有如此一問?”

    張若塵將自己爲何能夠爆發出剛纔那一劍的原因講了出來,又道:“就在白色液體和劍祖魄劍相融的剎那,我的意識彷彿穿透時空,看到了極其詭異的一幕。”

    “那是一座完全沒有色彩的世界,確切的說,只有白色,萬事萬物都是白色。”

    “白色的山,白色的水,白色草木……就在這樣的一個世界中,唯獨有一人身上有色彩。那人,居然與上清祖師長得一模一樣。”

    “他在鑄劍,身上氣息強大,而且像是發現了我的意識,向我看了一眼。可惜,畫面只持續了瞬間。”

    在兩儀宗,張若塵見過上清的畫像。

    龍主神色沉凝了許多,道:“若非講出這話的人是你,我肯定會出手將其擊斃,簡直滿口胡言。你可知,你剛纔描述的那座世界有多兇險?”

    “那裡,被稱作無色界,是離恨天中最兇險的一界。但凡是去尋找無量境突破法的太虛大神,到達無色界邊緣,無不立即繞開。”

    張若塵一怔,道:“無色界?龍叔,我剛纔所說的話,絕無半分虛言。”

    “自然是信你。”

    龍主看向黑夜界門的深處,似要窺穿這片混亂的時空,心中暗暗猜測,難道這裡竟有進入離恨天的入口?

    “當年上清之死,的確是有些內幕。”

    龍主臉上浮現出困惑之色,但,還是搖了搖頭,道:“這裡的時間和空間很混亂,你看到的,可能是上清二十萬年前留下的影跡。”

    見龍主不願多提當年之事,張若塵不再追問。

    龍主笑了笑,道:“當年之事有些詭異,可謂是崑崙界的醜聞。不過,已經過去這麼久,告訴你也無妨。走,先離開這裡,邊走邊說。”

    “你心中是否在懷疑,明明我一直跟在你身後,爲何還一定要你來走這一遭?”

    張若塵與龍主走在神氣鋪成的虛空之路上,道:“此行,對我本就是一場修行,況且我身具劍祖劍魄和六柄神劍,對劍界或許會有微妙的感應。”

    “不全是!”

    龍主道:“其實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我和你太師父擔心,由我們出面,很可能會將太清和玉清驚懾得隱藏起來。”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上清能夠走出黑暗大三角星域,玉清和太清也一定能夠出去。他們得知上清死在崑崙界,對崑崙界的神靈,豈會沒有防範?”

    “由你站在明面上,加上劍祖劍魄和六柄神劍,才能將他們引出來。你會不會怨我們算計得太深?”

    張若塵動容,道:“你們要殺太清祖師和玉清祖師?”

    “若是可以,誰願意對自己人下殺手?”

    龍主嘆道:“上清當年所做之事,別說碧落子,便是我也要出手斬之。但,我不認爲玉清和太清也變成那個樣子了!”

    ……

    第一神女城,繁華熱鬧,車水馬龍。

    但,隨着一位修士驚呼“商弘的星魂神座熄暗了”,大街小巷中一陣轟動。

    衆人紛紛擡頭,眺望宇外星空。

    最近這幾年,天庭地獄的神靈頻頻隕落,星空中的神座星球時時暗淡,已經不是什麼驚奇的事。

    可是商弘卻不同,他是真理使者,商天之孫,大商神朝未來的神皇,有衝擊無量之資。這樣的人物被殺死,可想而知會引發多麼可怕的風暴。

    未名山莊。

    漁謠白衣如雪,身形款款,走向正在訓鵝的酒鬼,道:“師尊竟一點都不擔心嗎?”

    “有什麼好擔心?”

    酒鬼一腳將鵝大踹進了湖中,道:“劍界若是真的出世,天庭和地獄不打得天翻地覆纔是怪事,哪才死這麼幾個?再說,花影老頭都親自去了,應該穩得住局面。你的傷勢已經痊癒?”

    “已經無礙。”漁謠道。

    酒鬼道:“你千萬別偷偷跑去,風雲霸都隕落,以你的能耐,去了也是白送。”

    想了想,又道:“讓荒天去!這小子的命硬,反正他都要死不活了幾十年。一直守在墳地裡幹嘛,真以爲死了的人,還能活過來不成?”

    漁謠斟酌片刻,道:“既然花影前輩去了黑暗大三角星域,想來不會有意外。他……他再去,沒有任何意義。”

    酒鬼瞪眼過去,道:“你覺得老夫是讓他去送死?老夫幾時說過讓他去黑暗大三角星域?”

    “師尊的意思是?”漁謠有些不解。

    酒鬼道:“他是石族,既是生命主神,又差不多算是死亡主神。若是心中有生,自然是一往無前,天下無人可敵,想殺死他都難。但,一旦心死,自己坐在那裡都可能死掉。得給他心中注入一股生機,讓他恢復過來才行,不然人就廢了!”

    漁謠眼中露出擔憂之色,之前她就去過雨辰神廟,發現荒天已是化爲一塊人形的石頭,生機全無,怎麼都喚不醒。

    “沒有殺死玄一之前,他絕不會死。”漁謠道。

    酒鬼道:“你可知道,他與奪天神皇交手的時候,才從生死兩分,晉升到生死之間的境界?若是沒有在後面的連番大戰中受傷,與漁白薇之死的情緒衝擊,他完全可以將境界鞏固下來,掌握生死之間的奧秘。到那個地步,我要殺他,都不是易事。”

    “可是,他沒有時間去參悟。”

    “正是如此,如今纔會在生死之中走不出來。”

    漁謠動容,連忙問道:“師尊,如何爲他注入生機?”

    “他之所以還活在這世間,是因爲心中還有兩個在乎的人。其中一人,自然是玄一。另一人……當然不可能是你。”

    酒鬼冷了漁謠一眼,道:“你去尋白卿兒,讓她去叫醒她老子,那丫頭比你聰明多了!醒來後,你們直接去夜叉族祖界,別再來打攪老夫。一個個的,都不省心。天下的格局要變了,可惜啊,來早了一些。”

    “去夜叉族祖界做什麼……”

    漁謠問出這一句,但酒鬼已是消失不見。

    走出莊園,漁謠已是悟透酒鬼讓他們去夜叉族祖界的目的,心中震動巨大。

    久久之後,她才收斂心神,看向雲層上方的天尊皓月臺,感嘆,明明是父女,明明就在一界,卻因爲心中恨意,白卿兒從始至終都沒有去看過荒天。

    但過錯,又豈能完全算在荒天的身上?

    他纔是最可憐的那一個!

    白卿兒將雨辰神廟地底的神殿搬運了出來,放置在天尊皓月臺上。

    從天初文明回來後,她便進入神殿閉關,再也沒有走出一步。

    漁謠進入神殿的瞬間,坐在《千星連珠觀想圖》下方的白卿兒便是睜開眼睛,看了過去。對漁謠,白卿兒倒是沒有惡感。

    “外面發生了很多事,你竟一點都不關心?”漁謠道。

    白卿兒重新閉上雙眼,道:“若是發生了大事,自有神師和九天前輩處理。若是發生的事與星桓天無關,便是再大的事,又與我何干?對我而言,目前沒有什麼比修煉更重要。”

    “他可能會死,你就一點都不關心嗎?”漁謠道。

    白卿兒很無情,冷淡的道:“對他而言,死何嘗不是一種解脫?玄一的仇,我會自己去報。”

    “神師不必多勸,我知道他有種種無奈,逆神族的命運早就註定。但,這一切的悲劇,他真的一點責任都沒有嗎?他若是給不了母親未來,當初爲何要將她從天堂界帶走?既然帶走了,便是死,也不該離開。”

    漁謠心中極痛,很想爲荒天辯駁,沒有人比她更懂荒天當年的無奈。

    但最終剋制下來,因爲她知道白卿兒也是一個極其偏執之人。要她徹底原諒荒天,絕非一朝一夕的事。

    漁謠道:“我說的不是荒天,是張若塵。”

    白卿兒心中一驚,蹙眉道:“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劍界之爭,諸神隕落,張若塵被捲入了這場風暴中,隕落的大神都已經超過五位。師尊要坐鎮星桓天脫不了身,荒天若是能去,應該可以將張若塵安全帶回來。”漁謠道。

    白卿兒並非那麼好騙,神色放緩,道:“劍界若真的出世,就算九天前輩不去,師尊也會趕去,哪裡輪得到他荒天出面?”

    “劍界還未出世,甚至有可能不會出世。加上黑暗大三角星域危險重重,所以無量境的神靈尚未動身。”

    想了想,漁謠又道:“張若塵終究是星桓天之主,我們星桓天不出面援助,難道讓崑崙界和天羅神國前去?第一神女城纔是他的家。”

    白卿兒起身,走出神殿,看向頭頂星空,尋找消失了的神座星球,神色越來越凝重,道:“非荒天不可嗎?”

    神殿外,白卿兒和漁謠並肩而立,綵衣飄飄,窈窕如畫,宛若站在神月上的兩位神妃仙子。

    漁謠道:“只要他出手,無量境之下的神戰,哪怕戰得再如何慘烈,高手再多,他也能將張若塵帶回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