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天時間,轉瞬即逝。

    張若塵和龍主並未露面,隱藏在黑暗中。唯有蘭武藤一人,站在暗夜界門外圍的區域,靜靜等待。

    “劍界必不在暗夜界門”,這是之前龍主做出的判斷。

    蘭武藤不過只是那位神秘人慾要了解外界情況的一雙眼睛,怎麼可能將劍界的位置告訴他?

    暗夜界門更像是一座陷阱,在蘭武藤暴露之後,可以坑殺前來尋找劍界的修士。裡面危險至極,以龍主的修爲,都要慎重對待。

    時間一點點過去,來到第四天。

    蘭武藤眉宇間的憂色越來越濃,這些年,每一次來見那位神秘人,向他彙報失落者樂園的情況,等待的時間從來沒有超過三天。

    這一次,爲何出了狀況?

    張若塵道:“對方難道察覺到了異常?不對,就算是要察覺,也得先到此處才行。若是已經來過,又怎能瞞過龍叔的感知?”

    “來了!”龍主道。

    黑暗虛空中,一道明亮的劍光飛過,速度迅疾,飛向蘭武藤。

    劍光不知從多麼遙遠之外飛來,但卻將蘭武藤鎖定,使得他無法動彈。一道厚重的神音,與劍光齊至:“背叛者,死!”

    “你去救他。”

    龍主留下這句話,化爲一條神龍破空而去,瞬間便至千萬裡外,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所謂神靈步,在這等速度面前,如同蟻行。

    張若塵將日晷打出去,調動天地間的時間印記光點,凝成千里長的時間長河,與飛來劍光對碰在一起。

    竟不能擋……

    劍光將日晷擊飛,穿透蘭武藤的虛影,撞入進了暗夜界門中,發出一聲撼天動地的轟鳴。

    張若塵單手抓着蘭武藤,帶着他,挪移到了百里之外。

    蘭武藤驚魂未定,以感激的眼神看着張若塵,拱手行禮,道:“多謝救命之恩。”

    隔着遙遠虛空,都能一劍將他一位上位神鎖定得無法動彈,太虛境大神有這樣的實力嗎?

    怕是沒有。

    張若塵心中的震驚比蘭武藤還要強烈幾分,但,有龍主在,就算對方修爲再高,想來也不用太過擔心,應該逃不掉。

    將蘭武藤重新收進日晷,張若塵追向龍主離開的方位,一路上,皆有爲他指路的龍氣霧縷。

    ……

    ωωω● ttka n● ¢ ○

    “玉清,舊友在此,何故一擊而去?”

    神龍的身體收縮,化爲龍主灑脫的俊美身姿,站定在虛空,轉身看向後方。

    虛空中,空無一物。

    空間化爲水幕,出現細密漣漪。

    一位滿頭白髮的道袍老者,從水幕中走出,頭頂懸着一柄玉劍,渾身沐浴神光,散發古韻而神聖的氣息。

    像是壁畫上走出的仙人,又似古籍中走出的遠古劍者。

    “極望,怎會是你?”

    白髮老者眼神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龍主含笑,道:“你怎這般蒼老了?當年醉酒舞劍,談笑風生,何等英姿勃發。”

    故友相見,玉清心情愉悅,臉上皺紋都少了許多,道:“你說的當年,那都是多少年前了?往事不堪多憶。”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看來黑暗大三角星域真是一個沒年沒月的地方,讓你的心態變得如此之蒼老。”

    龍主不再閒話,道:“你們果真找到了劍界?”

    玉清臉上笑容收起,眼神內斂,道:“你是爲劍界而來?”

    “不僅是我,島主也來了!”龍主道。

    玉清雖然面不改色,可是頭頂上方的玉劍卻變得明亮了幾分,顯示出他的內心並不像臉上這麼平靜。

    龍主道:“太清還好嗎?”

    玉清不言,只輕輕點頭。

    龍主看出這位舊友,與自己之間已是有了一層深深隔閡。這層隔閡,並不只是二十萬年的時間堆積起來的,上清之死,纔是主因。

    龍主道:“看來你們已經知道上清的事。”

    “這些年,我們很少離開黑暗大三角星域,但還是出去了幾次,並非完全與世隔絕。”

    玉清神情徹底冷淡下來,又道:“外面那些蠅營狗苟、爭權奪利的俗事,實在沒有意思。爭鬥殺戮、貪婪陰險、慾壑難填,簡直就是在浪費有限的生命。”

    “我不知你和島主此來,是爲奪取劍界,還是殺我和太清,又或者是想讓我們二人回崑崙界。總之,外面的事,我是真的不願再沾。”

    追加一句:“若是要戰,我也奉陪。”

    龍主凝看着他,道:“難道你就不想知道當年碧落子爲何要殺上清?”

    “想,當然想。崑崙界本就需要給我們一個交代!”

    玉清胡發飛揚,眼神銳利似劍。

    張若塵趕至,停在了遠處。

    兩位無量境的古神對話,他一個小輩,還是別靠近過去了!

    龍主道:“我不知道上清是如何突破到無量境,但,二十萬年前,他回到崑崙界後,卻性情大變,如同魔化。不僅一連吞食兩儀宗三位神靈,還奪走了《無字劍譜》,闖入劍冢內的幽冥地牢,欲要打開第十八層獄。”

    “當年大尊叮囑過,幽冥地牢第十八層不可開啓,否則宇宙大亂,上清不可能不知道。他意欲何爲?”

    昔日冥王也只是被關押在幽冥地牢的第十五層。

    無人知曉,最後三層關押着多麼兇惡的生靈。

    玉清臉色激變,道:“不可能,這怎麼可能?上清絕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

    “以你對我的瞭解,我極望需要在此事上說謊嗎?”龍主道。

    “怎會如此,難道……”

    玉清像是想到了什麼,望向黑夜界門的方向,心中情緒波動極大。

    龍主道:“碧落子是你們的師尊,他出手殺上清,本就是清理門戶。但,十萬年前那一戰,他已隕落在無盡深淵。”

    “玉清,當年的你,可不是現在這般只知一味逃避。你們冒險闖入黑暗大三角星域,尋找劍界,衝擊無量境,不就是爲了守護崑崙界,保護天下生靈。”

    “就因爲一場誤會,要改變自己的初衷?又或者,你們是怕了?”

    “你們見十萬年前,崑崙界諸神隕落,被地獄界殺得血染山河,無處埋英骨,所以膽魄俱喪,只能躲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惶惶度日?”

    玉清瞪眼怒視,道:“極望,你以爲貧道是那種膽小怕事的鼠輩?你以爲當年得知聖僧和問天君隕落的消息,我們沒有灑淚?”

    “但,崑崙界之所以敗,問天君之所以隕落,聖僧之所以慘死,真的只是地獄界強大?”

    “據我們所知,是天庭內部出了問題,他們是被自己人害死的。這若還不夠讓人心灰意冷,那麼聖族是怎麼滅亡的?若我是天庭之主,便是死戰到底,也絕不會犧牲聖族。”

    “這樣的戰爭,就算拿再多的命去填,也依舊會敗。再強大的修爲,也要死在神戰中,化爲冤魂。”

    龍主無言許久,道:“都是因爲量劫。”

    玉清略微動容,但很快又釋然,道:“來就來吧,量劫終究會至。三十萬年前,諸天出征,尚且無法阻止,我們又能奈何?”

    “並非沒有阻止,至少將之推延了二十萬年。十萬年前,又有神秘強者出手,擊退量劫,爲我們爭取到了更多的時間。”

    龍主又道:“這麼多人都還在拼着,不甘屈服於量劫,你玉清爲何認命了呢?”

    玉清臉色沉重。

    龍主道:“有人不甘屈服於量劫,但卻有人選擇了屈服,並且成立了一個神秘的滅世組織。以量劫爲信仰,視量劫爲不可戰勝的唯一神靈,爲量劫滅世做出了許多不堪之事。當年,問天君和聖僧他們的死,多半就有他們的參與。”

    玉清嫉惡如仇,問道:“什麼組織?誰成立的?”

    “量組織!”

    龍主道:“到目前爲止量組織還非常神秘,他們就隱藏在天庭和地獄的各大勢力之中,專門挑起矛盾、仇恨、戰爭,讓整個宇宙的有生力量都陷入內耗。”

    “誰都不知道敵人在哪裡,他們非常狡猾,藏得極深。往往被猜測是量組織成員的神靈,將其擒拿,才發現抓錯了人,隨之引發新的矛盾和仇恨。”

    “甚至,絕大多數的強者,根本不相信量組織的存在。誰會相信,有那麼一羣人希望世界毀滅?”

    玉清苦笑,道:“就算天庭和地獄的戰爭是量組織挑起的又如何?世間的矛盾和仇恨一旦出現,就會越來越深,直到一方徹底被殺死。”

    “或許量組織真的就不存在,而是一些不想揹負責任的人故意編撰出來,將責任推卸到了量組織身上。”

    “極望,既然你和島主還在,當可守住崑崙界。若是崑崙界有一天不保,你們可以退來劍界,在這裡,至少可以活到量劫到來那一天。”

    龍主感到失望,道:“你就真的不想爲阻止量劫出一份力?”

    “我想!但我實在是看不透人心,害怕所做的一切,都是別人早就算計好的。就像你說的,明明以爲是量組織的成員,將其擒拿,才發生被利用了,被當成了刀!”

    玉清又道:“我更不想有一天,像問天君和聖僧他們一樣,因自己人的算計而死。”

    龍主無可奈何,知道勸不了他,目光看向張若塵,道:“你看他如何?”

    玉清早就注意到了張若塵,只以爲是龍主的弟子,直到此刻才仔細審視起來,雙眼中神光大放,道:“真是古怪,世間怎有這樣古怪的一個小子?他是誰?”

    “他是聖僧挑選出來阻止量劫的傳人,可惜目前還太弱了,但卻已經被聖僧昔日的仇敵注意到,未必有成長起來的那一天。有沒有興趣,助聖僧一臂之力?”龍主道。

    被兩位一直存在與傳說中的威名赫赫的古神盯着,張若塵渾身不自在,忍不住開口,道:“龍叔何必強人所難?其實,晚輩也想躲進劍界,過幾年安穩快活的日子,管他外界的是是非非,管他什麼量劫還是量組織,與我何干?心無責任,一身輕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