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商子烆的極限速度,快若虹光。

    在一衆觀戰者還沒有反應過來之時,他一劍,已是斬在張若塵身上。

    不過,張若塵雖然有傷在身,反應速度卻也是頂尖級別,橫劍一擋,將赤子劍爆發出來的絕大部分力量都化解,身體向後爆退出去。

    商子烆緊追上去。

    “嘭嘭!”

    商子烆和張若塵閃電一般出劍,一劍更比一劍快。

    身法移動,劍光滿天。

    海面上,出現數百道人形殘影,數萬道劍光,數百萬道劍氣。

    商子烆手中的赤子劍,是異種魔鐵煉製而成,喜噬鮮血,要淬鍊到至尊聖器的級別,需要吸收八億八千八百八十八萬初生嬰兒的血液。

    所謂“赤子”,指的就是幼嬰。

    正是如此,赤子劍蘊含古怪的力量,可以吸拉和震盪對手體內的血液。

    換做是普通的大聖,商子烆根本不用出劍,只需催動赤子劍的至尊銘紋,將能將其體內的血液吸噬殆盡。

    此刻,張若塵傷口未愈,與商子烆交手,自然是受到赤子劍的嚴重影響,傷勢有惡化的跡象。

    商子烆並非弱者,在元會級代表人物中,都算比較強的。殷元辰和缺,要擊敗他,都不是易事。

    張若塵如今重傷在身,還能在速度上,不弱於商子烆,已是讓站在一旁觀戰的缺暗暗吃驚。

    另一方位,南聖張嘴一吐,嘴裡飛出一道青玉古符。

    這張古符,其實是南聖親手刻畫和煉製出來。只不過,使用的材質,是孕育了多年的古料,所以古韻悠悠,神氣滌盪。

    “幽光萬里,聖魂絕滅。”

    南聖指尖飛出一滴血液,落在青玉古符上。

    符籙光芒暴漲,內部飛出一道道神文和異圖,覆蓋萬里之地。四大強者交手的海域,空氣瞬間凝固,海水變成黑色。

    “什麼?南聖煉製出了神符?”天庭一方的一位符道地師,失聲驚呼。

    因爲,只有神符才具有神文和異圖,與符道銘紋結合,可以滅聖城,殺衆生,神境之下無人可擋。

    十界之戰顯然是有種種規矩,不可能任由修士攜帶神符這種級別的戰寶參戰,更不可以攜帶百分之一以上的奧義,否則,將失去交戰的意義。

    但,修士憑自己的力量,煉製出來的符籙,卻可以使用。

    “神符?豈不是說,南聖擁有鎮壓無上境元會級天才的實力?”

    “神符曾出現在冰王星,摧毀了一座神女城,當時,無數聖境強者聚集,卻無法抵擋。真要被神符精準擊中,元會級天才必定灰飛煙滅。”

    一位符道天師,搖頭道:“不是神符!精神力達不到七十階,怎麼可能煉製得出神符?不過,南聖的符道造詣的確厲害,達到神境之下的極致,這張幽光死魂符,算得上半張神符了!張若塵遭三大至尊高手圍攻,已是在劫難逃。”

    張若塵察覺到遠處幽光死魂符的氣息,危機感大增。

    但,就在他分心這一瞬間,商子烆一劍險險從他勁邊劃過。劍鋒逸散出來的光華,與火神鎧甲摩擦,帶出一條長長的火花光痕。

    “與我交手,還敢分心?”

    商子烆的身體一分爲三,除了站在中間的真身外,左邊那個商子烆渾身火焰燃燒,使得周圍天地的溫度急速攀升。

    右邊那個商子烆,身體陰暗,釋放出來的道域,將數百里的空間化爲黑夜。

    商子烆修煉的乃是《太乙神功榜》上的功法“三尸煉道”,雖然千年前被張若塵殺死之後,三尸盡亡,可是,修爲和功法的底蘊卻還在。

    憑藉神妙的功法和修爲底蘊,商子烆煉出了兩具強大的分身。

    名爲:火魔帝和寒夜天。

    火魔帝和寒夜天是兩種靈體,誕生於商丘,是商祖第三子“易天君”種的十二靈花藤生長出來,個個戰力強大,與商子烆心念相合。

    商子烆認爲已到殺死張若塵的最佳時機,生死就在這一瞬。

    因此,三個商子烆攜帶無邊怒火,瘋狂攻擊過去。

    之所以憤怒,乃是因爲商子烆想到,若不是張若塵毀他三尸,憑他的天資,未必不能去衝擊元會級天才。就算無法成爲元會級天才,憑藉三尸的強大,他也可以與元會級天才一較高下。

    可是現在,火魔帝和寒夜天的實力,與他真身比起來,終究是差了不少。

    分身的力量,哪裡比得上三尸?

    “陰冥神掌!”

    “炎帝訣!”

    火魔帝和寒夜天各自施展絕頂聖術,從左右兩側,向張若塵攻擊過去。

    商子烆的真身,迎面攻向張若塵,卻不是使用劍法,赤子劍是懸浮在他的頭頂。商子烆雙手結印,體內近三十五萬億道聖道規則,在雙臂間流動。

    “大道天荒印!”

    他背後的虛空,出現片絢爛的雲霞。

    雲霞間,一隻似虛似實的手印探出。

    手印的中心,有一道道掌紋,掌紋與天地規則相合。

    不僅天庭諸聖大驚失色,一些神靈都爲之動容。

    不知是誰,顫聲念道:“天荒……八……技……”

    天荒八技,是商祖的絕學,是商祖參悟天地,修煉萬道,而創出的功法,可謂他一生修爲的精髓。

    傳說,三十萬年前,商祖與龍衆爭天位,便是施展出了天荒八技的最強一擊“天荒地老”,與龍衆打出的“萬龍朝宗”幾乎是分庭抗禮,僅輸一籌而已。

    商子烆此刻施展出來的“大道天荒印”,便是天荒八技之一。

    這是讓神靈都渴望觀悟的絕頂神通!

    天荒八技的任何一種,都難修煉到極點。商祖的子嗣和弟子中,不乏神境巨頭級別的存在,可是僅有三子易天君,能夠修煉出其中四技,成爲天堂界一等一的神境之王。

    商子烆以大聖之境,哪怕只能施展出大道天荒印的皮毛,悟性和資質都已經是驚人至極。

    對張若塵而言,此刻可謂四面楚歌,萬分兇險。

    前有大道天荒印,左有陰冥神掌,右有炎帝訣,更可怕的是,南聖打出的幽光死魂符封死了他的退路。

    殷元辰雖未動手,但卻是對張若塵壓制最狠的一個。他操控通天浮屠,定住了空間,鎮壓了萬古歸一道域。

    而且,他是頂尖殺手,誰都不知他什麼時候,就會向張若塵發出致死的一擊。

    張若塵此刻傷勢未愈,不想和大道天荒印硬碰,於是,選擇向左突圍。他的左手翻轉,一掌按了出去,與寒夜天打出的陰冥神掌對碰。

    “轟隆!”

    寒夜天猶如炮彈一般,被張若塵被太清推雲手拍飛出去。

    但,張若塵顯然是低估了大道天荒印的玄奇,也低估了南聖的精神力追蹤手段。他衝向左側,卻發現無法避開大道天荒印。

    那隻從雲霞中探出的手掌,看似只有數十米長,卻又像是無邊無際大小。

    無論張若塵衝向任何方向,它都一如既往的鎮壓而來。

    “戰!”

    張若塵不再避退,在海面上定住身形,藏山魔鏡、金剛月輪、烏金戰天柱,三件至尊聖器全部飛了出去,轟擊向迎面而來的手印。

    “轟隆!”

    大道天荒印的速度變緩了一些,可是,依舊在向張若塵移動。

    商子烆咬緊牙齒,大吼一聲,全身力量都匯聚於雙臂,皮膚上,浮現出一個個碑文。

    連碑文都逼了出來,可想而知商子烆此刻已是拼盡全力。

    張若塵連連後退,身體向水中沉去。

    火魔帝向張若塵衝去,手指捏拳,打出一道溫度數十萬級的小山大小的拳印。但,卻被張若塵背部飛出的一道藤蔓,抽得飛了出去。

    後方,幽光死魂符的力量,凝成一座直徑數十丈的黑窟窿,距離張若塵越來越近。

    十里,九里……

    商子烆獰然一笑:“張若塵,你的死期到了!”

    他當然知曉,張若塵還有食聖花這一手底牌,但卻不認爲,食聖花擋得住半張神符。

    五里、四里……

    隨着幽光死魂符的接近,別說離得更近的張若塵,就連商子烆都有一種,聖魂要被吸走,並且被碾碎的感覺。

    一直在靜靜觀戰的羅乷,豁然站起身,身姿妖嬈高挑,一雙美眸中露出掙扎的神色。

    她早就已經想要出手,畢竟未婚妻助未婚夫戰鬥,是天經地義的事。但她卻知,自己絕對不能出手。

    這一戰,張若塵意在將自己逼入死境,衝擊萬死一生境的極境關卡。

    她若出手,無疑是破壞了張若塵的計劃。

    但是現在……

    旁邊,鳳青漓道:“張若塵獨戰三大高手,逼得三人將各自的最強底牌都施展出來,即便隕落,也足以歷史留名。”

    鳳青漓是羅乷的閨中密友,一直看張若塵不順眼。但,今日這一戰,卻將她深深震撼,對張若塵的印象改觀了一些。

    強到如此地步,足以贏得任何修士的敬畏和尊重。

    至少要尊重他的力量。

    羅生天看了羅乷一眼,卻見她又緩緩坐了回去。

    羅乷那美俏至極的臉蛋上,沒有往日的笑容,嚴肅無比,玉指緊扣,自言自語的道:“我應該選擇相信他。”

    羅乷坐下了,可是一直在等待機會的婪嬰和鳶,卻騰飛而起。

    二人各自撐起一座命運之門,引動命運之光,向張若塵鎮壓而去。他們也看出,這是殺張若塵的絕佳時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