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座命運之門光照萬里,讓海水變成了銀光色。

    命運的壓制力量,不僅作用在張若塵身上,也落在離張若塵最近的商子烆身上。

    商子烆意識到不妙。

    因此,在幽光死魂符距離張若塵只剩數百米距離之時,商子烆果斷施展出流光疾速,向後退逃。以免這半張神符爆發出來的毀滅力,在殺死張若塵的同時,也殺了他。

    如果商子烆拼得同歸於盡,也不退,今日張若塵怕是真的凶多吉少。

    但,商子烆這一退,卻讓張若塵找到了一線生機。

    隨着商子烆遠退,大道天荒印爆發出來的力量快速變弱,張若塵體內涌出萬千星辰,衍化出一片混沌星海,以真理之道對抗兩座命運之門的力量。

    同時,他背上長出十二隻金翼,化爲一道金芒沖天而起,手指捏成劍訣,沉淵古劍先一步飛了出去。

    “錚!”

    刺耳的劍鳴聲,響徹天地。

    沉淵古劍急速旋轉,重重擊在大道天荒印的掌心,聯合三件至尊聖器,將它打得穿透,化爲一縷縷雲霞。

    但,沒給張若塵逃走的時間。

    “轟隆!”

    幽光死魂符在南聖的引動下,提前碎裂而開,爆發出一道驚人的毀滅力量。黑色的死亡之氣,以符籙爲中心,向四方海域擴散出去。

    不知多少海水,在這一瞬間蒸發。

    外圍海域掀起的水浪,化爲百丈水牆,海水變成死黑色,宛若濃稠惡臭的墨汁。

    很多修士都看見,幽光死魂符爆開的時候,張若塵在它的百米之內,而且沒能及時躲進至尊聖器的內空間。

    商子烆已是退避到五百里外,可是,符籙的力量,依舊衝擊在他身上,使得他身上的聖袍,碎得千瘡百孔。

    他身體如遭重拳擊中,隨勁氣飛出去千里,才重新穩住。

    幸好商子烆的身體防禦強大,堪稱不死不滅,倒也沒有受傷。

    但,魂靈卻受到衝擊,腦海刺痛。

    商子烆回頭望去,整個海域都變得渾濁,並且在冒氣泡。

    死亡之力瀰漫,滅絕一切生機。

    “遭受如此攻擊,張若塵縱然再強,應該也都神形俱滅。”

    商子烆暗暗鬆了一口氣,心境豁然開朗,站在死氣瀰漫的海面,卻感覺世界生機勃勃,思緒充滿輕鬆和愜意。

    心中魔障,一掃而去。

    他體內的聖道規則數量,在緩緩增長。

    “哈哈!終於結束了,殺死張若塵的終究是我。”南聖心中暢快,手捋臉頰上垂落下來的白鬚,頗爲春風得意。

    有人愉悅,也有人悲慼。

    項楚南十指緊捏,雙目瞪得猶如兩顆銅鈴,心中痛苦難受,卻又不知道能說什麼,最後,發出一聲嘶吼般的長嘯。

    青絲雪拍了拍他的肩膀,嘆息一聲。

    天龍界修士中,敖乙感慨一聲:“曇花一現,剎那風華。”

    敖虛空知曉張若塵就是書千癡後,心中對他懷有一份敬意,苦澀的道:“若是張若塵破境到無上境,不知得強到什麼地步?又得驚豔多少修士?”

    先前的大戰,張若塵已被逼到極限,自然是有更多的修士看出他沒有凝聚出無上法體,還是萬死一生境的修爲。

    “已沒有這種可能。”敖乙道。

    玲瓏仙子貝齒輕咬嘴脣,漣漣美眸凝望死氣最濃密的地方,暗暗期望着什麼,道:“他是被天庭和地獄一起殺死,世間真沒有他的容身之地嗎?”

    敖乙意味深長的道:“或許,是他自己不想融入天庭或者是地獄。但凡他選擇其中一方,也不至於舉世皆敵。無論怎麼說,都是他自己選擇的路。能引得五大強者聯手對付,即便戰死,也已經震撼一個時代。”

    命運神殿修士聚集的古艦上,般若和血屠皆是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總覺得這一切不是真的。

    “不會……還有什麼變數吧?”

    血屠拌了拌嘴脣,也不知是在期待有變數,還是擔心出現變數。

    般若雙手結成掌印,同時按了出去,頓時強勁的颶風涌出,將海面的死亡邪氣吹散。她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張若塵絕不可能,隕落在區區一個南聖手中。

    隨着死亡邪氣淡去,衆人的視線變得清晰。

    海面上,出現一道忽明忽暗的火光。

    “那是……”

    南聖臉上的笑容凝固,雙目死死盯着那道火光。

    只見,火光竟是急速向他飛來。

    “不好!”

    南聖臉色驚變,內心震撼得無以復加,實在想不通,張若塵爲何能夠在幽光死魂符中活下來?

    沒時間多想,他將兩張符籙,貼在腿上,急速向遠處飛遁。

    那道火光,越來越明亮,正是穿着火神鎧甲的張若塵。

    不得不說,幽光死魂符的確很強,在它爆開後的那一瞬間,將火神鎧甲中的張若塵,肉身幾乎震得化爲血泥。

    但,張若塵融合了真理之心和白蒼血土,肉身蘊含的生機,自然不可能那麼容易就被磨滅。

    至於幽光死魂符對魂靈的衝擊,則是被劍魄的力量擋下。

    神境之下,要擊敗張若塵,或許還有修士可以做到。但,要殺張若塵,卻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除非,幽光死魂符直接落在張若塵身上爆開,才能可能做到。

    就在剛纔,衆人都以爲張若塵死在幽光死魂符下的時候,張若塵已是利用這短暫的時間,重新凝聚出肉身,傷勢恢復得七七八八。

    更讓張若塵欣喜的是,體內的聖道規則瘋狂增長,不斷向兩個元會數的極境衝擊。

    破境的契機已到。

    “哪裡走?給我去死。”

    張若塵速度太快,神境之下難出其右,追上了南聖,一拳擊出。

    淨滅神火與拳勁一起涌出。

    南聖來不及施展精神力手段,只得轉身,雙掌拍了出去,打出一道山嶽大小的轉輪印。

    “嘭!”

    張若塵擊穿轉輪印,拳頭重重擊在南聖胸口。

    南聖的身體四分五裂,鮮血飛濺,灑在方圓百丈的海域。

    “給我煉!”

    張若塵身上的火神鎧甲中,涌出大量神火,將整片海域覆蓋,煉化南聖的血液、殘軀、精神力,要徹底將他殺死。

    “嘩啦啦!”

    南聖精神力不滅,從一件葫蘆形狀的器皿中,引出密密麻麻的符籙,守護散落在海域中的血液和殘軀。

    六道劍光破空而來,衍化出六種劍訣,攻向張若塵。

    同時,婪嬰的笑聲響起,道:“張若塵,還是我來斬你吧!”

    張若塵將六種劍訣一一破去,婪嬰的身形在他身側顯現出來,抓住六劍之中最強的阿修羅劍,揮劍橫斬了出去。

    鳶站在張若塵的頭頂上空,腳踩一片萬千惡鬼凝聚成的鬼雲,一雙纖纖玉手,刻畫出一道又一道棄天鬼紋。

    棄天鬼紋由鬼主創出,可以溝通天地,駕馭萬鬼,竊取天威。

    密密麻麻的棄天鬼紋,與長達數百里的鬼雲,同時壓了下去。

    張若塵將藏山魔鏡、烏金戰天柱、金剛月輪、沉淵古劍盡數打出,震退婪嬰,隨即,直衝長空,迎向鬼雲。

    “戰!”

    他的身後,不動明王聖相凝聚出來,化爲一尊高大巍峨的身影。

    不動明王聖相一掌拍出,擊碎鬼雲,震斷棄天鬼紋。

    鳶目光一凝,背上長出一對黑色鷹翼,急速向天外飛去。她可不敢像商子烆和婪嬰一般,與張若塵近戰,沒看見南聖都被張若塵一拳打碎身體。

    “張若塵,我們繼續戰。”

    婪嬰長笑一聲,駕馭六劍,追向張若塵。

    海面上,一滴滴血液和一塊塊殘軀,在精神力引動下,重新凝聚在一起,化爲南聖的身形。

    他臉色蒼白,身體虛弱,眼中驚懼未消,自言自語的道:“好可怕的張若塵,幽光死魂符都殺不了他,不能再戰下去了!”

    這一戰,給南聖造成不小的心理陰影,彷彿張若塵根本無法戰勝,是一座他無法翻越的高峰。

    南聖正欲退出戰場……

    “唰!”

    天空,一柄長達千米的巨劍,破空直插下來,將他的肉身再次擊碎。

    巨劍,正是沉淵古劍。

    “嘵嘵”的聲音響起,數之不清的噬神蟲,順着巨劍的劍體,衝入海面,吞噬南聖的血液和殘軀。海面上,傳出南聖魂靈的慘叫聲。

    裁決尊者的神境世界。

    來自天南生死墟的六大人眼神一沉,右手兩指合併,引動精神力,向下方海域中飛去。

    “嘭!”

    血絕戰神揮出戰戟,斬斷他的精神力。

    “六大人,神靈還是不要插手十界之戰爲好,先前本座外孫陷入死境的時候,本座可有插手?”血絕戰神冷聲道。

    “你……”

    六大人無法反駁,只得怒目盯過去。

    血絕戰神臉色沉冷如霜,與他對視,根本不懼他天南生死墟傳人的身份。

    “咦!那位小神女,居然出手了!”有死神殿的神靈,訝然的道。

    下方的海域中,一道驚豔而美麗的身影,劃破長空,飛落到血紅色的海域中。

    正是命運神女,般若。

    她站在距離海面數丈高的位置,背後懸浮着真我之門,門中灑落下一縷縷光束,宛如線紋,將南聖的殘軀席捲了起來。

    在命運之光中,南聖的身體,再次凝聚出來。

    這一次,南聖虛弱到了極點,眼中失去銳氣。

    他拱手向般若行了一禮,道:“多謝神女殿下出手相救,南聖必定銘記恩情。”

    “你先離開戰場,好好療傷。”

    般若衣袖一揮,袖間的力量,化爲一股風勁,將南聖送回死族修士的陣營中。

    她手持命運決杖,擡起雪白的螓首,望向正在與婪嬰和鳶交鋒中的張若塵。又瞥了一眼,騰飛過去的商子烆和殷元辰,隨後,腳下涌出一條蜿蜒的冥河,腳踩冥河,飛向天空中的張若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