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目睹白卿兒絕然而去,荒天一顆石心亦是疼痛欲裂,心中苦楚無法向任何人言語。

    若不關愛這個女兒,他怎會將龜王爺和柱將軍送到她身邊,保其安危?

    所謂大神,威名動宇內,可是,與易天君和商天這樣的敵人相比,依舊差距甚大,需要徐徐圖之。

    若不隱忍,他何能活到今日?

    何能手刃奪天神皇?

    況且逆神族的命運,別說十萬年前的他,便是以他現在之能,也無法改變分毫。

    他做不到的事,張若塵卻做到了!

    並非是張若塵比他更強,更優秀,而是張若塵的背後有更厲害的人物在佈局,一舉一動,可以改變星空中的格局。

    可以說,張若塵比他幸運得多。

    有了這一份幸運,加上張若塵不懼生死、性格堅韌、重情豁達、仗義疏財、海納百川的人格魅力,才擁有了如今無人可以代替的位置。

    九天爲何支持張若塵,只是因爲張若塵的修煉天資?

    其實更大的原因,是張若塵即便與天下修士爲敵,也堅定不移的保護體內流淌逆神族血液的白卿兒,守護神女城。哪怕,他當時顯得自不量力。

    天姥爲何肯爲了張若塵,破例走出黑暗之淵?

    只是因爲他是大尊的後人?

    若只是這個原因,劫尊者遇到危險之時,她爲何沒有出手?

    其實,是因爲張若塵身上那股拼搏的精神,讓她欣賞。正是這股精神,在黑暗之淵中,張若塵才拒絕了她賜予的神旨,不想在神境之下苟活一生。

    當然,更大的原因,乃是她本就有意庇護逆神族,有意與那股欲要滅掉逆神族的力量相爭。

    她也有無所畏懼的精神。

    龍主爲何支持張若塵?

    乃是龍主看到了張若塵爲崑崙界的付出。

    ……

    論手段、論智慧、論意志、論天資,荒天自認爲不輸任何人,與張若塵的差距,或許就在於少了太多的人情味,缺乏那股豁達而包容的心境。

    荒天從心緒中走出,道:“是九天前輩讓你們來到這裡的吧?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漁謠將最近數十年發生的大事,詳細講述了一遍,道:“師尊希望你能去一趟夜叉族祖界。”

    荒天何等大智慧之人,頃刻間明悟,道:“地獄界和天庭,必定是要滅掉星桓天和星天崖,不會允許你們繼續中立下去。若不提前謀劃,大勢衝擊而來之時,只能靜等毀滅。”

    “聯合百族王城,是勢在必行。但依舊還不夠,想要與天庭地獄三分天下,得將崑崙界、不死血族、羅剎族拉過來才行。就憑張若塵現在的修爲,有這樣的號召力?”

    “現在就動百族王城,太早了一些。地獄界豈會讓你們如願?”

    “我看此舉,惹怒命運神殿和黑暗神殿的概率更大,多半會將風暴引到這裡。”

    漁謠道:“若張若塵找到了劍界呢?”

    荒天輕輕點頭,道:“若是如此,此事倒是可以經營一二。但,在此之前,得用些手段,讓百族王城與地獄界徹底水火不容。這是兵行險着,若是張若塵找不到劍界,我們將沒有退路,很可能要面對天庭和地獄的前後夾擊。”

    “你說的是……我們?”漁謠微微失神。

    荒天苦笑:“石族回不去了,天庭更回不去,除了留在星桓天,我還能去哪裡?既然那幾位老傢伙要做變天之舉,我做個開路先鋒應該還是有資格的吧?”

    漁謠沒想到荒天能說出這般打趣的話,心中由衷高興,凝白的臉上露出傾世絕美的笑容。

    ……

    青色的道宮下,張若塵再次演練劍法。

    太清看上去比玉清還要蒼老幾分,身上全無銳氣,手持拂塵,慈眉善目,笑道:“這真是我兩儀宗的弟子?”

    龍主道:“其實他能有今日的成就,都是聖僧的功勞。”

    玉清露出不悅之色,道:“聖僧固然神通廣大,但畢竟在十萬年前就隕落,怎麼可能親手教導他?說到底,還是我們兩儀宗之功,貧道在他體內感應到了曾經留下的一道劍意。”

    “老道也感應到了!”太清道。

    張若塵向上方行禮,道:“當初進入魚龍境的時候,的確是從祭天銅鼎中得到了三位祖師留下的劍意。”

    玉清和太清皆是捻鬚而笑。

    兩儀宗是他們一手創立,如今能夠看到後輩徒子徒孫中誕生出一個劍道天資如此了得的人物,心情怎能不高興?

    龍主道:“可惜修爲還不夠高,若是他現在有無量境的修爲,憑我們這些長輩的支持,天下將有三分之一落入他的手中。”

    太清收斂笑意,明白龍主此來必有大事商議。

    玉清第一次聽到龍主這般說法,忍不住問道:“這三分天下是何意?”

    “你不是一直擔心被自己人出賣?擔心所做的一切,都是他人提前設計好的?既然如此,爲何不站出來,自己做一番大事?”

    龍主繼而又看向太清,道:“太清兄,要不我們進道宮詳談,順便討一杯佳釀?”

    “你極望還真是沒有將自己當成外人。”

    太清笑了笑,引着龍主和玉清走進道宮,消失在一片琉璃神光中。

    他們後面說的這一席話,沒有讓張若塵聽到。

    道宮位於一座懸空島上,島長千里,聖木林立,奇峰多聚,神氣如煙,對神靈而言都是修煉寶地。

    可惜太安靜了!

    張若塵使用精神力探查,只感應到八道修煉者氣息,除了兩個道童,另外六個都是異種妖修。修爲強大者,已然踏入神境。

    “拜見大神。”

    一位青衫道袍的上位神,出現到張若塵面前,躬身行禮。

    張若塵看出他的真身,是一株老參,問道:“閣下是?”

    “我乃太清座下弟子,李匿。”

    “無需叫我大神,我名張若塵,稱我一聲若塵就可。”張若塵笑道。

    李匿對外來者本是心存防範,見張若塵如此隨和,頓時心中映象大爲改觀,道:“若塵兄,我奉師尊之命,帶你各處走走。”

    “好,正想見識劍界的風光。”

    張若塵隨李匿一起騰飛出懸空島。

    懸空島上,本已是靈藥、聖藥遍佈,讓張若塵大開眼界。懸空島下方的蒼芒大陸,無邊無際,山巒迭起,沒想到叢山峻嶺之間,竟然也是靈光忽顯,藥氣沖天。

    復甦後的崑崙界,也算是修煉資源富饒的大世界,可是與劍界相比,依舊是大有不如。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向南飛行了三千萬裡,張若塵忍不住問道:“這劍界中,沒有人類國度嗎?爲何一路行來,所見的皆是飛禽走獸,草木精怪?”

    “劍界自古便是如此啊!”

    李匿想了想,又道:“不過,遠古之時劍界應該是有人類文明的,而且相當繁榮,留下了諸多遺蹟。但,不知什麼原因,人類滅絕了,一個都不剩。”

    “師尊也曾帶過一些人類來到劍界,但是,他們修爲有成之後,妄圖離開這裡。師尊自然是不許,擔心劍界的位置被外面的貪婪之輩知曉,擾了界內清淨,所以後來再也不帶別的生靈來了!”

    張若塵輕輕點頭,想來也是玉清足夠信任龍主,所以才能這般放心大膽,邀請他們前來劍界做客。

    張若塵問道:“李匿兄可知劍神殿在何處?”

    “劍神殿?”

    李匿茫然,搖頭表示沒有聽說過。

    張若塵神情更茫然,以李匿的修爲,竟然不知劍神殿?

    難道劍神殿根本就不在劍界?

    “劍界一共有五座大陸,以五行命名,這裡是青木大陸。走,若塵兄,帶你去蒼金大陸看看。”

    ……

    劍界實在太廣闊,張若塵和李匿遊了蒼金大陸,便是收到龍主的傳訊,橫渡連雲海,回到了太清道宮。

    玉清似乎滿是心事的樣子,看張若塵眼神,變得複雜了許多,道:“若塵,你可願留在劍界修煉千年?極望說你擁有日晷,可以憑藉時間力量,迅速提升修爲。千年修煉,你應該可以達至太虛境。”

    張若塵道:“劍界是一處清淨的修煉寶地,能得到祖師的收留,若塵心中甚是感激。若是時間允許,別說一千年,就是一萬年,若塵也願意。”

    玉清道:“哦!你在外面,莫非還有什麼重要的事?”

    “當前對你而言,沒有什麼比修煉更重要。”太清道。

    張若塵道:“晚輩在外面有無數仇敵,他們找不出我,必會瘋狂針對我的那些親人和朋友,逼我現身。”

    “倒是一個重情重義的好孩子。”太清滿意的笑了笑,道:“放心吧,此事可以交給你龍叔,他會將你的親友,全部接來劍界,讓你沒有後顧之憂。”

    張若塵再次一拜,以示感激,但卻說道:“這件事沒有那麼簡單!晚輩有一不情之請,希望兩位祖師能夠答應。”

    “你且說。”玉清道。

    張若塵道:“我想救天初文明,讓他們牽來劍界避難。”

    玉清和太清顯然已從龍主那裡瞭解到了外面的局勢,相互傳音溝通。片刻後,太清道:“天初文明乃道家一脈的源頭,老天主德高望重,是老道敬佩至極的巨賢,曾還去聽過他講道呢。”

    “如今天初文明危在旦夕,我和你玉清祖師自然是樂意出手相助,也不介意天初文明搬遷至劍界。但,以老天主的性情,未必肯背叛天庭,做一個逃兵。”

    張若塵心中巨震,擡頭看向坐在上方的太清和玉清,實在不敢相信,他們居然這麼輕易就答應讓天初文明搬遷至劍界。

    難道他們已經做出出世的決定?要參與進這場風起雲涌的俗世爭鬥之中?

    龍主到底是如何說服他們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