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婪嬰和鳶的加入,使得戰場覆蓋的區域更加廣闊,氣浪翻滾,陰雲遮天。

    海面上的一角,呈現出一座血色的修羅世界,萬千屍骸伏地,殘城中戰旗飄揚,又有巍峨的阿修羅山聳立中心,接天臨海。

    這是婪嬰身上凜冽殺氣,衍化出來的奇景。

    另一角,完全被陰寒的鬼氣覆蓋,裡面陰兵排列,天空鬼魂飛舞,是鳶的道域展現了出來。

    與陰氣和殺氣相對應的,乃是商子烆身上的五彩功德光華,和通天浮屠散發出來的金色佛光。

    四大高手,個個非同小可,無一不是天生奇資,並且由神境巨頭精心培養出來,從小到大難與敵手,號令萬千諸聖,莫敢不從。

    他們皆是站在聖境頂端的霸主,同境界,可以一打一羣。

    若非張若塵橫空出世,四人怎會聯手鬥戰一人?

    “嘭嘭!”

    劍鳴聲、嘶吼聲、碰撞聲連成一片。

    在場,來自地獄界和天庭的一衆大聖,見到了他們平生最震撼且內心感觸異常的一場劍道對決。

    一些劍道修士,激動得快要跪下膜拜。

    張若塵腳下踩着日晷,懸浮在距離海面千丈的半空,在體內神氣的催動下,日晷爆發出來的力量,將數萬裡海域中的時間印記,源源不斷吸引過去。

    即便是殷元辰的通天浮屠,也鎮不住日晷,壓不住時間。

    “唰!”

    商子烆與赤子劍合二爲一,化爲一道血色光華,直刺向張若塵胸口。

    滾滾血霧,隨劍光涌了過去。

    張若塵將沉淵古劍舉過頭頂,天地聖氣急速向他匯聚,轉化爲數百道水桶粗細的雷電,匯聚於劍尖。

    一劍斬下去,擊退赤子劍。

    右側,婪嬰操控六柄聖劍,呈一、二、三的陣勢排列,從半空飛下來。

    成千上萬道修羅劍氣,圍繞劍陣排列。

    張若塵揮劍向上一引,隨戰劍的軌跡,時間印記匯聚而來,化爲一條蜿蜒的時間長河。

    在時間力量的加持下,張若塵破去婪嬰的劍陣。

    正前方,持着巫神劍的殷元辰攻來,施展出的乃是神通級劍法。劍法一出,張若塵眼前昏黑一片,喪失視覺,什麼都看不見。

    他只能憑本能和真理之心的感知,刺出一劍。

    空間和時間的力量匯聚過來,化爲一朵奇異的花。

    “轟隆!”

    殷元辰的修爲,顯然是商子烆和婪嬰高出一大截,擊穿張若塵的“一念花開”,穿過圍繞日晷流動的時間長河,巫神劍擊在了張若塵的胸口,與火神鎧甲猛然碰撞。

    鎧甲中,張若塵吐出一口鮮血,身體一縮,變得只有螢火蟲一般大小。

    “唰!”

    在時間力量的加持下,張若塵的速度,快得讓殷元辰都反應不過來,如同飛火流螢。

    螢火蟲撞擊在殷元辰的背心。

    隨螢火蟲一起撞擊過去的,還有從空間中刺出的沉淵古劍。

    殷元辰催動無上法體,身體中,四十萬億道聖道規矩盡數浮現出來,與血肉結合爲一,衝向背心,與沉淵古劍的劍尖對撞在一起。

    “嘭”的一聲,殷元辰向前拋飛出去,背部出現一道寸長的血口。

    沒有理會這點傷勢,殷元辰折返而回,再次攻了過去。在他之前,婪嬰和商子烆早已揮劍斬出,根本不給張若塵任何喘息的機會。

    四人皆是用劍,且將劍道修煉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殷元辰的劍道,是“奇和陰狠”。將古巫之道和通天之秘,與劍道結合爲一體,詭奇無比,卻又陰狠毒辣。

    商子烆的劍道,是“快”。以入神的流光之道,將劍法的速度演繹到極致。

    婪嬰的劍道,只爲“殺戮”,每一劍都意在取張若塵性命。

    而站在日晷上的張若塵,以一己之力應對三人攻伐,可謂險象環生,剎那間,就能決出生死。

    但,他卻像是擁有三頭六臂一般,將三人的劍法一次又一次破去,甚至在時間力量的配合下,還能尋隙反擊。

    如此劍道,可稱天下第一。

    在場的劍修,內心無不感動和震撼。

    “張若塵的劍道,纔是劍之大道,我若能夠拜他爲師,該多好。”有劍道大聖,以敬仰無比的眼神,窺望站在日晷上的那道身影。

    華春秋一邊揮筆繪畫《紅塵絕世圖》,一邊激動的道:“張若塵雖不是神靈,卻可封爲劍神。神境之下的第一位劍神!”

    不成神,而封神,聽在別的修士耳中,只將其視爲笑談。

    但,在場的劍修,卻都當真。

    因爲只有修劍者纔會明白,要將劍道修煉到張若塵那個層次,比成神還難。既然如此,爲何不能封爲神境之下的第一位劍神?

    “錚!錚!錚……”

    缺站在水面,處變不驚。

    但,影丹劍卻感應到了他的內心,自動凝聚出來,飛出他的身體,欲要飛往四大劍道高手對決的方向。

    缺將其抓住,壓制了下去。

    鳶雖然也是元會級代表人物,可是,卻不敢闖入張若塵、殷元辰、商子烆、婪嬰的劍圈,那裡已是化爲生殺禁地,不是主修肉身和武道的元會級代表人物靠近過去,會有隕落的風險。

    “張若塵意在壓迫自己,想要借殷元辰、商子烆、婪嬰的劍,助他破境。不能讓他得逞,得將日晷的時間力量壓下去,只要失去時間力量的加持,他必定速敗。”

    鳶站在高空,背上懸浮着命運之門,四周鬼雲旋轉,雙手不斷刻畫出鬼紋。

    鬼紋和命運之門的力量,皆向日晷所在的方位壓了過去。

    隨着天地間的鬼紋越來越多,日晷遭受了一定程度的壓制,頓時,張若塵徹底被殷元辰、商子烆、婪嬰的劍光覆蓋。

    張若塵身上的火神鎧甲,因爲遭受了太多次的劈斬,光芒逐漸暗淡下去。

    般若沒有出手,在靜靜觀戰。

    沒有人認爲,她是不敢靠近劍圈。因爲,般若的武道和精神力都極其強大,在擁有命運決杖的情況下,與有半神之神稱號的閻昱,都打成了平手。

    但,閻昱卻認爲,她是元會級天才之下的最強者。

    因爲她更年輕,還有更多的可能性。

    當然,隨着鎮元的出現,在沒有戰過的情況下,誰敢稱元會級天才之下第一?

    “太強了吧,他真的還是萬死一生境?”鳳青漓心中情緒波動強烈,她敢發誓,這一生都不可能忘記,眼前四大劍道高手對決的畫面。

    “好!”

    羅生天大喝一聲,早已是忘了張若塵的負心薄倖,體內熱血沸騰,只覺得這個妹夫的確是人中龍鳳,蓋壓天下英傑,豪氣沖天。

    他曾無數次想象過,自己也擁有如此驚天動地的戰力,獨戰天庭和地獄的最強修士。

    說到底,對強者,任何修士都懷有敬意。

    或者,渴望變成強者的樣子。

    連神皇子都叫“好”,後方那些憋了很久的天羅神國大聖,自然是跟着大聲喊了出來。

    羅乷卻是理智無比,呵斥了羅剎族那些威武的男性大聖和妖嬈的女性大聖,道:“現在就開始喝彩,太早了一些。”

    一位出生古族的美豔羅剎女,嬌聲道:“公主殿下有什麼好擔心?連幽光死魂符都殺不了駙馬,神境之下,誰還奈何得了他?”

    “駙馬應該已經劍道入神了吧?”

    “駙馬以一己之力,鬥戰數位元會級人物,即便今日敗了,也足以傲視天下。真到生死關頭,大帝豈會不出手相救?”

    絕大多數大聖,依舊不知道張若塵還是萬死一生境的修爲。

    在他們看來,張若塵現在的戰績,已經是非常了不得,可謂一戰驚天下,在不敵的時候,肯定會立即退走。

    若真陷入死境,神靈肯定會出手救他。

    然而羅乷卻明白,神靈無法出手,否則也輪不得般若救南聖。

    這一戰,張若塵即便陷入死境,也絕不會退。

    因爲他來到十界戰場,就是爲了求死。

    若不是想要求死,怎麼可能,對天庭和地獄的所有天驕都出言不遜,顯然是想挑起所有修士的情緒,引出所有想要殺他的敵人。

    入死境,破極境。

    此刻,張若塵再一次陷入生死一線的關鍵時刻,身上的火神鎧甲被打碎,殷元辰、商子烆、婪嬰劈出的劍,斬斷時間長河,不斷落到他身上。

    憑沉淵古劍和一件件至尊聖器,也擋不住他們的攻伐。

    天羅神國、不死血族、劍修,這些先前還激動和喧囂的修士,全部都安靜下來,感覺到情況很不對勁。

    怎麼神靈還沒有出手救張若塵?

    難道要眼睜睜的看着這樣一位絕代天驕,隕落在無定神海?

    殷元辰、商子烆、婪嬰雖然打得張若塵身體幾乎變得破破爛爛,可是,他們臉上卻一絲笑意都沒有,反而凝重到極點,拼盡全力攻擊。

    因爲,他們感應到,張若塵體內的聖道規則正在快速增加,衝向兩個元會數。

    越來越近……

    “不能讓他的聖道規則,衝破那個極數。”

    商子烆心中急切到了極點,頭頂萬丈彩霞浮現出來,施展出大道天荒印。

    “滅世阿修羅!”

    婪嬰的身體周圍,衍化出雛形宇宙,斬出最強一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