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戰局惡化,頃刻間,就要分生死。

    衆人看得出,這一次,張若塵怕是真的要隕落,因爲殷元辰、商子烆、婪嬰、鳶都掌握有磨滅他所有生機的力量。

    四大高手殺他的意志,非常堅定。

    不過,在場那些踏入無上境的大聖,與天空上的諸神,卻臉色凝肅,始終在關注張若塵的聖道規則數量。

    距離兩個元會極數的極數,只差千道,異常接近。

    與萬億的數量比起來,千道聖道規則顯得非常渺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對於此刻的張若塵而言,千道之差,便是天上和地下的差別。

    這是與天地在博弈!

    天地之力,在壓制他。

    闖過去,便是勝過了天。

    闖不過去,張若塵依舊可稱天下第一,但,只能稱天下第一。正是要摘去“天下”二字,所以,他纔要拼死一戰,以死亡的壓力,刺激自己的潛力。

    血絕戰神和血後目光緊鎖,精神繃緊。

    以神靈的心境,也做不到風輕雲淡。

    張若塵嘴裡發出長嘯聲,背部飛出密密麻麻的紫電藤蔓,將身體包裹。藤蔓中,魔音的身影若隱若現,赤、黑、白三柄戰劍結成一座劍陣,迎向商子烆打出的大道天荒印。

    “轟隆!”

    魔音的修爲,不可謂不強,結出的劍陣更是高明至極。

    但,只支撐了一個呼吸的時間,就被大道天荒印擊潰,所有藤蔓盡數崩斷。三柄本屬於三位天使皇的戰劍,向後飛了出去,其中一柄從魔音腰間飛過,差一點傷到她自己。

    面對商子烆這至強的一擊,誰敢硬碰?

    別說是魔音的修爲,就算殷元辰和缺,也要暫避鋒芒。

    “主人,借我日晷。”

    魔音右臂伸出,整隻手臂化爲數十道雷電,捲起日晷,向大道天荒印轟擊而去。密密麻麻的時間印記光點,隨日晷一起飛出。

    婪嬰的滅世阿修羅,一劍將張若塵鮮血淋漓的身體,斬斷成兩截,有大量殺戮之氣,侵入進張若塵體內,摧毀他的生機。

    當然,婪嬰也付出代價,被一道時間長河幻影擊中,瞬間丟失千年壽元。

    他身體變得虛弱,急速向後飛退。

    在退的時候,也不忘釋放出天劍魂,駕馭六劍,封死張若塵的六大方位,不給他脫身逃走的機會。

    魔音和日晷,從天空墜落下來,她滿身血霧。

    魔音付出了極大代價,終是破去大道天荒印,卻也失去戰力。

    張若塵距離兩個元會數,已只差百道聖道規則。

    更近了!

    但,聖道規則陷入停滯,沒有繼續增長。

    上空,響起殷元辰的冷聲:“一個元會數,天地尚能容許。兩個元會數,天地是容不下的,你沒必要繼續衝擊了,我來送你上路。”

    “錚!”

    巫神劍變得千丈長,如劍形山峰,直刺下去,爆發出霸道絕倫的力量波動。

    張若塵的兩截身體重新凝聚,來不及煉化侵入體內的殺戮之氣,雙手一合,施展禁術,燃燒壽元,身上的力量波動節節攀升。

    藏山魔鏡變得湖泊那麼巨大,被張若塵一掌按出,與巫神劍的劍尖碰撞。

    “轟隆!”

    空間出現破碎的跡象。

    此刻的張若塵,戰力更勝先前,擋住了巫神劍。

    但,他的對手,不止殷元辰。

    站在鬼雲中的鳶,雙臂展開,身前聖道規則凝聚出成上千根骨矛,將張若塵的防禦打破,骨矛一根又一根擊在他身上。

    每一根落下,張若塵嘴裡都要吐出一口鮮血。

    但,令人吃驚的是,元會級代表人物打出的攻擊,居然沒能刺穿張若塵的肉身。

    骨矛擊穿皮膚和血肉,也被骨頭擋住。

    毫無疑問,在燃燒壽元的情況下,張若塵的肉身防禦,變得更加變態,可以站在那裡硬扛鳶的攻擊。

    “可惡!不啓用至尊聖器,還殺不了他了?”

    鳶纏在手臂上的一串鈴鐺飛了出去,環繞身體飛行,每飛行一圈,十二枚鈴鐺就會變大一倍,上面的至尊銘紋越來越明亮。

    鈴鐺發出的聲音,對天庭和地獄所有修士的聖魂,都造成影響。

    “噬魂鈴!”般若向她看了一眼。

    “轟!”

    殷元辰飛落到巫神劍的劍柄上,釋放出通天道域,將天地聖氣源源不斷引來,從雙腳,傳向劍體,壓得藏山魔鏡和張若塵直向海面飛去。

    “你的聖道規則已經停止增長,就算你燃燒盡所有壽元,也不可能對抗天地的壓制。”殷元辰爲了殺燃燒壽元的張若塵,也施展出禁術,割破手腕,以自己的聖血催動巫神劍。

    “叮叮噹噹!”

    十二枚噬魂鈴,都變得銅鐘大小,連成一串,向張若塵飛去。

    鈴鐺,越來越近。

    聽在張若塵耳中,聲音震天動地,撼魂驚魄。

    張若塵咬緊牙齒,一邊對抗噬魂鈴聲音的影響,一邊以強大的意志,溝通氣海中的七柄魄劍。

    眼看十二枚噬魂鈴就要撞擊在張若塵身上,忽的,一道窈窕修長的美麗身影,出現到張若塵的身前,凝成般若的面容和身姿。

    “嘭!”

    般若揮出命運決杖,劈在噬魂鈴上,將其打得倒轉而回。

    般若的出手,出乎所有修士的預料。

    站在上空鬼雲中的鳶,更是滿臉驚異,難以置信。

    “命運之杖,決天之木。時空之變,明暗兩分。”

    般若手中的命運決杖,有無數命運規則流動,化爲一株明暗兩分的參天神木,撐住了藏山魔鏡,也撐住鎮壓藏山魔君的巫神劍和殷元辰。

    “張若塵,本神女來助你破境,跟我走。”

    般若抓住張若塵的大手,飛離命運決杖和藏山魔鏡,腳下踩着一條彎曲的冥河,踏着浪花,直向高空騰飛而去。

    陰雲滿天,鬼紋密佈,卻難擋冥河。

    張若塵的雙目緊緊盯着般若那輪廓分明,又美得令人窒息的側臉,心中有太多震撼。這種震撼,並非多麼宏大,多麼壯觀,而是源自細微,源自內心情感的深處。

    當着天庭和地獄無數修士的面,無數雙眼睛看着,般若主動拉着他的手,飛在陰風獵獵的雲空,此情此景,如同夢幻,太不真實。

    頃刻間,他們已是飛到數萬丈高空。

    “找死。”

    短暫的詫異之後,殷元辰收回巫神劍,隨後,劍訣一捏,向天空的冥河指去。

    “唰!”

    巫神劍重新變得山嶽那麼巨大,鎖定般若和張若塵氣息,飛刺而去。

    般若回頭一看,停了下來,一掌打出。

    真我之門,璀璨奪目到了極點,在她掌心前面顯現出來,宛若一面盾牌,與巫神劍重重撞擊在一起。

    “轟隆!”

    在下方觀戰者的眼中,天空的光門和巨劍碰撞,爆發出來比先前明亮十倍的光華。大量光波蔓延出去,照耀數十萬裡海域。

    般若嘴裡發出一道悶聲,回頭看向張若塵,眼中浮現出一抹柔色,一掌拍了過去。

    張若塵本能的擡起手,與她手掌碰撞在一起。

    兩人這一掌,都沒有強大的力量,但是,兩掌合一之時,真我之門卻是光芒大盛,將巫神劍震飛回海面。

    “真我在我,真我爲我。”

    般若念出這一句,真我之門從她右手掌心,穿過她的曼妙嬌軀,飛向左手掌心,懸浮在她和張若塵手掌之間的位置。

    二人身體,圍繞真我之門急速旋轉起來。

    “不好,神女在利用真我之門,助張若塵破境。”鳶驚呼一聲。

    “神女又如何?誰擋我殺張若塵,就得死。”

    婪嬰眼神堅定而殺氣凜冽,修爲狀態已是恢復過來,駕馭六劍,破空飛向真我之門。

    無論是天庭,還是地獄,兩方修士都響起驚天動地的喧譁聲。

    命運神女的出手,令各方修士都爲之驚詫。

    “張若塵的聖道規則又開始增長了!真我之門的力量竟如此神奇?”羅生天驚聲道。

    羅乷的一雙黛眉輕輕一蹙,看出了一些只有女人才懂的微妙東西,道:“真我之門,本就玄妙絕倫,代表命運,代表天地的一角,有它的力量加持,足以讓天地對張若塵的壓制變弱一些。皇兄,借你雙眼一用。”

    “什麼意思……”

    羅乷已是一掌,擊在羅生天背心。

    她長髮飛揚而起,神晶皇冠墜落在地,體內浩蕩旁邊的邪剎之氣,如同神河一般涌入羅生天的體內,衝向他的雙目。

    須知,羅生天的兩顆眼睛中,煉化了兩顆活躍的神座星球。

    此刻他的兩顆眼球燃燒起來,爆發出與恆星一樣灼熱的光華,眼眶如同化爲兩座蘊含大量神氣的湖泊。

    “到底……幹什麼……啊……”

    羅生天難以承受這股力量,臉部血肉燃燒,只感覺頭顱似要炸開。

    羅乷的目光,盯向遠處海面上的通天浮屠。

    “譁!”

    “譁!”

    ……

    羅生天的眼眶中,飛出兩道粗壯的火焰神柱,穿過萬里海域,擊在通天浮屠之上。

    如天鐘被敲響,通天浮屠被打得倒了下去。

    本是欲要飛向天空,去斬般若和張若塵的殷元辰,回頭看去,正好看到通天浮屠倒下,墜向海底。

    通天浮屠一倒,對張若塵萬古歸一道域的壓制,瞬間消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