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木大陸靈氣和聖氣都很充沛,地底更有神脈流動而過,形成一處處神土,蘊育出大量修煉資源,神山、奇谷、靈河密佈

    太清和玉清並沒有在劍界大規模傳道,因此,雖然修煉環境卓越,但誕生出來的生靈脩爲並不算強大。

    就像當初的劍南界,只靠本土生靈自己摸索修煉法,能夠達到大聖境界,已是經天緯地之才。

    劍界的修煉環境,比劍南界自然要好得多,在一些遠古遺蹟中,的確有聰慧絕頂的生靈,憑藉遠古遺留的殘缺修煉法,達到神境。

    但,在太清和玉清這樣的無量境神靈眼中,尋常神境又算得了什麼?

    尚無法入眼。

    青木大陸極東端的碧藍大洋中,天地規則暴動,兩座世界相融形成的氣流,使得海嘯滔天,狂風大作。

    世界相融是一個緩慢的過程……

    三個月後,一座恢弘的大陸顯現出來,與青木大陸只隔了一條數十里寬的海峽。

    這座大陸,正是乾坤界。

    乾坤界已經足夠龐大,可是,與青木大陸比起來,其實也就如同一座大一些的島嶼。

    張若塵散去庇護乾坤界的神光,從半空落下,站在接天神木下方,感受劍界中的聖氣隨風吹來,迎面而拂,露出一抹欣然的笑意。

    乾坤界所在的地底,有一條主神脈流淌而過。因接天神木紮根入神脈,先天神氣不斷從神木葉片中吐出,使得周圍天地無時無刻不在發生變化。

    “從現在開始,這裡就是乾坤大陸。”張若塵道。

    孔蘭攸站在他身旁,白髮在風中飄揚,冷豔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表哥可是要在這座大陸上覆國,重現聖明輝煌?”

    乾坤界中,本就生活着大量聖明舊臣的後代,經過多年繁衍,人口何止增加了百倍。

    雖說在張若塵看來,重建聖明中央帝國的意義已經不大,可是有不少修士,依舊記在心中,是對昔日聖明的緬懷。

    孔蘭攸就是其中之一。

    孔蘭攸知道張若塵的眼界和格局,早已跳脫到了一家一國之上,而是着眼於整個宇宙,但還是說道:“乾坤大陸上的人類已經很多,城池一座座,宗門、家族、幫派皆以出現。有了這裡得天獨厚的修煉環境,今後人口必定還會大爆發,會誕生出源源不斷的天才和強者。”

    “若沒有一個國家來教化、統治、引導,內部必然會爭鬥不休。從長遠考慮,建立帝國,是勢在必行。”

    張若塵笑道:“你常年待在乾坤界中,倒是比我更瞭解這座世界。好,建立國度的事,就交給你來辦吧!”

    孔蘭攸道:“我可以幫表哥建立帝國,也可以整治乾坤大陸一段時間。可是,帝國的國主,必須得姓張。”

    張若塵略微皺眉,道:“我可沒有時間,在乾坤大陸上做一個俗世帝皇。”

    站在孔蘭攸身後不遠處的孔宣,狡黠笑道:“這還不簡單,池崑崙可以在崑崙界做第一中央帝國的帝皇,公子與師尊難道不能也生一位帝皇出來?”

    聽聞這話,孔蘭攸竟沒有訓斥孔宣。

    說起來,在乾坤界中千年修煉,張若塵和孔蘭攸的感情早已是深厚無比,但卻既像親情,又像友情,當然也有男女之間的那種情愫,但所佔比例並不大。

    張若塵眼神平靜而溫潤,看向孔蘭攸,道:“你覺得呢?”

    孔蘭攸本來還能從容淡然,被張若塵這麼一問,頓時雪腮飛霞,化爲一道流光,破空而去。

    孔宣已煉化了神源,成爲一尊僞神,眼中滿是責怪,道:“公子怎能這般問師尊?師尊等待了你這麼多年,甚至肯爲你拋下一切離開崑崙界,隨你南北東西。她的心意,你竟真的不懂?”

    張若塵仔細盯着她,一個僞神,居然敢訓斥起他一個大神。

    孔宣覺得自己佔在有理的一方,心中無懼,與張若塵對視,要爲師尊討公道。

    張若塵的眼神逐漸緩和下來,道:“你可是我的婢女,怎麼向着外人說話?對了,你多久拜的師?”

    “拜師,是爲修煉精神力,將來我要以精神力渡元會劫難。”孔宣又道:“師尊在你眼中,竟是一個外人?”

    “孔宣……”

    張若塵呵斥一聲,丟下一句“你好自爲之”,繼而追向孔蘭攸離開的方位。

    三日後……

    這裡的三日,是三天的意思。

    三日後,張若塵站在一艘八丈竹葉船上,飛在黑暗虛空中,離開了劍界。

    這艘竹葉船,是玉清煉製的神舟,雖然不大,可是速度快得出奇,尋常神艦無法比。

    無月**的事,必然會在外面掀起軒然風波,張若塵雖然相信血絕戰神和星桓天的能力,但,怎麼可能一直躲在劍界中,讓他們去和敵人廝殺?

    此事非同小可,是會死很多人的。

    不說別的地方,單是虛天那邊,張若塵就必須親自走一遭。

    他已經想得很清楚,萬一虛天真的被逼到地獄界主戰派一系中去,攜命運神殿之大威,別說血絕戰神處境將變得危險,星桓天和星天崖恐怕都要被地獄界趁機拔掉。

    雖說去見虛天,要冒很大的風險。

    但,如今這樣動盪的局勢,做什麼事沒有風險?

    唯有勇往直前,方可撥雲見日。

    孔蘭攸留在了乾坤大陸,但洛姬卻一定要與張若塵出去。她認爲,只有她有機會說動老天主,改變主意。

    此刻,洛姬正在請教玉清道法上的疑惑。

    張若塵站在船尾,終於忍不住向龍主問道:“玉清祖師和太清祖師已經清靜了二十萬年,早已淡忘了俗事,龍叔到底是如何說動他們的?”

    龍主淵渟嶽峙,身上自有一股唯我獨尊的氣勢,但臉上的笑容,卻沖淡那股拒人千里之外的龍威霸氣,道:“你以爲只靠靜修,修爲就能不斷精進?虛風盡那樣的人物尚且靜極思動。”

    張若塵道:“龍叔的意思是,兩位祖師早有出世的打算?”

    龍主點了點頭,道:“就算我不來走這一遭,他們二人得知我和太上未死的消息,也多半會回崑崙。會不會爲了天庭而戰,就不得而知了!不過,還有一個前提,得先弄清楚上清的死因!這一點,絕不會含糊。”

    “怕不只是因爲這個吧?”張若塵道。

    龍主笑了笑,道:“是的!無量境的神靈,豈會真的是那種甘心認命,靜等量劫加身而不反抗的軟骨頭?若塵,其實最大的原因,還是在你身上。”

    張若塵苦笑:“龍叔不會真的將對抗量劫的重任,寄託在我身上吧?依我看,龍叔你便有天下無雙之資,必能迅速無敵諸天,比我這個小輩靠譜多了。”

    龍主何等驚世之才,豈會沒有傲氣?

    聽聞張若塵此話,龍主眼中的確是鋒芒畢露,如兩輪永恆神陽,但很快就又搖頭笑了笑,道:“我是我,你是你。我自有宇宙崩塌而撐起天地的雄心,你呢?若塵,你身上有我不具備的東西!我看好你,更勝看好我自己。”

    龍主不想多說,影響張若塵的修煉心境,道:“努力修煉吧!現在談量劫還太遙遠,對你而言,眼前就有數重難關需要去闖。每一關,都是生死之劫。”

    根本不需要龍主多言,張若塵自己都能想象出去之後,處境會多麼艱難。

    單是武道修煉暴露這一關,就比無月的毒計,還要兇險幾分。

    “你太清祖師賜予你的神丹現在就服下,儘快提升修爲。你若現在……不說有無量境的修爲,但凡是有太虛境的修爲,很多事施展起來,將容易得多。你的那些難關,也會更容易渡過。”龍主道。

    張若塵道:“雖說抹去名劍神的記憶,顯了痕跡,但我覺得,還是可以補救的。劍界的秘密,能夠遲一天暴露,對我們的優勢就會大一分。”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這個道理龍主豈會不懂?

    只要劍道奧義和名君劍暴露得遲一些,就算有人生出猜疑,也不是什麼要緊的事。

    太清不僅是劍道高手,道門巨賢,更是精神力和丹道的集大成者,送給了張若塵一爐太乙神丹。

    沒錯,就是一爐。

    也不知是因爲劍界煉丹材料太豐富的原因,還是太清門下沒有一個弟子用得上太乙神丹的原因,反正就是將一爐已經積灰的神丹,交給了張若塵。

    聲稱是十數萬年前修煉丹道練手煉製的,一直用不上。

    一爐,一共八枚。

    太乙神丹固然珍奇,對上位神大圓滿和太乙大神而言,可謂無價之寶。但,與自己的祖師客氣什麼?

    張若塵當即收下,不敢有半分推拒。

    真要算起修爲境界,張若塵給自己的定位是太乙境中期。

    要從太乙境中期,提升到太乙境巔峰,至少也需要讓體內的規則神紋數量達到目前的十倍。張若塵估算得需要數千年苦修,才能做到。

    即便有日晷,也要消耗二、三十年時間。

    但有了太乙神丹,這個時間將縮短十倍不止。

    啓動日晷,張若塵吞下一枚太乙神丹,在竹葉船上修煉起來。

    不僅是煉化神丹那麼簡單,更是要借黑暗大三角星域獨特的環境,參悟黑暗之道和時間之道。

    當然,有玉清這位嚴厲的祖師在船上,劍道豈能落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