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進入大神層次,無論是日晷,還是自身修煉,消耗的神石都像流水一般。以張若塵之富有,也很快耗盡神石。

    之後,是玉清以自身神氣催動,纔將日晷維持住。

    無量境神靈都是封王稱尊的存在,超然世間,威蓋宇內,能夠爲一位晚輩做到這一步,顯然這位祖師,是真的迫切希望張若塵修爲可以迅速更上一層樓。

    日晷只有等到器靈達至無量境的層次,才能支撐無量境的神靈脩煉。那時,日晷的威力,不會弱於十萬年前執掌在須彌聖僧手中之時。

    這一日,張若塵與玉清修習劍法“碧落黃泉”。

    這是碧落子創出的無量級劍道神通,張若塵之前就已經入門,達到第三層境界。

    若是修煉到第七層的大成之境,即便沒有劍道奧義的輔助,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也能一劍斬太虛。若是加上劍道奧義和神劍的輔助,威力自然更加了不得。

    但,這是不可能的事!

    無量級的劍道神通,自然是隻有無量境的神靈,才能修煉到大成。

    一些修煉了數十萬年的太虛古神,或許能打磨出一兩種大成的無量級神通。憑此底牌手段,在無量境之下呼風喚雨。

    就像當初名劍神施展的諸天神通“摩一神劍訣”,雖還未大成,可是在劍道奧義和神劍的加持之下,爆發出來的威力,不會弱於一種大成的無量級神通,甚至猶有過之。

    正是如此,修辰當時纔會說出,名劍神這一劍使出,即便是神王在此,都要慎重應對。

    碧落黃泉,雖不是諸天神通,可是以昔日碧落子之能,這種劍法不會比諸天神通弱多少。

    沒花多久時間,張若塵便是悟出第四層的一絲韻味,悟性之高,讓玉清驚歎不已,忍不住道:“劍道長夜怕真的是要過去了!”

    張若塵道:“兩位祖師皆是以劍道破無量,早已照亮長夜。”

    說到此處,張若塵又想到在無色界中看到的上清身影,心中疑惑,再次浮現出來。

    他道:“祖師,暗夜界門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那裡,應該藏着某種大秘吧?”

    玉清大袖如雲,手臂揹負身後,道:“你來劍界,是想尋找遠古劍神殿吧?”

    “有這一目的。”

    在無量境神靈面前,張若塵知道耍不了心眼。

    見張若塵如此坦誠,玉清眼神含笑,輕輕點頭,道:“天下只要是修劍者,誰不想找到傳說中的劍神殿?劍神殿就在黑夜界門那片黑暗而混亂的時空深處。”

    張若塵早有猜測,卻還是精神一震,隨即心中又生出熱切的感動。

    如此驚天大秘,張若塵自問很難做到向一位才認識不久的晚輩吐露。

    這是何等的信任?

    張若塵連忙躬身一拜,心中真正有了祖師二字。

    此前喊祖師,更多的是尊敬對方的修爲。

    “不必如此,劍神殿不是什麼善地,以我們三師兄弟當年太虛境巔峰的修爲聯手去闖,也是九死一生。最終,上清師弟還陷落在了那裡。”

    玉清心中生出深切的悲痛,即便二十萬年過去,依舊是耿耿於懷。

    張若塵卻知,後面的這句提醒,比前面那句告知,更加珍貴。

    若沒有後面這句提醒,前面的告知就是惡毒的算計。

    張若塵疑惑道:“上清祖師既然陷落在了劍神殿中,爲何逃出來後,沒有去劍界,而是回了崑崙?”

    “當年,我與你太清祖師逃出劍神殿後,也是陰差陽錯,才找到劍界。上清師弟不知道劍界的存在,自然只能原路返回,回了崑崙界。”

    玉清想了想,又道:“劍神殿每隔千年就會開啓一次,那時將有大機緣。算一算時間,距離劍神殿下一次開啓,大概還有百年。到時候,你可隨我們一起前去。”

    “既然上清祖師是陷落在了劍神殿中,會不會回崑崙界的,根本不是真正的他。真正的他,依舊還困在劍神殿中?”張若塵很想將這個疑惑說出來,但想到連龍主都確認死的就是上清。

    碧落子斬殺的上清,怎麼可能是假的?

    “失落者樂園星域到了!”

    龍主說道,聲音有些沉重。

    時隔一多年,失落者樂園已是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曾經遍佈星域的生命星球盡皆化爲火球、碎片。其中不少,已經冷卻。

    星域中,瀰漫着混亂的神力波動,處處都是破碎空間。

    諸神大陸被撕碎成了四大塊與無數小塊。

    地面上,早已沒有生靈,處處都是岩漿噴發,電閃雷鳴,一副末日景象。

    張若塵不是沒有參加過功德戰,不是沒有見過星球毀滅,可是,與眼前的景象比起來,之前那些都算不得什麼了,內心衝擊巨大。

    一年前,這裡還生機勃勃,萬族繁榮。

    洛姬似乎是想到了天初文明未來的結局,眼睛泛紅,情緒氾濫。

    張若塵心中越發理解,地獄界和天庭戰爭爆發之前,爲何雙方都規定神靈不能插手俗世。真讓神戰肆無忌憚的發生,宇宙中可生存之地,很快就會毀滅殆盡。

    “是緋瑪王,她已經吸收了足夠的血氣,修爲恢復到了無量境。”龍主道。

    緋瑪王的事,龍主向玉清提過。

    以玉清的閱歷和認知,也感覺到不可思議,心中的某種常理被打破。

    “如此魔頭,豈能任她出世興風作浪?走,追上去,貧道倒要看看,是真緋瑪王,還是假緋瑪王。”

    玉清怒氣洶涌,駕馭竹葉船,急速飛了出去。

    長距離趕路,不可能全速前進,對神氣消耗太大。

    全速追了半天,玉清便被迫放緩竹葉船的速度。

    張若塵心中好奇,進出一次劍界,至少也得花費數年時間,兩位祖師竟沒有佈置星域空間傳送陣?

    想了想,又明白其中原因。

    尋常的星域空間傳送陣,根本無法跨越如此遙遠的距離。

    若是佈置多座,一旦其中某一座被發現,就能以此找到劍界。

    對玉清和太清而言,哪怕進出一次多花費一些時間,也一定要保證劍界的絕對隱秘。

    趕路是一件漫長的事,但全心修煉,時間卻過得極快。

    就在張若塵煉化了第二枚太乙神丹,體內規則神紋增長到八倍的時候,耳畔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吟,將他驚醒。

    睜眼看去,只見,龍主早已飛出竹葉船,身上金色神芒照亮無盡黑暗,數以萬記的龍影,圍繞飛行。

    那股無匹的氣勢,使得空間沸騰起來。

    一掌隔空按出!

    千萬裡外,一隻巨大的金色龍爪隨之顯現出來,抓向粉紅色的魔海,將魔海擠壓得不斷崩碎。

    緋瑪王長髮如九天神河一般飄在頭頂,雖容顏絕美,卻煞氣沖天,施展出吞魔大手印與龍爪對碰。

    “轟隆!”

    魔氣和龍氣像星雲一般炸開,空間塌陷一大片。

    緋瑪王破去龍爪之後,嘴角掛有一道血絲,立即遠遁。對方相隔千萬裡,都能爆發出如此可怕的一擊,以她目前的狀態,絕不是對手。

    “哪裡走?”

    龍主顯出真身,化爲一條神龍,引動天地規則加身,緊追上去。

    空間規則彷彿無法束縛他,龐大的龍軀在空間中快速穿梭,每一次身形消失,再次顯現出來,已是在百萬裡外。

    “轟!”

    又有狂暴的神氣和魔氣,在深空對撞,使得空間中的溫度迅速攀升,比岩漿還要滾燙百倍,能熔化萬物。

    玉清緊追在後方,眼神冷如冰霜。

    “唰!”

    突然,黑暗消失,眼前出現滿天星辰。

    遠處,黃泉星河中羣星閃爍。

    近處,夜叉族祖界如玉盤一般懸掛高空。

    如同是被關押在暗無天日的獄中數年,突然走出獄門,迎來陽光。

    張若塵和洛姬皆露出喜色,明明身上沒有任何束縛,卻有一種掙脫枷鎖,得到自由的感覺。

    投目望去,龍主和緋瑪王打穿空間,衝入進虛無世界,隨着他們追逐的軌跡,星空中,出現一條長達數千萬裡的空間裂谷。

    觸目驚心。

    站在張若塵的位置看去,像是整座宇宙都被分成兩半。

    這等毀滅性的力量,若非有玉清庇護,張若塵和洛姬絕不會像現在這般輕鬆。

    “該死,這魔頭好快的速度。”

    玉清忍了又忍,終是收起玉劍,施展手段,將竹葉船隱藏起來。

    他此次出來,是爲了深入瞭解如今天庭和地獄的局勢,不能輕易暴露還活着的秘密。自然也就不能出手!

    片刻後,空間變得平靜,龍主和緋瑪王已不知戰到了何處。

    張若塵露出一道憂色,道:“殺一位無量境的神靈,應該不是一件易事吧?”

    “極望執掌有神龍日月混沌塔,以他的修爲,要鎮壓一個纔剛剛恢復到無量境的魔頭,應該不是難事。不過,這魔頭速度非同一般,居然能夠數次從極望手中逃脫。而且她的肉身頗爲詭異,希望不要是……”

    說到此處,玉清突然頓了下來,看向張若塵,道:“現在就去天初文明?”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張若塵對這種說話只說一半的人,是深惡痛絕,但誰叫別人是祖師?

    “祖師要去天初文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