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強,好快。”

    “這一劍也太霸道,完全看不清劍招和劍勢,根本不是俗世該有的劍道。這是劍神,才擁有的劍道。”

    “破入無上境,張若塵怕是真的要天下無敵了!”

    ……

    在衆人議論紛紛之時,鳶和婪嬰重新凝聚出身軀。

    他們是魂體鬼身,魂靈不滅,便能不死。

    但,張若塵爆發出來的戰力,驚到了他們,二人選擇果斷遠退。縱然是婪嬰這樣殺戮成性,無懼無恐的宇宙神胎,心中也是充滿濃烈的忌憚。

    虛空中,張若塵一手持劍,一手抱住了從上方墜落下來的般若。

    真我之門破碎,她雖不至於修爲盡失,卻也元氣大傷,此刻虛弱得厲害,俏臉蒼白得宛如無瑕仙玉,嬌軀柔若無骨。

    她輕輕靠在張若塵胸口,寧靜而閒適,無悲無喜。

    “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

    “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八卦衍化萬物,萬物歸於一。”

    張若塵將無極聖意的力量,運轉到極致,頓時,整片海域風起雲涌,雷鳴閃電。

    天地之力,盡向他匯聚過去。

    天地規則,盡被他掌控。

    強大的吞吸之力,將氣勁、海水、塵埃、規則、時間、空間……盡數凝聚向一點,重新凝成一道淡淡的真我之門虛影,懸浮在了二人頭頂上方。

    “張若塵居然幫助命運神女,又將真我之門凝聚了出來。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張若塵掌握的力量太詭異了,時間和空間兩者合一,如此神妙嗎?”

    “應該是動用了奧義,大家別忘了張若塵可是掌握着萬分之三十的命運奧義。而且,他去過本源神殿,多半得到了不少本源奧義。憑命運奧義和本源奧義,還有什麼事是他做不到的?”

    ……

    真我之門很不穩定,且十分虛淡。

    可是,看着這道淡淡的影子,地獄和天庭的諸神內心卻都微微震動,比張若塵剛纔一劍擊敗三大元會級代表人物更吃驚。

    他們固然知曉,張若塵剛纔使用了奧義的力量,而且不止一種奧義。

    但,奧義是不可能將天地規則,盡數調動過去,真正詭異的,是他聖意的力量。這種聖意,在一定範圍的空間內,似乎是一種完全掌控的狀態。

    修爲達到半神巔峰的聖境強者,大多都能修煉出絕對規則領域,也能做到完全掌控。可是,那是將天地規則盡數擠壓出去,只保留自己的規則,形成的絕對領域。

    而且,領域的範圍,卻遠不及張若塵聖意覆蓋的範圍。

    血絕戰神長笑一聲:“哈哈!成功了,本座的外孫,當是這個時代的第一人。他和那位小神女,倒是極爲般配,稱得上是珠聯璧合,可以相互幫到對方。嗯!實在是不錯,本座是越看越喜歡。若本座沒有記錯,這位小神女就要退位了吧?”

    羅衍大帝冷哼了一聲。

    鬼主陰測測的笑道:“千年前,小神女已被福祿神尊指婚閻無神,就算退位,與你血絕家族也沒任何關係。”

    血絕戰神臉上的笑容,斂去了幾分,倒也沒有再狂言什麼。

    畢竟此事涉及到福祿神尊,況且也關乎閻羅族的臉面,五清宗就在那裡坐着呢!有些話,可以說,有些話卻需要剋制。

    血絕戰神表面上狂傲無邊,可是,內心卻什麼都明白。

    若真的只是一味的狂,一味的目中無人,怎麼可能坐到血天部族大族宰的位置上?

    倒也沒有神靈懷疑般若的身份,畢竟她是怒天神尊帶回命運神尊,是神尊的弟子。

    更沒有神靈認爲,她是崑崙界的修士,與張若塵有舊,畢竟千年前命運神山爆發的那場營救之戰,崑崙界的潛伏者已經全部暴露出來,幾乎全軍覆沒。

    如果她是崑崙界的修士,怎麼可能不參與千年前的營救計劃?

    對崑崙界修士而言,還有比營救太上更重要的事?

    但,諸神卻也看出,般若和張若塵關係匪淺,絕不是泛泛之交,其中必有某種隱情。

    般若的修爲恢復了一些,從張若塵的懷中離開,飛落回命運神殿修士所在的那艘古艦。

    海面上。

    張若塵眼神中,再也沒有最開始的那種狂傲和目中無人的霸道,很平靜,可是這種平靜,卻給在場修士,更加霸道的感覺。

    他道:“我說,我要做十界之主,你們都不同意,還要聯手殺我。可是,既然你們殺不了我,現在就該我來殺你們。”

    張若塵手中的劍,從婪嬰和鳶的身上一一指過,道:“大家都是地獄界的修士,你們只需留下身上的至尊聖器,今日,我可以饒你們不死。”

    鳶掛着十二隻噬魂鈴的手臂,向身後背了過去。

    身周環着六柄劍的婪嬰,冷冷直笑。

    他們都是元會級代表人物,是地煞鬼城和青鹿神殿的門臉,更代表着鬼族和修羅族,身在了這個位置,也就意味着他們只能戰下去,絕不能妥協。

    “給你們時間考慮。”

    張若塵的目光,轉而落到商子烆的身上,眼神變得冰冷了幾分,道:“我本以爲,你已經死了,我們之間的恩怨仇恨,早已歸於塵土。可是,既然你活了過來,今日我必要再斬你一次,讓你神形俱滅。”

    張若塵與商子烆之仇不共戴天。

    “這句話,也是我想對你說的。若非是你,我怎麼會變成現在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商子烆咬着兩排石質的牙齒,怒火沖天,絲毫沒有要逃的意思。

    張若塵本就已經是他的心魔,若是今日再逃,心魔必然會將他吞噬。

    還如何成神?

    兩具分身,火魔帝和寒夜天飛到商子烆的左右兩側,皆是爆發出半神巔峰級別的力量波動,將天地映照得一半寒冷,一半灼熱。

    “殺!”

    張若塵大吼一聲,跨越空間,剎那出現到商子烆神身前,揮劍直斬下去。

    “嘭!”

    商子烆、火魔帝、寒夜天打出的攻擊,被張若塵一劍破去。三道身影,被數之不盡的劍氣擊中,直向海面墜落下去。

    噗通兩聲,火魔帝和寒夜天墜進海水。

    商子烆的身軀,乃是五彩功德神碑,被張若塵一劍斬中,卻也只是在胸口留下了一道白痕。

    五彩光華閃爍,白痕隨之消失不見。

    “功德無量!”

    商子烆身上的功德神文沉浮和閃爍,體內涌出大量五彩色功德之氣,將萬里海域的海面覆蓋,衍化成一座五彩海洋。

    並且,功德之氣燃燒起來,轉化爲強大的力量,鑽入進商子烆體內。

    商子烆散發出來的氣勢越來越強,石身中,發出陣陣雷暴之聲。

    “商子烆這是動用了功德之力,以燃燒功德之氣,提升自己的戰力。”

    “好強的氣息,如此狀態下的商子烆,怕是已經可以叫板僞神!”

    風巖沉哼一聲:“功德神殿是天庭諸神一起建立起來,功德之力乃是從萬界諸天收集而去,是用來培養萬界的修士。他商子烆倒好,居然自己使用,用於戰鬥。真當功德之氣來得容易?真當功德之氣屬於他們功德神殿?屬於他商子烆一個人?”

    風巖的聲音很大,傳入很多修士的耳中。

    商子烆此舉,讓不少天庭的修士憤恨。

    畢竟,天庭各界的修士,想要得到功德之氣,必定要去功德戰場廝殺,拿命拼。而且,只能得到少量,用來修煉。

    而商子烆直接大量燃燒功德之氣,衆人心裡豈能平衡?

    古娜仙子道:“子烆公子早已與五彩功德神碑合二爲一,自然是可以使用功德之力。況且他也是爲了誅殺張若塵這個元會級鉅奸,並非是爲了一己私慾。”

    “轟隆!”

    五彩色的海面上,商子烆和張若塵攻伐在了一起。

    商子烆渾身燃燒着五彩神焰,力大無窮,手中的赤子劍,斬出一道道血紅色的匹練,戰力強橫到了極點。

    且,密密麻麻的流光規則神紋,與他身體相融,速度比閃電更快。

    在場能夠看清他身影的修士,少之又少。

    “嘭!”

    “嘭!”

    ……

    除了葬金之道,張若塵沒有道法入神,可是憑藉十四隻金翼,爆發出來的速度卻不弱於商子烆。

    兩人就像是兩道光在海面上碰撞,每一劍都是硬拼,沒有躲閃,也沒有使用別的什麼術法。

    拼的就是力量和速度。

    驚雷般的劍擊聲,此起彼伏。

    不知碰撞了多少擊,那道五彩色的光芒倒飛出去,速度緩下來,顯露出商子烆的身影。他石質的身上,盡是白色光痕,不知身中多少劍。

    “燃燒功德之氣,也就這點能耐?今日,看來真是你的死期。”張若塵長髮飄飄,目冷如霜。

    商子烆雙臂展開,身體幾乎變得透明,內部有五彩雲霞和神文古字在流動,沉聲道:“我不死不滅,真神之下,誰能殺我?殷元辰,你還不出手?張若塵剛剛突破境界而已,合我們二人之力,先把他打得落境回去,再煉化他一身血液和魂魄,讓他死無……”

    商子烆還未說完,身前的空間顫動了一下,萬咒天珠從裡面飛出,擊在他身上。

    商子烆的魂靈遭受攻擊,低聲慘叫,身體拋飛出去。

    是詛咒的力量。

    死魂咒!

    “我滅不了你的肉身,還摧毀不了你的魂靈?”張若塵從天而降,左手結出一道大手印,重重擊在商子烆身上。

    大手印落下之時,商子烆下方的海水凝固凍結,化爲一座無邊的冰原。

    “嘭!”

    冰原上,出現一個長達千丈的手印大坑,商子烆被拍在了大坑底部,身上的五彩光華暗淡了許多。

    ……

    今晚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